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一章 咬定大树不放松
    在王子君的热情之下,三人的拘束一会儿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在张民强的汇报中,好似又回到了王子君在芦北县当书记的日子。只是,此时的王子君作为婚礼上的男主角,实在是太忙了,忙得他们根本就没有说上十几分钟,就有好几拨人匆匆的跑过来找他了。

    “王书记,您还是先忙去吧,等过两天我们再跟你单独汇报一下。”张民强等人都是结过婚的人,知道现在的新郎官是多么的抢手,而外面那些客人的来头,更是一个比一个大,在这么多人面前,王书记能跟他们谈上十几分钟,已经足以让三个人的心里暖和和的了。

    “好,你们先休息一会,等一会儿看我结婚仪式上有没有出丑的地方,记得告诉我啊!”王子君拍了拍小曹的肩膀,就和来找他的司仪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王子君离开的身影,张民强忍不住感慨道:“王书记还是王书记,虽然有一年没有见了,但是见到他还是觉得和西河子乡一样。”

    裘加成和小曹同时点头,尤其是小曹,更是在王子君的手掌落在他肩头的时候,让他体会到了王书记对于自己的关心。

    三人正说话之间,四周的桌子就不断地开始有人来。虽然这些来人他们大多数都不认识,但是一个个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却足以让他们感受到来客的不凡。

    “这里是咱们江州市的座位。”一个响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回头看过去的张民强和裘加成都是一愣,随即赶忙都站了起来道:“郑部长好。”

    那郑部长四十多岁,胖胖的身材保养的很是不错,在他的身旁,还站着几个人,和他的关系显然很不一般。

    看到这三个人给自己打招呼,郑部长点头微笑着,却想不起来这有点面熟的面孔是谁,尴尬的笑了笑,询问道:“你们是……”

    “郑部长,我们是洪北县西河子乡的,我叫张民强,他是裘加成。”张民强赶紧来到郑部长的跟前,恭敬地解释道。

    “哦,看我这记性!西河子乡,呵呵,你们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吧!”郑部长十分热情的伸出手来,和张民强等人握了握,就连没有介绍到的小曹都没有放过,在握手之后,他更是笑着道:“坐坐,大家都坐。子君可是从咱们洪北县走出去的优秀干部,为我们江州市的发展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你们作为他的老战友了,要多多跟他联系啊……”

    恭敬地听着市委组织部长那平易近人的道话语,张民强和裘加成不断地点头,不过他们两人此时心中却是更加的感激这场婚礼的主角。以他们的心思,哪里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如果不是老领导有意安排,他们两人怎么会如此凑巧的跟掌管着两人命运的市委组织部部长坐在一起呢?而且,这掌控着全市大小干部官帽子的组织部长,又怎么会有耐心跟他们客气呢?

    就在四人笑着谈话的时候,就听一声震耳的炮声响起。

    吉时到了!

    虽然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张民强和裘加成确实有点醉了,那华丽而大气的婚礼,婚礼上那犹如金童玉女一般款款走出的男女主角,都让他惊异不已。在见到新娘子那犹如九天仙子一般的容颜之后,他觉得也只有这样的绝色女子才能够配得上王书记。

    今天的张民强,看到的震惊实在是太多了。作为一个乡党委书记,他是见过世面的一个人,但是这种承受力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震惊之中,却是突然倒地。

    “加成,那是莫老吧,我有没有看错?”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张民强,拉着站在自己身旁的裘加成急切的问道。

    “不错,就是莫老啊。”裘加成平静的端着一杯酒,轻声的说道。不过他的平静也只是外表,如果张民强细心一点的话,就会发现此时在裘加成的裤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酒痕,显然,这是酒杯里泼洒出来的,只是,端着酒杯的裘加成并没有发现。

    “这次回去,留在家里的那几个家伙都羡慕死了,要是知道咱们这次居然赶上王书记结婚,估计那肠子都后悔绿了呢。”张民强搂着裘加成的肩膀,大笑着说道。

    此时已经进入了婚礼的最后阶段,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客人们都开始各自敬酒,两人这么放松,也是因为郭部长等江市的领导去打酒官司不在场而已,要不然就算领导再怎么平易近人,两人也不敢这么放开。

    “张书记,裘乡长,我敬你们一杯。”亲切的话语,从不远处传来,听着这声音的张民强和裘加成赶忙扭头看去,就见一脸笑容的卢处长正站在他们的旁边,手中更是拿着一个刚刚打开的酒瓶子。

    这些天来,两个人因为特色种植的事,没少求过卢处长,但是卢处长一直都是冷若冰霜。此时突然间来了一个春天般的笑脸,两人一呆之间,都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很是不屑卢处长的这番嘴脸,但是想到他们的打算,两人还是赶紧站起来,客气道:“卢处长,您可别折煞我们了,要是说倒酒啊,也该我们两个来。”

    “哎,两位老弟你们远来是客,要是让你们倒酒,那不是打我这个当哥哥的脸么,来来来,咱们哥仨喝一个。”卢处长在官场混迹多年,自来熟的本事早已锻造得驾轻就熟,出神入化,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化解和两个人之间的心结的,所以很是热情。

    张民强和裘加成很是配合的端起来酒杯,卢处长这种姿态两个人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两人索性顺水推舟,装聋作哑,一心想把这个可以利用的机会把握住了!现在这年头,可不是争强斗狠的时候,他把杆竖起来了,为什么不能顺着往上爬呢?

    这么一想,张民强和裘加成配合得更加默契了,三个人在卢处长的提议下连干了三杯酒,酒桌上的气氛越发的融洽,很快就转入称兄道弟的阶段了。坐在席位上的卢处长就是对小曹也是小老弟相称,很是热情,极力的撺掇张民强和裘加成婚礼之后,再单独设个酒场,喝它个一醉方休。

    “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爱交个朋友,像两位兄弟这种朋友,我姓卢的交定了,你们现在在哪落脚呢,明天我让人去找你们把资料拿过来。”卢处长拉着张民强的手,脸红脖子粗的说道。

    卢处长的态度,此时简直是天地之别,以前主动找他送资料,都是推三阻四的比见个中央领导都难,现在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反过来要找人来拿了。不过张民强和裘加成这点规矩还是有的,说什么让卢处长给操心费力也就罢了,不敢再劳卢处长大驾了,推让之间,气氛越发的热烈了。

    “哈哈哈,卢处长,你老弟躲到这里来了,怪不得刚才给你倒酒去没见你人影儿呢,来来来,我今天得把你喝个人仰马翻!”倒了一圈酒的郑部长从远处回来,一看到卢处长就大呼小叫的说道。而他们的眼神,更好像会说话一般的朝着张民强和裘加成打了一个招呼。

    张民强和裘加成也赶忙举起酒杯,要和郑部长喝一个。卢处长对于张民强等人客气得不得了,但是面对郑部长,却是一副平起平坐的姿态,笑着举起酒杯道:“我说郑大部长,只要你一发话,兄弟我今天宁肯喝它个头昏脑涨,也得给你捧场,不过,你刚才也说了,在座的都是兄弟,这两个小兄弟可都在你手下当兵呢,是骡子是马,你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有句话咱可得放头里了,你可别亏待了这俩小兄弟啊!”

    那郑部长被卢处长这么一将军,心里暗道,原来,拐弯抹角的想讨好王子君的不止我一人哪。尽管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却不想在卢处长面前彰显得太过份了,嘴里打着哈哈道:“卢处长说得好啊,大家以后都是兄弟了,有事尽管找我好了!”

    卢处长心里大喜,他知道,尽管这报批的项目他最后也算给张民强他们办妥了,但是,毕竟是折腾过他们几次,张民强表面上对自己感激万分,背后说不定怎么骂自己呢,自己当着组织部长的面儿送他们这么一个人情,应该可以把先前生下的间隙给抹除了!

    就在他暗自庆幸之时,就听有人高声的喊道:“新郎和新娘来敬酒了!”

    正准备喝酒的四人,顺着声音扭过头去,就见一身黑色西装的王子君正和穿着一身红色袄裙的莫小北轻轻地走来,在两人的身后,一脸正经的孙凯和苏英端着黑漆的托盘,一把精致的小酒壶和两个杯子放在托盘上。

    一路走来的两人,不时的给人敬酒,不过因为是婚宴,所以很多也就是一带而过,只是过了一刻时间,王子君和莫小北就来到了张民强等人的桌前。

    有王家和莫家的身份在这儿摆着,这婚礼上司仪的规格也水涨船高的上去了。今天主持婚礼,鞍前马后地效劳的是一位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在他声情并茂的解说下,王子君和卢处长碰了碰杯,就挨到郑部长了。例行的说了几句感谢捧场的话,更是堆满了笑容道:“郑部长,要说起来,我也该是您的老部下呢,只不过因为工作需要,我这一转眼就跳到了山省,今天一看到您哪,我就像看到了我的娘家人哪!”

    组织部被戏称为干部的娘家,郑部长从事组织工作多年,当然明白王子君话语之中的亲近之意。在这场婚礼之中的来人,虽然不能说个个比他强,但是有自知之明的郭部长却也知道,凭着自己的这种身份,在王家面前还真算不了什么。

    作为今天光彩夺目的主角,居然如此低姿态的跟自己说话,当下知足万分,惶恐的站起身:“王县长,说起来,我一直很遗憾啊,你去芦北县的时候,我还没有来,但是我可是不止一次的听书记和市长说,你是咱们江州市年轻干部之中最能干的一个,而且,两位领导还特意交待,等你挂职回来,务必要人尽其才,好钢用到刀刃上!只是,我这边正想着怎么挖芦北县一个墙角呢,你那边已经升成了一县之长,恐怕人家会硬搂住不放啊!”

    “这说明什么?这不但说明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更说明一个能干的干部对一个地方发展的重要性。说实话,子君,你转到山省对我们江州市来说是个莫大的损失啊。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好苗子被别人给硬生生的拔走了,哪个主政一方的领导不觉得痛心哪?”郑部长不愧是多年的组织干部,说话之间,一顶顶高帽就给王子君戴了上去,而且戴得不动声色。

    送高帽又不要钱,不送白不送。王子君淡淡的笑着,和郑部长又客套了两句,就端起酒杯朝着张民强和裘加成道:“民强,加成,好久不见了,来,咱弟兄们喝一个。”

    张民强和裘加成一直等着,此时看着王子君端过的酒杯,也将自己的酒杯迎了上去。随着三个酒杯碰在一起,两人就感觉着好像回到了从前。

    “在西河子乡的时候,民强和加成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呢,我这得力助手可帮了我不少忙。这两个同志工作有思路,有干劲,可是两头实实在在的跟着你拉车的牛哇。郑部长,以后有什么好事,可别忘了我这两个弟兄们哪。我这里,先给您倒个感谢酒,我先干为敬,您随意就行了!”王子君再次端起酒杯和郑部长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这一次王子君说的很是郑重其事,把一旁的张民强和裘加成听得万分感动。在座的都是官场中人,有哪个会听不出王子君说这番话的意思呢?郑部长作为市委组织部长,正县级的人事他没有太大的决定权,但是对于副县级,那还是不在话下的。见王子君说得情真意切,知道这俩人跟王子君关系非同一般,当下也痛痛快快的一仰脖,将自己杯中的酒一口倒进肚里,嘴里爽快的承诺道:“王县长,我高攀一下,老弟,你尽管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因为是婚礼,所以王子君又说笑了两句就转向了下一桌,但是这简单的两杯酒,几句话,却是让张民强和裘加成感触不已。他们很是清楚,王书记所说的话现在是何等的有分量,有王子君的这话在,比他们两个埋头苦干若干年都要强啊。

    曲终人散,有点晕晕乎乎的张民强两人恭敬地跟郑部长和卢处长作别,虽然王子君没有再出现,但是坐在一个酒桌上的四个人,关系却是突飞猛进,有了铁哥们儿一般的进展。在离开之前,喝得有点舌头大的郑部长,嘴里像是含了一枚鸡蛋一般,热情的拉着张民强和裘加成的手,左摇一番,右晃一番,千叮万嘱的交待道,以后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不跟郑哥打招呼,那就是看不起咱! 百度嫂索之我的书记人生

    “就好像在做梦一般!”张民强坐上车,摇下车玻璃,呼吸着空气,感慨万千。

    裘加成的心中,何尝不是这种想法?往靠背上一躺,由衷的感叹道:“你说这人吧,不服是不行的。王书记没介绍咱俩之前,他娘的,个个给咱个绿豆眼!王书记这一来,咱们这地位,立马像坐了神舟飞船似的,蹭蹭蹭的一个劲儿的往上蹿!哎,咱这老领导啊,单单往那一站,那份量,那气势,就足够咱俩撅着屁股忙活好几年!只是,不知道再见老领导需要等到哪一天呐。”

    “咱们要见老领导还不容易?老领导是忙,不过,咱们可以到山省去嘛,咱可以等着他忙完,就像守株待…待领导一般!”越加决定了抱着王子君这颗大树不放松的张民强意气风发的一挥手,神情很是果断。

    两个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伙计,哪里不明白对方的心思呢,在说话之间,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洗尽繁华,落下的就是无尽的宁静,在江源宾馆最为顶级的包间里,一切都好似被喜庆的红色所包围,莫小北静静的坐在那铺着鸳鸯戏水锦被的床前,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门轻轻地被推开,带着一丝酒气的王子君,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虽然在这么隆重的场合中,王子君喝的都是添了一点酒的水,但是毕竟量大,再加上他本人酒量也不是海量,发昏就是在所难免的了,更何况在给客人倒酒的时候,有的地方可以糊弄,但是在有的地方,那是丝毫不能糊弄的。

    面对王子君,莫小北一向很是从容,但是在这一刻,她的身体却是下意识的收紧了。莫小北的一举一动,眉头一舒一蹙,王子君丝毫不漏,尽收眼底,脑子里突然想起第一次见莫小北时的情形。

    看着有点紧张的莫小北,王子君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要表示的主动一点,强势一点,要是依着莫小北这般模样,他岂不是要洞房虚度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