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三章 变被动为主动 变下查为上访
    窗外,春夏之交的日头软耷耷的,像只挂在树梢上过了霜的软柿子悬得邪乎,说不定啥时候就会掉下来,像泥巴一样铺开了。

    朱乡长舒服地窝在老板椅里,又想起来胡家沟,这个小村此时应该也是草长莺飞,绿意盎然了。如果没有那个胡老头子告状,自己又怎么会被郑红旗像孙子似的拉过去给团省委的人作检讨呢,而且,那两个年轻轻的团省委干部更是可恶,虽然没说半个脏字,但是每一句话都说得尖酸刻薄,那是拐着弯儿的骂自己呢。

    “就说我在开会,没空接见,让他先回去!”朱达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赶苍蝇一般的说道。

    通讯员很是机灵,知道朱乡长这段时间讨厌胡家沟的村长,当下也不敢多言,快步的朝朱达长办公室外面走了出去。

    “叮铃铃……”

    清脆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心情有点不爽的朱达长顺手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像钢枪一般的站直了,整个人就像一个随时待命的战士一般:“郑县长,我就在乡里,欢迎领导莅临河湾乡检查指导工作!”

    电话那头的郑红旗又随意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可是放下电话的朱达长却以比兔子还快的速度跑到党政办,亲自交待他们赶快下通知:所有的包村干部火速下村,其他机关干部抓紧对乡院的角角落落来个卫生大清除,不得有误!

    一时间,整个乡政府在朱乡长的调动之下,快速的忙活了起来,而那上县里开会的党委书记,也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开车从峒仑县城赶了回来。

    一个小时之后,郑红旗来到了河沟乡,朱达长和乡里面的班子成员一字排开,规规矩矩的站在大门口迎接郑县长的到来。

    “郑县长,您老来我们河湾乡检查工作,这是对我们河湾乡极大的肯定和鞭策啊,我这心情有点激动,您快里面请!”朱达长在一把手书记和郑红旗握手之后,就满脸笑容的对郑红旗说道。

    郑红旗朝着朱达长笑了笑,目光就落在新建的办公楼上:“袁书记,朱乡长,你们乡里的政府办公楼建设的不错,在全县二十多个乡镇中,你们可是蝎子的尾巴独一份啊。”

    河湾乡的一把手袁书记是老资格的乡党委书记了,再干上一任也就到届了,虽然对郑县长很是客气,但是正所谓无欲则刚,因为没有了提拔**,对官场里的很多事也就看淡了,因此,对郑红旗的靠拢明显比不过朱达长。此时听到郑红旗的称赞,就将目光看向了朱达长,示意他陪着领导说话。

    朱达长本来就不准备谦让,此时见老袁这般的表现,主动给他腾出密切联系领导的空儿来了,心思越发的紧迫了:“郑县长,我们乡里能盖起这座办公楼,那也是咱们县里领导的结果,没有县政府的正确领导,我们乡里的经济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啊。”

    尽管郑红旗知道这朱达长说话向来是掺了大半水分,但是郑红旗仍然很高兴。在一众人的拥护之下进入了办公楼的小会议室。在听取了河湾乡的工作汇报之后,这才对朱达长道:“老朱啊,咱们现在是关起门子私下里说话,你们那个胡家沟小学的事情,我看也该想想办法了,就算盖不了楼房,至少也得弄几间像样的平房,好歹有个交待呀。”

    “谢谢郑县长关心,会后我们就开个班子会,抓紧研究研究,把这件事摆下重要议事日程,您尽管放心好了!”朱达长心里虽然对这件事情腹诽不已,但是嘴里却是笑吟吟的答应道。他知道,这件事情郑红旗也就是这么一提,不用太当真的。那省团委来调查此事的副书记都让自己摆平了,郑县长再来折腾自己有什么意思呢。

    郑红旗看着朱达长笑嘻嘻的脸,心中暗道,可能自己小心得有点过份了,这件事早已经过去了,自己再紧揪住河湾乡不放,反倒显得啰嗦了。心中念头转动之间,郑红旗接着道:“我相信你们河湾乡班子的战斗力。”

    对这件事做了一个结尾之后,几个人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其他的事情上。几个乡里面的领导对郑红旗可谓是极尽吹捧之能事,其中宣传委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同志,之所以留她下来,那就是在领导们面前烘托气氛的。

    “郑县长,要说您呀,也是运气的事儿,要不是您当年被耽误了两年,哪里轮得着那年轻的小伙子在您面前摆架子哟,我可是听说了,那个团省委副书记被您耍猴儿似的,哄得他团团转,牵着鼻子走了,让他向东他不往西,让他撵狗都不打鸡哟!”

    这宣传委员的话,可算是掏准了郑红旗的耳朵眼儿,郑红旗哈哈大笑道:“哎哟,柳麦穗柳委员,你这张嘴可不能乱说哟,传出去以为我野心勃勃呢。其实啊,能到今天这个位置上,我也心满意足了,以后这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另外,团省委那位年轻的领导可不是被我们耍的团团转,人家那是理解我们基层的同志不容易,知道么?”

    “对对对,还是领导您高瞻远瞩,站的高,看得远哪。”已经三十多岁的柳麦穗做出一副知错的模样,让在座的男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谈完工作,也差不多到了饭点,食堂里早就为领导的到来准备了丰盛的伙食。郑红旗在前呼后拥之下,说说笑笑地朝着那装修一新的单间走了过去。

    河湾乡虽然经济一般,但是山货却是应有尽有,种类齐全,食堂的两位大师傅更是在乡领导的吩咐之下,拿出了全身的武艺,满满登登的整了一大桌。桌子中间,一只河湾乡的特产茶香鸡更是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郑红旗也不是第一次来河湾乡了,光看看饭桌正中的茶香鸡就知道,河湾乡政府食堂弄出来的这桌饭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的。这里的鸡一般是散养在农户家后边的空地里,吃的是剩菜剩饭,鸡味不错;而茶油则是一种乔木籽仁榨出的食用油,香气浓郁但无油腻口感。待油小滚时,鸡以竹枝横架于锅上,以茶油、盐等混合抹在光鸡内外,频频以小勺浇至仅熟,鸡本来就用调料腌过的,茶油与香料味纠缠在一起,成色金黄,芬芳四溢!

    只是,这种烹饪的方法是颇需要耗费一番功夫的,每每得花上两三个小时。从朱乡长吩咐了之后,食堂里的大师傅就忙得满头大汗,手脚不连地,这才在开饭的时间把这道特色菜给弄出来了,光看看那色成、那气味就知道,这茶香鸡的皮是脆的,肉是滑的,骨是香的,一上桌,就叫人停不了筷子了!

    以郑县长为中心团团围坐之后,酒场就正式开始了,因为郑红旗放开了量,所以大家吃得热火朝天,十分的尽兴。

    就在郑红旗津津有味地夹了一块茶香鸡吃得尽兴的时候,他秘书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秘书不敢怠慢,赶紧将手机掏出来跑到外边接通了,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县委办主任有些急躁的声音:“小马,郑县长在不在?”

    秘书听到主任的问话,不敢怠慢,赶紧向郑县长汇报了一声,就将电话交给了郑红旗。正吃得高兴的郑红旗一听是县委办主任,神情更加的放松,接过电话,嘴里就笑呵呵的道:“于主任,吃饭了没有,要是没有就开车过来,河湾乡整的茶香鸡味道独特,很不错。”

    “郑县长,您在河湾乡!”于主任在电话里显得有些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客气,就直截了当的说道:“郑县长,刚才市委米书记亲自打电话,就河湾乡的事情将咱们李书记劈头盖脸的熊了一顿,说市纪委已经派人过来了,准备在一天之内,将河湾乡挪用建设学校资金建设办公楼的事情查清楚,还说,让李书记和您一起,到市里给他当面把这个情况解释清楚了。”

    于主任的话,就好似机关枪一般急促,但是这急促的声音传到郑红旗的耳中,却好似雷霆霹雳一般,让刚才还吃得津津有味的郑红旗登时呆在了那里。

    “于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河湾乡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他们团省委的副书记也来了,对这件事情也没有追究什么,咱们市里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胳膊肘往外拐么!”静了静心神的郑红旗,急声的朝着电话那头分辩道。

    正在喝酒的朱达长等人一看到郑县长都变了脸色,赶紧将酒杯放下来了。现在又断断续续的听到涉及河湾乡和市里的事情,一个个面面相觑,有些坐立不安。尤其是作为乡长的朱达长,此时更是如坐针毡。

    “什么算了,我的郑县长哟,这可不是咱们市里非要折腾咱的,而是人家要通报咱们信梓市呢,准备在即将召开的全省关心下一代工作会议上,给咱们信梓市亮个大黄牌!你说,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米书记他能不急么?”

    于主任说话之间,声调更小了一点儿,压低了声音道:“我听市委办公厅的一位副秘书长说,米书记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当即就把电话打到了团省委,向人家团省委书记兴师问罪了,可是人家拿这件事情说事,三两句话就把咱米书记说得哑口无言了!米书记那么一个好面子的人,你说这种事情,他怎么会跟咱们轻易罢休呢!”

    于主任后面说的什么,郑红旗已经听不进去了,他脑子里闪现的,已经变成了那个团省委的年轻副书记来到峒仑县时的情形,那位年轻的副书记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好像很是随和,他郑红旗说天黑,他立马就把眼睛挤住了;他一说天晴,他就说脸被头顶的大太阳晒伤了!你说,这么一个随大流的年轻孩子,怎么就装得那么像呢?现在看来,这家伙可能什么都看出来了,就是不想跟自己耗费功夫而已。

    如果人家从省里找人来峒仑县调查,麻烦不说,而且还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外力阻挠,而现在,人家根本就不用动手,只是用一个表彰决定,就把市里逼得主动给人家弄一个交代了,这种既省事又能以最快速度达到目的的手段,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想想这河湾乡宣传委员柳麦穗刚刚还吹捧自己有本事呢,郑红旗就觉得脸上发热。跟这个年轻娃子这种后发制人的手段相比,岂不是小巫见大巫了

    “郑县长,出了什么事情了?”朱达长看着郑红旗阴晴不定的脸,虽然知道现在问可能会碰钉子,但是心里很是忐忑的他,还是不自觉的问出来了。

    “怎么了,你们做的好事,让我给你们擦屁股了!”郑红旗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之上,手指一指朱达长道:“你们把建学校的钱挪用建成了办公楼,真是好大的胆子,现在市委米书记亲自批示,要彻查此事,你们有什么话,还是留着给市纪委说吧。”

    市纪委?朱达长的脑袋嗡的响了一下,差点晕了过去。他看着就好似一个发狂猛虎一般的郑红旗,小声的问道:“郑县长,这件事情那位王书记不是不再追究了么?”

    “朱达长,你猪脑子不是,什么叫做人家不再追究了?人家那是嫌咱们水平低,根本就不跟咱们玩了!”郑红旗说话之间,颓然坐在了椅子之上,但是他那句根本不跟咱们玩的话,却如当头一棒,一下子把在座的众人给敲醒了!

    ……“老霍啊,要我说,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要不,就让小王请你吃一顿就算了,大家以后还得在一个锅里搅马勺,你们两个闹大了还怎么共事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孙泽宏坐在霍相冉的办公室之中,恳切的说道。

    霍相冉静静的看着孙泽宏,眼中闪烁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端起自己那满是烟气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孙书记,尝尝我这茶怎么样,这可是我们家老爷子在南边的一个老部下给他送来的,让我给顺手牵茶打秋风了!”

    孙泽宏看到霍相冉端起的水杯,也跟着喝了一口,和霍相冉打了几年交道的他知道,霍相冉口中的老爷子并不是他老爹,而是那位有着泰山之力的岳父大人。

    虽然不是很懂茶道,但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之气还是扑鼻而来,孙泽宏知道这茶叶确实很不错。不过此时他来可不是光为了喝茶,跟着霍相冉又喝了几口茶之后,就将茶杯放下来了。

    “老霍,这茶真不错,我可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茶叶。”孙泽宏应付了一句,就话锋一转道:“小王还年轻,是个小兄弟,我看这件事情,还是让他请客一下算了吧。”

    “老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件事情是他非要跟我争的,我要是退缩了,岂不是让人看扁了?再说了,这件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果我言而无信,那人家就该对我背后指指点点了!我就是这脾气,定下来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老孙哪,你就不用再操心了!”霍相冉也放下茶杯,满脸正色的说道。

    看着霍相冉不容置疑的模样,孙泽宏长叹了一口气,知道再劝也是徒劳无用,也不再劝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说到了其他事情上。两人因为前面的话题不是太合拍,所以说了几句之后,也就散了。

    霍相冉依旧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茶,对孙泽宏的离去只是意意思思的送了送,当然,他这种敷衍了事的相送,是根本看不到孙泽宏在离开他办公室后脸上挂着的那一丝得意笑容的。

    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对得意的人来说。随着孙泽宏的离去,霍相冉的办公室里也清净了下来。喝着茶处理了几件事情之后,眼看天色就要过午了。

    去哪吃一顿呢?想到自己家里绝对不会给自己准备饭的情形,霍相冉就摇了摇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他霍相冉虽然因为娶了一个好老婆而扶摇直上,但是因此而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明白的。

    幸好,这些事情,也不需要人明白,摇了摇头的霍相冉,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就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因为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所以不少团省委的干部都朝着大门之外走,在看到霍相冉之后,这些人就开始朝着霍相冉热情的打招呼。对于这些招呼,霍相冉的回应比之以前也热烈了许多。

    “领导,今天上午定了没有,要是没有定,不如就给我个机会,让我跟您唠唠如何?”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林树强快步的来到霍相冉的身旁,笑吟吟的朝着霍相冉说道。

    林树强不是一个好东西,这一点霍相冉是知道的,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霍相冉沉吟之间,就沉声的说道:“已经定了地方了,谢谢树强主任的邀请。”

    “嘿嘿,看来我是慢了一步,不过领导,我请您您没时间,今天晚上您请客的时候,可不能少我一个位子啊!”林树强丝毫没有因为被拒绝而露出恼怒之色,说话之间,还朝着霍相冉挤眉弄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