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三章 我用生命呼唤你
    对于演唱会,王子君说实话真没有太多的感觉,不过看着苏英那兴奋不已的模样,王子君真是觉得自己老了,尤其是那个叫震波的男明星一出场,台下的花季少女们歇斯底里的尖叫,更是让他觉得自己落伍了!

    幸好在他的旁边,有着和他同样不感兴趣的莫小北,看着目光开始有点迷离的莫小北,王子君顿时下定了决心,跟苏英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之后,就牵着莫小北,离开了演唱会。

    “这冰糖葫芦不错,你尝尝。”从演唱会现场走出来,王子君顺手买了两根冰糖葫芦,一根递给了莫小北,一根自己拿着吃了起来。

    和演唱会上的喧闹相比,外面显得清冷了很多,已经没有心情在外面闲逛的王子君,拉着莫小北的手就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给你们说了好几遍了,我没兴趣,赶快让开。”清脆之中带着一丝愤怒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王子君不由得一愣。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下意识的停了下来的王子君,扭头朝着说话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此时正有三四个男人围着一个穿着雪白羽绒服的女孩儿。虽然路灯昏暗,但是在这路灯之下,王子君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张精致面孔的主人:林颖儿!

    “小姐,我们总经理也是为了您好,一旦你加入我们公司,我们公司肯定会全力包装您的,几场演唱会下来,您就是红透半边天的明星了,你看看震波,有多大的影响力啊,有多少人喜欢他,这可都是我们总经理的功劳。”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边拦住林颖儿的去路,一边就好似画饼一般的朝着林颖儿游说。

    在这人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穿着西装,摩斯打的甚多,但是那双犹如水泡一般的眼睛怎么看却都给人一种不好感觉到男子腰杆挺了起来,而他的眼眸,更是不觉朝着林颖儿的身体瞄来瞄去。

    “我说过了,我没兴趣!”林颖儿一甩手,转身就要走。可是此时,那几个要在他们总经理面前表现的人岂会让她如愿?另外一个站在他旁边的男子一转脚,就拦在了林颖儿的面前道:“小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那时候可是什么都晚了!”

    “你们给我让开,不然我就报警了!”林颖儿吃过这种亏,当下就大声的说道。

    “报警又怎么样?要知道,我们红魔方娱乐公司可是你们江市请来的尊贵的客人!别说是一个警察了,就算是公安局长来了,也得给我们的演出保驾护航!再说了,我们总经理也是从爱才惜才出发,邀请你加入我们公司的。就算警察来了,也拦不住我们招兵买马,招聘人才啊!”挡住林颖儿去路的男子,笑眯眯的朝着林颖儿说道。

    林颖儿是一个人出来的,王子君结婚后,林颖儿情绪一直低落。在她故作矜持的漠视之下,内心里却有一种极度的哀伤涌动着。春节的喧嚣也无法给她开心快乐,要么窝在家里静静的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听伤感的情歌,莫名其妙的捂了被子抽噎到半夜直到昏昏沉沉的睡着,再也不用去想现实中发生了什么;要么就一个人踯躅在冬天凛冽刺骨的街头,让自己痛彻到底,这个可爱的姑娘天真而又固执的以为,如果你心痛,只要你以毒攻毒,让自己痛到极致,就不痛了。

    林颖儿的郁郁寡欢被林泽远看在眼里,心里痛惜万分,却也无可奈何。女儿是他的软肋,但是,王子君的成亲已是必然的,就算自己官居高位,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把这个让人又恨又爱的臭小子绑架过来,哄哄自己的宝贝女儿吧?

    看着这小子家里张灯结彩,喜庆欢分,林泽远的手就下意识的扬起来,好像要去抓住什么。看着女儿一反过去的温顺安静,变得像一只伤心无助的小猫似的,压抑在心里的情感,几乎成了一种无法释然的重负了,快要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压垮了,林泽远不知道怎么才能给伤心的女儿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心里便有些恨王子君,恨这个混蛋小子偷走了女儿的心,又他娘的没心没肺的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这几天,林泽远尽量腾出空来回家,做女儿喜欢吃的酱香鱼还有对她胃口的饭菜。今天的饭桌上,林泽远对女儿柔和但明确无误地说:“颖儿,你长大了,爸爸想跟你说句话,你可要听进去了。人这一生,每一笔情感上的经历都是石头,石头呢,就是放在脚下铺路的,你不能总把它揣在怀里,揣着它那就成负担了!从今以后,忘了他吧!”

    按说,林泽远作为本省第一人,能如此体贴入微的跟女儿说出这番话来,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但是,林颖儿却被林泽远的这番柔和坚硬地刺伤了,她嚎啕大哭,完全又是林泽远熟悉的那个为了一只小猫死了就大哭不止的小姑娘了,这让林泽远疼惜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不能让这股伤痛总在女儿心里掖着藏着,依他一个过来人的经验来看,他得帮女儿戳破,敞开出口,心里反而会亮堂许多。

    林泽远一言不发的爱怜的看着女儿俯在饭桌上哭得一塌糊涂,也不劝她,好不容易等林颖儿平静了,从房间里拿出一张票来,这是林泽远安排秘书给他找来的,他想让女儿放放松,到那种热火朝天的气氛中去感受一下喜悦,出去转一转,到处看一看,这些天,因为那个臭小子,女儿都快窝在家里捂霉放烂了!

    林颖儿为爸爸的这份细心感动了,勉强打起精神来看演出,也想要散散心,但是,舞台上的明星正在唱一首让人千思百转的情歌《安妮》,“事到如今不能埋怨你,只恨我不能抗拒命运,时时刻刻沉醉爱河里,谁知悲剧早己注定,闭上眼睛想起你的情,难忘记你我曾有的约定,长夜漫漫默默在哭泣,心中无限痛苦呼唤你。安妮我不能失去你,安妮我无法忘记你,安妮用生命呼唤你,永远的爱你……”

    台下的林颖儿听了越发觉得难受,眼泪越发汹涌的流下来,谁会用生命呼唤自己呢?又有谁值得她用生命呼唤呢?所有的曾经,不再提及不再触碰就能意味着这个男人在自己心里销声匿迹吗?看了一半,泪流满面的林颖儿就准备离开了。

    却不曾想,在这里居然碰到了几个自称什么娱乐公司的家伙,一定要拉着她加入他们公司。本来,她觉得对于这种邀请,只要自己拒绝就行了,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像狗皮膏药似的粘住她了,围成了圈儿,让林颖儿无路可躲。

    “我没空理你们,你们给我让开。”心里本来就不高兴的林颖儿,说话之间,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哎,小妹妹,你要多考虑一下,只要你点一下头,钞票鲜花掌声,甚至一夜成名,那都是唾手可得啊!”被称为总经理的男子嘿嘿一笑,挡住了林颖儿的去路。这次他来江市,只是为了筹备震波的演唱会,却没有想到在江市遇到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虽然他在圈子之中也算是饱览五光十色的人了,但是却没有一个能真正比得上林颖儿的。

    这种纯天然的美人胚子,如果放过了,岂不是要遭天谴?而一旦将她纳入了自己的公司,那想要怎么样,还不是任由自己说了算?

    “颖儿,跟我来!”就在林颖儿有点彷徨的时候,一声醇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听着这声音,林颖儿简直有点酸酸欲哭的感觉!是的,就是这个让自己爱不得、恨不得的男人!

    可是当林颖儿的目光落在王子君身旁的莫小北身上时,那本来隐含在眼中的泪光,又狠狠的憋了回去。心里酸酸的看着幸福的依偎在王子君身旁的身影,这些天所有的委屈、心酸,刹那间就好似潮水一般的涌动了起来。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这是我几个熟人,怎么了?”林颖儿倔强的咬着嘴唇,大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而在王子君说话的时候,红魔方娱乐公司的几个人也朝着他看了过来。在他们的目光落在王子君的身上之时,还不觉得什么,但是看到冷漠的莫小北时,那经理的眼光顿时变得炯炯发亮,眼睛都绿了。

    好家伙,老天是不是太照顾我了?今天让我遇到一个清纯靓丽的小美人儿还不够,又将这种看上去圣洁高远的冰美人推到了我的身前。这个女人要是跟着我们公司,那岂不是又多了一棵摇钱树啊。

    “小姐,鄙人姓吴,名得见,乃是红魔方娱乐公司的总经理,我看你很有在娱乐方面成名的天赋,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公司?”吴得见说话间拿出了一张名片,满是笑容的朝着莫小北递了过去。

    莫小北厌恶的看了吴得见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林颖儿的身上,她的目光闪动,好似在猜测着什么。

    “她没有兴趣,你该上哪里就去哪里。”王子君此时就觉得这个人好似苍蝇一般的讨厌,当下冷冷的挥了挥手,让他快点滚开。

    吴得见对跟莫小北和林颖儿看上去都有关系的王子君早就有意见,此时听着王子君这种不善的话语,越加的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远离这两个女子。

    “小子,我在和这位小姐说话,你插什么嘴?我告诉你,该在哪里呆着在哪里呆着去,别他娘的废话,再多话,看我大耳光搧你信不信?”

    那吴得见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听两个女声同时道:“你说什么?”“你找打!”

    莺声燕语,自然别有一番的滋味,但是被两个女子不约而同的呵斥,而且还是为了一个男人呵斥自己,吴得见顿时就感到心中一阵的憋闷。

    “我说什么?我说他要是再不滚蛋,老子就用大耳光搧他!”吴得见也算是横行惯了的人,凭着手中的那些明星,倒也结交过不少的权利人士,凭借着这些关系,让他在很多地方都能够横着走。

    “啪”,几乎刹那间,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在这耳光之下,吴得见被打得在地上转了一圈,好悬没有摔倒在地上。这耳光自然不是王子君打的,而是站在王子君身旁的莫小北出的手。

    对于自己老板被打的事情,那几个跟着来的下属,在刹那间就做出了最好的选择,毕竟是老板,他们吃人家的饭,就得给人家干,几乎同时他们都朝着莫小北冲了过去。

    “敢打人,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看着自己的属下冲了过去,吴得见用手指指点着王子君等人,大声的喊道。

    “嘭嘭嘭”,莫小北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小脚挑动,瞬间功夫,就将那些冲过来的家伙狠狠的踹倒在了地上。因为动作太快,吴得见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将话说完,他的几个下属就好似球一般的滚在了地上。

    “他娘的,你们都是吃屎的不成不就是一个小娘们儿么,给我放倒她!谁放倒了,我拿一万块钱的奖金赏他!”吴得见双眸狰狞的朝着倒地的几个属下喊道。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几个倒地的家伙几乎同时爬了起来,虽然一个个呲牙咧嘴,但是看那模样,还是想要一万块钱。

    莫小北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刚才出手有点太轻了,可是这也是自己不想在她面前表现的太过野蛮而已。得了,就让这些人明天再站起来吧。心中念头闪动的莫小北,刹那间,就打定了主意。

    可是这出手的机会,总是稍纵即逝,就在莫小北准备再次扬起鞋跟跟这几个家伙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道:“你们在干什么?我们是警察。”

    听到这喊声,吴得见的脸色一变,随即就满是笑容的道:“小子,打了人还想走?这一次,老子要让你到班房里住上一段时间吧!”说话之间,吴得见就朝着那警察迎了过去。

    王子君淡淡的看了一眼吴得见,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林颖儿的身旁,想要伸手拉一下正在流泪的她,可是那伸到半空的手,却是不觉又停了下来。

    “同志,我是红魔方娱乐的吴得见,这小子不但骚扰我们的女演员,还打我们的工作人员,请警方一定要主持公道,给我们公司一个满意的答复。”吴得见来到那几个警察的面前,满是笑容的朝着带头的警察说道。

    听到红魔方娱乐公司,那带头的警察脸色就是一变。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王子君的身上之时,陡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也不顾得再理会那吴得见,而是快步来到王子君面前,犹豫着问道:“您贵姓是不是……”

    “我姓王。”王子君看着这个公安,轻声的说道。

    那公安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打扰了,转身就走。吴得见看着公安的神色,顿时大怒道:“你们干什么,还不将这个骚扰我们公司签约演员的人抓起来?我告诉你们,要是出了事情,你们是担待不起的!”

    “抓人?”那警察冷冷的看了吴得见一眼,伸手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个铐子直接拷在了吴得见的手腕上,嘴中更是冷声的骂道:“人家夫妻两个,你还说骚扰,你以为老子是傻子啊,给我全部带走,诬陷别人清白可不是一件小事!”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公安一呆,他们没有想到中队长今天居然这么的直接,一个和中队长关系不错的警察在铐人的时候,走到那中队长的身旁道:“队长,咱们奉命在这里巡逻,不就是为了保障这次演唱会演出成功么?”

    这警察说话很有水平,他这番提醒中队长也听懂了,那就是咱们要抓了吴得见,怎么给请他们来的人交代呢。

    “交代什么,没看到那是王大少么?”被称为中队长的警察用眼神朝着王子君一指,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恐惧。此时,他心里还有些害怕,心说幸亏老子在执勤的时候看到他结婚的场面了,要不然,今天可就闯大祸了!

    那提醒的警察,也陡然间想起了王子君是什么人,顿时就有点流汗,虽然他没有见过王子君,但是这些年王子君在江市掀起的风浪,他们这些人可都清楚的很。虽然这位王公子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但是他的手段却是让很多人心寒忌惮。

    江省第一公子,想到这个称号,打招呼的警察也不说话,跟着几个一起来的人,直接就将吴得见等人给带上了警车。

    “王先生,作为受害者,请问您对于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那中队长笑着走向王子君,轻声的问道。

    “依法办事吧。”王子君对于这等事情也没有太大兴趣,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等着他去解决呢。在公安走了以后,王子君终于发现了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那就是莫小北和林颖儿的目光,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谢谢你,我回家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我绝对是不会放弃的。”紧紧的咬着嘴唇的少女,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但是那点点晶莹,却在她的眼眸之中静静的闪烁。

    听着这好似深情告白一般的话语,王子君心中一阵抽搐,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究竟要做什么?

    “你不要走,天太黑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就在林颖儿想要走的时候,莫小北突然伸手抓住了林颖儿的小手:“我们也回家啊,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

    林颖儿在莫小北的手掌抓住她手掌的刹那,娇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即,她就用眼眸静静的看向了莫小北。而莫小北的目光,也落在了林颖儿的身上。

    两个人的神色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王子君,却是感到了一种无形的杀气在两人之中酝酿,处在两个女人之中,王子君就感到自己浑身上下有一些难受。

    但是此时不管他如何的难受,那都是必须要撑下去的。就在他寻思着是不是要说句话,解开这尴尬局面的时候,却听林颖儿道:“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轿车轻轻地开启,车内两个难得一见的美女,无论是哪一个都让这辆车有蓬荜生辉的感觉,可是作为这辆车的主人,此时的王子君,却是连一丝这样的美感也没有。

    车内很是平静,两个女子,一个冷艳逼人不可方物,一个娇憨动人青春靓丽,就好似两朵竞相开放的花儿,在王子君的身旁相映生辉。只是,开车的王子君却盼着这段路能够短一点再短一点儿,好让他赶紧从这种空气里解脱了。

    人生的路,很多都是事与愿违。而此时王子君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一个接一个的红灯,让王子君头疼不已。

    幸好两个女子上了车之后,就没怎么说话,不,应该是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她们之间的彼此打量,却是从来都不曾少半分。在这度日如年的煎熬之中,省委家属院终于到了,王子君也没有往里开,在门口停了车。

    “子君哥,我走了。”林颖儿抽了抽娇俏的小鼻子,朝着王子君柔声的说道。她的话音虽然很是清丽,但是王子君的心却能够感到从心中传来的那一丝丝苦涩的感觉。

    看着林颖儿飘然而去的身影,王子君就觉得自己的心中有点堵得慌。可是此时此刻,他又能怎么样呢?

    “小北,其实,我……”车缓缓的前行,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的王子君,想给莫小北解释一下。

    “我知道。”莫小北莞尔一笑,掩住了王子君的嘴。

    静寂的夜空,星光异样的灿烂,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但是两只手,却是紧紧的挽在了一起,一直到家中都没有分开。

    回到家的两个人,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别的动作,就是静静的手拉手躺在床上,不言不语,但是彼此的心跳之声,却都半丝不差的落在对方的心头……莫小北一早离开了,她走的无声无息,但是那留在厨房之中散发着清香的小米粥,却好似诉说着无尽的情谊。

    在江市又呆了几天之后,王子君就返回了山省省委党校,党校不同于一般的学校,虽然元宵节还没有过,但是并不耽误学校的正常开课。

    在返回山垣市之前,和红魔方娱乐公司合作的本地公司通过孙凯找到了王子君,很是小心的向王子君赔了不是。并将吴得见以及那位要在江市演唱三场的震波,都通通的赶出了江市,以示自己的诚意。

    对于这种殃及池鱼的结果,王子君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人家已经走了出来,他也不好说什么。

    山垣市风景依旧,但是一丝丝春的气息,却是缓缓的吹来。党校好似也因为一个年,而变得平静了下来。陈沪德的事情,已经很少有人提起,就好似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而王子君的生活,也变得平静了下来,开始约请王子君参加活动的同学,也多了不少。按照班级开班之时的约定,本来还该有一次关于班委会的改组工作,但是却已经是没有人再提起了。

    过年的好处除了平息了陈沪德事件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党校过节前那种紧张的气息,也慢慢的消散了开来。青干班的大部分学员们,再次开始了他们按部就班的舒适生活,很多已经住校的学员,又搬回了原来的住所。

    这对于王子君来说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出入新筑的爱巢也不会显得那样显眼。和张露佳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王子君也觉得心中有点对不起莫小北,但是面对张露佳那柔情的关怀,王子君却是难以说出半个不字来。

    唉,男人哪个是不想偷腥的猫呢?自己还真的有点花心,有时候王子君的心中就会出现这种念头,但是让他咬着牙辜负对自己来说依然是用情很深的张露佳,他又怎能做得出来?

    坐在沙发上,王子君翻动着报纸,心中胡乱想着他和莫小北的关系。前两天莫小北在的时候,拥着莫小北的他感到自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但是莫小北的离开和张露佳的归来,却让他又有了一种家的温馨。

    厨房里的炒菜声不断的传来,据张天心说,张露佳可是最不爱做菜的,但是自从两个人有了这个小巢之后,张露佳就很少吵着要去外面吃饭了。

    想着心头的女子,王子君随意的翻动着山省日报,几个字不经意间落入了王子君的眼眸,王子君不觉坐直了自己有点慵懒的身子。

    在山省日报的第二版,一篇名为《芦北县春季种树忙》的文章占据了大半个版面,在这篇文章中高度赞扬了芦北县委县政府认清形势,大抓特色种植,特色农业这个中心不放松,鼓励群众调整农业种植结构,仅今年开春以来就种植优质苹果树十五万棵,枣树十五万棵。

    在文章之中,王子君虽然没有看到半个关于杨军才的字眼,但是他却知道,这是杨军才在为出政绩自己造势呢。作为芦北县县委书记的杨军才想要通过这种形式,将自己的政绩显露出来。

    一下子三十万亩,芦北县可是没有那么多的荒地啊。王子君手指轻轻的谈着桌面,心中的念头不断地闪动着。

    “想什么呢?马上就吃饭啊。”穿着一身家居服,纤细的腰间围着一个可爱的花布围裙的张露佳,成熟的魅力之中带着一丝调皮,轻轻地一拉王子君手中的报纸笑着说道。

    今天王子君随口说了句想吃鱼头豆腐。张露佳二话不说就把王子君摁在沙发,自己到厨房里忙活去了。炖鱼头豆腐汤,小火煲了四十分钟,撒在面上的芫荽择洗了五分钟,冰箱里最后一把了,有些蔫黄,张露佳一根一根地择,坐在小板凳上的张露佳弯着身子,白白的腰肢都露出来了。王子君有些感动,心里有种暖融融的感觉。女人一旦用了情,只要你肯给她一片天空,那你就是她的整个天下了!

    王子君笑了笑,就将报纸放下。从身后将张露佳抱住了,张露佳挣扎着打他的手,“别闹了,快别闹了!”眼睛落在报纸上,又安慰王子君:“子君,别想这么多了,反正你也是要离开芦北县的,管人家怎么吹干什么嘛。”

    王子君笑了笑,站起来就要去拿碗。张露佳却轻轻地朝着他一拍道:“你个大馋猫就在这儿歇着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您还是先去洗洗手等着吃饭吧。”

    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加的多,张露佳那聪**黠的一面表现的也越加多了起来。王子君看着这个犹如小儿女一般的姐姐,也只能摇着头去洗手了。

    “嘟嘟嘟”

    清脆的电话声传了过来,王子君随手拿起那刚刚换了的电话,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杜自强的声音:“王县长,您吃饭了没有?”

    杜自强自从调离到邻县当了县长之后,和王子君联系也不少,听到杜自强的声音,王子君笑了笑道:“正准备吃呢,怎么,你还准备请我吃饭啊?”

    “那真是有点不巧,我正想请您吃午饭呢。”杜自强依旧在笑,但是声音之中却是露出来一丝遗憾。

    王子君笑了笑道:“一起吃饭是不成了,不然这样,一个小时之后,咱们在德隆茶楼见面,那里的茶不错,你应该会喜欢。”

    “子君,既然人家请你,你就去吧,不用管我。”张露佳通过电话已经听到王子君说的什么,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在王子君放下电话之后还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王子君一把搂住张露佳纤细的腰,轻轻一笑道:“都是老朋友了,喝酒不如喝茶,再说了,今天你大展身手费尽心思的做了这么多菜,我一走,岂不是太对不你了?”

    两人说话之间,心中甜蜜不已的张露佳就将四个准备好的小菜端了上来,看着这四个色香味俱全的家常小菜,王子君不由得胃口大开,吃了两大碗饭。虽然还想帮着张露佳洗碗,却被张露佳给赶了出来。

    当王子君赶到德隆茶庄的时候,杜自强已经等候在了那里。虽然两个人电话联系不少,但是这却是两人离开芦北县之后第一次见面。

    “王县长,你好啊。”杜自强在王子君走进来之后,就赶忙站起来,冲着王子君走了过来。看着杜自强的客气,王子君轻轻一笑道:“自强县长,咱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了?我可告诉你,你再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

    杜自强呵呵一笑,没有说话,而是将茶壶端起来给王子君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给自己添了一点,这才道:“我要了一壶精品的毛尖,说是素雅,王县长,您尝尝。”

    王子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了两句好茶之后,又说了一些关于两人离开芦北县之后的变化。王子君一边和杜自强说话,一边想着杜自强来省城的目的,在王子君看来,杜自强不是那种无事就登三宝殿的主儿,他这一次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情。

    在说了不少话题之后,杜自强终于说出了他这次来的目的:“王县长,您在省公安厅有没有认识的人?”

    公安厅,王子君思索了一下,公安厅他倒是没有什么熟人,但是张家在山省可谓是根深蒂固,对于公安厅这种要害部门,不可能会没有人的。心里打定主意,王子君当下就问道:“怎么了?”

    “我想要把小程调到山垣市来。”杜自强喝了一口茶,沉声的说道。

    把杜小程调到山垣市?王子君眉头就是一皱。倒不是这件事情有多难,而是这件事情恐怕并不如杜自强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杜自强,他相信杜自强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理由的。

    “芦北县的公安干警全部都包了村,和乡里一起督促老百姓种树,小程那脾气王县长你也清楚,这孩子心地善良着呢,因为看不惯一个包村干部为了完成任务,把一个老百姓的东西给拔了,她性子急,一言不合之下,将这个包村干部给打了。虽然人家乡的党委书记看在我的面子上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去,但是,这个三一五工程一天不结束,她就有再次惹麻烦的危险。我知道女儿的脾气,看不惯的东西,她是受不了窝囊气的。再任由她这么下去,终归不太好,所以,我想把她从芦北县调出来。”杜自强说话之间点了一根烟,脸上的神色,更是露出了一丝的沉重。

    连公安干警都包了村?王子君的眉头拧的更多了几分。他没有想到杨军才竟然出了这种招数,而作为芦北县公安局长的连江河居然会同意了。

    想着自己回芦北县之时遇到杜小程的情形,王子君明白杜自强的担心。不过,他更多的不是在想发生杜小程身上的情况,他想得更多的是芦北县现在的情形。

    “王县长,我这丫头太倔了,我要把她调到我们县里面,她不同意。而安易市,我又没有太多得力的人手,所以就只能问问您了,看看能不能在省里想想办法。”

    “这件事情我帮你问问,小程我算是了解,这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乡里的干部发生了冲突?”王子君思索了瞬间,沉声的朝着杜自强问道。

    听到王子君给想办法,杜自强心中一喜。他知道王县长手眼通天,凭着和王子君在一起的感觉,他知道王子君要是说问问的事情,那基本上就是一个**不离十了。

    听到王子君问为什么,他也不隐瞒,实言相告道:“王书记,还不是为了种树的事情,现在芦北县要开展三一五工程,接连让老百姓种苹果,种枣,养波尔山羊,这些占地破坏老百姓原来已经耕种的土地不说,买树苗,尤其是买羊羔可是都需要钱的。”

    王子君把玩着手里的水杯,静静地听着杜自强的话。虽然他在芦北县的掌控力不是杜自强能够比拟的,但是要论根深蒂固,杜自强虽然人已经离开了芦北县,却也不是他王子君能够比拟的。

    “有些根底的还好说,那些没有根底的就有点麻烦了,可是任务摊派下来了,不完成还不行。”杜自强说到这里,就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王子君却听明白了。

    县里面的任务下来,那就不得不完成,而一些干部为了完成任务,恐怕手段就有些偏颇。杜小程那种脾气,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房间之内陷入沉默,渺渺的白烟从茶碗里直飘而出……杜自强在说了一些闲话之后就走了,但是他的离开,却是让王子君久久难以平静。在沉思了半个小时之后,王子君也离开了茶馆。

    “天心,你在公安厅有没有熟人?”王子君对于山省公安厅可谓是两眼一抹黑,要安排杜小程的事情,他还得找张天心商量。

    张天心那边听到王子君问公安厅的事情,就开玩笑道:“怎么,你是不是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找人哪?”

    听着张天心那有点暧昧的笑声,王子君哪里会不明白这小子是什么心思呢,他轻轻一笑道:“不是我的事情,是我一位同事的女儿想要调到山垣市,看看你有没有人?”

    “这事啊,那好办。这样,我先去问问,等有好消息再告诉你好吧,对了,我家老爷子今天晚上想请你吃个饭,你有时间没有?”张天心在说到老爹之时,显得很有些敬畏。

    张天心和张露佳的父亲张东远乃是山垣市建设厅的厅长,在整个山垣市也算是一个实权人物。王子君虽然在张家去得挺勤,但是这位暗地里的老岳父却是从来都没有拜访过。此时听到他邀请自己吃饭,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