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二章 人民警察为人民
    领导们陆陆续续的朝着小会议室走去,那些原本三三两两的站在会议室外的干警们,也都朝着会议室里走了进去。作为这件事情主角的杜小程,此时自然少不了被指指点点。

    “杜小程,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一次批评,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在杜小程朝着会议室走的时候,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小莫紧走几步来到杜小程的身旁,轻声的安慰道。

    虽然有些大大咧咧,但是杜小程毕竟是个敏感的女孩子,她知道小莫对自己的心思。按说这小莫条件也不错,只是很遗憾,杜小程总是下意识的做比较,从王子君住进自己心里起,这份不可能实现的感情就如同夏日的闪电,猝不及防,划破情感的天空,杜小程直觉自己的生命就在这一刻突然被照亮了,爱情常常就是这样不可理喻。他就是标尺,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横亘在她的心里,让她无法再对其他男孩多看一眼。

    “谢谢你,我没事儿。”杜小程冲小莫感激地笑了笑,就随着人群朝着会议室走了过去。

    在一个角落里刚刚坐定的杜小程,就听到后边有人窃窃私语。什么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一人犯晕,全局遭殃,如果纪委处理得严重了,估计年终奖要面临泡汤!

    对于这说话的中年胖子,杜小程恨不得抄起一块砖头砸在他的头上,就在她气愤不已的时候,局机关办公室的兰姐快步来到了杜小程的身旁。

    “杜小程,你怎么坐这儿了?快跟我来,崔局长安排你坐前面,那里坐的可都是局里的中层呢。”兰姐生怕其他人听不到一般,声音里有些兴奋。

    小人!

    兰姐的这一嗓子立马把会议室里的目光吸引过来了。看着兰姐幸灾乐祸的表情,杜小程一声不吭的站起来,走到了前边坐下来。

    大红的条幅,被一根钢丝直直的拉在主席台的前方,山北区公安局作风整顿大会几个大字,在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刺眼。尽管心里知道王子君肯定会出手帮自己解决掉这件事情,但是压力之下,杜小程心里还是觉得委屈万分。

    杜小程,你不能哭,你得笑,你得笑着看这些混蛋瞠目结舌的场面,努力的克制着眼眶里快要溢出来的泪水。

    “小杜,等一会儿你做自我检讨的时候,态度一定要诚恳,你的事情不是很大,领导们批评批评也就算了,知道吗?”局办公室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民警一边说话,一边将一份检讨书放在了杜小程的手中。

    这份检讨书是打印出来的,足足有三页,杜小程低头一看,就见上面写道:“各位尊敬的领导,同志们:现在我怀着一颗悔改的心……”

    看着这份检讨书,杜小程就有一种想要撕了检讨书的冲动,自己明明没有错,偏偏还要念这个,这不是颠倒黑白么?心里怒火迸发之下,杜小程狠狠的将那卷纸一握,心里暗道:大坏蛋,这次你要是给我掉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领导们没有让下面的警察多等,十几分钟之后,随着牛震岳昂首挺胸的走上主席台,其他领导也都陆续入座了,而那些正低声议论杜小程的警察们,也都知趣地闭上了嘴巴,正襟危坐的端坐在那里,唯恐表现不好,被领导看不顺眼。

    “同志们,这次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区纪委牛震岳书记和鲁道法副书记来公安局指导工作,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两位领导的到来表示欢迎!”区公安局的政委声音有点干巴巴的,嘴上说着欢迎,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气的神色。而且,台下的掌声也有点稀稀拉拉的。

    鲁道法小心的看了牛震岳一眼,发现牛震岳的脸色很好,心中一阵小得意,他知道牛书记对于这次自己安排的整顿活动十分欣赏。从牛书记身上收回目光,鲁道法就朝着前排就坐的这些民警看了过去,就见杜小程正坐在前排最中央的位置上,不但没有任何鼓掌的意思,那弯弯的嘴角上,好像还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容。

    这嘲弄,像是在看耍猴的一般,看着杜小程这般的云淡风轻,本来心情很爽的鲁道法,心里有些恨恨的,一个心愿的产生很简单,实施起来却是这等的复杂和漫长。你个小辣椒,别看你现在傲,有你哭的时候!等将来求到自己身下的时候,那滋味,啧啧,估计会妙不可言哪!

    心里有些龌龊的鲁道法,觉得自己身体有些灼热,越发有了一种想要征服的冲动,此时的他甚至觉得这小女警对自己的躲闪和不屑,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挑逗,就像诱饵一样让男人贪欲的本性一点点往外显露,直达无耻。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喜欢男人中间的无耻之徒,眼前这个个性的小辣椒就是一道诱人的风景。鲁道法感觉自己一下子恢复了青春活力,像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小伙子,完全可以屡战不止,威猛四射。

    “本次会议,共有四项议程,首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区纪委副书记鲁道法同志传达区纪委纠风办的决定。”公安局的政委说话之间,就将话筒递到了鲁道法的身前。

    本来按照安排,第一个应该是区公安局局长崔善路的发言,但是却被纪委书记牛震岳硬生生的提到了第一位,这既是给公安局脸色看,又体现了牛书记对于他路道法的看重。

    鲁道法面对台下众位民警投来的一道道目光,面对牛震岳带着欣赏和支持的笑容,心情一阵舒畅。这次讲话,不但有一众民警的瞩目,更有顶头上司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这将是他敲开台下这个小女警坚硬外壳的第一步。他相信,在自己毫不客气的敲打下,这个女子一定会像小猫一般,温顺地躺在自己的身下,任由自己翻身上马,纵横驰骋,累到一身臭汗,但是浑身上下还是爽歪歪的。

    轻轻地敲了一下面前的话筒,鲁书记脸上露出了最为温和的笑容,他不但要把这个警钟敲响了,还要旁敲侧击的把这个可以照顾她的信息传递出去。否则,这小女警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甘拜下风呢。

    “同志们,这个会,牛书记说了本来不想开,但是领导斟酌再三,觉得还是有必要开一下。人民警察是干什么的?那是正义的化身,金钱面前不动心,荣誉面前不伸手,办案方面不徇私,生活方面不特殊,不办“关系案”“人情案”,更不能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巴结权贵,出卖警魂!但是,我们的某些同志偏偏以权谋私,滥用职权,极大的败坏了我们公安干警的形象……”

    鲁道法用词严谨,声音洪亮,随着一句句话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表现的很好。

    “今天,我们把大家聚集在这里,就是想让大家以这个事件为戒,严格要求自己,用好我们手中的权力,为执法队伍增光添彩,而不是给公安队伍抹黑……”鲁道法越说越觉得感慨激昂,声音也是抑扬顿挫,掷地有声,目光虽然看着大从,但是眼角的余光,更多的却是落在杜小程的身上。

    不过,让他有些不解和失望的是,杜小程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批评的不是她本人一般,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反而多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这笑容狠狠的刺激着鲁道法,不过,他却不准备再讲下去了,毕竟这次大会的主角不是他,而是牛震岳,自己讲得太多要是压住了牛书记,那可不是一件识时务的好事情。

    在讲完最后一句话时,鲁道法的目光就看向了公安局主持会议的政委,等待着他宣布接下来的好戏。

    那政委也没有让鲁道法失望,在话筒又转到他的身边之时,就听他用干巴巴的声音道:“下面进行第二项,请民警杜小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年轻人快步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看到这陌生的年轻人不打招呼就走进来了,作为区公安局一把手的崔善路脸色就是一变。

    这里是公安局的会议,你一个外人二话不说就闯了进来,也太藐视自己的威信了吧?这让牛书记怎么看?心里恼火之间,就准备把来人给劈头盖脸的训斥一番。

    “小赵,怎么回事?”还没等他开口,坐在最中间的牛震岳就站起来了,看着那突然闯进来的年轻人不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笑得十分亲近。

    牛书记这火爆脾气什么时候改了?崔善路心里有些纳闷,等真正看清来人的时候,才弄清楚来人的身份,这个长得清清爽爽的年轻人代表着一个人。

    区委书记何东广的秘书,也是山北区的第一大秘,虽然没什么职务,但是却代表着何东广,乃是山北区不能得罪的人物之一。

    “牛书记,崔局长,何书记来了。”小赵的态度很是恭谨,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却是不低。

    何书记来了?牛书记一愣,他不是说不来了么?怎么又变卦了?这一呆之后,牛震岳的心里就有些不满,开会前明明请示过你,你明确表态不过来,我这个副书记来公安局主持会议,你半路又跑过来是什么意思?让好事者一分析,岂不是信不过自己?

    内心里腹诽着,牛震岳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忤逆之意,当下热情的说道:“何书记来指导咱们的工作,那咱们迎接一下。”

    主席台上正襟危坐的众人,一起随着牛书记站了起来,更有腿脚麻利的会务人员忙着往主席台加了一把椅子。

    跟在崔善路的身后,鲁道法心里有些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毕竟这崔善路乃是公安局的局长,迎接何东广确实应该排在自己的前面。好在这一点点瑕疵,还影响不了鲁书记的好心情,毕竟这个会议,不论是事前筹划还是组织实施,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也可以说这个整顿工作作风的会议,是和当前全区狠抓作风建设活动同步合拍的。

    杜小程看着这些鱼贯而入的领导,娇嫩的小鼻子微微皱了皱,一丝埋怨更是出现在她心头,唉,说得好听,这关键时刻你掖着藏着干什么嘛,快要急死我了!

    “小程啊,你看,有些事情,你低低头就过去了,你由着性子来可把我给害苦了!”坐在杜小程身旁的大队长看着杜小程没心没肺的模样,小声的苦笑道。

    对于赵队长,杜小程其实是心存感激的。自从她来到交警队之后,赵队长对她不错,她没有知恩图报不说,反而把队长给连累进去了!看着赵队长愁眉不展的神情,杜小程心里有些愧疚。

    “请问哪位是杜小程同志?”就在杜小程想着怎么安慰一下队长的时候,那位走在前面的小赵秘书,突然停下了脚步,朝着四周大声的问道。

    这小赵是怎么了,怎么直截了当的要找杜小程呢?牛震岳立马有点不对劲,凭着他对小赵的了解,他知道小赵尽管年轻,但是,为人处世却是非常的老道,可以说基本上做到了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传的事情不传,嘴严是当秘书的人必备的素质之一,不需要你开瓢的时候,你就得把葫芦一直抱着,抱到发黄,发干,你也得当葫芦抱着。

    没想到,这小赵今天一反常态,众目睽睽之下,居然问起杜小程是谁来了,难道他想自作主张的宣布对杜小程的处理决定不成?

    不但牛震岳感到惊异,坐了多年警察的崔善路也被弄迷糊了,不过作为东道主,此时他还是如实告知道:“赵秘书,这位就是杜小程同志。”

    杜小程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像没有听到局长在招呼自己一般,而那赵秘书在看到杜小程的瞬间,只觉眼前一亮:哎,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泛滥成灾,外表美心灵美的人像处女一样少得可怜,眼前站着的不就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好姑娘嘛,可惜啊,我已经结婚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小赵嘴里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客气的说道:“杜小程同志,何书记请您一起过去。”

    何书记请您一起过去?去哪里?小赵秘书的这话一说出口,其他人就意识到了这个邀请非同一般,作为这场会议策划者的鲁道法,头皮更是一麻。不过随即,他就把心放进肚里来了,在决定对杜小程出手之前,他已经将杜小程的情况打听清楚了,这丫头在山垣市是没有后台的。

    没事儿,何书记见她估计也是批评她一下。心里一边安慰自己,鲁道法一边想要快步的走向外面,看一看区委书记要见这个小交警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程,还不快去?”已经觉得事情出现转机的赵队长,、见杜小程还在这里傻愣愣地坐着,赶忙轻声的提醒道。

    杜小程听到赵秘书提到自己,心中陡然有了一种预感,恐怕这个赵秘书急匆匆的赶来,和那个“王叔叔”密切相关!

    从自己位置上站起身来的杜小程,也没有迟疑,跟着牛书记等一众领导走出了会议室。在她走出会议室之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杜小程。

    灿烂的阳光,在杜小程刚刚走出会议室门的时候,照耀的她的眼睛有些发花,而在她洒眼朝着前方看去之时,就见一身正装的王子君,正站在对面不远处对她露出灿烂的笑容,沐浴在阳光下的身躯,就好似被罩上了一身金色的铠甲。

    虽然知道王子君一定会来,但是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杜小程还是忍不住鼻子发酸,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这才把快要溢出来的眼泪又逼了回去。

    在看向王子君之时,杜小程也看到了围在王子君身旁的那些人。此时的王子君,就好像又回到了芦北县一般,站在众人的中间,就好似被群星拱卫的明月。

    他本来就该这样的!看着王子君,杜小程的心中,豁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她觉得,这个人原本就该这样本就应该这样,而不是那个跟着自己逛商场的阳光男孩。

    “何书记。”牛震岳一看到眼前的场面,心中就是一震,虽然他不认识被何书记围在中间的年轻人是谁,但是能让何大书记甘当绿叶配红花的,只要不是猪脑子,就应该猜出来不是普通人。更何况,何书记能在这个会议的中间把他们叫出来,就更不该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这个年轻人是谁,莫不是哪家领导的公子?心中虽然念头快速的闪烁,但是牛震岳还是先给何东广打了个招呼,又对其他人笑了一下。

    何东广身材和牛震岳差不多,但是比牛震岳要胖,圆圆的脑袋上头发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就连“地方支援中央”这个政策也是勉为其难,十分牵强。不过,别看此人模样有点滑稽,但是在区里,却是个说一不二的角色。

    何东广对牛震岳的招呼只是点了点头,就恭敬地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牛震岳牛书记,主要负责我们区的纪检工作。”说话之间,又朝着牛震岳道:“这位是咱们团省委的王子君书记。”

    团省委的书记?牛震岳心里就是一动。这个当口,他才发现山垣市的团市委书记肖运盛也站在这个年轻人的身旁。作为团市委书记的肖运盛本来已经青春飞扬了,但是站在这位王书记的旁边,倒像是一个晒干了水份的红薯干似的。

    “王书记您好。”牛震岳一边揣摩着一个团省委书记怎么会来到这里,动作却丝毫不敢失礼,赶忙伸出双手,热情的去跟王子君握手了。

    王子君笑了笑,也伸出双手道:“牛书记好。”说话之间,王子君又看向了跟在牛震岳身后的区公安局长崔善路,然手伸出双手道:“何书记,我要是没有猜错,这位应该就是咱们山北区公安局的领导同志吧。”

    “王书记,您说得对,这位就是我们区公安局局长崔善路,一个老公安了,为我们山北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简单哪。”何东广朝着崔善路点了点头,满是笑容的说道。

    崔善路在何东广刚才的介绍之中,已经知道了这个被拱卫在中间的年轻人乃是这一次来的最大的官,团省委书记,嗯,应该是个副的,不过就算是副的,也应该是副厅级,再加上这么年轻,就是用脚想,那也是前途无量的主儿。

    莫欺少年穷,如此年轻就位置显赫的角色,哪个不是树大根深,惹不起呢?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的崔善路,赶忙恭敬地伸出双手道:“王书记好,欢迎王书记来我们公安局指导工作。”

    “指导工作不敢当,崔局长,今天受团省委的委托,我是来对您表示感谢的。谢谢你培养出这么优秀的民警同志,杜小程同志这种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的行为,可是为广大青年工作者树立了一个榜样啊!”王子君一面握着崔善路的手,一面笑吟吟的说道。

    什么什么?杜小程同志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给广大青年工作者树立了榜样,这那里跟哪里啊,刚才,就在刚才,还准备让杜小程深挖思想根源,在全局大会上作检讨呢,怎么倒成了榜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算是老警察,崔善路也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短路了,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此时脑子断路的,可是不止崔善路一个,站在崔善路身旁的牛震岳,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已经将讲话稿子熟悉了无数遍,已经设计好怎么批评杜小程的牛震岳,此时听到王子君的话,就觉得脑子嗡了一下子。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他此时已经难以压制心头的惊疑,扭头朝着自己的顶头上司看了过去,就见何东广满脸的平静,显然,何老一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要说最为惊恐的,当属鲁道法,此时的鲁道法,只觉自己心跳加速了。刚一看到这个被何书记陪同的年轻人时,他就觉得有一点面熟,而随着王子君的这句话开口,猛的想起来这个男子是谁了。

    是他,就是这个长得如此面嫩的家伙!

    昨天杜小程从区纪委出来的时候,这个男子就出现过。王书记,团省委书记,刹那间,鲁道法就觉得自己这次事情,恐怕是要踢到铁板上了。

    “崔局长,你们局可是给咱们团市委争光了,杜小程同志被团省委评为山省优秀共青团员,市团委决定在全市各个系统中掀起一股向杜小程同志学习的**,号召广大青年干部以杜小程同志为榜样,真正做到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宏扬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团市委书记肖运盛满是笑容的和崔善路握了握手,大声的赞扬道。

    杜小程听着一句句赞扬,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鲁道法的身上,就见此时的鲁书记,眼里有些迷茫,就连那胖胖的身躯,此时都有点摇晃。

    打脸,这不是狠狠的打脸么!而且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王子君为了自己给了主持这件事情的鲁道法一个最重的耳光,不但让鲁道法丢人丢到家,就是纪委书记牛震岳,这一次也是被狠狠的摆了一道。   首发

    虽然也想过这个坏蛋会用什么办法帮自己,却不成想他出手竟然如此的犀利,这一次之后,恐怕那位卢书记的仕途,将会暗淡无光吧。

    “杜小程同志,咱们又见面了,上次要不是有你开道,那个工人老大姐的病可能会被耽误了,我来的时候,她还让我感谢你呢!”王子君在杜小程走来的时候,轻轻地伸出手掌,笑吟吟的朝着杜小程道。

    看着这个家伙大模大样的伸出手来,杜小程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不过此时,她也只能一本正经的把自己小小的手掌放在他的手中,让他轻轻地握着。

    感受着握手之中杜小程的小手指调皮的在自己的手心擦动,王子君在握手之后赶忙放开了杜小程的手掌,目光转向何东广道:“何书记,看这架势你们是在开会,好啊,凑着这个机会,我们就将团省委授予杜小程同志的荣誉证书颁发给她好了。”

    这个时候给杜小程颁发荣誉证书,这不是要在自己的脸上再打一下么?想到自己刚刚在会上对杜小程做的那些批评,鲁道法的心中一阵冰冷。他心里盼望着何东广不要答应,可是何东广的话,很快就让他心灰意冷。

    “王书记,您这个提议,可是说到我们心里去了,作为区委,我们对区公安局能出现这么一个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的年轻干部倍感光荣,有道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了您和团省委的大力支持,我相信我们山北区的干部队伍,肯定会涌出越来越多像杜小程同志这样的好干部。”

    何东广经验丰富,一边表明自己等人的态度,一面给王子君戴了一顶不小的高帽。随着何东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一众人再次朝着会议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