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九章 男人四十一朵花 女人四十豆腐渣
    欧阳扬将面前的酒打开,然后把自己的水杯也倒了,一连串倒了满满三杯酒。这高脚杯一杯足足有三两多,欧阳扬把这三只酒杯一字排开,爽快道:“简哥,酒桌上讲究一个情字,常言说得好,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妹妹跟简哥的感情,我今天就用行动表示了!”

    酒过三巡之后,酒桌上的气氛明显热烈起来。王子君也察觉到了,欧阳扬敬简顺屏的这三杯酒也有了明显的效果,看着因为酒精的作用显得妩媚有加的欧阳扬,简顺屏亢奋了许多,话也渐渐多起来。

    欧阳扬这个女人太聪明了,见此情景,不动声色地以聊天的方式给简顺屏介绍了需要技工学校支持的现状,同时穿插着对简厅长的恰当恭维。有那么一刻,王子君十分佩服欧阳扬,话说得体面而且好听,把求助的事情也表达清楚了。

    看到欧阳扬这么喝酒,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阻止她,可是还没有等他说话,欧阳扬就端起酒杯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了。这三两白酒,几乎可以让王子君晕晕乎乎了,但是对欧阳扬却没关系,酒在这一刻倒成了好东西,让这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欧阳扬笑语嫣嫣,埋着的聪明才智全都发挥出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欧阳扬大大方方的连着把三杯酒一饮而尽,每喝完一杯,就自觉把酒杯倒转,居然没有洒出来一滴!看着神采飞扬的欧阳扬,王子君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点小细节他是知道的,在此之前,欧阳扬的大部分酒都吐在了湿毛巾里。她不能醉,她得把这件事情摆平了,哪怕把这个简顺屏灌他个人仰马翻!

    “欧阳书记真是好酒量,既然妹妹如此爽快,那简哥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来来来,欧阳妹子,我陪你一个。”简顺屏当即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将酒杯跟欧阳扬碰得丁冬作响,然后一口喝干了。

    “好,为了表达我对简大哥的谢意,我再敬您一杯!”话未说完,端起跟前的酒杯就一饮而尽了。

    见欧阳扬连着喝了五杯酒,简顺屏感叹不已,妹妹真是好酒量!转而又对随行的人员说,欧阳书记真是不简单哪,身居高位不说,还有能力,有美貌,有酒量,这样年轻的干部前途无量,必成大器呀。

    欧阳扬说,哪里哪里,女人再能干,充其量也只能顶半边天,说到底,还是离不开男人的支持啊。劳动厅同行的人随即就暧昧的笑了道,可不是嘛,没有男人的支持,女人就像断了根的花朵,时间长了就会枯萎的。简顺屏哈哈大笑,那我们不就成阳光雨露了?我可是十分愿意浇灌欧阳妹妹这样的花朵!

    众人大笑,各自获得了快感。王子君看看众人的表情,知道今天晚上他们的客人的确是喝高兴了,简顺屏竟不由自主的谈起了自己的奋斗经历,欧阳扬作认真倾听状,还不时的点评几句:啊真不简单!没想到简大哥也是历经沧桑啊!真真是应了那句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啊。

    王子君想起酒桌上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甜言蜜语,第二阶段豪言壮语,第三阶段胡言乱语。看来他们是要进入第三阶段了。王子君觉得今晚的酒宴比他想象的要好,主要是他们的客人比他想象的有趣,这么几轮酒仗打下来,简顺屏就被欧阳扬突破防线了,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一下。

    王子君到卫生间放水了一趟,回到宴席的包间,一不小心看到了一个不该看见的细节:简顺屏正把他的胖手放在欧阳扬的腿上。欧阳扬今天穿的是旗袍,开叉又很高。尽管两个人还在说说笑笑,但是王子君一下子倒了胃口。尽管他知道这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但是无论如何,这种放任和纵容都是不能任其施为的。

    结束的时候,简顺屏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一手握着欧阳扬的手,另一只手拍着欧阳扬的白藕,一迭声的说,欧阳书记,欧阳妹子,哥哥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和妹子一块喝酒。然后就把欧阳扬的手攥在手心里不撒手。

    欧阳扬笑眯眯地边听边点头,一脸认可的表情,嘴里却委委屈屈的问了一句:“简大哥,简厅长,反正您是大权在握,妹妹求哥哥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握?”

    “没问题,欧阳妹子不管你提什么要求,哥就回你一个字:没事儿!哥都答应了,包你满意哟!”简顺屏痛快地答应着,又握住了不知道何时被欧阳扬抽出去的手,不停的揉搓着,起码说了十次告别的话,二十次感谢的话,三十次希望哥哥能帮到你的话,这才从包间里走出来了。

    简顺屏明显喝多了,步履摇晃,走向大厅的路上还见缝插针地扭头招呼欧阳扬:妹子,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喝咖啡。欧阳扬配合的点头笑着。

    王子君感觉到此时的欧阳扬有些站不稳,想搀扶她一下,欧阳扬意识到了他的好意,摆了一下不让,大概怕影响形象。王子君只好在她身后站着,以防不测。

    简顺屏的车开过来了,司机扶着把简顺屏搀进车里,欧阳扬上前一步,把手伸进车窗再次与简厅长握别,其黏糊程度让王子君尴尬之余,也有点吃惊咋舌,带有强制性地上前把欧阳扬拉开了。

    王子君知道这会儿的欧阳扬确实是醉了,连忙扶住她,同时挥手示意司机过来。欧阳扬却不肯坐车,歪歪扭扭的向前走,一边耍赖似的对王子君说,我不要坐车,我要散步,王书记,你陪着我散散步好么?

    王子君灵机一动,对林树强说,大家都听见了么,先把欧阳书记送到家去,我还要陪着她散散步!

    林树强对王子君的话心领神会,赶紧配合着把欧阳扬弄进了车里。坐在车上,欧阳扬仍然不停地说着含混不清的话:你们别以为我喝多了糊涂了,其实我心里清楚着哪。好歹咱们今天算是把事情办成了。

    王子君心里有些不忍,赶紧附和着说,对对,只要您一出手,哪有办不成的事呢。

    就这么一路附和着,总算把欧阳扬送到家了。这是山垣市有名的富人区,单门独户的小别墅。但是,等王子君扶着欧阳扬走进她的家里,感觉却有些沉闷。房间装饰得金碧辉煌,跃层的布局隐隐的透着富贵之气。但是置身其中,却觉得整个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烟火气息。欧阳扬打开精致的小酒柜,拿出一瓶洋酒说,来来来,咱们接着喝!王书记,今天咱们交流一下感情,不谈工作!

    王子君急忙去抢欧阳扬的酒瓶,说欧阳书记你不能再喝了!欧阳扬不依,嘴里含混不清的说,我没事,我还没喝好。小王,你别叫我欧阳书记,我不喜欢当你的书记,你叫我姐!我家里的人原来都喊我扬扬呢。王子君连忙说,我知道我知道,欧阳书记,不,扬扬姐,您的名字好听,人也年轻着呢。

    欧阳扬咯咯的笑着看了一眼王子君,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把眼一瞪:我年轻?你撒谎!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就成豆腐渣了。女人是最经不起摔打的,年轻时男人看你就跟打篮球似的,抢着要你,看你老了,恨不得一脚把你踹了甩了!

    说着说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王子君一看这阵势,赶紧把桌上的纸巾拿过来递给欧阳扬,小心地问:欧阳书记,不,欧阳姐,你没事儿吧?

    欧阳扬笑起来,眼泪混着笑容,很快就把脸上弄成花脸猫了,那无所顾忌的样子像个纯真的孩子,尽管这个狼狈的姿态让欧阳扬的真实年龄暴露出来了,皮肤显得松弛,眼袋也耷拉下来,但在王子君看来,比平时的欧阳扬可爱多了。

    王子君说,欧阳书记,为了工作,您今天真是豁出去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咱们团委的工作为什么有声有色,跟您这个一把手是分不开的。欧阳扬说,不不不,你弄错了,我不是这样的。我为了工作这么操心费力,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也想做个相夫教才的家庭主妇,可是我在这方面败得一塌糊涂了,我老公是一个狠心的家伙……欧阳扬一头趴在桌子呜呜地哭起来了,后背剧烈的起伏着,像个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孩子似的。

    王子君吃了一惊,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没过欧阳扬这般无助的情形。只好轻轻的哄孩子似的说,欧阳书记,别哭,别哭。但是,酒精已经彻底的融化了欧阳扬内心里冰冻着的心事,伤痛还是如泥浆一般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了。

    王子君慢慢的听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个看上去冷傲美丽的女人,对她的老公百依百顺,甚至听到老公在外面有情人也是忍气吞声。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嚣张地找到她家里来了,冠冕堂皇地说是为了让欧阳扬少受点罪,赶紧让位。

    撕心裂肺地哭了一场之后,她跟老公摊牌。哪曾想这男人居然说,你我都是明白人,为了孩子两个人用不着离婚,互不干涉就行了!这样的谈话让她绝望到极点,傻傻地在大街上转悠到下半夜,被一辆车给撞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终于想明白了,她这个样子是没法把老公挽救回来的,她开始奋斗,让自己活得像个人。“我为什么要当女强人,我不想当,我只想做他的老婆,孩子的母亲,问题是,他不给我这个权利,他把我给抛弃了……”

    欧阳扬终于哭垮了,冲进卫生间吐得一塌糊涂。吐过之后似乎已经筋疲力尽,王子君把她扶到床上,欧阳扬蜷缩着躺下,像个无人照料的流浪猫一般可怜。王子君去外面给她倒了杯水过来,轻轻的掩上门走了。

    王子君匆匆忙忙地走出小区,给林树强打电话,让他通知司机过来接他。其实,王子君完全是可以打车走的,但是他偏不,把欧阳书记送家来,他是无法证明他是几点从这里离开的。这一点,他得让林树强记清楚了,从这个角度考虑,折腾他一下倒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

    司机很快就把车开了过来,把王子君送往杂志社家属院。临下车时,王子君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小孙哪,明天早上你去接欧阳书记上班,路上顺便的话,可以给欧阳书记捎一份早点过来。司机小孙对王子君的吩咐有些意外,但是仔细一想就听明白了,这是交待自己在一把手那里落好呢。脸上便有了感激的笑容,“嗯,我记住了,王书记,您一来,大家都说有干头了!”

    王子君冲司机摆摆手,车子调转头就开走了……王子君坐在办公室里,双眸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祝严阳。而祝严阳的神色,也有些铁青。

    “你说的都是真的?”王子君轻轻地敲着桌子,努力的克制着向祝严阳问道。

    “王书记,如果你不相信可以亲自去查,劳动厅支持我们的老师究竟是什么水平,您去看一看就知道了,个个头上都顶着高级讲师的大帽子,但是肚子里有几两学问,鬼才知道呢。没有真才实学不说,架子端得一个比一个大,跟二大爷似的!”

    祝严阳说话之间,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沓发票,往王子君桌上一放,气咻咻的道:“王书记,这就是那几位老师这两天让我报销的发票,他娘的,连买双袜子都要报销!”

    王子君没有看祝严阳送上来的这包东西,尽管他心里隐隐约约觉得简顺屏不会因为欧阳扬的几杯酒就能愉快的合作,但是,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这么干,派了几个头脑尖尖腹中空的家伙来滥竽充数来了!

    “嗯,你先回去,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再想想办法,很快就会给你答复!”沉吟之间,王子君沉声的说道。

    祝严阳看着脸色慢慢恢复平静的王子君,本想就此告辞,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道:“王书记,按照您的要求,我已经开始招收想要学习焊工技术的下岗工人了,到目前为止,报名的学员已经有二百多个了,如果再没有老师来任教,咱们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牌子可就彻底的砸了!”

    “我知道。”王子君点了点头,示意让祝严阳先离开。轻轻的吐了一口烟,王子君来到窗前,看来,眼下和劳动厅的技工学校合作基本上是不可能了,他只能选择另外的路走了。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在王子君答应一声之后,一身白色休闲衣服的钟迪红快步走进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脸色有些急促的道:“王书记,欧阳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欧阳扬找自己,何不打个电话过来呢,看着钟迪红脸上着急的样子,王子君心道,莫不是祝严阳在给自己汇报了工作之后,又去找了欧阳扬?要真是这样的话,可想而知,这欧阳扬的心情肯定好不了。

    心中念头飞转,王子君一面往欧阳扬的房间走,一面轻声的道:“小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一座援建小学的事情。”钟迪红急促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又朝着霍相冉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当王子君来到欧阳扬的办公室时,发现除了霍相冉之外,团省委的领导班子已经到齐了,此时,不论是欧阳扬还是孙泽宏,赵元顾,一个个脸色都有点发青。 360搜索:.☆//☆

    “欧阳书记,发生了什么事情?”霍相冉随着王子君走进了欧阳扬的办公室,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昨天咱们派往峒仑县的同志在交流方面有些欠妥当,因为和当地的干部言语不和,和峒仑县河沟乡的一位同志发生了口角,一气之下把人家的鼻子给打破了,现在河沟乡派出所请咱们团省委派人把这个同志领回来。”欧阳扬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坐,沉声的说道。

    派去调查的人居然跟被调查的乡政府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还闹到了派出所?就是王子君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忍不住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呢?峒仑县的事情,在王子君看来根本就是一件推诿扯皮的小事情,并没有怎么在意的,欧阳扬派了办公室的两名同志下去之后,王子君也就没有问过这件事情,现在怎么会闹成这样呢?

    “小吴,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和人家乡干部发生冲突呢?”霍相冉目光扫动之间,就落在欧阳扬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身上,忍不住沉声朝着那年轻人问道。

    这小吴不到三十,圆圆的脸上,此时满是虚汗。很显然,他还没有见到过诸位领导发这么大的火,此时见霍相冉问他,赶忙道:“霍组长,那些乡干部纯粹是胡诌八扯,信口开河,说什么咱们拨下去的资金已经被他们分开用在了全乡二十多所小学的修补上,事实在那儿明摆着,咱们再穷追不舍,纯粹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找刺呢。何宏强实在是气不过,一时恼火,这才动了手的。”

    虽然有点断断续续,但是从话语之中的意思,王子君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大概。乡里面有弄虚作假,挪用建学校款项的嫌疑,但是,团省委干部打了人这件事情就有点说不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