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二章 让真诚到永远
    “王县长,不,应该叫王书记了,这第一杯酒,我们祝您鹏程万里,展翅高飞。”曾一可情绪激动地举着手里的酒杯,冲着王子君情真意切的说道。

    随着王子君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其他两个桌子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一个个举着酒杯,向着王子君敬酒。

    对于这种敬酒,王子君不能不喝,一口将那有些辛辣的酒灌进肚子里,只觉得泪花闪闪,热火烧心了,一丝豪气油然而生。对于芦北县,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在一声声祝福之中,王子君与众人一起喝了三杯酒,此时的他,不但没有显醉的迹象,脑子也变得更加活泛了,从来到这芦北县到现在就要离开,一幕幕,一桩桩,在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浮现。

    “王县长,我敬您一杯。”孙国良端起酒杯,声音平静之中带着一丝感慨。作为一直和王子君敌对的人,孙国良对于王子君此时的走也有一些不舍,他的位置虽然依旧是副书记,但是随着芦北县县委书记的高配,他升正县也就是迟早的问题了。

    对于自己的去留,在市常委会召开之前,他心里充满了忐忑不安。因为王子君参加青干班培训的原因,他倒向了杨军才,现在杨军才捅出来这么大的篓子,他觉得自己最好的结果就是被调到市里某机关被挂起来。

    没想到结果让他大感意外:原地不动。这原地不动就相当于他晋升了。这个稳如泰山的离奇安排,让他欣喜不已的同时,更是充满了疑问。等他向熟悉的领导打听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方才知道在他的去留问题上,王子君帮他说了话。

    市委常委会上的那无形的暗流,孙国良虽然没有参与,却也是能感应到的。他清楚当官者的心理,大凡能左右某个人命运的掌权者,嘴都是很严的,对某个干部有好感一般不会表现出来,能表现出来,说出口了,那就是相当的有好感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凭着自己对杨军才的支持,王子君完全可以对自己弃而不用,换成他自己的人,但是王子君没有那么做,这让孙国良唏嘘不已的同时,对王子君心存感激。

    王子君看着手有些颤抖的孙国良,很是郑重的端起酒杯和孙国良碰了一下,真诚的说道:“老兄,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到了省里,一定得去找我,不然就不够朋友啊。”

    “朋友”,听着王子君嘴里说出的这两个字,孙国良的心中一热。

    本来就在心中升起的感慨,顿时化作了一股股暖流,他看着王子君那举起的酒杯,一扬脖,就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王书记,这样,我先喝三个酒,您自己随意,我先干为敬了!”孙国良放下了酒杯,豪爽的说道。

    和孙国良的情绪激动相比,左明方就平静得多了,他和王子君一般,也是要走的人了,不过他的位置非常不错,市纪委副书记,这个位置虽然比县委书记稍次一点,但是却也算是让他更进了一步,如果操作得好,在市纪委副书记的位置之上成为副厅,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此炙手可热的职位落到他的头上,左明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都是自己安心工作的原因,在芦北县工作多年,他也知道谁帮了他一把。当下缓缓的端起酒杯,郑重的敬了王子君一杯。

    和钱国良、左明方相比,肖子东和李锦湖就显得特别的一般,他们和王子君的关系,已经不用刻意来表示,一切都在不言中。

    随着一杯杯酒的下肚,整个房间的氛围也越来越活跃了,众人在和王子君喝酒的同时,也都开始各自之间的挑战,左明方这个和王子君一般要走的人,也就成为了围攻的对象。

    和王子君喝酒,就算是一些副主任副主席也都很是郑重,但是到了左明方那里,一个个都很是放得开。还有一个和左明方有过一点小过节的副主任,拉着左明方就开始打酒官司,一副杯酒解恩仇的模样。

    酒桌上的氛围,越加的高涨,而就在这时,王子君却被曾一可悄悄的拉到了一边的阳台上。和王子君相比,曾一可此时显得清醒无比,递给王子君一根烟之后,沉吟了瞬间才道:“王县长,要说啊,我是真舍不得你走啊!”

    王子君此时步履摇晃,明显显醉了,但是心里却清醒着,他知道曾一可说的是真心话,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王子君沉声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走啊。”

    “王县长,不知道你信不信,从你来芦北县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你不一般,这个小池塘盛不下你这条大鱼啊。”曾一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被这位人大主任的话吓了一跳,心说他不会知道自己是重生来的吧?不过这个念头在他的心中闪动之间,就被他给否决了。

    “我没有看错你,修通了四通八达的安芦公路,打造了一流的工业园区,杨军才这~  更新快

    不明白王子君想法的莫小北,见王子君主意已定,也没反对,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芦北县的家,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对于王子君来说,这里倒更像是一个单身宿舍。但是,两个人从外面溜达回来关上房门准备出发的时候,王子君心里还是有些伤感。

    再见了,我曾经奋斗过的芦北县!

    车缓缓的开出了县委家属院的大门,此时正是快要吃饭的时候,院子很是空寂,王子君之所以选择傍晚走还有一个意思,就是不想在离开的时候,又和人握手言别。

    昨天已经把要说的话都交待清楚了,何必再伤感一次呢?在芦北县这块热土上奋斗的这两年,对王子君的锻炼不仅仅是能力方面,还应该包括情感。在即将离开的时候,王子君突然真切的意识到,自己深深地眷恋着这片热土!

    当莫小北的车缓缓驶出县委家属院大门的那一瞬间,一一盏车灯,骤然打开。随着这车灯的照耀,就好似一个信号灯一般,刹那间,几十道车灯同时亮起。炫目的车灯下,一个个人影是那样的熟悉。

    肖子东、左明方、李锦湖……一个个身影,在同时朝着他招手,然后,迅速转身钻进车里,几十辆闪烁着各种光芒的车,就好似众星捧月一般将莫小北的车围在了中间,缓缓的朝着远处而去,一股热流在胸中升腾,泪水模糊了王子君的视线……。情真真,意切切,这难道不值得吗!王子君心里默念着一句话:无情未必真豪杰,让真诚到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