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九章 谁给我掉链子 我撸谁的官帽子
    程万寿说的很是委婉,可是杨军才却从这委婉中感受到了程万寿的无能为力,心里虽然不甘,但是杨军才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我知道了程叔。”杨军才朝着程万寿笑了笑,接着道:“就让他多蹦跶些日子吧,眼前的当务之急是我们首先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军区疗养院王子君来了不止一次,没有张露佳的陪伴,王子君照样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张老爷子的小院,到底是春天了。温热的风打在脸上,已经有了夏天的味道,小院里比之以往多了不少绿意,勃勃的生机让人的心情舒爽不已。

    “子君来了?快进来。”正拿着一个小铲翻地的张老爷子看到王子君进来,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道。

    “张爷爷好。”王子君快走两步,来到张老爷子的旁边,伸手就要帮忙,却被张老爷子止住了。他挥了挥手道:“这些活计是我好不容易攒下的,要是给你干了,我这两天可就没有活了。”

    王子君搓着手笑了笑,只能站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张老爷子一边慢腾腾的翻地,一边笑着和王子君说道:“你小子也算成家立业了,以后干事啊,可不能再由着性子来了。”

    王子君对于这长辈式的叮嘱,自然不能说什么,只能低头在那里听着。就在他心里猜测这老爷子到底想教训自己什么的时候,却听张老爷子突然孩子气的打趣道:“我听说你那辆车得一千多万呢,什么时候弄过来让我这把老骨头坐坐?”

    “那辆车是人家公司送给小北的,我这只是享了个蹭福而已。”王子君在这位老爷子面前,可不敢翘尾巴。

    “得了吧你,你小子比哑巴还会说话!你以为你小子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哇?那君诚集团说是给小北的,实际上还不是看了你跟君诚集团的关系?不过,我也得承认,你小子干得不错,但是以后做事情,要多考虑考虑,知道么?”

    张老爷子的话,让王子君有些汗颜,难为情的挠挠头,也不再解释分辩,低眉顺眼的听着。

    “好了,你也不用在这里陪我老头子白搭功夫了,找你的人在屋子里,你过去吧。”已经有些发窘的王子君听到这如蒙大赦一般的吩咐,也不敢久留,快步就朝着房间里走了过去。

    老爷子的房间里,作为山省建设厅厅长的张东远正束着一个围裙坐在那里包饺子,院子里老爷子和王子君的对答他早就听到了,在王子君走进来的时候,就朝着王子君点头示意他坐下。

    屋里的张东远难得的清闲,一双保养得很细腻的与一个中年男子极不相称的白皙绵软的手正在捏饺子皮,说实话,张东远的这一番打扮有些滑稽,但是王子君却十分感动。他没有按照张东远的示意坐下来,而是找了个脸盆洗了洗手,跟张东远包起饺子来。

    “老爷子喜欢吃我包的饺子,正好今天有空,就给他包上一顿。”张东远将一个饺子放在托盘上,笑着和王子君说道。此时的张东远,神色柔和,就像一个家庭妇男一般。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接口,尽管他心里为张东远的细心和孝顺涌起很多感动,但是作为一个晚辈,尤其是面对这个实质上也算是自己岳父的人,王子君觉得自己最好的选择似乎是笑颜以对。

    “对于聂书记的邀请,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在问了王子君几个问题之后,张东远话锋一转,笑着问道。

    已经下定了决心的王子君,从心头深处自然是已经阻绝了这条路,但是此时,他并不愿意说的那么决绝,毕竟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不是。

    “还没有考虑好呢,要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就我本人来说,我还是愿意自己好好干一场。”王子君模棱两可的说出了一个可以拖延的答案。

    张东远看了王子君一眼,对于这个静静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块包饺子的年轻人更多了几分好感。这么好的机会,得让多少人心动不已,这家伙却能沉得住气,不急不躁,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和他比起来,儿子天心可就差多了。如果露佳不是比他大了几岁的话,要是许配给他,也用不着轮到现在让家里操心的地步了……心中念头胡乱翻滚的张远东一时间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里就只有王子君和张东远包饺子的声音。

    “张叔,听说不少地方都开始将钱投到南岛的房地产开发上了?”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是呀,有不少呢。”张东远从思索之中清醒过来,随口说道。

    “张叔,您觉得这个正常么?”王子君看出来张东远是顺口敷衍,并没有真正的听到心里去,但是已经打定主意的他,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自己的打算。

    正常么?因为离自己很远,张东远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时听到王子君的问话,再想想近些时日关于南岛的传言,张东远的神色慢慢的凝重起来。作为建设厅的厅长,对于建筑行业中的事情,张东远并不陌生,他以往只是不想,现在想想,还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在这个人均月收入不到五百块钱的时候,七千多块钱一平方,您觉得在当地有多少人能买得起房子,现在那么多的楼盘在开发,房地产公司更是数以万计,而且好像都大大的捞了一把,真不知道他们挣的是谁的钱!这是不是太奇怪了?”王子君看到张东远沉吟的模样,当下也不再保留,咄咄逼人的说道。

    张东远的神色在王子君一个个问题之下变得越加的凝重了起来,他正在包着饺子的手,慢慢的停了下来。在沉吟了一会之后,张东远双眸盯着王子君足足看了-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那就六块钱吧,毕竟上次已经开出这个价格来了,要是再低了,估计不好找人哪。”在一阵沉默之后,有人提议道。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之时,赵中泽和钱学修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本来乱糟糟的议论之声,顿时停了下来。而那一双双睡眼朦胧的眼眸,更是朝着主席台看了过去。

    虽然一夜没有睡,但是赵中泽此时却是精力充沛的很,他坐在主席台上,目光炯炯有神的朝着下面看了过去。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想到连省长胡一峰都要到自己的地盘上来考察了,怎不让一心往上爬的赵大书记振奋不已呢。

    屁股下那张坐了几年的椅子虽然还是自己刚当上河湾乡党委书记时弄的,但是此时,坐在这里的感觉却是和以往大大不同了。今天之后,自己可能就不能再坐在这张椅子上训话了,因为,过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得挪挪位置了,你说,一个县里的常务副县长,除了偶尔到乡里检查一下工作,给同志们讲几句指示之外,怎么可能再天天坐在乡党委书记的椅子上呢?

    “同志们,今天召集大家来的目的,我长话短说,就是一件事,那就是迎接胡省长到咱们芦北县的检查工作。胡省长来咱们芦北县,那是对于咱们芦北县工作的极大肯定,而杨书记能把此次考察的重点放在咱们河湾乡,那更是对咱们河湾乡莫大的鞭策。今天,在这里,我还是那一句话,考察成功了,我请大家伙喝庆功酒,咱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喝它个一醉方休!”

    赵中泽说到这里,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大声的说道:“但是,我也把丑话撂到头里,谁那里给我出了幺蛾子,哼,就别怪我姓赵的翻脸不认人,大家都给我记好了,你这次不是给我姓赵的抹黑,你是给整个芦北县抹黑,是给杨书记抹黑!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赵中泽说话之间,手掌把桌子拍得当当响,他并没有长篇大论的讲下去,毕竟是在检查前这个节骨眼儿上,把自己的态度亮明之后,他就再次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钱学修按照早就研究好的方案,给下边的干部逐项分解,细化到人了,他赵中泽要努力做到任何一个检查的细节都天衣无缝,确保这次调研圆满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