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六章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 我独爱你那一种
    和王子君的众星捧月相比,孙泽宏心里却是一阵妒忌,作为团省委排名第一的副书记,他不记得自己受到过这种待遇,没想到,王子君才来了没几天,就一跃爬到自己头上来了。

    霍相冉应该不会来吧?就冲老霍那宁折不弯的性子,怎么会来给王子君捧场子呢,这个蹩劲一上来,相信他肯定会恨死王子君了,那自己和霍相冉联合起来,让霍相冉往前冲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王子君哪王子君,以后,你往阴里整,都他妈淹死;往高里飞,都他妈摔死!

    想到这些,孙泽宏脸上本来诡异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灿烂起来,他朝着王子君呵呵一笑道:“王书记,现在大家盛情难却,你还是不要再拉着别人了。”

    就在孙泽宏说话之际,门再一次被推开了,随着霍相冉那带着点生硬的脸出现在房间之内,本来温暖如春的气氛,刹那间变得尴尬起来。很多人本来带着笑容的脸,也瞬间凝重了起来。

    整个大厅之内,已经变得犹如落针一般的静寂,一双双的目光,都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王子君看着面皮紧绷的霍相冉,同样,霍相冉的眼眸也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两个人就在这山河厅之内,轻轻地对视着。

    对于这次聚会来还是不来,霍相冉很是为难。尽管他知道这是欧阳扬给自己搭台阶呢,心里仍然别扭。可是如果自己执意不来的话,那会显得更加丢脸。不管怎么做,自己都显得很是难堪。

    知道了欧阳扬要请客之后,霍相冉就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沉默着。以往不太吸烟的他,这一次只是生的把电业局下属单位的青年文明号给摘牌了!想到这里,林树强的心里就是一突!这要是一般硬性的任务,倒也好说,电业局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可是现在这用电配额的事情那可是求人家,人家愿意不愿意还要看人家的心情。

    “王书记,我这两天有点脱不开身……”林树强知道事情不好干,极力的想要推脱。不过王子君既然已经选定了他,又哪里会让他就这么逃脱了?不等林树强将话说完,王子君就呵呵一笑道:“树强主任,有句话说得好,工作就是一台戏,什么角色演什么戏。领导不让其他人去干,那是对他们的宽容,因为他们不具备这个能力,需要原谅;同时呢,如果领导分配给你一块硬骨头,那是对你的信任,因为能者多劳了!如果林主任真的忙不过来,我就给欧阳书记说一下,让你暂时把办公室的工作先放一放。”

    让我将办公室的工作先放一放?这种阴损的点子亏你王子君想得出来!难道你不知道办公室现在是什么情况么?要是自己一放,那陈振兴他们还不得把我好不容易弄好的位子再给撕裂了!

    面对王子君那炯炯有神的眼眸,林树强知道,这一次想跑是跑不掉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送走了林树强,王子君笑了笑,不过这件事情,他并没有放松,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涉及到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成败,派林树强也就是探一探路,真正的事情,恐怕还是得自己来办。

    就在王子君思索着如何从省电业局打开局面的时候,清脆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随手拿起电话的王子君刚刚说了一声喂,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莫小北清脆的声音。

    “老婆啊,你在哪里呢?这么久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害怕想我想得刹不住车啊?”王子君拿起电话,笑容满面的朝着电话之中说道。

    莫小北对于王子君这种口头上的调侃,早已司空见惯了,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在感情方面,莫小北不喜欢一泻千里的河流,她钟情的是九曲盘桓。不过,对王子君的调笑也不反击,等王子君口花花的说完,这才娇羞的说道:“过两天,我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呢。”

    一周的假期?哎哟,这下苦行僧的日子要到头了。心里有点激动的王子君赶忙点头,说了一通欢迎老婆大人随时光临,电话那头的莫小北吃吃的笑着却不说话。

    “老公,我想你了。”就在王子君以为老婆大人会像上次一样一声不哼的把电话给挂掉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句久违了的柔情蜜意,王子君心里热浪鼓涌,大为感动,一时竟有点痴了。

    对王子君来说,作为老婆的莫小北就像座钟里垂下来的钟摆,有板有眼,中规中矩。结婚以后,仍然很矜持,除了偶尔拉拉王子君的手,靠靠他的肩,再没有更亲昵的举动了。哪怕在两个人耳鬓厮磨的时刻,莫小北也像只温顺的猫咪似的,蜷缩在王子君的怀里,像个纯真的婴孩似的。只是,这样的纯天然反而让王子君多了一份耐心去品味、去琢磨。

    王子君顺手翻着桌子上的文件,心里想着一首歌里唱的,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

    一上午的时间,王子君并没有等来林树强,不过却让他等来了祝严阳阳。不过急匆匆地来到他办公室的祝严阳阳,可是没有以往的平和,一进门就是一副大事不好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情?”王子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祝严阳阳,沉声的问道。

    “王书记,学校又停电了,而且,这一次可能跟以往不同,停停送送,而是直接给下了个停电通知,说是咱们那一片区域存在线路老化问题,电业局需要全力进行整修,整修期间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敬请原谅。”祝严阳阳说话之间,就将一份通知书送到了王子君的桌前。

    整修?这早不整修,晚不整修,偏偏在这个时候整修,王子君哪里会猜不出这里面的猫腻呢?他点了点头,目光继续注视着祝严阳阳,也不开口。

    “王书记,我了解了一下,咱们学校那一片的电路才铺设了五六年的时间,根本就不用什么整修,电业局这么做动机不纯,分明是想断我们的电呢!”祝严阳阳说到断电,颇有点恨恨不已。

    王子君的手指轻轻地弹了弹桌子,正准备说话,却听敲门声传了过来。随着这敲门声,一脸欣喜地林树强快步的走进来道:“王书记,我刚才去了电业局,见到了他们主管调度的周副局长,周局长很热情,听说咱们团省委要用电,表示一定大力支持,为咱们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开展工作保驾护航。”

    林树强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会办的如此的顺利,自己本来还准备好了被人家冷嘲热讽一番的,没想到一去电业局,人家热情的很,根本就没有嘲讽自己的意思,说明了情况之后,那位周副局长很给面子,当场就答应增加用电供应。

    合该咱露脸,王子君你不是想要整我么,老子一出马就把事情办成了,你看谁的笑话呢?哼!怀着愉悦的心情,他一溜小跑上了楼,就为让王书记早点知道这个好消息。

    面对王子君和祝严阳阳看过来的目光,林树强不由得有些发呆,心说你们这般直勾勾的看着我算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吃惊成这个样子。

    “王书记,人家电业局对咱们很是热情,我觉得我们单位也应该对人家热情相待才是。”林树强轻轻地搓了搓手,不无得意的道。

    “是,就是应该热情相对,祝严阳阳,你告诉林主任,人家是怎么对咱们热情相待的。”王子君此时也没有和林树强兜圈子的心思,朝着祝严阳阳一摆手,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送走了祝严阳和林树强,就决定要见一见电业局的几位领导,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很多事情都是通过协调来办成的,现在这件事情,不协调那再就业培训学校就要搬地方。

    但是不论是搬到什么地方,用电业局的电都是必须的,到哪里不得用电呢?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就拿起了从林树强那里得到的电业局周副局长的电话。

    刚刚准备拨通,王子君就又将电话放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这么空口白牙的打电话,恐怕没有太大的用处,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将电话拨到了陈源河的电话上。

    本来,王子君准备是打给郭先为的,但是想到祝严阳前天提到郭先为到下面调研县级组织部门建设,于是王子君就想到了陈源河。虽然和陈源河交往的时间不太长,但是王子君觉得陈源河也是一个可交往的人物,托他帮自己约请一下那位周副局长,一来可以借他的势,二来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情,来增强双方之间的关系。

    “喂,我是陈源河。”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陈源河有点生硬的声音。

    王子君笑了笑道:“陈哥你好,我是子君哪,你最近可好啊!”

    陈源河听说是王子君,声音里也充满了笑容道:“我说谁在这个时候想到我呢,原来是王书记啊,王书记你这个时候召唤我,是不是知道老哥我今天晚上没地方吃饭,想给我支个酒场啊?”

    王子君轻轻一笑道:“看来我和陈哥是心有灵犀啊,老哥你说的一点没有错,小弟正是想请老哥你吃饭,就是不知道您能不能赏光一次。”

    陈源河本来是随口和王子君开玩笑,虽然他和王子君不是一个单位,但是对于团省委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的。省委大院就那么大,很多事情根本就瞒不了有心的人。从这些人的议论之中,陈源河知道,这个比自己年轻了快二十岁的年轻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三下五除二,就已经在团省委里站稳脚跟了。

    对于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人物,陈源河也有意和王子君进一步结交。此时听到王子君真的邀请他,当下也不客气道:“老弟你请我吃饭,老哥我怎能不从命?不过,王书记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请我吧,说吧,有什么要老哥办的快点吩咐,省得我心里犯嘀咕。”

    王子君对于陈源河开门见山的性子也不见怪,轻笑了一声道:“其实这一次我主要是想请老哥你吃顿饭,至于吩咐,可是不敢,不过老哥你既然觉得怕吃饭吃不痛快,那我就将我饭后才准备的小小要求,现在给您说了吧。”

    陈源河那边笑了笑,直叫王子君快说,不要让自己心中犯嘀咕。王子君也不遮掩,直接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一遍,最后道:“小弟我初来山垣,贸然约请恐怕人家不给面子丢了脸面,所以就想贿赂贿赂老哥,请您帮我约一约人家。”

    陈源河听到王子君要约那位电业局的副局长,笑着答应了,对于那位电业局的副局长他虽然也是点头之交,倒也打过交道,凭着他的位置,别说是请对方吃饭,就是让对方请他吃顿饭,都是小事一桩。

    一会功夫,陈源河就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和周副局长说好了,让王子君定位置就行了。

    因为是为单位办事,所以王子君也没有客气,叫来办公室负责这一块的金锐恒,让他在锦园之星安排一个包间,然后给祝严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作陪。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王子君就来到欧阳扬的办公室,将这件事情给欧阳扬说了一遍。欧阳扬点了点头道:“王书记,今天你就辛苦一趟吧,如果有需要我出面的,就给我打电话。”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时候也不是欧阳扬出面的时候,要真是到了王见王的时候,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在临下班之时,王子君就让蔡辰斌开车到纪委门口接了陈源河,然后一起朝着锦园之星赶去。在路上陈源河听了王子君要见那位周副局长的目的,神情有点凝重的道:“王书记,是不是感到有点委屈,明明自己是为民办好事的,还要这般的陪着笑脸求人家?”

    “委屈什么,这种事情多了,别的地方不说,就说京里那些跑步前进的干部,他们求爷爷告奶奶的为本地经济发展跑项目,难道一个个都是为了自己么?”王子君笑了笑,随意的说道。

    看着王子君的笑脸,陈源河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才道:“这件事情你放心,老哥我虽然不能百分之百保证给你做成这件事情,但是一定尽力帮你。”

    官场上,历来都是只讲一两分的话,现在陈源河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给足王子君面子了。

    两人从锦园之星的停车场下车的时候,早就等在大门口的金锐恒快步的迎了上来,因为都是在一个大院里,所以金锐恒跟陈源河也不陌生。

    “陈主任好。”在和陈源河打了一个招呼之后,金锐恒就连忙朝着王子君汇报道:“王书记,我已经在锦绣厅安排好了房间,您和陈主任先休息一会,我在这里候着周局长。”

    对于金锐恒的办事态度,王子君还是很欣赏的,他朝着金锐恒点了点头,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说了一声,锐恒你辛苦了。扭头就对陈源河道:“陈哥,咱们先上去喝口茶,听说锦园之星最近请了一个不错的茶艺师,正好看一看是不是名不虚传。”

    陈源河笑着答应一声,就和王子君并肩朝着锦园之星的大厅走过去。金锐恒看着并肩而走的两个人,心中暗道,王书记果然不凡,这一次拉来陈源河,这件事情,应该就算是成了。

    锦绣厅和山河厅相比,小巧很多,但是里面的设施看上去却比山河厅更多了几丝奢华,一盏盏大小不一的明灯,照耀的整个房间好似白昼一般。

    王子君招呼陈源河刚刚坐下,敲门声就响了起来。随着金锐恒将门轻轻地退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头顶有点粗的矮胖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朝着陈源河伸出双手道:“陈主任,好久不见,真是怪想你的。”

    陈源河一面和这人握手,一面笑着道:“好久不见是真的,不过我并不觉得你怎么想我。”

    一语双关的话,惹得那周副局长哈哈大笑。他一面紧紧的握着陈源河的手,一面笑着说道:“陈主任,您爱开玩笑的老脾气还是没有变。不过话有说过来,我老周对您确实又爱又怕,爱的是您陈主任这个朋友,怕的么,自然就是您代表纪委来找我们局里面的同志谈话了。”

    那周副局长和陈源河说的很是热乎,而作为主人的王子君他好似半点也没有注意一般。金锐恒看着眼前的情形,知道这周副局长这是在故意削王书记的面子呢。

    “老周,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兄弟王子君,团省委的副书记,咱们山省最为年轻的副厅级干部。”陈源河布袋那周副局长接着吹拉下去,就朝着王子君一指,轻声的说道。

    “王书记。”听到陈源河介绍的周副局长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眼中顿时闪烁出一丝的热情道:“早就听说团省委要来一个年轻的副书记,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年轻,看到王书记,我们就算是不服老也不行了。”

    王子君朝着那周副局长笑了笑道:“周局长您太客气,我也不过是运气好,要说事业如日中天的,还是你和陈老哥这样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三个人客套了一番之后,就在桌子的四周坐了下来。那周局长大多时候都是和陈源河说笑,只有当陈源河提到王子君的时候,他才和王子君说上两句话。

    “老周,这次请你来,相信你也知道我们的目的。子君刚刚来到团省委,又受欧阳书记的器重,负责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这项工作,你们电业局可不能让子君老弟丢脸啊!”陈源河喝了两杯酒之后,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的说道。

    周局长嘿嘿一笑,朝着陈源河道:“陈主任,咱们是服务行业,不管面对谁,都会把服务工作做好了。再说了,咱团省委那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乃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们电业部门怎么会拖后腿呢?”

    见这周副局长耍花腔,陈源河的脸色一变道:“老周,别的我不管,今天就问你一句话,这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电,你什么时候能给我送上?”

    周局长看着脸色严肃的陈源河,又看了看脸上带着一丝丝笑容的王子君,沉吟了瞬间道:“陈主任,您不要发急,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现场就能够决定的,你总得等我回去了给局长汇报汇报再说嘛。”

    陈源河看着周局长的语气已经开始松动,知道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他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道:“老周啊,你们电业局和团省委的那点事情,我也听说了,不过,就这么一点小事情,值当的这么怄气?难道你们还非逼着欧阳书记向省领导告状不成么?”

    王子君也将酒杯端起来道:“周局长,欧阳书记今天本来准备亲自来的,不巧上面来了一个调研组,她不得不去陪,在我临来之前,她还嘱咐我,让我代表团省委和欧阳书记本人多敬您两杯呢。”

    在王子君和陈源河一软一硬的夹攻之下,周局长的坚持开始土崩瓦解了。酒桌上的氛围,再次变得热烈起来。

    到了曲散人终的时候,周局长基本上已经答应了,回去之后就给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送电,而且还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供电,对于这种承诺,王子君当然是满意的。

    周副局长对于今天的饭局还是很满意的,坐进自己车里的时候,他还回味着今天酒桌上的过程。虽然陈源河有强迫的成分,但是那位年轻的团省委副书记还是给足了自己面子的。这一场酒喝下去,既挣了面子,还卖了陈源河一个人情,可谓一举两得。

    就在他轻轻地躺在靠背上,欢快的打着拍子哼着自己喜欢的戏剧时,那平稳行驶的车子冷不丁的停了下来。要不是周副局长反应得快,这一下子就得把他给碰在车前座上。

    “他娘的,你这是怎么开车的!”怒气冲天的周副局长根本就没顾上这司机还是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张口就大声的骂道。

    司机还没有开口,周局长的车窗前就响起了轻轻的敲动之声,扭头朝着敲门的方向看了过去的周副局长,瞬间脸上就堆积起了灿烂的笑容。

    罗昌豪,山垣市市委书记罗仁威的大公子,在确认了对方身份之后,周局长也不在车里坐着,而是快速的将车门打开走了出来道:“罗公子,有些日子不见,你可是给哥哥了一个不小的惊喜啊!” http://

    罗昌豪朝着周副局长上下看了两眼,嘿嘿一笑道:“老周,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看来这句话说的不错啊,怎么着,攀上高枝之后是不是连我罗昌豪也不认识了?”

    “罗老弟,看你说的话,咱们什么关系,我老周什么时候敢不认识你哟!”周副局长可不想得罪罗昌豪,虽然罗昌豪什么也不是,但是他爹罗仁威那可是山省的省委常委、山垣市委书记呢。要是惹恼了罗仁威的话,他这个电业局的副局长可就是有点不太稳当。

    “周局长,你这话说的我爱听,怎么说,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不是。”罗昌豪说话之间,一只手掌就撑在周副局长那辆车上道:“老周,你今天和谁一起吃的饭?”

    和谁?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周副局长也没有隐瞒:“还能和谁,就是省纪委的陈源河。”

    “只有陈源河么?”说话之间的罗昌豪,眼中闪烁着一丝丝的嫉恨。

    “还有团省委的一个副书记,好像叫王子君。”周副局长也注意到罗昌豪脸色有点不对劲,疑惑着问了一句:“怎么,你也认识这个姓王的?”

    “认识?哼,扒了皮我都认得他!怎么会不认识!”罗昌豪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接着道:“老周,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请你吃饭吧,跟我说说,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