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七章 看着萝卜挖个坑儿
    王子君接到开班子会的通知,是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随着这个消息而来的,还有这次班子会的会议主题,那就是关于两个副主任选拔的事情。

    快刀斩乱麻吗?想到自己接到的这些电话,王子君足以断定欧阳扬遇到的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情形。尽管有些人可以敷衍了事,但是有些人,就算是铁娘子,那也得考虑考虑再说。

    看来,自己这个不经意的小小举动,还真是给欧阳书记出了一道大大的难题呢。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不觉生出了一丝快意的感觉。

    在团省委开班子会其实和外面开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排名比较靠后,所以王子君这一次依旧是准时来到了团省委的小会议室里。可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一向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欧阳扬,居然第一个等在那里。

    “欧阳书记。”王子君看到欧阳扬,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就若无其事的跟欧阳扬笑着打招呼。

    欧阳扬看到王子君,只觉自己的牙根有点痒痒,要不是这个家伙不按常规出牌,她又何至于沦落到今天如此被动的田地?不过事情发展到今天,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王书记好,你来咱们团省委也有一个星期了,怎么样,工作还能适应吧?”欧阳扬做出了一副关切的模样。

    “还好,咱们单位的同志都很热心,再加上我对团委的工作也不算陌生,还算勉强能跟得上您的步伐吧。”王子君朝着欧阳扬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跟得上就好!对了王书记,听说你已经结婚了,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弟妹,也好看看是怎么样一个美女,才能配得上你这样的人。”欧阳扬话锋一转,突然对王子君调侃道。

    “她平时不在山垣市,等什么时候回来了,我一定带着她到欧阳书记家里拜访,只是您别怕我们叨扰就成!”王子君答应一声,笑着说道。

    就在两人聊得十分融洽之时,霍相冉走了进来。作为有一个好泰山的乘龙快婿,霍相冉一向表现得十分高调,此时看到王子君和欧阳扬在谈话,就呵呵一笑,大大咧咧的说道:“两位书记在谈什么哪?能不能让我这个当小兵的听一听啊?”

    “也没有什么事,欧阳书记说等我媳妇回来了请我们吃饭。”王子君对霍相冉一笑,随意地说道。

    霍相冉还想要说话,却见孙泽宏和赵元顾两个人几乎同时走了进来。跟在他们两人身后的,还有组织部长祈一飞和办公室主任林树强。不过,这两个人在办公会上没有什么发言权,就是来列席班子会的。

    看到人已经到齐,欧阳扬就轻咳一声道:“同志们,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议题就是商量一下推举两名副主任的事情。祈部长,你们组织部将合适的人选通报一下,让大家议一议。”

    祈一飞的脸色一变,本能的朝着孙泽宏看了一眼,这才翻动自己的小本子道:“欧阳书记,各位书记,经过组织考察,我们部里认为这些同志比较适合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

    “陈振兴,男,三十二岁,本科学历,现任……“金悦恒,男,二十八岁,研究生学历,现任……”

    “祝严阳,男,三十三岁,本科学历,现任……”

    一个个名字,从组织部长的口里吐出,随着名字越念越多,欧阳扬的眉头越皱越紧了,本来么,两个位置四五个候选人也就是了,祈一飞这家伙一下子弄出来六个候选人,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心里虽然对祈一飞有点不满,但是欧阳扬却没有表态,因为这个名单里,也有几个是大佬们打过招呼的。

    对于这一不太符合规则的情况,孙泽宏这个主抓的副书记好像没有看到一般,而赵元顾更是没有开口,要知道在王子君来之前,他可是因为一些小事情都和孙泽宏针锋相对,弄得很是难堪。至于霍相冉,却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但是眼睛里的鄙夷之色,却是毫不掩饰的。

    等祈一飞将这些名单逐一念完,欧阳扬轻轻地梳理了一下心思道:“刚才祈部长已经将候选人说了一遍,各位有什么看法和意见,就各抒己见,讨论一下。孙书记,你先来吧。”

    孙泽宏被点了将,却并不慌忙,轻轻地放了一下水杯道:“欧阳书记,这件事情很难做决定啊,刚才听了祈部长的介绍,再结合自己的印象,我觉得这六名同志,个个都是比较优秀的。拉哪个出来当这个副主任,都是绰绰有余,要非让我从中挑,还真是眼花缭乱了!”

    “孙书记,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听着孙泽宏那犹如太极推手般的回答,欧阳扬不等他喘口气,就步步紧逼的问道。

    孙泽宏面对欧阳扬的追问,呵呵一笑道:“这个嘛,还真是不好做决定,欧阳书记,要不,咱们就把这些同志集中起来量化考核一下,让成绩比较拔尖的两位出任副主任算了。”

    这个办法合情合理,丝丝入扣,问题是,这里是团省委,而不是哪个招聘人才的企业。因此,孙泽宏的这个建议简直等于屁话,还他娘的量化考核,这办法说起来好听,却没有什么可操作性。试问,量化考核,怎么考核,由谁考核?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还不是给猫脖子系铃么,问题是有哪个老鼠愿意去做呢?

    “这倒不失是一个好办法,孙书记,你主抓咱们团省委的组织工作,我看,这个量化考核工作不如就由你牵头吧。”欧阳扬自然不会任由孙泽宏耍花枪,心思闪动之间,就决定把这个差使直接套到孙泽宏的头上。

    可能欧阳扬这次要失算了!王子君轻轻地摇了摇头,心中暗想,既然这孙泽宏敢把这个招儿提出来,那他绝对有把自己脱开的办法!

    果然,欧阳扬的话音刚落,就听孙泽宏十分可惜的叹了口气:“我倒是想给欧阳书记分忧解难哪,不过,这么一项重要的工作我还真是不能介入,陈振兴这小子跟我的关系非同一般,我要是当了这主考官,就算我天地良心,一碗水端平了,仍然有偏袒之嫌,少不得让人背后骂娘啊,所以,我只能选择回避了!”

    孙泽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赵元顾随声附和道:“孙书记说得没错儿,这个工作我也不能搀和,金悦恒从一上班就跟屁虫似的跟着我跑,要是我当这个主考官,估计比孙书记好不到哪儿去哟!这工作还没做完,人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说得合情合理,目的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死活不接招。一旁的霍相冉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虽然他没有开口,但是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这件事情要是让我接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股怒意,从欧阳扬的心中直升而起,现在孙泽宏和赵元顾沆瀣一气,岂不等于联手挤兑自己?他们两个不管,那还不是想把这个球踢给自己么?恼火之余,欧阳扬就准备拿出自己的权威,将这件事情套在他们两个人的头上。

    王子君漫不经心的喝着水,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中不断地闪动。此时见欧阳扬脸上寒光闪动,王子君轻笑一声道:“欧阳书记,孙书记和赵书记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两位领导都要避嫌,那我就厚着脸皮当一回这主考官吧。”

    当主考官?王子君居然主动要当这个主考官,这家伙不是吃错药了吧?不论是孙泽宏还是赵元顾,都几乎同时回头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而林树强和祈一飞,更是惊疑的扭过了头。

    霍相冉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的他可是连那拒绝的话都已经想好了,虽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他也不准备顾忌那么多了,反正这个出力不讨好的活儿死活不能接!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这奇怪的事就发生了:王子君居然把这活计主动给揽了过去。

    欧阳扬同样很是吃惊,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但是看着王子君那淡淡的笑容,欧阳扬这才觉得确定无疑。不过随即,心里就多出一丝疑惑,这王子君施的什么招儿呢?他不会连这个工作得罪人都不知道吧?

    王子君不可能不知道,这家伙是从下面摸爬滚打上来的,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呢,而现在他主动请缨,莫不是他在为自己分忧解难?一个个念头在欧阳扬的心中闪动,有那么一刻,欧阳扬甚至对王子君的印象不觉好了几分。

    “好,王书记,这件事情我代表组织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组织失望,通过严格考核,给咱们团省委再增加两个新生力量。”欧阳扬心头的一大团迷雾散去,说起话来又恢复了先前的铿锵有力。

    这次会议,本来就是研究这项工作的,现在王子君将这项工作给接了下去,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研究的,又说了几句闲话之后,就散了会。

    散会之后的欧阳扬,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朝着王子君招了招手道:“王书记,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子君笑了笑,点了点头,跟着欧阳扬朝着她的办公室走了过去。而就在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会议室之后,却听林树强不无酸意的说道:“真是没想到,王书记这么快就开始向欧阳书记靠拢了!”

    林树强的话,说的别有用心,他这是故意冲着孙泽宏和赵元顾两人说的。两人在听了林树强的挑唆,表面上虽然神情淡然,但是内心里却是暗流涌动了。

    “嘿嘿,就怕石头咬不动,还把自己的牙给硌掉了!”霍相冉很不客气的接了一句之后,就迈步走出了会议室。

    欧阳扬的办公室,此时欧阳扬和王子君坐在小茶几的两边,正说着刚才的问题。欧阳扬看着王子君那年轻的脸,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不觉得道:“王书记,我想提醒你一下,这件事情,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欧阳扬的意思,王子君听懂了,不过此时,差不多已经成竹在胸的他,轻轻一笑道:“谢谢欧阳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对了,关于这件事情,您还有什么个人指示吗?”

    “我没什么要说的,不过王书记,万事都要小心为上。”沉吟了瞬间,欧阳扬脸上带着一丝诚恳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欧阳扬的叮嘱。

    团省委开班子会,一般都是团省委的人关注一下,大院里的其他机关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么一个部门会议的,但是这一次因为涉及到人员调整,所以省委大院对于这次团省委班子会的关注程度一反常态,甚至有点超过了省常委会。

    对于这些干部们来说,省里面常委会的级别实在是有点太高,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接触到的。而团省委这次则不一样,毕竟涉及到调整的,都是他们熟悉的身边人。

    “怎么样,出来结果了吗?”在省委宣传部的一个科室里,几个围坐在一起的人看有人走进来,就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

    “也算是有消息,也算是没消息。”年轻人朝着这些老大哥们轻轻一笑,很是有点自得的说道。

    “什么叫有消息也算没消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拿哥几个当妞儿涮!”一个性子急的人看那年轻小伙装神弄鬼的卖关子,伸手往他头上敲了一下,毫不客气的说道。

    对于老前辈,年轻干部不敢得罪,他呵呵一笑道:“我说没有消息,那是依旧没有定下来,至于说有消息嘛,那就是团省委的领导们已经研究出了解决办法:让那个新来的王书记担任主考官,对这些候选人量化考核,择优进行选拔。”

    新来的王书记,这几个字一出口,就有人不无感慨的说道:“哎,这不是明摆着欺生嘛。这王书记初来乍到,这种倒霉事算是摊上了,这下好了,这大院里的人还没认识完呢,就开始得罪人了!”

    “可不是嘛,这件事情岂是容易做的,说不定这么一件事情里,就有那边的领导插手呢。”另外一个干部说话之间,朝着后左方点了点,虽然他没有点明,但是科室里已经形成的默契,答案却是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的。

    就在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笑之际,却没有发现此时的大门口,一脸诧异的李松梅正站在那里。李松梅其实来了一段时间了,只不过听他们谈到自己关心的话题,所以就在门口站住了。

    这些干部虽然没有将话题延伸,但是李松梅还是有点不相信他们的判断。毕竟在李松梅的印象之中,这个年轻有为的班头儿,可不是一个干傻事的主儿。这等的人物,此时居然接了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这不可能啊。

    莫非是班头儿到了团省委之后,被人挤兑得惨不忍睹了么?心中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李松梅迅速否决掉了,当了一段党校的同学,李松梅对这个班头儿可是太了解了!

    看来,还真是有好戏可看了!

    心中念头闪动的李松梅,轻轻地推门走了进去,这些正谈得兴高采烈的干部一看到她进来,一个个立刻噤了声,立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忙手里的事去了。

    李松梅满意地点点头,对于自己在处里树立的权威很是满意,回到自己里间的办公室里,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王子君接到李松梅的问候电话之前,刚刚挂了郭先为的电话,电话那头,郭先为在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就有些含蓄的提醒自己,万事不可太强求,这件事如果不好运作,就不为难兄弟了,可以考虑把祝严阳先放一放,蹲蹲苗儿再说。

    虽然不知道郭先为这么说有多少是真心,但是王子君对于郭先为的态度还是有些欣赏的,这位组织部的副部长拿得起放得下,而且还善于收拢人心,怪不得年纪和陈源河差不多,但是坐的位置比陈源河高得不是一星+

    “王书记,我看那简厅长的态度并不怎么积极啊!”跟着王子君上了车的祝严阳,有点迫不及待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何止是不怎么积极呢,简直就是不合作嘛。王子君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嘴里却不能讲出来,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人家简厅长又没有拒绝,等等再看吧。”

    虽然嘴上说的是等等再看,但是王子君的心中却是想着别的道路,没有技校的支持,师资力量就难以保证,而没有师资力量作保障的再就业培训学校,那就是一场空谈。

    和祝严阳两人回到团省委的时候,已经快是中午时分,此时参加青年节仪式的团干部们,都已经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谈论着这次仪式上省委书记的讲话。

    “王书记,你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跑的怎么样了?”一见面,赵元顾就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有点进展。”王子君明白赵元顾的意思,朝着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赵元顾并不是真的关心王子君所谓的青年再就业学校,他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想把青年节的事情和王子君谈上一谈。在王子君的办公室中随意的一坐,赵元顾点着一根烟道:“子君书记,今天的仪式要我说你真该参加,咱们省委不但聂书记亲自来了,还有刘书记和秘书长等领导,而且,刘书记对于咱们团委举办的活动大为赞赏,让我们再接再厉,进一步发挥团委的青年之家作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