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一章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何宏强虽然吵吵的挺厉害,但是真让他说怎么办,他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挠了挠头这才气咻咻的说道:“咱们让欧阳书记向省里汇报,提请有关部门对这批款项的使用情况好好的审核审核!”

    “对,就得审核审核他们的账目。”小吴也满是气愤的帮腔道。

    看着两个年轻人义愤填膺的样子,石坚民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等回去之后,咱们一起给欧阳书记反映反映,我相信依着欧阳书记的脾气,肯定会支持我们的。”

    王子君的房间里,蔡辰斌也在,给王子君沏了一杯水,又变戏法似的剥了个香蕉,递给王子君。王子君纳闷地看看蔡辰斌问这香蕉从哪里来的。蔡辰斌笑笑,说是从山垣市来时带的。王子君试探着喝了一口水,立马就尝出来这是蜂蜜水了。心里暗自感叹,这蔡辰斌真是把一个司机应尽的职责全都做到家了,每次喝多了,只要有蔡辰斌在,他是不会让王子君喝茶水的,而是换成香蕉和蜂蜜水,尽管在养生之道上,这解酒的两物到底起不起作用还尚待推敲,但是蔡辰斌的这份细心王子君却是感受到了。

    “王书记,这件事您是不是太好说话了?这么下去的话,您回去了还怎么喝霍相冉的酒呢?”蔡辰斌犹豫了一下,轻声的问道。

    王子君将水杯放在桌子上,轻轻地笑了笑道:“辰斌,你也算是在县里面混过的,刚才那郑县长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觉得,就算咱们认真的去查,能查到真相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蔡辰斌一愣,随即露出了深思之色,好一会儿才很没把握的说道:“王书记,我觉得只要狠下心去查,总能查出来点猫腻的!”

    “你这话我信,但是那实在是太耗费心思了!也浪费时间,咱们可没功夫跟他们打嘴官司。”

    看着王子君胸有成竹的模样,蔡辰斌顿时放下心来,跟王子君时间不短了,他太熟悉自己的老板了。别看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那是因为时机未到,等时机成熟了,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的!

    接下来的一天,王子君等人就在河沟乡犹如浮光落水一般的度过了,在主抓教育的副县长和乡长朱达长的带领下,他们分别查看了几个村小学的教室修补情况,朱乡长更是着重强调了一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几年来,他们河沟乡如何把教育工作放在工作的重中之重,千方百计筹措资金想给学校多盖几间新教室,只是受限于本地经济状况一直捉襟见肘,这个县乡两级都特别关注的新教室的落成未能实现。

    在朱乡长的汇报下,深受感动的王书记紧紧的握着朱乡长的手,说这件事情他记在心里了,一旦有机会,一定会在资金上向河湾乡重点倾斜云云。

    下午时分,王子君一行在特地赶来的县长郑红旗、河湾乡一众领导干部的热情相送下离开了河湾乡。

    随着王子君等人的车飞驰而去,刚才还是一脸笑容的朱达长满脸不屑的说道:“郑县长,我还以为团省委要来一个什么样的厉害角色呢,原来就来了这么一个烂人哪,这年头,连老鼠都上杆着欺负猫了,我真想不通他是怎么爬到副厅级这个位置上来的!”

    郑红旗挠了挠头,狠狠的瞪了朱达长一眼,训斥道:“老朱,你说话嘴上是不是该留个把门儿的?都正科级干部了,说话也得给我注意点!你以为你说的是平头老百姓啊,有你这么评论领导的么!”

    虽然郑红旗是在批评,但是已经熟悉了郑红旗风格的朱达长却能看出来,郑县长此时的心情应该是十分愉悦的。当下上前凑趣道:“郑县长,我就是不服气嘛。就拿您来说吧,那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地干出来的,升到正县这个位置上,那政绩都是响当当的。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家伙居然爬到您的头上去了,我怎么觉得他这副厅级就像抢了您的似的!哼,这种人也就仗着自己是个关系户吧,想把他放到我这地盘上给我当干事,哼,那我也得考虑考虑一下的!”

    朱达长的鄙夷,惹得后面一阵大笑,郑红旗也没有再装出来威严之态,而是用手指点着朱达长笑骂道:“你这个家伙啊,就是没一点正型,这也就是跟着我,要是碰上别的领导,非得给你上上政治课不可!”

    作为这里级别最高的领导,郑红旗的话那就是金科玉律,他一笑,凑趣的人就更多了几个,就连那主抓教育的副县长也跟着道:“郑县长,朱乡长的话虽然糙了点,但是话糙理不糙,凭什么他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年轻娃,就能爬到咱的头顶上哪?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你郑大县长在基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人品咱们姑且不论,单单论政绩,那都是顶呱呱叫得响的,但是级别呢?不还是一个处级干部嘛,就凭那小子的两下子都能当上副厅级,那你郑县长至少也是副部级的水平了!”

    “哈哈哈,孟县长啊,朱达长这小子吹捧我几句也就算了,如果你老兄也拉着我往火架上烤,我可告诉你,要是把我烤糊了,我可饶不了你呀!”郑红旗伸出胖胖的手指朝着孟副县长一指,哈哈大笑。

    孟副县长神色严肃的反驳道:“郑县长,你为人低调这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这可不是吹捧你,我这是实事求是的客观评价。朱乡长,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孟县长有一是一,+

    当下嘴里一边作检讨,一边说得更起劲了:“霍组长,这件事情是不该我来评说,但是我不说,并不代表别人都是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就连被他接过来的何宏强,那都不说他的好呢。”

    “嗯,我知道了,不过对于这种事情,树强主任,你还是要以开导为主,事关团委领导的威信问题,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霍相冉轻轻地点头之后,又继续道。

    林树强嘿嘿一笑,他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已经有些见效了,当下笑嘻嘻的答应道:“是,霍组长您说得对,我觉得这件事也应该以维护领导的威信为主,而维护王书记威信的最好方法,莫过于霍组长您请王书记吃顿饭,只要这顿饭一吃,相信那些对于王书记不利的言行,就会烟消云散了!”

    这林树强对王子君真是好大的怨气,连这种方式都想得出来!这不等于火上浇油么?霍相冉看着林树强那笑眯眯的脸,登时就有一种在这张脸上扇一个耳光的心思。不过在刹那间,他心中又闪过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王子君在来到团省委之后,风头似乎有点太劲了,如果能够适时的打压一下,对自己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就在霍相冉心中念头快速的闪烁之际,林树强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他心里明白,自己这点小小的挑拨瞒不了霍相冉,他也不想瞒霍相冉什么,凭着他对霍相冉的了解,就算是明明知道这是自己的挑拨,霍相冉也会走上去的。毕竟和王子君相比,霍相冉恐怕是更看重王子君。

    “嗯。”霍相冉用鼻子哼了一声,却是不置可否,但是林树强是何等的善于察言观色之辈,就是这么一声冷哼,霍相冉的意思他也听懂了。这个答案正是他所需要的!当下也没有在这里久留,朝着霍相冉笑了笑道:“霍组长,您先忙着,我先走了。”

    就在林树强离开霍相冉办公室的时候,王子君已经被欧阳杨一个电话叫到了欧阳杨的办公室里,今天的欧阳书记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裙,尽显职业女性的风采。长发在后面轻挽着,在王子君来到时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