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六章 人头马 宫廷菜 怀里搂着下一代
    想到那林树强给自己说住处时,脸上克制着的那一丝小兴奋,王子君忽然明白了,这是林树强偷偷的给自己下绊子呢,一旦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岂不等于把自己往火架子上烤了?

    如果自己架不住这样的烘烤灰溜溜的搬了家,那很快就成了省委大院里的一则笑谈了。看来,这团省委也不是一潭静水啊。这才刚上任,就有人挖好了坑儿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王子君自忖自己不是个息事宁人之辈,在来团省委的时候,王子君给自己确定了一个原则,团委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这种日子不好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平稳过渡就行了,两年之后,他就可以设法往市里调了。

    因此,基于这点考虑,其实王子君是揣着安心做事,休养生息的想法来的,但是此时被人无端的阴了一下,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刺猬一般,浑身的刺瞬间张开,内心立马就有点原形毕露了,他就觉得自己也该露一露自己的青齿獠牙了,他娘的,老虎不发威,还真把自己当病猫了!

    就在王子君准备把窗户关上的时候,就听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道:“你听说了没,咱这个家属院可能会有一个团省委副书记要过来住,咱们印刷厂的事不是没有人给解决吗,咱们去找他怎么样?”

    “嘿嘿,这个办法好哇。他要是不给咱们解决,咱就天天赖在他屋子里不走了!”

    接下来的谈话,王子君已经没心思再听下去了,他关上窗户,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嘟嘟嘟”

    清脆的电话声从王子君的包中响了起来,掏出电话一看,是张露佳的电话。刚刚一接通,就听张露佳轻声的问道:“你在吃饭么?”

    “早就吃完了。”王子君明白张露佳的意思,像他这种新官上任,一般情况下,班子成员都会安排一场以示接风的。

    “怎么,那个铁娘子连顿接风的饭都没给准备啊?”张露佳吃了一惊,语气里带了一丝对欧阳扬极大的不满,好像自家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一般。

    听着张露佳关切的询问,王子君的心情顿时好了几分,他无所谓的笑道:“也许不是故意的,欧阳书记今天被齐省长叫走了,我没有见到她。”

    张露佳点了点头之后,接着问道:“是不是齐正鸿故意整你啊?”

    对于张露佳的这种猜测,王子君并不赞同。在他看来,齐正鸿虽然对自己不感兴趣,还不惜出手打压过自己,但是,这种龌龊的小伎俩并不会用出来的。如果用这种小手段敲打王子君的话,也太有损一个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面子了!

    “不会的。”王子君回了一句之后,就接着道:“你知道今天省委这边出了什么事情么?我一上班就有人来上访呢。”

    “免不了的,现在很多厂里发不下来工资,工人没饭吃,只能找政府了。”张露佳说到这个话题,声音就变得有点沉重起来。不过随即她就话锋一转,关切地询问起王子君居住的环境来:“你现在住的地方确定了吗,还缺少什么东西?”

    “住处倒是给安排了,两室一厅,倒也不错,就是家具什么的,还有待于填充,而且,更重要的是,还缺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主人哪。”和张露佳在一起,王子君觉得特别的放松,内心里压抑的渴求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了,有什么索性就直言不讳的倒出来了。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好半天才听张露佳恨恨不已道:“你少在这儿贫嘴磨牙,要女主人还不得找你的小北妹妹啊!”

    张露佳醋意十足,噎王子君的话有点酸溜溜的,但是很快就转过弯来了,还说这就去给王子君买家具之类的,让王子君只管安心上班就是了。

    挂了电话,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王子君也不想再呆下去了,推开门走出了自己这个住所,在他下楼的时候,楼梯上静悄悄的,但是,空气里弥漫的一股股饭香却是告诉他,这楼上的住户大多都在吃饭呢。

    楼梯口,半旧的凤凰自行车静静的躺在那里,虽然样式有些老,却被擦拭的很是干净。看着这半旧的自行车,王子君心中顿时映出了它主人的模样。

    下午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来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这女孩有点微胖,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尤其是那两颗可爱的大门牙,显得有趣多了,王子君心里坏坏的想,这女孩儿长得整个一个兔巴哥嘛。

    女孩儿一进门就笑着对王子君道:“王书记您好,我是咱们办公室的钟迪红,欧阳书记请您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欧阳书记,那自然就是欧阳扬了,看来这位团省委的一把手书记终于回来了。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冲着钟迪红温和的笑了笑,答应道:“好,我知道了。小钟,你给赵书记说一下,我这就过去。”

    钟迪红答应一声,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在钟迪红离去之后,王子君并没有立即往欧阳扬的办公室里去,而是等了三分钟之后,这才漫步朝着欧阳扬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敲开欧阳扬的门,一身淡青色职业套装的欧阳扬就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紧走两步,热情有加,脸色显得特别的干净,乍一看上去不靓,但是细细一品,干练之余,却是浑身的俏丽和雅致就慢慢的透出来了。

    “王书记,今天上午本来准备迎接你的,不曾想出了点意外被齐省长叫过去了,对不住了!来来来,快坐下!”欧阳扬一边说话,一边向王子君伸出了手掌。

    欧阳扬按照档案上的年龄推算,刚刚四十,但是此时看她保养得很好的皮肤上看,受光的脸庞仿佛半透明的细瓷,就好像一个三十岁左右,汁液饱满的年轻少妇一般。温润的手掌和王子君的手掌接触的瞬间,王子君只觉有一种透心蚀骨的温暖。

    王子君一脸感激地对欧阳书记对自己的关心表示了感谢,两人在沙发的两边坐定,作为欧阳扬秘书的钟迪红就快步的走了过来,帮助王子君倒了杯茶,然后就识趣的退出去,顺便把欧阳扬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虚掩上了。

    欧阳扬讲话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王子君却明显的感觉到了,欧阳扬在跟他的对话之中,喜欢控制说话的节奏。这是一个有着强烈控制欲的女人,一边给欧阳扬下了一个定论,王子君一面轻声的回答着欧阳扬的问话。

    欧阳扬在问完王子君在山垣市的吃住等情况后,突然话锋一转道:“子君书记,对于你的到来,我是举双手赞同的,咱们团省委工作就需要你这种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既年轻又稳重,既有想法又有思路的同志,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能配合默契,把团委的工作搞好了,只有这样,才不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嘛。”

    说到组织之时,欧阳扬笑得像五月的天气一般的明快,亮亮的眼睛看了王子君足足有十几秒,尽管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这意思王子君却听懂了,欧阳扬这是旁敲侧击的告诉他:我欧阳扬是团省委的一把手,你得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

    王子君笑了笑道:“谢谢欧阳书记的信任,我这个人虽然有过一段学校团委的工作经历,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耗在县乡基层了,以后在工作上,还请欧阳书记多多指教才是。”

    “子君书记,这你就太客气了,来到团省委,咱们就是一家人,怎么说起了两家话来了?说起来,团委的工作和县乡也没有太大的差异,只要在规章制度上多注意一点,我相信王书记很快就能进入工作角色的。”欧阳扬端起自己手边的白玉石杯子,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道。

    欧阳扬在笑,王子君也跟着笑,一时间两个人都很愉快,好像一见如故,早已相互熟识了似的。

    但是,和欧阳扬这番简短的谈话,王子君却明显的感觉到了,欧阳扬是想告诉他:在团省委,就得守规矩,不但守团省委的规矩,更要守她欧阳扬的规矩。

    怪不得有铁娘子之称,这位欧阳书记还真是不简单哪。不过这类人物,王大书记也碰到过不少,暗中还和杨度陆等人物掰过腕子哪。欧阳扬虽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但是王子君还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不过此时的他,也不是前世重生之前了,几年的宦海生涯和前世的经验,让他在为人处世变得更加的世故圆滑了,当即站起身来:“向欧阳书记学习,向欧阳书记致敬!”

    欧阳扬被王子君的这番姿态逗笑了,轻轻地看了王子君一眼,眼眸之中的光芒也是一闪。一般情况下,这刚刚上任的二把手来跟一把手会面,应该缩手缩脚,一副恭敬的姿态,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有恃无恐的说起玩笑话来了!

    能够执掌一县政府牛耳,而且做得有声有色,这个王子君,还真是不简单哪!心里对于王子君的评价越发高了几分的欧阳扬,就没有再往这方面扯,而是谈起了王子君的分工问题。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谈的,在王子君之前,有一位副书记被下放到下面的市里当副市长,他留下的一摊子事情,自然就落在了王子君的手里面。简单的说,王子君在团省委的工作分工也基本上算是定了下来,主要分管希望工程办公室、学校部、少年部、省青春创业行动指导中心、青年杂志社的工作。

    通过这次谈话,王子君的分工虽然大致有了谱,但是还需要经过一次班子会走走程序才算是定下来。这一次谈话,也算是欧阳扬和王子君提前通一通气。

    就在双方在互相的试探中越加聊得称心之时,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欧阳扬眉头皱了一下,随口说了一声进来。

    “欧阳书记,王书记。”

    办公室主任林树强一进门,脸上就露出了恭敬的笑容,尽管他是在和欧阳扬和王子君同时打招呼,但是眼神却是根本就没看王子君。

    “林主任,有什么事情吗?”欧阳扬目光朝着林树强瞟了一眼,随即就沉声的问道。

    在欧阳扬的目光注视之下,林树强显得越发的拘谨道:“欧阳书记,刚才政府办打来电话,说秘书长要和您谈一下如何解决咱们印刷厂的那些工人问题。”

    欧阳扬的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然后轻轻地一挥手道:“我知道了。”说话之间,她又朝着林树强道:“王书记的住房安排好了没有?”

    “欧阳书记,都已经安排好了,也派人打扫过了,就是还差家具。”说到这里,林树强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好似讨好似的说道:“王书记,主要是考虑到不知道您的品味和爱好,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招呼,我有个朋友,就在市里开家具门市。”

    王子君笑了笑,虽然林树强笑的很灿烂,但是王子君却已经从他给自己安排的住处意识到了,这个办公室主任对于自己可没有什么好心思。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撕破这个脸皮。

    “谢谢林主任,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会请林主任安排的,到时候,您可别觉得麻烦才是!”

    “王书记,您太客气了。”林树强看着温和的王子君,眉眼不由得往上一挑,一丝阴冷从他的眼中闪过。

    欧阳扬对于这些细节问题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会议记录本,就对王子君和林树强道:“王书记,关秘书长亲自召见,我不能不去。本来还想和您好好聊聊,看来,也只能等下一回了。”

    “欧阳书记您先忙,咱们一个楼层办公,您有空了尽管招我,我保证召之即来,随叫随到!”王子君朝着欧阳扬笑了笑道。

    欧阳扬也没有客气,给林树强吩咐了一句,就转身朝着办公室外走了过去。林树强对于欧阳扬的出行很是熟悉,紧跟着欧阳扬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就准备先看看文件,也算是在没有正式分工之前,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工作。不过下午的时间注定是清闲不了的,上午没怎么上门的各部门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开始朝着他的办公室聚集,尽管这些人大多也就是打一个招呼,混一个脸熟而已,但就算如此,也让王子君一个下午不知不觉之间就过去了。

    “王书记,刚才欧阳书记打来电话,说她目前还在董秘书长的办公室里,今天晚上没时间给您接风了,还请您原谅。”林树强在王子君办公室正热闹的时候,快步走进来大声的对王子君说道。

    本来正在和王子君说话的那些干部,一个个都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更有几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能够成为机关科室的干部,哪个不是极善察言观色的人精之辈?从刚才林树强的话语之中,他们就能够听出来很多的东西,更何况,作为团省委的老人,他们更是明白林树强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子君淡淡的朝着林树强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欧阳书记整天忙工作,还惦记着这点小事,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抱歉的!对了,我还没有来咱们团委的时候,就听说咱欧阳书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要是她真想给我补上这一顿的话,不如等什么时候得闲了,请欧阳书记亲自下厨,给咱各位整几道菜,咱们好好地喝它一场!”

    王子君的话说得轻松随意,办公室里那刚刚升起的凝重气氛,随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更有几个干部,随着王子君的话音落地笑了起来。

    林树强也在笑,不过他笑的有点勉强,此时的他,突然强烈的意识到,这个出其不意的夺了自己位置的小王书记,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在这笑声之中,他神色轻轻地变幻着,不一般又能怎么样呢?既然你去了杂志社的家属院去住,那你的清净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王书记,您放心,我会如实把您的建议传达给欧阳书记!”林树强瞬间恢复笑容,轻声的对王子君说道。

    因为下班的时间快要到了,围在王子君办公室的人也逐渐的散去,在推脱了几个邀请之后,王子君就朝着自己和张露佳的爱巢方向走去。可是还没有等他打上车,张露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给他选好了家具,已经让张天心给他送去了,让他去接收。

    刚刚在杂志社家属院下车,张天心那满是笑容的脸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面前,这些天因为王子君一直在忙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和张天心联络的不多。看着张天心的笑脸,王子君突然觉得自己和张天心联系少,恐怕还是因为滋润了张露佳的缘故。

    “来山垣市了也不给我打招呼,是不是怕我招待不起你?”张天心依旧大大咧咧的朝着王子君一笑,拳头不偏不倚的捶到了王子君的肩膀上。

    王子君看着张天心脸上的率真,也哈哈一笑道:“这不是忙嘛,交接工作,然后报到,忙得我脚片子都快抽筋了!”

    “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当官的呀,不就是为了一顶官帽子么?行了,别的不说了,走,看看给你选的家具,这可是我姐亲自挑选的,你可得放放血,请我俩好好撮一顿!”张天心一拉王子君的手,就朝着一辆停在楼道前的卡车走去。

    对于家具这些问题,王子君并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可是这些家具乃是张露佳带给自己的,有道是最难消瘦的就是美人恩,想来张露佳给自己买家具的时候,一定是左挑右拣吧。

    看着摆在卡车上乳白色的沙发,黑色的写字桌还有宽宽的双人床,王子君的心中泛起丝丝温暖,他一边拿钥匙,一边笑着对张天心道:“走,咱们先上楼再说。”

    “叮铃铃……”

    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再次传入了王子君的耳中,听到这铃声,王子君忍不住再次回头,依旧是那辆自行车,依旧是那个骑着单车的少女,在这彩霞满天之下,给人一种别样动人的感觉。

    “叔叔,您真的在这里住啊?”少女看到王子君,温然如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

    从同学直接到叔叔,这个称呼的跳跃性也太大了!王子君突然觉得内心里有点失落,不过,还是冲着那女孩儿点点头道:“嗯,以后就跟你成邻居了!”

    “要不要帮忙?”少女赶紧将车停在一个不碍事的地方,拢了拢额前的刘海道。

    “不用,你赶紧回家吧。”王子君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那您有什么需要就叫我!”女孩提着书包一溜小跑地上楼去了。

    “喂,子君,到底是深山出俊鸟啊!没想到这不起眼儿的小区里,还住着这么漂亮的妞儿哇!我决定,这辈子非她不娶了!”就在王子君看着女孩上楼的背影时,张天心在他耳边悄声的说道。

    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张天心,王子君忍不住刻薄的骂道:“老兄,拜托你醒醒神好不好,你都大叔级别的年龄了,还想着老牛吃嫩草,你就积点德吧好不好?”

    “哎哟,我的王大书记,你这思想观念就太落伍了!你听没听说过,人家老蒋说的?时代前进我前进,我的伴侣也前进嘛。别的我不敢说,就冲他这个观点,我真是彻底服了这个光头了!你说,一个鲜嫩欲滴的小玉人儿摆在你面前,你不动心不是心理有问题么?这年头,什么叫潮?所谓潮,那就是人头马,宫廷菜,怀里搂着下一代!”

    美色和**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张天心的才智之门,他一边大言不惭的给王子君洗脑,一边信誓旦旦的说道:“老婆嘛,还是自己培养的好,我决定了,她以后就是我的老婆了,我要用尽所有的心思,等她到大学毕业。”

    王子君看着张天心这副模样,也没有刺激他,只是摇了摇头,准备招呼工人们搬东西,就在这时,却听一声惊叫从楼上传了出来:“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这喊声,王子君赶忙就朝着楼梯上跑了过去,三两步之间就爬到四楼的王子君,就见四楼东户的门大开着,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少女,此时正抱着一个四十多岁,看上去很是脸色苍白的中年女人。

    这女人已经昏迷了,根本就听不到女儿的呼唤。看着手足无措的女孩儿,王子君沉声的嘱咐道:“别着急,先把你妈妈平放好。”

    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开始拨打急救电话。就在这时,又有几个邻居从楼下走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安慰着少女。

    “蓉蓉,不用慌,估计是你妈的老毛病又犯了!”

    “咱们赶紧把你妈抬到楼下吧,省得一会儿救护车来了耽误时间!”

    手足无措的女孩儿在邻居的安慰之下,总算平静了下来,泪水却无声的汩汩而下。这些来帮忙的邻居,大多都是些老人,一个个虽然热心,把这个蓉蓉妈弄下楼,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子君看看眼前的情形,上前一步道:“天心,咱们两个把这位大姐搀下去吧?”

    “好咧!”张天心刚刚动了要追求女孩儿的心思,有了这等表现的机会,只觉得上天被自己感动了,也不推辞,和王子君一左一右把女人给搀起来了。

    “还是背下去吧,咱们这楼道太窄了,搀着走容易碰撞。”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看了王子君和张天心一眼,轻声的说道。张天心看了一眼平躺在沙发上毫无血色的女人,又往门外看了看楼梯,那想要冲上去表现一番的勇气,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来吧。”知道张天心这家伙将浑身的力气都浪费到了女人的床上,王子君不敢怠慢,背起女人就稳稳的朝着楼下走去。

    其实女人很瘦弱,王子君觉得也就是**十斤的样子。在女孩等人的护卫下,王子君从楼上走了下来。

    楼下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多都是这一片的住户,一见到被背下来的女人和女孩儿,就好声的安慰女孩不要着急,她母亲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急救车怎么还不来?”

    “是呀,已经打过了电话,怎么还不到啊!”

    王子君此时也急,虽然中年女人已经被放在了一个刚刚卸下来的沙发上,但是眼睛紧闭,仍然处于昏厥状态。

    “喂,我刚才拨打了急救电话,请问急救车来了没有?”王子君也顾不得客套,又一次拨打了急救电话。

    随着一声稍等,一分钟之后,那边打来电话,说是派出来的急救车被堵在路上了。刚刚平静下来的女孩一听这个消息,立马又变得泪眼婆娑了。

    “用这辆卡车吧,先送到最近的医院再说。”知道等车已经来不及了,王子君朝着那辆卡车道。

    几个搬运工人虽然也跟着看,但是用卡车送病人的事情,还不是他们能够决定,一个领头的工人为难道:“老板,我们这送货的车拉病人,这事作不了主,您还是问问我们老板再说吧!”

    事情紧急,也容不得他们耽误,王子君从口袋里掏出来二百块钱,递给那小头目道:“也就是几分钟的路而已,这钱算是辛苦你们了!”

    几个搬运工彼此对视一眼,又凑到一起嘀咕了几句,这一天搬运工,加起来还挣不了二百块钱,用车把人送到医院,短短的功夫就能挣二百块钱,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那领头的工人咽了咽唾沫,豪爽的说道:“老板,救人要紧,我们弟兄几个私自作主了!不过,咱得先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吧,这些都是新家具,磕磕碰碰的就不好了!”

    这人说的倒也是实话,车上固定家具的绳索都已经解开了,要是开去医院的话,这一路上的碰撞是在所难免的。对于这些张露佳亲手挑的家具,王子君还是很在意的,但是和人命关天比起来,王子君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下也不敢犹豫,就急声的吩咐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把家具碰坏了我不怪你们,先救人再说!”

    七手八脚之间,就将那女人抬上了车,因为车里面的空间有限,王子君、张天心和几个热心的邻居,都上了卡车的后面,装载着家具的卡车在家属院里拐了一个弯,就朝着最近的一个医院跑了过去。

    一般情况之下,山垣市还不怎么堵车,但是正值下班高峰期,车流量骤然增多。好在大卡车左闪右躲,总算融入了车流之中,这让心急如焚的一车人情绪缓解了许多。

    “兄弟,你也搬到我们小区住了?今天可多亏你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远亲不如近邻哪。”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笑着跟王子君寒暄道。

    “都是邻居,举手之劳都是应该的。”王子君掏出一根烟,笑着递给那人。

    两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话题就转到那昏迷的女人身上,就听壮汉叹了口气道:“苏师傅这病时好时坏,就是苦了蓉蓉这孩子了。”

    苏师傅应该就是那昏迷的女人了,正当王子君准备打探一下这家人的情况时,陡然听到有喊话声从传话器中传了过来:“前方的卡车请靠边停车,前方的卡车请靠边停车!”

    随着这喊声,一辆白色的警用摩托车从后面呼啸而来,闪烁的警灯变幻着各种各样的颜色。

    卡车司机对于交警的命令不敢不从,赶忙在路边停了下来。那警用摩托车在卡车刚刚停下的瞬间,就在后面打了一个旋,潇洒的停在了卡车的前面。

    随着那警察的头盔摘掉,一脸严肃的杜小程奇迹般的出现在王子君的眼前,干净的警服下,越发让杜小程整个人充满了青春的狂野。

    “同志,你这辆车怎么回事,拉货的车厢里怎么能载客?把驾照拿出来我看看!”杜小程说话之间,就对那司机命令道。

    司机对于交警天生就有一种恐惧,更别说他此时真的违规了。正想给交警解释,王子君就从车厢里喊了:“小程,我们是送病人去医院的,一时找不到车!”

    杜小程原本以为自己查处的就是一货车载客事件,没想到车上还有人认出自己来了,扭头一看,就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俊朗的面孔,淡淡的微笑,这不就是把自己折磨得夜不成寐的家伙么?

    “王……王……,你怎么在这儿?”杜小程看到眼前这个人,一时激动,结结巴巴的居然说不出话来。

    “我邻居病了,必须马上去医院,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吧!”王子君朝着杜小程一挥手道。

    听到这个男人不容置疑的命令,杜小程的心猛的就是一颤,她为这个深爱的男人燃烧成这个模样:对于他的吩咐,惟命是从!当下赶忙戴上头盔,快步跳上自己的摩托车道:“跟我来吧!”

    警报响起来了,本来拥挤的车辆纷纷让道,于是在山垣市的大街上,就看到一道奇怪的风景:一辆警用摩托在前方呼啸着开路,跟在后面的,却是一辆拉着家具的大卡车。

    “看,这领导搬家都是警车开道!这跟古代的肃静、回避有什么区别呢?”有看热闹的路人开始不无恶意的猜测。

    “王哥,刚才那小警察你认识啊,能不能介绍给我?我觉得还是她比较适合我。”张天心看着前方英姿飒爽的杜小程,不无痴迷的说道。

    这家伙,怎么成花痴了。事实上已经是张天心姐夫的王子君,很想给这家伙一个教训,于是就坏坏的说道:“她啊,我侄女,等会儿把她叫过来认认你这个叔叔。”

    张天心猛的扭过头来,两眼放光道:“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啊,难道我还非得开始一场不伦之恋不成?”

    看着这家伙自恋的模样,王子君懒得理会他。有了杜小程的警用摩托开道,卡车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几分钟之后,医院就到了。

    一阵忙乱之后,蓉蓉的母亲总算被推进了急救室,这让前来帮忙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等王子君回过头来找杜小程时,方才发现杜小程已经走了。

    “谁是病人家属,先去交一下费。”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一个小护士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手里扬着一张单子道。

    蓉蓉赶紧上前接过单子,看看上面的数字,脸色变得窘迫起来,轻声的问道:“大夫,我们来得急,没带这么多钱,您看,能不能先抢救,我明天再把钱给补上?”

    女护士看着这个让人怜爱的小女孩,叹了口气,为难道:“小妹妹,我也没办法,这是医院的规定。”

    “来来来,咱们大家凑一凑。”一个一起来的中年妇女,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钱,只是,这么多人你五十他一百的凑到一起,离账单上的数字也差远了。

    “王哥,你带钱了吗?”张天心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扭头向王子君问道。

    张天心说这话的时候,王子君已经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了,一股脑儿的塞给了花蓉蓉。“给,你先拿去用吧。”

    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沓钱,蓉蓉眼里的泪水终于憋不住了,给王子君和邻居深深的鞠了一躬,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押金五千呢,这才两千,也不够啊。”中年妇女数了一遍钱,为难道。走廊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

    “你丫的是医院,治病救人是天职!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抓紧去救人,不然,老子把你们的医院砸了!”张天心正因为自己没带几个钱面子大损,此时一见小护士执意不肯收,立马就发火了。

    那护士眼见张天心发威,神情有些害怕,却不敢擅自点头作主:“对不起,医院有规定,我也没办法……”

    王子君看看流泪的蓉蓉和发怒的张天心,把张天心拽到一边,把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关机,然后对那护士说道:“这样,麻烦你到交费处给疏通一下,我把手机先押在这里,咱先救人,明天我拿钱换手机好吧?”

    小护士看着王子君的手机,又看看哭成泪人的女孩儿,点头同意了。

    一个小时后,确定蓉蓉妈已经渡过了危险期之后,王子君这才和邻居们回到了杂志社的家属院。

    “小王,到我家去吃饭吧,叫你嫂子弄上俩菜,咱们喝一杯怎么样。”三十多岁的曹心山从卡车上跳下来,热情的邀请王子君道。

    其他邻居也是热情相邀,刚才救治蓉蓉妈时王子君的慷慨相助,让他在这些初次相识的邻居中赢得了一个好人缘。

    王子君笑着谢绝道:“曹哥,今天大家都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再收拾一下家具,以后我就住这儿不走了,咱有的是机会。”王子君这么一说,邻居们也没强求,各自散了。

    “子君,那个小警察的电话是多少啊,我决定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算以后叫你叔,我也认了!”等众人走远,张天心的心思又转到早已离开的杜小程身上去了。

    王子君不理他,而是给搬运家具的工人发了一圈儿烟,忙着给搬家具的工人们搭把手。

    对于王子君救人的举动,这些人看在眼中,也深受感动。不但把王子君的家具搬到楼上,对王子君给他们的二百块钱死活不肯收。 -/

    “老弟,这钱俺们不能要,你这人也厚道,俺们缺钱不假,但是今天要是收了你这钱,俺的良心就昧下了!”

    王子君见带头的工人执意不收,也就爽快道:“既然这样,那咱就不说钱的事情了,大伙也忙活了半天了,咱一块吃顿饭怎么样?我可说好了,不求菜好,但是管饱!”

    真让王子君大请一顿,还真有点捉襟见肘。王子君领着众人来到夜市的一处大排档,要了一件啤酒,又要了几道硬菜,狼吞虎咽起来。

    在这些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人里面,张天心显得很是不合群,不过他也没有离开,默默的看着和这群汉子谈笑风生的王子君。

    这群搬运工人,都是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而且大多还是同乡,那个领头的叫陈传雷,是平时包揽活计的头儿。

    “大兄弟,一看你就是个文化人,没想到对俺们乡下人还真够朋友!”陈传雷端起啤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对王子君笑着道。

    王子君把门前杯里的啤酒喝了一半,轻描淡写道:“嗨,什么文化人不文化人的,往前查三代,说不定咱们祖爷爷还在一个山坡上放过牛呢!”众人哄堂大笑,一下子把距离拉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