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五章 跑跑腿 磨磨嘴 我就是属骡子的
    一只鸟从窗外飞过,叫醒了王子君的梦。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王子君就准备出门上班。锁住门正往楼下走的时候,正好碰见了花蓉蓉从楼上往下走。

    “王……”花蓉蓉看着王子君,嘴里磕巴着不知道怎么招呼他。王子君看看一脸害羞的花蓉蓉,大方的笑着:“叫我王大哥就行了,你去医院啊花蓉蓉?”

    花蓉蓉的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看着缓缓下楼的王子君,很想叫住他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但是忍了忍,还是没有说,等到最后再告诉他,肯定会让他刮目相看的!

    来到单位,办公室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了,王子君泡了一杯茶,顺手拿起报纸浏览了一遍。

    “王书记,欧阳书记请您接电话。”就在王子君悠闲自得的看报纸的时候,办公室的胡科长跑过来请示道。

    王子君从胡科长手里接过来电话,就听欧阳扬笑着问道:“王书记,这两天家里还好吧?”

    “请欧阳书记放心,一切正常。”

    “有王书记在家坐镇,我心里踏实多了,那就有劳王书记操心了。”欧阳扬说话之间,又不经意的问道:“王书记,现在印刷厂的改制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这项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欧阳书记您放心就是了!”王子君心里已经有了定计,自然不会怵什么,两人又闲聊了些工作上的问题,欧阳扬的电话就准备挂掉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他一看到王子君,就失声的叫道:“王书记,您快去看看,出事了!印刷厂的那些闹事的工人把刘书记的车给堵了!”

    刘书记?王子君吃了一惊,在省委大院中人所共知的刘书记只有一个,那就是主抓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刘传瑞。这些工人怎么把他的车给堵住了呢?

    刘传瑞在省委大院里一向以严厉出名,那张不苟言笑的面孔,就是那些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见了也是诚惶诚恐,没想到,印刷厂的上访户居然把他的车给拦住了!

    沉吟了瞬间,王子君就朝着那报信的人道:“孙书记知道这件事情吗?”

    那人脸色一苦,为难道:“我去找孙书记的时候,孙书记说他正好有个会。”

    “那赵书记呢?”王子君心中一动,但是脸上却是云淡风轻的问道。

    “赵书记在等一个领导的电话,十分重要,让我先来通知您。”那报信的人说到这里,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忐忑之色。

    王子君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也没有多问,而是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那报信人一看王子君朝着外走,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孙泽宏和赵元顾的反应,王子君并不意外,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只能站出来,有欧阳扬在的时候,一切自然是由欧阳扬这个正书记出面,现在欧阳扬去京里开会了,他这个负责这件工作的副书记不出面,好像是说不过去的。

    团省委小楼里,一双双眼睛望着那朝外出的口,看着王子君走出大门,这才将目光收了回去。而在一个隐秘的角落之中,林树强正在嘿嘿的笑,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印刷厂的工人比自己想的还要上道,竟然拦住了刘书记的车。

    刘书记可是一副包公的脾气,这一次,无论那姓王的是对是错,挨刘书记一阵雷霆之怒是少不了的。要是表现不好的话,恐怕从此之后,他就别想动一动了。

    让主抓组织的副书记看你不顺眼,那你这个人也就不用混了。林树强想到自己的一石二鸟之计,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丝丝的得意。

    “王书记,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还是这么意气风发!”林树强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嘴里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子君自然不知道,此时在某个办公室的角落里,有人正恨恨的诅咒他。快步走到省政府大门口,就见一群人正围在一起,而那位以前只是见过的刘书记,正一脸严肃的听着几个人在说话。

    “你就是团省委负责这件事情的同志啊?”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干部,在王子君和那报信人来的时候,就快步的走进来问道。

    不等王子君回答,那人又道:“去将孙泽宏书记或者赵元顾书记叫过来吧,恐怕你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报信人看着神色不动的王子君,赶忙道:“吉处长,这位是我们团省委新来的王子君书记,目前负责的就是印刷厂的改制工作。”

    那吉处长一愣,脸上就有点尴尬之色,如果王子君是一个普通干部,他刚才的话还是出于好心,但是现在就不同了,这人是王子君,是团省委副书记,堂堂的副厅级干部,他这么说话,就有点不知轻重的嫌疑了!

    “原来是王书记啊,您看我这脑子都急糊涂了,刘书记被群众包围了,您赶紧过去吧。对了,刘书记正在气头上,可能要辛苦您了!”那吉处长也是八面玲珑之人,这一番善意的提醒不但摆平了刚才的尴尬局面,更是不动声色的落了个王子君的好,将自己和王子君之间的关系,又拉了拉。

    王子君笑着朝着那吉处长点了点头,说了声还请吉处长多多照顾,就和吉处长一起朝着刘传瑞的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走近刘传瑞,王子君不由得一愣,因为他发现此时在刘传瑞面前眼泪汪汪的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楼道里住着的小姑娘花蓉蓉!

    “刘书记,团省委的王子君书记来了。”吉处长来到刘传瑞的身旁,低声的说道。

    刘传瑞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旧在低声的安慰着花蓉蓉,让花蓉蓉放宽心,有问题,组织上一定会帮助她的。在劝了花蓉蓉几句之后,刘传瑞这才抬起头,冷冷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道:“王子君书记,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印刷厂的工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到省政府来上访了,难道你们团省委的干部,就是这样做工作的么?”

    作为省里排名第三的省领导,刘传瑞的身上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一般的干部在这等气势之下,都很是有一些战战兢兢的感觉。

    王子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此时不是辩解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以诚恳的态度向刘传瑞表态,至于说明情况,只能等把上访的群众给疏散之后再说了。

    就在王子君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将这个果子咽下去的时候,却听到花蓉蓉突然惊喜的笑了笑道:“王叔……叔,您怎么在这里?”

    王子君朝着花蓉蓉笑了笑,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正当王子君准备给刘传瑞表明自己的态度时,刘传瑞却问花蓉蓉道:“小姑娘,你认识王子君同志么?”

    想不到刘传瑞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王子君顿了一下之后,轻轻地往后退了一步。而这时,花蓉蓉却有点关心的问道:“刘爷爷,是不是我今天找您反映问题,王叔叔就会挨您的批?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就不反映了!”

    跟在花蓉蓉身后的那些工人,也有人认出来了王子君,还有人兴奋的给王子君打招呼。

    看着上访工人对王子君真诚的笑脸,刘传瑞的神色变幻了一下,就和颜悦色的问道:“花蓉蓉,我可没有处理你这位王叔叔的意思,你大胆的说一下,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刘爷爷,我妈妈发病的时候,就是王叔叔带人把我妈妈送进医院的,而且我刚才说的医药费,都是王叔叔给垫付的,我这次拉着叔叔伯伯来来找您,就是为了报销了医药费好把钱还给王叔叔。”花蓉蓉一边说,一边低下了头。

    刘传瑞听了花蓉蓉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他笑道:“小姑娘啊,你敢把问题给政府反映过来,这说明政府的公信力还是有的。只是,这解决问题还得一级一级的来,比如你说的这件事,完全可以给你这位王叔叔反映一下嘛,他就能给你很好的解决了,现在我再将这件事情交给你王叔叔处理,你没有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花蓉蓉频频地点头,一双带着雾气的眼睛偷偷的看一眼王子君,那模样煞是可爱。

    几分钟的时间过去,花蓉蓉就和那些上访的工人们消失在了人群中。刘传瑞看着离开的人群,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突然对王子君道:“小王,陪着我走走。”

    对于副书记的邀请,王子君自然不会拒绝,他稍微落后刘传瑞一步,脸上带着合适的笑容。

    “今天的事情处理得很好,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刘传瑞开始并没有说话,走了几步之后,这才沉声的问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我理解您的心情。刘书记,您放心,团省委目前正针对印刷厂的所有下岗工人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想利用他们自身的优势上作文章,给他们找到一个合适的、能够让他们再就业的岗位,这么一来,就能标本兼治,把改制带来的阵痛解决了。”

    对于王子君的回答,刘传瑞很是赞同,王子君不但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而且在有些方面比他想的还要远。

    “下岗再就业,而且还是合适的岗位?”刘传瑞轻轻地重复着王子君的话,伸手拍了拍王子君的肩膀道:“说的好,像你这个年龄就能有这般的远见卓识,难得,难得呀!”

    此时,王子君能做的只有笑上一笑,并不说话。刘传瑞也不等他回答,就接着道:“前些天老领导给我说你是一个能干实事的年轻人,我还觉得这样的评价有待于验证,现在看来,老领导所言不虚,看人的眼光还是雪亮的啊!”

    就在刘传瑞说话之际,三个身影从远处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跑在最前头的,就是孙泽宏,跟在他身后的则是赵元顾和林树强。孙泽宏一见刘传瑞,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道:“刘书记,我刚才去开会,刚刚听说就……”

    不等孙泽宏说完,刘传瑞就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马后炮就不用说了,你该忙你的就忙去吧。”

    忙?孙泽宏有什么好忙的,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站在刘传瑞的身边,陪领导聊聊天,谈谈话,哪怕挨两句骂也好啊,反正刘书记刚才的雷霆震怒已经发到王子君头上去了。

    和孙泽宏相比,最为惊疑的还是林树强,他有些纳闷眼下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副场景。这就是自己处心积虑,挑唆之后应该收到的效果吗?不但那些下岗工人全都走得一个不剩,就是王子君,也站在刘传瑞的面前,一副倾心交谈的样子。

    “子君书记,这印刷厂的事情,你要认真处理,只要在两个月之内让所有的工人都再就业了,我在省委聂书记那里给你请一功。”刘传瑞没有理会孙泽宏等人,而是继续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连忙道:“刘书记,您放心,我今天给您打个保证,这些工人的再就业问题,我会不遗余力的安置好的。不过,这项工作可是团省委上下共同努力得来了,有了成绩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您可不敢这么夸奖我!”

    刘传瑞哈哈大笑,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摆摆手坐上车就走了。从孙泽宏等人来到刘传瑞走,这位刘书记根本就没怎么搭理孙泽宏他们。不过和孙泽宏等人相比,最为郁闷的还要属林树强,他费尽心思的组织了这种事情想要给王子君下绊子,却没想到,反倒给刘传瑞见识王子君牵线搭桥了!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满是疑惑的林树强在王子君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突然心里一寒,不过随即,他就做出了一副受批评的模样,诚恳的说道:‘王书记,这件事情我没有及时发现,我有责任,请领导批评我。”

    林树强出来检讨,王子君笑眯眯的朝着林树强看了一眼道:“林主任,你又不是神仙会掐会算,哪里会料到今天会弄出来这么一出呢?这里没你什么责任,你这检讨可是没来由的!”

    王子君说话之间,又和孙泽宏、赵元顾说了几句闲话,三人就朝着团省委的办公楼走了过去。

    事情就好似刮过了飓风的海面,再次恢复了平静,团省委机关的一切都在继续,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不过,在团委机关,却有不少言论私下里流传,有的说新来的王书记相当了得,颇有手段,三下五除二就将这件棘手的事情给处理了。

    对于这些流言,王子君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在仔细的研究了林树强编写的那些材料之后,就开始着手处理这些工人的再就业问题。

    下午下了班的王子君,漫步朝着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走去,一路上清风吹动,王子君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种飘然若飞的感觉。

    “王大哥。”就在王子君要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抬头一看,却见花蓉蓉正站在那里等着他,此时的小丫头依然穿着淡青色的衣裤,很有几分楚楚动人的颜色。

    “花蓉蓉,你不是叫我王叔叔么?怎么现在又成大哥了?”王子君笑着花蓉蓉,开了句玩笑道。

    花蓉蓉的脸一红,整个人轻轻地朝后退了一步,这才道:“王大哥,叫你叔叔是因为当着那么多人,现在就咱们两个,再说你也不比我大多少。”

    什么叫就咱们两个啊!王子看着有点神色恍惚的花蓉蓉,也不好再和人家小姑娘说什么,就轻声的问道:“花蓉蓉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你母亲的医药费不够了?”

    “医生说您上次存在那里的医药费已经够了,不用再另外存钱了。”花蓉蓉轻声说了一声,然后接着道:“王大哥,我光想今天的事情了,越想越不对,看那位刘爷爷对您对怒的样子,我知道,可能给你添麻烦了!”

    王子君笑了笑,下意识的摸了摸花蓉蓉的头:“没事儿,你刘爷爷那么做也不是吵我,而是关心爱护我。”

    “嘿嘿……”花蓉蓉一下子被王子君的阿q精神逗笑了,看着王子君那在夕阳余晖下有点金色的面孔道:“王大哥,我找你是想要告诉你,上访就能报销医药费的主意,并不是我想出来的,是你们单位一个来做调查工作的人给我说的。”

    花蓉蓉是一个聪明的丫头,把近些时候的事情想了一遍,好像意识到了这里面有些她想不通的地方,而那个给他笑吟吟的出主意的人的面容,好像有点揣摩不透。

    王子君对于这件事本来只有一点小小的怀疑,听花蓉蓉这么一说,这个林树强让他震惊不已。王子君本来只是怀疑那让花蓉蓉上访报销医药费的应该是花蓉蓉家四周的邻居,却没想到竟然会是林树强。

    看来,自己还是有点手软啊,心中一阵怒意升起的王子君,脸色瞬间一正。而站在王子君身旁的花蓉蓉在王子君神色一变的瞬间,就感到一股压力,从自己这位王大哥的身上直冲而来。

    “王大哥,您先忙着,我去医院了。”仓促之间的少女,说话之间,就朝着家属院的大门之外直奔而去。

    对于花蓉蓉的仓促离开,王子君笑了笑,他点起一根烟,狠狠地抽着,漫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朝阳映照的早晨,依旧是一个好天气,随着入春的日子越来越长,天气也越来越暖和了,很多爱美的姑娘,开始迫不及待地把毛衣脱掉,尽情的展露自己窈窕的好身材了。

    在办公室看了一会文件,王子君就敲开了孙泽宏办公室的门,正在给一盆吊兰浇水的孙泽宏看到王子君,脸上顿时升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将手中的浇水壶轻轻地一放,就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道:“子君哪,你今天怎么这么得闲,来我这里坐坐。”

    说话之间,就扔给了王子君一根烟。王子君接过烟也不客气的在孙泽宏的旁边一坐,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想给领导汇报汇报工作嘛!”

    在副书记之中,孙泽宏排名第一,不过此时他可是不愿意当王子君的领导,听王子君这么一说,旋即就大手一挥道:“子君哪,你这是不是太见外了?咱们两个,谁也给谁汇报不着工作。”

    孙泽宏嘴中虽然这么说,但是王子君还是能从孙泽宏的脸上看出来,对于他的态度,孙泽宏还是蛮受用的。这孙泽宏虽然一直表现得中规中矩,但是他身上那一丝的傲气,却是掩饰不住的。

    王子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嘿嘿一笑道:“怎么就汇报不着?按照年龄辈分来说,您就是我的老大哥;按照职务排名,你在我的前面,你老兄可是咱们团省委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啊!”

    二把手这三个字,孙泽宏刚一听脸上带着一丝的喜色,不过很快,这一丝喜色就变成了落寞。

    “什么狗屁二把手,老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我说话两个办公室主任都不如呢!”孙泽宏口不择言地骂了一声,目光炯炯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孙泽宏对林树强有意见,这是王子君从上任之时就看出来的。现在他既然要给林树强一个教训,这种好的助力,自然不会放过。看着孙泽宏那隐含着炙热的眼神,王子君笑了笑道:“孙书记您这么说就是太谦虚了,您二把手就是二把手,办公室主任和您相比,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那不是拖拉机撵火车嘛,也太自不量力了!”

    “老弟你说的倒是这个理儿,但是这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你不知道吧,咱们这个办公室主任可不是省油的灯啊!”孙泽宏沉吟了瞬间,轻声的说道。

    “嗯?怎么不一般了?”王子君将那放在他身前的茶杯拿起来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今天就咱俩在,我也不跟老弟你掖着藏着了,在你来之前,我和远顾想让这个办公室主任动动位置,却被欧阳书记二话不说给拒绝了!”孙泽宏好像明白了王子君的意思,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将自己等人曾经的遭遇说了出来。

    你们动林树强,那自然是不成,别说欧阳扬是一个强势的女人,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人,在你们动他心腹的时候,也明白你们是什么意思。

    “动林树强就算是加上我也难,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听说陈科长在办公室干得不错,也是一个老人,对这样的干部,我们应该多提拔提拔才是。”王子君提到陈科长的时候,孙泽宏的神色轻轻闪了闪。

    将陈洪运提起来,对于他孙泽宏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王子君设想的虽然不错,但是其他人会同意么?这些年来,他孙泽宏并不是没有想过把自己的心腹提起来,但是赵元顾身边也有人,在班子会上一竞争,最终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不了了之了。

    “恐怕元顾那里会通不过。”孙泽宏说的元顾,自然就是赵元顾。

    “可以把金科长一起提起来么,再说了,谁也没有要求办公室只有两个副主任不是吗?”王子君说的那金科长,就是关系和赵元顾很好的那位。

    一起提,这合适么?孙泽宏在瞬间功夫,就下定了决心,他作为分管办公室的领导,对于办公室没有太大的发言权,偶尔还会被林树强这个有点强势的办公室主任挤兑一二,这对于孙泽宏来说,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王子君既然已经同意,赵元顾那里相信也不会忤逆他的。三方联手在班子会上一通过,就算她欧阳扬再怎么强势,也得守民主集中制这个规矩的。

    “好,王书记,那就听你的,元顾那边由我去说,不过霍相冉那里,还要麻烦王书记您走一趟。”孙泽宏说道霍相冉,眼角不经意的跳动了一下。

    霍相冉无疑是难以说服的,现在孙泽宏竟然将这个问题抛给王子君,这多少反映了这位的性格,挑肥拣瘦,拈轻怕重,怪不得在欧阳扬的身边当了这么多年的副书记,连个办公室主任都比不上呢。

    心中对于孙泽宏的性格有点嗤之以鼻,但是要想在团省委发出自己的声音,也必须得遵守官场里的游戏规则,能拉拢即拉拢,能容人则容人,以后他王子君还有需要借助孙泽宏的地方,因为这点小瑕疵疏远了此人,还是有损失的。沉吟了瞬间之后,王子君就笑着道:“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

    欧阳扬的会开了三天,在回来的机场上,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机场外面等着自己的林树强。她之所以将林树强当着心腹,也是和此人无处不在的照顾分不开的。

    “欧阳书记,您这一趟出差跑的辛苦了!”在欧阳扬和钟迪红走出来的瞬间,林树强就快速的来到欧阳扬的身旁,将她的航空包给接了过来。

    欧阳扬笑了笑道:“也没有什么辛苦的,就是学习了一些文件而已。”简单的对话之中,欧阳扬那辆黑色的奥迪,就已经停在了她们的身旁。

    “林强,我都说过了不用你来接我,你应该将心思放在印刷厂的工作上,帮助王书记将印刷厂的事情解决好,就算给我吃了定心丸呢。”欧阳扬舒服地往车座上一躺,朝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林树强道。

    林树强嘿嘿一笑道:“欧阳书记,对于我来说,我的本职工作,就是为您服好务,您想啊,领导一天到晚的考虑大事,哪能在细枝末节的小事上劳心费神呢。所以呀,我得保证您随叫随到,因为办好您吩咐的事情,那就是第一位的。碰到其他工作,那就得让路了。再说了,王书记虽然把我叫过去帮忙,但是大小事情都不会跟我商量的,只是让我跑个腿,磨磨嘴,搞搞群众调查工作,缺了我不少,我去了也不多。没事,您放心好了!”

    欧阳扬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一本正经道:“树强,你这种思想可是不对头,什么有你没你一个样?你应该端正态度,用心把工作干好了,知道么?”

    虽然受了批评,但是林树强心里依旧很是高兴,他心中清楚,自己刚才的话,欧阳扬是爱听的,试问哪个当领导的,不希望自己的下属对自己死心塌地、忠心不二呢?

    看着林树强一副受教的模样,欧阳扬叹口气,又心软了:“以后在工作上,一定要尽心尽力,不论是面对我还是其他副书记,都要一视同仁,我这是为你好。知道么?”

    “好,我记住了欧阳书记。”林树强恭敬地答应了一声,接着道:“欧阳书记,您不在这两天,家里出了一件事,那些印刷厂的工人,居然拦住了刘书记的车,想给家里的病人报销医药费。正当刘书记准备拿咱们团省委试问的时候,王子君去了。不但把这次上访事件给轻松解决了,还让印刷厂的那些下岗工人高高兴兴地走了。而且,他帮助下岗女工垫付医药费的事在机关大院里也传得沸沸扬扬。”

    林树强的话,让欧阳扬的眼角一阵颤动,不过欧阳扬最终还是笑着道:“王书记是咱们团省委的副书记,他做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事,可是给咱们团省委增光添彩啊!”

    “欧阳书记,您这番思想觉悟,我们是比不上的,我思想境界没这么高尚,总觉得这件事太巧合了,拦了刘书记的车,而且他还适时的出现了,我怎么觉得这像一场事先有预谋的戏呢?”林树强不动声色的朝着欧阳扬说了一句。

    太巧合?这岂止是太巧合!

    刹那间欧阳扬的眼睛眨动的快了几分。团省委的工作一向是刘书记主抓的,而现在,一个年轻的助手在刘书记的面前迫不及待的崭露头角了,这之中……看着欧阳扬的神色变化,林树强的心中就是一喜,他知道自己借助着对欧阳扬的熟悉,给王子君狠狠的上了一剂眼药,而这一剂眼药的后果,嘿嘿,相信这姓王的,以后在团省委的日子,就不如现在这么轻松了!

    一阵阵喜悦,从林树强的心中泛起,但是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没有丝毫表情的神色。

    欧阳扬的返回,让团省委的干部们再次紧张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开会返回的欧阳书记,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开会传达会议精神,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了一天。

    第二天的九点半,依旧是在小会议室里,欧阳扬开始召开碰头会,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笑嘻嘻的,让人一看,就感觉这次会议的氛围很是融洽。

    “王书记,这次的事情我可是听说了,王书记您可是给团省委争了光,要不是你把这次事件妥善解决了,恐怕我一回来就被召到刘书记那里作检讨去了呢!”欧阳扬在传达了一下自己在京里开会的会议精神之后,就笑呵呵的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淡淡地笑了笑,谦虚的道:“欧阳书记,这件事情也是一个巧合,要说功劳的话,我觉得最应该表扬的还是树强主任,这些天他跟着我起早贪黑,把腿都跑细了!说他是拼命三郎,一点都不为过!”

    林树强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夸奖自己,一呆之下,写着会议记录的笔不觉就停了下来。

    “是呀,树强这些天确实是辛苦了。”赵元顾摸了摸水杯,肯定的说道。

    欧阳扬神色一变,他知道赵元顾平时的时候就和林树强不对劲,现在居然莫名其妙的跟着王子君夸起林树强来了,这之中,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欧阳扬的目光就落在了孙泽宏的身上。

    孙泽宏看着欧阳扬的眼睛,沉吟了瞬间之后,好似下定决心了一般,突然道:“欧阳书记,咱们办公室的工作太过于繁琐了,树强同志在的时候虽然能够支撑的住,但是为此树强同志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而前次的上访事件,更是因为办公室事务太多,所以才造成了拦住刘书记车之后,刘书记秘书打电话我等才知道的。我觉得这种情况很是不利于我们团省委开展工作,也不利于树强同志集中精力,我看,还是给树强同志增加些助手吧。”

    增加助手四个字一出,林树强顿时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在夸奖他,而是想要分他的权力呢,增加助手,那就是增加副主任,一个副主任他能压得住,副主任多了,他就算是想要压制,恐怕也是困难重重了。

    林树强的目光从王子君、孙泽宏和赵元顾三人的身上轻轻地扫过,一种阴谋的感觉从他的身上升起,现在三个副书记联手提出增加副主任的方案,这绝对不是巧合。

    为什么以前没有人提,而现在竟然有人如此郑重的向欧阳扬提出来,并不愚钝的林树强,刹那间就明白了一个大概,这件事情应该和王子君有关!

    想到自己刚才还对在接欧阳扬之时给王子君上了点眼药而欣然不已,林树强此时的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无力的感觉,办公室主任虽然很是风光,但是面对王子君此时的打击,他却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不,应该说丝毫开口的余地都没有。而且王子君等人此时挑战的,不是他这个办公室主任,而是站在他身后的欧阳扬。

    林树强能够想清楚这之中的问题,欧阳扬更能够想的出来,办公室一向被她通过林树强控制的滴水不透,可是现在,三个副书记的联手提议,让她有一种权威被挑战的感觉。在这瞬间,一股怒意就从她的心中升起。

    可是怒意归怒意,欧阳扬并没有开口,她是一把手,大家可以充分的提建议,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她的手里呢。嘴角里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欧阳扬就将目光看向了霍相冉。 -/

    霍相冉朝着欧阳扬笑了笑,也轻轻地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办公室的工作太杂太乱,以前我就觉得树强工作太辛苦,现在他随着王书记一去搞下岗工人再就业工作,整个办公室就乱了套,这很不好,我并不是说树强主任干得不好,而是说我们要的是一个平稳有序、高效运转、上下协调的办公室,而不是一个因为林主任不在,大家就乱了阵脚的办公室。”

    霍相冉也站在了那一边,欧阳扬心中的怒意顿时膨胀了起来,她看着会议桌之后各据一方的四个班子成员,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

    这四个人如此的整齐划一,这说明他们在和自己掰手腕子之前,就已经在私下里达成了协议。对于增加一两个办公室副主任,欧阳扬并不想特别较真,她较真的是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上!

    挑战权威,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作为一个强势的书记,欧阳扬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欧阳扬这才沉声的说道:“赵书记的意见我觉得非常好,办公室作为咱们单位最重要的组成部门之一,就应该高效有序,树强同志在这一点上,应该好好地筹划一番,拿出一个整改方案。”

    王子君对于欧阳扬的反应,并不意外,作为一把手,如果欧阳扬直接认同了他们的意见,那才是见鬼了呢。不过现在欧阳扬就算是心中很是不愿意,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她太多反对的余地了。

    “至于给树强同志增加助手的事情,我觉得也是势在必行的,办公室之中只有一个副主任,却是不利于工作,我看这样吧,咱们就在团省委的后备干部中来一次竞争上岗,从中选出两名优秀的同志出任办公室副主任。”

    欧阳扬的推手,让孙泽宏和赵元顾的心中一顿,不过却也只能将这口气咽下去,毕竟欧阳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要是坚持反对的话,那吃相就太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