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二章 洞房花烛夜
    仿佛过去了整整一个世纪,后面伸过来一只大手按住了莫小北的肩膀,把她陀螺般的转过来。鼻息热烘烘的涌过来,带了酒香的辛辣,这手掌力大无比,像一张犁,犁过莫小北的心田,翻起汩汩的潮涌,有那么一刻,莫小北觉得自己所有的矜持和害羞全都土崩瓦解,恨不得一头扎进这个男人怀里!

    她无法遏制那个盘桓了好几天又憋在嗓门儿里呼之欲出的诉求,心,涨得发痛。但是莫小北还是坐着没动。她把牙龈都咬酸了,她要固守自己的骄傲。

    “小北啊,结婚什么都好,就是这程序太烦琐了,有点太累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紧挨着莫小北坐了下来。

    “嗯,我也有点累。”莫小北抬起头看了王子君一眼,不过随即就轻声的说道:“不过,我很期待,也很喜欢。”说话之间,莫小北生怕王子君又想到其他的地方,接着道:“我说的是和你。”

    最后这犹如画蛇添足般的解释,莫小北说的有点怯怯的,此时的她,已经褪去了那层坚硬的外壳,成了一个看上去随时都会脸红的小女子。

    被设计成粉红色的灯光下,莫小北的脸就好似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一直垂着眼皮,脸是醉红的,微笑只在两片嘴唇上。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那是一种令人愉悦,引人遐想的诱惑,王子君只觉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欲拔不能了。不过,看莫小北像只小白兔似的温柔地看着她,他不敢也不忍心把她揉搓重了,往床上一躺,一语双关道:“我也是,除了累啊还是累,不过躺躺就舒服多了。”

    莫小北看着四仰八叉地躺下来的王子君,不觉又朝一边挪了挪身子,王子君却猛的扭过头来,一伸手把她的小手给捉进怀里了,那手微凉,却青玉般的圆润光滑。王子君俯身凑到她耳边柔声的说道:“陪我躺一会儿不好吗,今天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咱们好好说会话!”

    “不要。”莫小北挣扎了一下被王子君攥在怀里摩挲的手,那在部队里锻炼过的身躯,坐得更加的挺拔。

    看着莫小北一脸娇羞的样子,王子君觉得有点好笑,他知道这个女子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硬壳,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那慢慢的敲碎这层硬壳,用满腔的柔情蜜意把她给软化了。

    “小北,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说话算话的女孩,不过今天嘛,我才知道你也有出尔反尔的时候啊。”王子君看着莫小北那被红色套裙映衬的更加修长的身躯,眼珠一转,笑着对莫小北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莫小北不知是计,猛地抬起头,目光里多了一丝纳闷不已的神色。

    “你还说什么时候呢,你分明是装聋作哑嘛。在芦北县给你买那件衣服的时候,你可是亲口答应我要结婚这天穿的,而且还说,你肯定穿,只要我喜欢。但是今天我怎么就没见你穿呢?”王子君手指轻弹,就好像一只抓住小鸡的狐狸一般。

    莫小北的脸涨得通红,眼睛紧张的看王子君一眼,小声的嗫嚅道:“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捉弄我!”

    看着莫小北的模样,王子君不由得想到了那件红色小袄的样子,刹那间,他就明白了莫小北所说话的意思。作为莫家最为受宠的孙女,莫小北要是真穿着那件小袄出现在婚礼上的话,那就会造成一个大大的笑话。

    可是,在自己前世之中的那一天,她可不就是一天到晚都穿着那一件衣服么?而且,她还说能够穿着红色的嫁衣嫁给自己,乃是她一辈子最知足的事呢。想到前世的那一天,王子君忍不住轻声的说道:“我没有捉弄你,在芦北甚至在整个江省,能穿上那样的嫁衣,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心愿。”

    莫小北看着王子君脸上生出的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不由得伸出手去轻轻的握住了王子君的手,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王子君,但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一种难言的痛感!

    轻轻地解开上衣的扣子,那件很是土气的龙凤呈祥的红色小袄,就出现在了莫小北的身上,她轻轻地躺在王子君的旁边,一双眼眸静静的看着王子君。

    不觉沉浸在往事之中的王子君,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感受着那淡淡的呼吸,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心头,在这感觉之中,王子君没有说话,他轻轻地扭过头,看着身旁犹如秋水一般躺在身旁的人儿,一时间,心中升起了无尽的温情。

    王子君刚才那一丝丝的**,不觉消逝的无影无踪,此时的他,就想着和躺在他身旁的莫小北永远就这样躺着,一直到那永远的永远……静静的呼吸声,在两人的耳边回荡,在这呼吸声中,两人能够感到对方心脏的跳动,虽然都没有开口,但是两个人在这一刻,好似彻底融为了一体。

    “实际上,我配不上你……”莫名其妙的,这句话就从王子君的嘴中溜了出来,他说的是那样的轻松自然,那样的没有丝毫掩饰,在他的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冲动的念头,那就是他不把这句话说出来,就会更加的难受。

    “不要说这些!”不等王子君把话说完,莫小北就伸出手掌要掩盖王子君的嘴唇,可是就在她那白皙修长的手掌要落在王子君的嘴上时,王子君的手却轻轻的把那手掌拿开了。

    “小北,过了这个时候,你可能永远都听不到我说这话了。”王子君的眼神越加的坚定。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样做是非常不理智的,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冲动折磨着他,督促着他,说出来吧,说出来你就解脱了!

    另外一只手,同样坚定地伸了过来,而王子君的手掌,也同样的挡了回去。

    “小北,你知道今天的车吗?”王子君的声音,不觉的就有了些低沉。可是就在这车字说出口的同时,王子君就感到那本来躺在他旁边的身躯突然间动了起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冰冷中带着甜美的小嘴,已经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双唇上。

    “我喜欢你!”清脆的声音,随着这嘴唇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在这深情的呢喃之中,王子君不觉就痴了。

    笨拙的嘴唇,覆盖在王子君的嘴上,没有半丝经验的莫小北,心乱如麻的趴在自己情郎的身上,用自己的表达方式掩饰了内心刀剜一样的钝痛,她不想听他的无稽之谈,她要他沉默,因为坦白是天堑,会让自己距他很远……王子君招架不住了,一绺头发从莫小北的额角滑落,遮了半边眼波,另一半却更加的含情脉脉了。王子君只觉体内的荷尔蒙风起云涌地分泌着,阵阵潮热,迫不及待的剥去莫小北的衣服,挺拔的胸乳立马就肆无忌惮地张扬了。王子君有些惊愕,从莫小北的瞳仁里看到自己疯狂的**。

    他怕自己把这个莫小北给吓坏了,想镇静一下,却猛的张开双臂把她拦腰抱住。嘴唇像嗅了一路花香似的,在柔滑的**上一路进发,莫小北试图推开他却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只觉自己浑身战栗一阵眩晕,吻就重重地落在他热切的嘴唇上。

    只有王子君自己知道,他是个趟过了女人河的男人,但是,却也知道,没有男人能拒绝一个漂亮女人用青春**宣告的爱。好比撂在岁月角落里被人遗忘的一把干柴,**的火星一经点燃,立马就呈燎原之势,迅速烧成了熊熊大火。王子君暴戾地把莫小北一手仰翻在床,风一般的卷过来,拨开纠缠在莫小北脸上的发丝,吃了似的吻她额头吻她的眼鼻嘴。他的吻不是吻,而是贪婪的咀嚼凶猛的吞噬,把身体下的莫小北深深的吸纳进去。

    莫小北紧紧的闭着眼,王子君硕大的手掌一寸一寸地捋过她洁白弹性的肌肤,然后顺着乳坡缓缓攀上乳峰。乳峰高耸,峰巅一圈褚红,蕴含了**的呼唤,闪烁着诱惑的暗光。王子君倏忽之间变得极其温柔,生怕呵一口气就会不小心碰碎了什么。

    突然间,他摩挲的手痉挛一下,一把搂过身下的女人,摁进怀里,用嘴堵住莫小北的嘴,把内心里一泻千里的对往事的回首通通吞咽下去,莫小北在他的怀里兀自挣扎,遭遇的却是他两臂强悍的膂力。于是,她的声讨她的张牙舞爪在他无声的征服下灰飞烟灭,心软绵绵地泡在无边的爱河里,恨不得一死方休!

    这缠绵的夜!

    被翻红浪,一夜的疯狂过后,王子君睁开眼眸,一种浑身舒爽的感觉充斥在心头。他轻轻地扭过头去,就见好似一只小猫一般的莫小北,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皎洁如玉一般的肌肤,无拘无束的裸露在外面。

    昨天晚上好似……,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形,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般哦摸样。而这个沉睡女子第一次对爱的反馈,更是让王子君感到了莫小北对于他深深的爱意。

    轻轻的抚摸着莫小北的头发,王子君就觉得此时的自己像是躺在无数的柔情蜜意里,他就想这样躺着,一直到永远……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子君就觉得睡得犹如婴儿一般的莫小北轻轻地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的王子君,当下缓缓的闭上了眼眸,装作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就在他闭上眼眸的时候,就感到有一只轻轻的小手在他的胸前轻轻地滑动,一丝麻酥酥的感觉,让他的脸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当他睁开眼眸,就见莫小北正带着一丝笑容的看着他,而那犹如月牙一般的双眸之中,更是带着一丝丝的调皮。

    “你这个家伙。”王子君哪里会猜不出莫小北已经看出来他在装睡呢,大笑一声就朝着莫小北抱了过去,莫小北使劲抽出身,把拳头雨点般的往他宽阔的胸膛上捶,王子君装傻充愣,大智惹愚,任由莫小北捉住,纵容她癫狂得像个疯丫头似的,心里充满了怜惜。

    欢喜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转眼之间,新年的钟声就在王子君的新婚燕尔中轻轻地敲响了。就好像知道王子君此时处在如胶似漆的蜜月之中一般,在这新年来临的时候,秦虹锦、伊枫还有张露佳都没有给他打任何电话,像从这个世界上隐身了一般的销声匿迹。

    他们不打,王子君却不能不打,在电话那头,每个人的电话不同,却也各有一番滋味,让王子君有些伤感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丝的慰藉。

    不用上班,不用上课的悠闲生活,最终还是随着新年的到来而打破了。作为新婚夫妻,王子君和莫小北不得不到各个亲戚家串门,甚至一些在前世之中王子君都没有记忆的亲戚,王子君都走了一遍。

    走完江市的亲戚,还有京城里等着他们,一直到了初六的这一天,才算是大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初六一过完,就意味着假期要结束了。躺在家里舒服的床上,不论是王子君还是莫小北,都带着一丝不舍之意。

    “我转业好不好?”莫小北把胳膊支在床上看着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莫小北转业跟着自己,当然很好,就在王子君要赞成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刚刚从少女转成了少妇的莫小北眼中,带着一丝纠结之意。想到自己初见莫小北之时的情形,这个女子就像科技狂人一般的表现,王子君的心又忽然间变软了。

    他轻轻地抱着莫小北,没有说话,但是一丝丝的温情,却是在两人的身边不断地涌动。

    “我觉得咱们的计算机还不行,你应该继续为他们的发展做贡献。”轻轻地捏着莫小北的鼻子,王子君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些天如果说莫小北对于王子君有什么大的不满,那就是他有事没事总是喜欢捏一下自己的鼻子,这种小动作,让莫小北感到很是不舒服。自然也很是反对。不过这一刻,她却没有说话,任由王子君轻轻地拥着自己。

    “表哥、表嫂,你们还赖床不起啊!”随着这一声叫嚷,一脸兴奋的苏英,从房间外面冲了进来。这丫头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吓得王子君和莫小北赶忙松开了紧紧抱着的身躯。

    “哎呀呀,长针眼啊!”苏英可不管两个人的尴尬,一边做出捂眼的动作,一边开怀大笑道。

    对于没大没小的苏英,莫小北也很喜爱,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拉着王子君的手朝着苏英笑,而王子君却没有那么客气,手指一伸不客气的弹了一下苏英的额头,佯装生气道:“一天到晚都是这样大呼小叫的,怪不得人家都叫你疯丫头呢,我看你怎么嫁的出去!”

    听着王子君老气横秋地教训自己,苏英顿时像一只小老虎般的蹦了起来,她张牙舞爪的朝着王子君直冲而来,和王子君两人嬉笑打闹了一番。

    “表哥,表嫂,别整天窝在家里享受二人世界,要我说啊,越是你们这样的,越应该多出去走走,我这里有几张从老爸那里顺手牵羊牵过来的演唱票,要不咱们今天晚上去看演唱会怎么样,我可是听说连大明星震波都要来呢!”

    看着苏英那犹如献宝一般拿出的两张票,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觉得两个人也该出去走走了,当下就将票一拿道:“谢谢你的心意,我们一定去,你自己先去忙吧。”

    王子君这种过河拆桥的举动,又引得苏英的一阵不满,又和莫小北编排了王子君很多无伤大碍的缺点之后,才大笑着走开了。

    新年正是人闲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开演唱会,捧场的人真不少,当王子君将车轻轻地停下之后,王子君就发现在江市的文化宫之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听说震波要来!”

    “我好喜欢他呀,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歌迷见面会,要是能够和他照一个像,那就美死了。”

    王子君自然不敢开他那辆豪车,不然,恐怕他的车在那里一停,就成狗仔队重点怀疑的目标了。当然,他也不敢开属于王光荣的那辆车,尽管那辆车在省里才排到第十二位,但是,就这一个位置,也是比王子君的好车有着不言自明的魅力的。

    幸亏君诚集团在江市并不缺王子君用的车,将那辆黑色的普桑锁住之后,王子君就挽着莫小北的手朝着检票处走了过去。一身水红色修身小袄的莫小北,轻轻地挽着王子君的胳膊,淡然的神情之中隐喻着一丝丝的幸福。

    检票入场的两人还没有刚刚在座位之上坐下,就听有人大声的喊道:“哎呀表哥,怎么这么巧啊!”

    冷不丁地听到这喊声,王子君不由得笑了,就见苏英正坐在他们的旁边,想到苏英给自己送票的情形,王子君心中知道这其中,可绝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嗔怪地瞪了苏英这个电灯泡一眼,王子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英霸占在莫小北的身边,轻声的和莫小北说着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