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七章 领导无需事必躬亲
    酒过三巡之后,这些搬运工有些亢奋,话也渐渐多起来,跟王子君更加随便起来,称兄道弟的一块儿干了杯中酒,又吆三喝四的招呼着吃菜、吃菜!

    酒喝得差不多了之后,每人一碗香喷喷的砂锅面也端上来了。别看这大排档档次不高,但是做出来的饭菜份量足,味道也十分的地道,砂锅面里放了牛肉丸、口蘑和火腿肠,煮得咕嘟咕嘟往外溢的大概是鸡汤,往桌上一放,这香味就飘出来了。几个人的胃口显然被眼前的砂锅面给勾起来了,兴奋得两眼放光,哧溜哧溜的往嘴里扒面,嘴里还含混不清的不忘招呼王子君:“兄弟,快吃面,吃面!”

    一旁的张天心定定的眼前这个场面,心里感慨万千。这些无拘无束的搬运工不知道,但是他可是太清楚了,这个儿时的伙伴,现在已经是堂堂的副厅级干部了,而且还是山省最为年轻的副厅级干部,不管是自家老爷子,还是已经成为副省长的老爹嘴里,对这家伙都是褒奖有加,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前途不可限量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跟一帮泥腿子农民工称兄道弟,聊得火热。

    大概是被众人的吃相感染了,张天心也饶有兴趣的抄起筷子,开始吃眼前的砂锅面。面有点微辣,但是的确没吃过这等味道。张天心的嘴巴都辣红了,还是忍不住把面片往嘴里送。

    和王子君越来越热乎的陈传雷在将杯中酒干了之后,把杯子往桌子上一顿,苦笑道:“大兄弟,这城里路宽楼高,什么都比俺们乡下好,就是有一点俺看不惯,那就是不大看得起俺们乡下人。你看,城里的学校这么多,条件这么好,就是不接收乡下娃娃,要不然,我早就让俺媳妇带孩子来城里找我了!”

    王子君点点头,他知道陈传雷这些话都是无心的发泄,可是这话却触动他的神经,坐在这个位置上,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随着卡车轰隆隆的开走了,陈传雷等人一边大声的和王子君招手,一边随着卡车往自己的租住处去了。灯火辉煌的大排档,就剩下了王子君和张天心。

    “天心,要不,去我那里凑合凑合?”王子君朝着张天心一笑,轻声的说道。

    “算了吧,去你那里连个床都没有,我还是去开始我的生活吧。上有天花板,下有地板砖,身边躺个花仙仙,我过不成你这种苦行僧般的生活!”

    说到这里,张天心暧昧的一笑,意味深长的对王子君建议道:“哥们儿,要不你跟我一起走?这生活嘛,不能太呆板了,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对姊妹花,功夫特别不错,我保证你不试不知道,一试忘不掉哇!”

    “去你的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醉生梦死的生活啊。”王子君朝着张天心的肩膀拍了一下,笑骂道。

    “啧啧啧,真是不识好歹,我的傻哥们儿,你真的不去?我可真是小看你了!”跳上一辆载客的出租车,张天心迫不及待的走了,临走还丢给王子君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小子!”王子君朝着张天心挥了挥手,看着绿色的夏利出租车载着张天心呼啸而去。摇摇头,又叹口气,就漫步朝自己的住处走了回去。

    走在轻风吹动的路上,王子君静静的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欧阳扬、孙泽宏、林树强等一个个身影,在他的心头不断地闪动起来。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是不是想背着你媳妇干坏事啊?”清脆的声音,从王子君的身后传来,王子君回头一看,就见一辆红色的桑塔纳里,穿着一身宝蓝色上衣的张露佳,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王子君呆了一下,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张露佳把车玻璃摇上,这才恨恨不已的嗔怪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忙糊涂了还是咋的,到这时候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小手掌在王子君的肩头轻轻的捏了一下,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艾怨。

    王子君自然明白张露佳的意思,抱歉地一笑,手掌就落在了张露佳的细腰上。心里有些怨气的张露佳,顿时闭了口,而是认真的开起车来。

    音乐如水一般在车里轻轻流淌,张露佳柔情似水的看副驾驶座上的王子君一眼,轻声的说道:“林树强这个家伙,你得留心一下,我听说在你来之前,欧阳扬铆足了劲准备把他推上去的,就是你现在的位置,据说组织都已经通过了,你半路杀出来,硬生生的把他的路给堵死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林树强,王子君早就有过猜测,此时算是从张露佳口里得到证实了。身处官场,有很多都是无缘无故的恨,而这些无缘无故的恨产生的原因,那就是阻拦了别人的路。

    副手和正职,很少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这其中就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正职挡了副手的路。官场上,一个位置有很多人争,而挡人上进的路,这对于不少人来说那可是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人难受。

    “我知道了。”王子君静静的看着张露佳,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面对王子君那充满了笑容的面容,张露佳心中一动,心说自己怎么给他担心起来,要说,应该担心的是林树强才对,这个冤家可是让杨度陆都吃过憋的人。

    心中这么想着,张露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她轻轻地开着车,朝着那无边的宁静行驶而去……早晨七点半,欧阳扬准时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八点才上班,但是这么多年,欧阳扬习惯了提前半小时到单位,这么一来,不但可以把昨天的事情梳理一下,还能思考一下今天的工作。

    就在她来到办公室时,林树强早就恭候在那里了,笑眯眯的朝欧阳扬走了过来。作为欧阳扬的心腹之人,林树强对于欧阳扬侍候得无微不至,毫不客气的说,对欧阳扬简直比对自己的亲娘还亲。因为欧阳扬有提前到单位的习惯,林树强总是七点一刻就到单位了,这个规矩雷打不动的坚持着。

    “欧阳书记。”林树强见到欧阳扬,恭敬地打招呼。他的头,更是不经意的低下来了。

    见是林树强,欧阳扬很是随意的招呼一声,树强啊,你来得好早啊,然后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要说起来,欧阳扬近些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头一件烦心的事情就是她推荐林树强成为团省委副书记的事情。

    她四处为这个鞍前马后的为自己效劳的办公室主任呼吁,眼看就要尘埃落定的时候,半路却杀出来一匹黑马。为了这件事,她甚至亲自找到了那位对她赏识有加的刘书记,但是刘书记给她的答案却是此事已定,他也无能为力了。

    这是聂贺军和胡一峰定的。一想到这个答案,欧阳扬就觉得心里像压了一座山一般的沉重。林树强将要被提拔的事情,早就在团省委内部闹得沸沸扬扬了,没想到,这么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居然弄出岔子来了,撇开林树强大为失落不说,单单对于自己在团省委的威信,就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损失,而随之而来的负面效应,更是无法估量的。

    作为一个女人,能爬上团省委一把手这个位置,欧阳扬也不是等闲之辈。手下的几个副职什么心思,她也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一直以来,她都表现的很是强势,在几经交锋之后,更是确立了她在团省委说一不二的地位。没想到这次林树强的提拔,非但没能提高自己的威望,反倒成了她笼络人心的滑铁卢了!

    和这件事情相比,新来的副书记王子君,更是让她起了不少提防之心,在王子君来团省委之前,她不动声色地对这个将要当副手的家伙大致了解了一下,听说在县里当县长的时候就非常强势,弄这么一个个性极强的家伙到自己手下当兵,他又怎么甘心一直臣服在自己手下呢?

    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欧阳扬又想起了一件烦心的事情,那就是杂志社下属的印刷厂破产问题,随着这份青年杂志的订阅量不断下降,这个当年专门成立的印刷厂已经江河日下,很快就成团省委甩不掉的包袱了。按照省里下发的有关文件,破产已是在所难免,但是工人的就业问题怎么办?动不动就去省里上访闹事,真是让她头疼不已。

    想到昨天秘书长亲自找自己谈话,虽然态度是包容的,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尽一切努力,把这些工人都安置妥当了,万万不可为集体上访、越级上访留下任何隐患。当前稳定压倒一切,上访问题又是一票否决,不能因为这点工作做不好,影响了省里的发展大局啊。

    省里的态度,自然是省长胡一峰的态度,现在的她要想往上再迈一步,她不能不看重领导对自己的态度。

    “林强,这两天家里没什么事吧?”在欧阳扬的习惯中,她愿意把团省委称呼为家里,而她自己,就是这个家里当家的人。

    林树强将泡好的茶水轻轻地放在欧阳扬的桌子上,直言不讳的说道:“欧阳书记,倒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大家对于新来的王书记谈论的倒是不少。”

    “嗯?私下里对领导评头论足,搬弄是非可不是好现像,应该杀一杀这种风气。”欧阳扬端起水杯轻轻地喝了一口,严肃的说道。

    林树强笑着道:“欧阳书记您说的对。”虽然嘴里点头称是,但是林树强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而是接着道:“大家都说,咱们团省委有王书记这样年轻的领导,一定会给咱们单位带来一股的清新之气。”

    林树强能够讨得欧阳扬的欢心,自然对她的性格研究得透透的,他心里清楚,欧阳扬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心里却十分愿意听听这种来自基层的声音,当然包括这种小道消息。

    “同志们说的不错,王书记人年轻、工作有激情,咱们应该大力支持。”欧阳扬白白的手指很有规律的在桌子上弹动,正色的说道。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林树强知道自己给王子君上眼药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他明白这个顶头上司的性格,又接着道:“欧阳书记,这两天因为杂志社的事情,我看您忙来忙去的,很是费精神。”

    “嗯,省领导很重视,我敢掉链子么?也不知道杂志社的老胡是怎么搞的,这都来省里上访两次了。”欧阳扬下意识的按了按太阳穴,一副头疼不已的模样。

    “欧阳书记,唉,因为您天天在政府领导那里商谈这件事情,其他工作就顾不上了。没您在家坐镇不行啊。依我看,您就是做决策的,凡事不能事必躬亲,只要您定了调子,指挥调度就行了,具体执行这些事情,您可以简政放权,交给王书记他们去做嘛。”林树强看看时机已到,把昨晚上耗尽脑汁想出的主意抛了出来。

    让王书记他们去做,欧阳扬的眼睛木然眨了一下。林树强对横空夺位的王子君不感兴趣,这一点欧阳扬心里明镜儿似的。

    其实,大到一个单位,小到一个班子,几个副职之间不和,对于一把手来说,倒是一件好事。你可以稳稳的掌控着,省得他们沆瀣一气,抱成团了,对于属下最好的管理办法就是分而治之,而不是让他们一团和气,和自己这个一把手站成对立面了。

    林树强这个主意的背后暗藏着什么玄机,她心中也清楚的很,无非是给王子君下绊子,打击这个新上任的副书记的威信,以报夺位之仇。不过对于这些,欧阳扬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她真正在意的,是这件事对于她的好处。

    从和王子君的接触之中,欧阳扬就知道王子君不太容易收复,很难成为一个对自己惟命是从的人,由这等人当副手,很有可能就会挑战她一把手的权威,而对于这等潜在的对手,最好的事情就是让他受受挫折打击,在血水里泡几泡,滚几滚,烫几烫,然后把尾巴夹起来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