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四章 爱之深 恨之切
    这个事情一出来,胡一峰就想到了这种可能,他的猜测,和齐正鸿的判断不谋而合。在他看来,这场闹剧一出,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这件事的幕后操纵者!

    “应该就是他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胡一峰就对这件事情有了一个精确的判断。

    “胡省长,安易市常委会上已经通过,要让芦北县享受副厅级高配,我看,这个王子君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不把军才弄下去,他又怎么能占住这个一把手的位置呢!”齐正鸿说到这里,脸色有些阴冷,狠狠的说道:“这种背后下阴手的家伙,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逞了!”

    办公室里的气氛,再次陷入静默。胡一峰手里的烟也在慢慢的变短,那在灯光下闪烁的一丝丝暗红,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好一会儿,就在那烟要烧到手指的时候,胡一峰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底气不足的问道:“我们阻止得了么?”

    作为一个省长,别说阻止一个县委书记的任命了,就是阻止一个市委书记的任命,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在王子君接任芦北县县委书记这件事情上,胡一峰却明显有些迟疑了。

    齐正鸿看着胡一峰脸上的那一丝颓废之色,心里也有些打退堂鼓了。胡一峰的意思他明白,如果涉及到一个普通的县长,他们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把自己的意图实现了,但是现在,考虑到当事人双方,都让他们顾忌不已。

    王子君那边不用说,如果狠下心来得罪一下子也不是不行,但是杨军才那边怎么办呢?既然王子君能把这场闹剧折腾出来,依照他为人处事的风格,这件事绝对留足后手了!如果自己阻拦了王子君登上书记之位的话,那等待杨军才的,又该是什么呢?

    想到那年轻县长温润的面孔,齐正鸿心里一阵发寒,他们两个作为杨度陆的老同事,老下属,老朋友,难道杨度陆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送到他们的手下来,就是为了背一个处分回去么?

    这个人应该连这一点都算计到了吧!齐正鸿心中暗叹一声,也没有说话。虽然此时两人都不说什么,但是各自的心意却是心领神会了。

    “胡省长,来日方长。”齐正鸿在办公室沉默了足足有十分钟,这才好言安慰道。而这一句来日方长虽然像是在给自己鼓劲,但是齐正鸿自己听了,都觉得有一种透心蚀骨的悲凉。

    胡一峰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胡一峰办公室的电话急促的响起来了。

    看着来电显示上熟悉的电话号码,胡一峰的脸色变了变。不过瞬间功夫,他就赶紧拿起电话,笑着道:“老领导,您这个时候给小胡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要传达啊?”

    胡一峰虽然没有说明是谁打的电话,但是从这一句老领导之中,齐正鸿就足以判断出这电话是谁打来的。将手中刚刚点着的烟摁灭,转身就准备走出去了。

    胡一峰朝着齐正鸿招了招手,示意他不要走。而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胡一峰就正色的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出了点小岔子而已。”

    齐正鸿见胡一峰示意自己坐下,就收住了脚步,在沙发上再次坐下来了。电话里的内容片片断断的听到他耳中了。

    “出了点小岔子?一峰,你还想瞒到我什么时候啊?哼,你觉得这是对军才好吗?今天是不是这小子把脸都丢尽了!”杨度陆一听胡一峰打哈哈,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了。

    胡一峰一听杨度陆这么说,知道这件事也瞒不下去了,只好如实道:“老领导,军才毕竟还年轻嘛,而且,这件事的主要责任是他用人失察造成的,他太信任下边的党委书记了……”

    “一峰,你就别再给他打掩护了,我这个儿子我还不知道?那就是好大喜功,恨不得一口吃成个胖子嘛。我让他下去干什么?不就是为了锻炼锻炼他,让他一步一步的走稳当了?没想到,事与愿违啊,他还是给我捅出来个这么大的篓子,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啊!现在好了,做错了事,那就让他付出代价吧。”

    怎么回事?杨度陆怎么要求亲生儿子为此事付出代价呢?心中念头闪动的齐正鸿,飞速的揣摩着杨度陆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领导,军才也就是一时糊涂,责任虽然也有,但是,他还年轻,您不能要求得太苛刻了!当年您在山省的时候,不是常说要多给年轻人机会吗?”胡一峰苦口婆心的劝着杨度陆,声音不觉间柔和了不少。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些大道理我都知道,不过,只有为自己所犯的错误付出代价,他才能把这个教训记深刻了。军才的责任,你们该怎么追究怎么追究,绝对不能让人家翻后账了!”

    开始的时候,胡一峰还以为杨度陆动了舔犊之心,杨军才再怎么气人,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毕竟是无法抹煞的。但是,杨度陆的这句怕人家翻后账一出口,胡一峰方才听明白了,老领导眼神犀利着哪!

    自己和齐正鸿作为局外人,和杨度陆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自然就不一样了,他们两个想的是如何保住杨度陆这个老领导的脸面,如何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而杨度陆想的却是杨军才的以后。

    以后的杨军才,依旧要走这条路,而这个脓包,只有处理过了才能拿得出来,一旦采用大事化小的办法,那就给杨军才以后的道路上埋下了隐患,这个隐患就成了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被人翻出来,用这件事攻击杨军才,那这个污点就成了一辈子也抹不去的把柄了!

    长痛不如短痛,痛下手腕,将这个毒瘤一举剜掉了,哪怕疼得会昏死过去,至少过一段时间,伤口就会痊愈了,也没什么后遗症了。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这才是对孩子深深的爱呢。

    “老领导,您放心,我明白了。”胡一峰心中念头飞速的转动,沉声的说道。

    “嗯,一峰,你办事我放心,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明显是有预谋的,也不能让这些别有用心之人太如意了!”杨度陆说到这里,话语里多了一丝阴沉。

    杨度陆此时的心情,胡一峰和齐正鸿自然能体会,不论是谁,自己的儿子被人家这么对付了,心里难免会不高兴的。刺猬觉得自己的孩儿光,屎壳郎还觉得自己的孩儿香呢,更别说一个人了。就算杨度陆觉得自己的儿子有错在先也不行。

    不论是什么时候,做家长的都是这样,孩子有问题,自己劈头盖脸,怎么打骂都成,但是,让外人动一指头,心里就不舒服了,不论这个外人是谁。现在的杨度陆,是动了真怒了。

    沉吟了瞬间,胡一峰就言辞凿凿的保证道:“老领导,这件事情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杨度陆那边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而胡一峰却是等杨度陆将电话挂了半分钟之后,这才将电话的听筒轻轻的放下。

    “老齐,这件事老领导可是动了雷霆之怒啊!”胡一峰给齐正鸿扔了一根烟,沉声的说道。

    齐正鸿将烟点着,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胡一峰,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这实际上也怪不得老领导,军才那孩子虽然有点不争气,但是这个跟头栽的却是有点重了!”胡一峰抖了抖手中香烟的烟灰,接着道。

    “胡省长,没有足够的证据,也不好把事做得太明了。王子君也不是好惹的,先不说江省的王家,就是张家那些人,也不会看着咱们对他动手置之不理的。”齐正鸿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深的担忧之色。

    胡一峰笑了笑,轻声的说道:“谁说我要对付他来着?这个年轻人手段虽然不错,但是咱们何必在这方面跟他纠缠呢?他太年轻了,有些方面还太冲动,我觉得还是让他多磨练一下,把他那个焦躁的脾气磨平了,才更有利于他的成长嘛。”

    “机关是个好地方。”齐正鸿哪里会不知道胡一峰的意思?说话之间,又带着疑问朝着胡一峰看了一眼道:“只不过,好像现在他才是收拾芦北县烂摊子的最佳人选,要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恐怕很难通过。”

    “聂书记不是一直在强调培养年轻干部么,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青干班的第一批学员,更是咱们山省年轻干部队伍中的佼佼者,更应该得到全面发展,以利于他们在走上更加广阔的政治舞台。你看这么做怎么样,让那些机关经验丰富,但是却缺乏基层经历的年轻干部到基层锻炼,掌握第一手的资料;让那些从基层来的青年干部进机关,培养他们驾驭全局的能力如何?”

    胡一峰的提议,让齐正鸿的脸上一亮,这个提议不错,实施起来不但有利于年轻干部的成长,更能够在不动声色之间,将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齐正鸿简直想要为胡一峰的这个金点子拍手叫好了!

    “好,不如就在这一次常委会上提出来,不过,您最好事先跟贺军书记沟通一下。”齐正鸿说到聂贺军之时,声音不觉得轻了几分。

    “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知道该如何处理。”胡一峰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齐正鸿的语气变化一般,手掌轻轻地一挥,信心十足的说道。

    在确定了行动方案之后,王子君这几天就跟一个陀螺似的,忙得团团转,幸好他在芦北县颇有威望,有人手,再加上此时也是大权在握,也没有什么势力掣肘了,虽然忙活,却也得心应手,不过,要收拾这么一个烂摊子,还真是需要不少时间。

    将忘了名乡的两位乡长书记从自己的办公室里送走,王子君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这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浑身上下弄得疲惫不堪。不过,这和他刚刚回到芦北县,各路诸侯都扎着堆儿的来看他密切相关。

    官场里好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当领导干部发生变动的时候,新领导一上任,就会有很多二级班子的负责人,想方设法的想和领导见上一面,尽管不一定要汇报工作,但是,表示一下态度却是十分有必要的。眼下王子君在这个当口回到芦北县,大家都敏感的闻出味道来了,来看他的人也变得更多了。

    为了不影响工作,王子君接见的大多都是各乡镇的负责人和与果树种植有关的乡镇,不过就是这样,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种汇报交谈中过去了。

    “王县长。”轻轻地敲门声过后,副书记孙国良快步走了进来,自从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本来已经倒向杨军才的孙国良又以比翻书还快的速度,迅速朝王子君靠拢了。

    孙国良的变脸,王子君很是清楚,不过清楚归清楚,他对于孙国良还是很客气,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最大的问题就是团结县里的各种力量,将他们汇集在自己的身旁,而孙国良这个抓组织的副书记,第三把手,更是团结的对象,王子君万万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跟他闹僵。

    孙国良很是低调,紧走几步来到王子君的跟前,恭恭敬敬地递给王子君一根烟,点上,然后才开始汇报自己所负责的乡镇解决问题的情况。渺渺的青烟,在两人之间不断地升起。

    “王县长,这次鲁格乡种植的苹果树和枣树加起来有一万多亩,死了一多半,这些果树苗都是县里提供的,要想平息这件事情,最少得拿出十多万。”孙国良嘴中虽然认真地再向王子君汇报工作,心中想的却是怎么和这位将要接任县委书记的强势人物搞好关系。

    对于王子君的归来,孙国良在大感意外的同时,也不无担忧,他可是亲眼看着王子君从一个挂职副县长一步步成为县长的,眼下,这县委一把手的职务,正在向他招手呢,自己以前和陈路遥齐心协力都斗不过他,现在势单力薄之下,就更不要说了!

    想到这些,孙国良心里就是一阵后悔,后悔自己前些时候脑子是不是给驴踢了,怎么就跟着杨军才跑起来了,如果是跟着肖子东等人走,哪里至于像现在这般,混到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份儿上?可是,这又怎么能怪自己呢,谁也没长前后眼,谁又能算准今后一段时间到底是阳光灿烂,还是阴雨连绵呢?

    王子君点了点头,将烟往烟灰缸里一摁,问道:“鲁格乡自己能够解决多少?”

    “乡里最多也就是解决七八万块钱,剩下的钱就没着落了。”钱国良对此事可是很尽心的,听到王子君问,赶忙答道。

    七八万离十几万也不是太多,不过全县并不是一个鲁格乡。虽然王子君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但是芦北县的财政状况,他可是清清楚楚,现在想要拿出那么多钱,可不是轻而易举能摆平的。

    “咚咚咚”

    就在两人沉吟的时候,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随着王子君轻轻地一声进来,肖子东走了进来。

    “王县长,好消息,刘传福都交代了,他这次进的病树苗,乃是和咱们芦北县交易的苗圃串通好的,他本人从这些树苗款里捞了三十几万的好处。”肖子东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为了三十多万,就给县里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王子君压制的火气顿时升了起来,要说刘传福什么也不知道,就拿了三十多万块钱,就是傻子也不会相信的。

    “依法处理吧,对了,子东,准备一下证据,咱们县一起起诉这个苗圃,怎么把这笔钱给吞进去,再怎么给吐出来!”王子君神色转动之间,沉声的说道。

    肖子东点了点头,接着看了孙国良一眼,好似有一丝顾忌。孙国良对于肖子东的眼神哪里会看不出来?知道两个人还有别的话要谈,识趣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两位县长,你们先忙着,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先去处理一下。”

    王子君站起来将孙国良送到门口这才返回来,肖子东对孙国良很是有气,虽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脚下却好似生根了一般,根本就没有跟孙国良打招呼的意思。

    “王县长,这家伙这些天可没少往你这里跑啊!”肖子东看着王子君,笑吟吟的说道。

    王子君笑笑,并没有说话,而是将烟扔给了肖子东一支,自从回到了芦北县之后,王子君的烟瘾不觉就上来了,来到王子君办公室的人,几乎第一个动作,就是给这位领导上烟。

    肖子东接过烟之后,并没有接着在孙国良的身上纠缠,而是沉声的说道:“王县长,据刘传福交代,他那三十多万块钱,有十万送给了刘主任。”

    “是刘主任亲自收的?”王子君并不觉得意外,刘传法让自己的弟弟负责这种事情,不出事才怪呢。

    “那倒不是,是他媳妇收的。”肖子东吐了一口烟雾,轻声的说道。

    “让左书记负责查处,如果咱们芦北县查不动的话,那就请市纪委出马。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对肖子东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