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八章 借点阳光我就灿烂了
    赵自刚正为自己的冒失有些后悔,却没想到王子君居然弄出来这么一个论调。和大多数人持乐观态度相比,赵自刚觉得王子君的话更有道理。随着经济日新月异的发展,对供电的需求会更大。在总公司的政策研究班子里,也有这样的论调,但是,却没有王子君说的这么肯定。

    正所谓一叶知秋,窥一斑可以见全貌,看来,老领导果然找了一个好女婿啊,赵自刚对王子君的这个观点也没有评论,而是在和王子君端了一杯酒之后,就将话题给错开了。

    虽然赵自刚没有开口,但是电业局的人却看懂了,领导对王子君的意见很是欣赏。只不过因为牵涉到在座的面子,没有明确表示而已。

    一个多小时的宴会,喝了四五瓶酒,可谓是宾主尽欢。在宴会结束之后,赵自刚倒也没有挽留王子君和莫小北,而是给王子君说以后到京城之后,一定要跟他联系,就放两人离开了。

    王子君的车,自然是不能开了,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王子君,看着莫小北认真开车的模样,突然有一种想在这张粉嫩的脸上吻一下的冲动。

    有道是酒可乱性,要是没有喝酒,王子君说不的还能等回去之后再说,但是喝了些酒的他,思想不由就有些飞翔,趁着莫小北不注意,朝着她的脸猛地就是一口。

    正开着车的莫小北没想到自己受到偷袭了,一惊之下,狠狠的看了王子君一眼,不过在这一扭头的功夫,莫小北手中的方向盘狠狠的扭动一下,瞬间变换了一个车道。

    幸好,跟在他们后面的那辆车车速不快,要不然,一个小碰撞就不可避免了。面对莫小北狠狠看来的眼眸,王子君难为情的挠挠头。

    “一三五七九靠边,一三五七九靠边停一下。”带着一丝怒意的喊话声,在车中两人眼神相交的时候,突然从车后响了起来,王子君扭头一看,就见一辆警车,正从他们后面跟了上来。

    “老婆,惨了!咱们这次说不定要被扣分的。”王子君朝着莫小北看了一眼,笑呵呵的说道。

    “那咱们走算了。”莫小北可不是一个循规蹈矩之人,说话之间,就准备加油门。

    “算了,还是停车吧,省得人家找到团省委去,那就更不好看了。”王子君朝着莫小北摆了摆手,轻声的说道。

    对于王子君的吩咐,莫小北一般都不反对,此时听王子君说停车,一打方向盘,车就轻轻地停在路边。就在他们的车停下之际,那辆警车也停了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交警从车上走下来,怒气冲冲的道:“你们是怎么开车的,不知道不能压线么?驾驶证,行车证……”

    就在他说得顺溜的时候,突然发现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居然是一个清丽淡雅的女子,一身普通至极的衣衫,却是难以掩饰这个女子让人心动不已的风姿。

    违规的怎么会是这样的女孩子?一呆之下的交警,本来要说出来的话语,刹那间竟然不觉咽了下去。

    “小丁,怎么了?”一声清脆的疑问,从车后响起,随着这疑问,警车的驾驶位置之上,也下来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民警,她跨步来到王子君和莫小北的车前,沉声的朝着那交警问道。

    看到这个女警,王子君一愣,心说还真是够巧的,怎么会又碰到这位贤侄女呢?

    就在王子君诧异之际,莫小北已经将车门打开了,而缓步走来的杜小程也看到了坐在车里的莫小北。莫小北去芦北县的时候,杜小程偶尔见过她一次,此时看到车里坐的竟然是莫小北,心中陡然一愣。

    两个女人的目光,刹那间交际在了一起,就好似有心灵感应一般,莫小北陡然扭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

    王大书记虽然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但是此时也不能让这两个女人继续对视下去了,他赶忙从车上走下来道:“小北,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杜的女儿杜小程,现在调到山垣市来了。”

    杜小程看着从车中走出笑容满面的王子君,心里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此时的她越发确定了莫小北的身份,巧合之下,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那位年轻的交警看到自己的队长居然在发呆,心说莫不是遇到了现实版的两女争夫么?不过此时他可不敢多开口,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少插嘴的好。

    莫小北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之后,就轻声的朝着杜小程道:“我的驾驶证没有拿,这个你看行不行?”说话之间,随意的递给了杜小程一个红皮的证件。

    杜小程此时已经没有心思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她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把证件送到了莫小北的手中,嘴中轻声的道:“同志,这件事情就算了,但是我还是提醒您一句,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以后还请您开车认真一点。”

    说话之间,杜小程敬了个礼,然后目光朝着王子君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跨步走进警车里了。

    就这么结束了,没有看到好戏的交警觉得十分可惜,不过他也不会没事找茬儿,看到杜小程上了车,也跟着坐进了车里。

    两辆车几乎同时启动,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各分了东西,王子君看着莫小北一言不发,却是觉得浑身不对劲,沉默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老婆,我和杜小程真的没什么,你可别误会啊。”

    这句话一出口,王子君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看来,这酒精真不是好东西哟,这本来没有什么,这种解释一说出来,倒显得愈描愈黑了!

    “我知道的。”莫小北突然扭头朝着王子君笑了笑,灿烂的笑脸,刹那间就好似三月的春花烂漫。望着莫小北陡然绽放的笑容,王子君突然有一种心神俱醉的感觉。

    一向喜欢早睡早起的王子君,今天真是不愿意起来,拥着被窝里被自己折腾了几遍的莫小北,王子君很是希望日子就这么流逝下去。

    可惜的是,他今天还不能休息。他还要上班,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处理。望着天天熟睡的莫小北,王子君想了想拿起电话,心说工作是干不完的,我还是请假得了。

    还没有等他把电话拨出去,那边电话的铃声倒是响了起来,本来睡得正香的莫小北,一下子被这急促的铃声惊醒了。下意识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刹那间将自己无限美好的上身展露了出来。

    虽然和莫小北结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刹那间的美景,还是让王子君觉得十分惊艳。不过随即,他就对惊醒莫小北好梦的电话很是有些生气。

    “喂。”电话一接通,王子君的声音就隐隐约约的带着一丝的怒意。

    “是王书记么,我是林树强啊,欧阳书记请您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林树强的电话里倒满是笑意,不过这笑意怎么听都不像是讨好的笑意。

    王子君如果是没有惊醒莫小北之前,倒也不会有什么脾气,此时不觉脾气上来了,不去上班的心思,也就越加的浓了起来,再说莫小北也留不了几天,而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用电问题,相信也不是什么问题,当下就道:“林主任,你帮我向欧阳书记请个假,就说我昨天着凉了,今天请假一天。”

    林树强听说王子君着凉了,很是关心的问候了两句之后,就十分客气的将电话挂掉了。

    “你还是去上班吧,别赖在家里陪我了。”莫小北朝着王子君挤了挤,轻声的说道。

    “不去了,今天孤王不早朝。”王子君看着再次缩进被窝之中的莫小北,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使坏的心思,当下两只在外面凉的有点发凉的手掌,冷不丁的朝着被窝之内摸了进去。

    嬉闹之间,自是有一番春色洋溢在房间。

    王子君这边是快乐了,但是在团省委欧阳扬的办公室里,却有人在冷笑不已。欧阳扬听着林树强汇报关于王子君请假的事情,倒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站在欧阳扬身旁的赵元顾却冷笑道:“欧阳书记,看到没有,咱们这个王书记肯定是临阵脱逃了!手里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嘛,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下倒好,弄个半途而废,没本事把人家电业局摆平,半路上又给您撂挑子了!”

    赵元顾的话,让欧阳扬皱了皱眉,昨天晚上不少学员对没有电的事情集体向学校抗议,却也是不争的事实,祝严阳和王子君的关系在团省委也是尽人皆知,现在王子君请假,赵元顾的这种猜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看到欧阳扬没有说话,赵元顾接着道:“欧阳书记,这件事情必须就尽早解决,那些学员可是说了,要到用电局那边要电,要真是闹将起来,咱们可是不好看。”

    欧阳扬点了点头,虽然这件事情供电局有错误,但是省领导真的追究起来,很有可能是各打五十大板,人家供电局家大业大,可能不会在乎这点事情,但是他们团省委就有点负不起这种责任了。

    “元顾书记,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办才好?”欧阳扬用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扭头朝着赵元顾说道。

    “欧阳书记,这件事情既然王子君书记做不成,不如换我去试试,我和电业局的几个领导还有点关系,去找一找应该会给我几分薄面吧。”赵元顾朝着欧阳扬认真地说道。

    欧阳扬没有想到赵元顾竟然会向自己主动请命,她和赵元顾在一起工作也有几年了,知道这个家伙一向是滑不溜秋的,现在这是怎么了,这么一个连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竟然争着抢着要做。

    面对欧阳扬疑惑的目光,赵元顾脸上却是坦然无比,欧阳扬对他的猜测一点不错,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做,但是那种有把握又能够抢功劳的事情,他赵元顾却是从来都不手软。

    想到昨天遇到罗昌豪的情形,赵元顾就想笑,心中暗道王子君竟然和罗昌豪有仇,这真是天助我也。要不是罗昌豪许诺可以让人帮他送电,他也不会让人怂恿再就业学校的学员向学校请愿,更不会主动招揽这个差事。

    让王子君这一次在团省委的名声扫地,这是罗昌豪对于自己的要求。而王子君的这次请假,更是让赵元顾觉得好机会来了。他和王子君虽然没有什么仇恨,但是同时身为副书记,就是他在没事的时候给王子君下个绊子的最大理由。

    三个副书记,而书记的位置只有一个,现在王子君表现的如此光彩夺目,他怎么会甘心自己的光芒被一个新来的副书记所掩盖呢?

    欧阳扬沉吟了一下,这才道:“也好,那就辛苦元顾书记你一次了,不过现在咱们最重要的,还是去学校之中安抚一下那些学员的情绪,等这件事情办好之后,再去电业局和他们商量供电的事情。”

    赵元顾点了点头,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件事情想了一个七七八八,要安抚学员情绪,早就在他的计算之中,甚至他已经想好了等见了学员,欧阳扬不好讲话的时候他该怎么将都想好了,这讲话,不但要衬托出他慷慨激昂的精神,更要将某些人遇事退缩的事情要说出来。

    时间紧急,有了决定之后,欧阳扬就带着赵元顾、林树强等人坐着小车一溜烟朝着再就业学校赶去,为了给欧阳扬多上上王子君的眼药,赵元顾特意坐了欧阳扬的车。

    “欧阳书记,这个再就业学校,我觉得上的有点仓促了,有些人一心想着捞政绩,出了事情就推诿扯皮,像这种人,欧阳书记你可要多防着点才是,省得被人拉着垫背。”

    欧阳扬知道赵元顾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的心中虽然觉得王子君不是这样的人,但是王子君在这个时候请假的事情,确实让她感到很是不舒服。

    不过她也没有开口,只是任由赵元顾说,林树强坐在副驾驶之上,听着赵元顾的话,也跟着借口帮腔道:“赵书记说得对,欧阳书记,您别的都很好,就是心太善了,虽然人之初性本善,但是,您也不能把一颗烂白菜当成大萝卜的。”

    在两人的一唱一和之中,车子来到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此时在学校的门口,已经接到通知的祝严阳正在门口站着迎接,随着欧阳扬的车停下,祝严阳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祝严阳,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讲究这个形式呢,你这个校长,不应该站在这里迎接我们,而是应该去安抚那些因为没有电不能进行实习操作的学员。”一下车的赵元顾,也不待欧阳扬开口,朝着祝严阳劈头盖脸的说道。

    祝严阳跟王子君走的近,是王子君的心腹之人,此时批评着祝严阳,赵元顾的心中就是一阵的爽利,就好似此时他批评的不是祝严阳,而是祝严阳的主子王子君一般。

    不过他的爽利之气还没有从心头彻底的升起,一声刺耳的电焊之声,就已经从学校之中响了起来。那吱吱啦啦的声音,就好似锣鼓,在为赵元顾的话语助威一般。

    可是赵元顾的脸,却变得更加的阴沉起来,那电焊声,此时就好似一个大大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有电,这里怎么会有电呢,我还没有给罗昌豪打电话,这里的电怎么就供应上了呢?心中念头闪动的赵元顾,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但是那刺耳的声音,却是一直往他的耳朵眼儿里钻。

    “祝严阳,什么时候来的电?”欧阳扬本来很是赞同赵元顾的意见,但是此时听到电焊之声,她的脸色顿时好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平和了很多。

    “欧阳书记,来了有一会了。”祝严阳对于为什么来电,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来电之后,他就给王子君打电话,但是王子君的手机却无法接通。他给团省委办公室打电话,办公室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至于欧阳扬的手机,他却没有敢打,生怕自己刚刚一汇报来电了,这边电又停了。

    “来电就好,来电就好啊!”欧阳扬也顾不了别的,走进学校,看着那些正在老师傅指导下认真学习的青年学员,一块压在她心里的石头算是挪了下去。

    “欧阳书记,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这电虽然现在来了,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再停,协调不好电业局,咱们心中还是没有底啊!”心中虽然暗自诅咒电业局的家伙配合的不好,但是赵元顾还是瞬间想好了主意,来电么,那好说,只要给罗昌豪说一句,让他再停了就是。

    欧阳扬虽然不喜欢赵元顾的论调,但是作为一个一把手,她不能不考虑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朝着赵元顾点了点头的她,就准备安排赵元顾好好的跑一跑这件事情。

    “嘀嘀嘀”

    一阵汽鸣声,从校门口传了过来,随着这汽鸣声,周兆雷有点发胖的身躯,就快速的从门口走了过来。他一看到欧阳扬就满是笑容的走过来打招呼道:“欧阳书记,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次线路检修,是上面临时安排下来的任务,我们也不得不执行,不过现在好了,这条线路经过彻底的检修,已经没有任何隐患了,咱们再就业学校可以放心的用电了,别的我不敢保证,这电力供应以后绝对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欧阳扬看到周兆雷,本来准备笑脸相迎,毕竟现在事情是自己方面求到了人家头上,却没有想到,周兆雷此时竟然不等她开口,就主动来了一大堆的保证,而且看周兆雷的模样,还生怕自己不用他们电业局的电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一转眼之间,电业局的这些同志就变化的这么大呢?

    不光欧阳书记此时心中犯嘀咕,更犯嘀咕的还有赵元顾,他从罗昌豪的嘴中知道会配合他的是周兆雷,但是此时却觉得这位周局长来的实在是不是时候。

    老周啊老周,你来的是不是太早了点,等我接下这趟差使,然后到你们局里面跑一趟,你再跟着过来嘛,再这么向欧阳扬一承诺,我这是既有里子又有面子,你现在这么一弄,我这里算是什么事情啊!

    可是埋怨归埋怨,这话现在他还有点说不出口,就在赵元顾心中嘀咕的时候,欧阳扬已经开口道:“周局长,那可是多谢你了,我们团省委这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可是需要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你们电业局的态度,我一定向有关省领导汇报,向领导给你们请功。”

    要说以前,周兆雷听了这话一定是喜笑颜开,但是现在么,他可是没有心思听欧阳扬说这些,他的目光,不断地在人群之中搜寻,希望快速的找到那个年轻的身影。

    没有,还是没有!已经准备好了一腔话语的周兆雷,在一阵阵的失望之后,终于有点憋不住道:“欧阳书记,王书记呢?我觉得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向他禀报一下才好。”

    王书记,禀报?欧阳扬听着周兆雷的话,心中就是一动,她不是没有和电业局方面的人打过交道,心中更是清楚像周兆雷这种副局长的脾性,别说她一个团省委书记,就是一些权势比较弱的厅局一把手,他们都不会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他眼巴巴的跑来,竟然是要向王子君汇报送电的事情,这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欧阳扬震惊,站在她身旁的赵元顾更是目瞪口呆,他从罗昌豪的嘴中已经知道电业局那边能够帮助他的就是周兆雷,可是现在,这个周兆雷是怎么了,怎么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这里来向王子君汇报什么好消息,这就算是要汇报,也要等自己和他谈了之后他才来汇报的啊!

    “王书记今天不舒服,在家休息呢。”欧阳扬稍微沉吟了瞬间,轻声的朝着周兆雷说道。

    王书记不舒服,在家里休息?听到这个消息的周兆雷一拍脑袋,顿时明白了过来,他心中暗道人家小两口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自然要好好亲热一番,哪里会紧巴巴的来这里上班,自己这般跑过来,还真是笨死了!

    现在不是打搅王书记的时候,但是那位莫小姐要真的将自己为难王子君的事情告诉赵总的话,自己这个副局长的位置保住保不住还两说呢。心中念头快速闪动的周兆雷,此时也没有心思和欧阳扬在这里说闲话,拍了脑袋一下说了句忘了点事,就快速的朝着他的车快速的跑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看着来去匆匆的周兆雷,欧阳扬和赵元顾的脸色,却是各有不同。

    穿着洁白的运动装,王子君就感到自己身上神清气爽,心中暗道自己以生病的理由向欧阳书记请假,要是被欧阳扬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此时,他可没有心思想欧阳扬是什么样子,朝着正在蹲着身子系鞋带的莫小北,王子君轻轻地来到了莫小北的身旁。

    今天的莫小北,穿的是一身浅白色的运动装,虽然和王子君的颜色不一样,但是任谁一看,就是一身再正宗不过的情侣装。系好鞋带的莫小北,轻轻地站起来,从她脸上淡然的笑容可以看出,莫小北对于这身衣服很是满意。

    要说这两身衣服,还真不是王子君买的,而是秦虹锦卖给他的,不,应该说是买给他们两个的,而在秦虹锦那里同样有一身这样的衣服,只不过在颜色之上,比莫小北的艳红一些。

    “咱们走吧。”莫小北伸手朝着王子君的手掌之上一握,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随意将需要的的东西拿好,就朝着门外走了出去,此时的楼道,显得静悄悄的,很显然大多数的邻居,都已经为自己的生活而奔波了起来,两人轻手轻脚的从楼梯之上下来,就朝着大门外走了过去。

    “王书记,莫女士。”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辆停在阳光之下的轿车突然打开,一脸笑容的周兆雷,从车里走了出来,此时的他一脸的笑容,恭敬的朝着王子君和莫小北打招呼道。

    看着周兆雷,王子君心中也有点明白他的意思。看周兆雷那辆车的摸样,这位周局长恐怕还等了不少的时间。不过对于这些,王子君只是放在心上,嘴中却笑着和周兆雷道:“周局长,您来这里有事情?”

    周兆雷看着王子君的笑容,心中的担忧不知道怎么着就更多了一分,他赶忙道:“我来这里看一个熟人,对了,王书记,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想要等上班之后再告诉您,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们那个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线路已经检查好了,听工程处的人说,几年之内,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周兆雷生恐王子君听不懂,特意在那任何问题四个字之上狠狠的加了重音,以显示真的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对于这点特别的提示,王子君哪里会不明白,不过已经猜出结果的王子君并不感到意外,轻轻地朝着周兆雷点了点头,并沉声的代表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全体学员向周局长表示感谢。

    可是周局长要的不是那些再就业青年的感谢,他要的是王子君的谅解,此时听着王子君给自己打官腔,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两个小时的周兆雷赶忙道:“王书记,为下岗青年再就业添巴力,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我们电业局虽然不富裕,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却是从来都不落在人后的,在这里啊,我还要求王书记指点迷津,那就是我们局里已经准备拨出一笔资金用来投入青年活动之中,但是一时间有没有好的方向,这可是愁坏了我了,今天正好碰到王书记您,看来就是老天也不想我太伤脑筋啊!”

    拿着钱不知道该怎么花,这要是几岁的小孩子,说不定对于这种论点还能够认可,但是这种论点要是放在周兆雷这种高级领导身上,那机会就是不可能的。

    周兆雷这么说,明明就是他们掏钱给自己演戏么,对于这等事情,王子君可没有什么兴趣。就在他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陡然间,他的心中一动。

    “好的主意倒是没有,不成熟的想法倒是有一个,我听说山垣市一中要举办一次歌唱青春的活动,你们电业局倒是可以跟他们联系一下。”

    歌唱青春的活动,山垣市一中,这跟王子君有什么联系呢?周兆雷看着轻轻朝着他招手告辞的男女,一时间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不过转得过来转不过来是一个方面,做不做又是一个方面,在思索了一会自后,周兆雷就开车朝着山垣市一中的方面而去。

    “那个人得罪过你吗?”在走出了百米之后,莫小北陡然轻声的朝着王子君道。

    对于莫小北的判断力,王子君早就领教过了,莫小北虽然对很多事情都很是淡然,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她却是有着惊人的判断力,就比如现在周兆雷这种情况,她就一眼看清楚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对于莫小北的这种判断力,王子君有种有爱又恨的感觉。不过他还是笑着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你开始的做法,和我爸爸差不多,但是后面的,我却是有点不明白。”莫小北轻轻地甩了甩披散在肩头的散发,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听到自己的处理方法竟然和老岳父有些相像,王子君轻轻笑了笑道:“不明白那就慢慢想,反正我是不急。”

    青年男女上街,时光自然是过得很快,在带着莫小北好好的吃了一顿山垣市本地的小吃之后,王子君就带着莫小北将大多数的时间消耗在了九十年代很是流行的台球桌上。不过和开始时欺负莫小北欺负的很爽到最后往往好似有神助一般的莫小北一杆将所有的球都挑完,根本就不给王子君报仇的时间,这让王子君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放下球杆的两人迎着西落的残阳,轻轻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巢,温馨的夜晚好似就要再次到来。就在王子君和莫小北静静的做饭之时,却听见轻轻地敲门声响了起来。

    这是谁呀,一般的时候,很少有人打搅王子君,将自己炒菜的锅铲轻轻一放的王子君,就走出了厨房。这倒不是莫小北不做饭,只是怕自己媳妇将厨房给点着了,王子君硬生生的将想要帮忙的莫小北给赶了出去。

    “你找谁?”莫小北的声音从客厅之中传来,在这声音之中,王子君就见到一身朴素校服的花蓉蓉,正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莫小北。

    “我……我……”一时间被莫小北荣光震慑的花蓉蓉,说话变得吞吐了起来。

    “蓉蓉你找我有设么事情么?”王子君看着有些羞怯的花蓉蓉,当下笑呵呵的迎上去道。

    看到王子君,花蓉蓉那抬起的心这才轻轻地放了下来,她看着满脸笑容的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这才轻声的道:“王大哥,我们学校举办的舞会,我也能参加了,听老师说是电业局叔叔为了赞助我们的节目,特别出钱给我们买了一批演出服,我想问一问您后天有没有时间?”

    看着满是幸福之色的花蓉蓉,王子君的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温暖,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道:“那实在太好了,后天我只要有是时间,一定会去看蓉蓉的表演。”说话之间,王子君朝着莫小北一指道:“这是我妻子莫小北,你可以叫她莫姐姐。”

    “莫姐姐……”花蓉蓉就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轻轻地看了莫小北一眼,轻声的叫道。

    莫小北对于一般的人,都是一副冷淡的摸样,对于花蓉蓉,却笑了笑道:“你叫蓉蓉,好,后天姐姐也去观看你的演出。”

    王子君接着又问了问花蓉蓉母亲的病情,听说已经出院了,很是高兴地恭喜了两句,花蓉蓉在和王子君又说了两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家。

    “孤儿寡母,又面临下岗,真的不容易啊!”王子君看着被花蓉蓉乖巧的关住的门,心中很是有些感慨的说道。

    莫小北点了点头,扭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道:“所以你才让那个讨厌的家伙赞助一下他们学校的那场歌舞表演。”

    “嗯,毕竟现在的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你说是不是?”王子君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看着王子君的情绪不是太高,莫小北轻轻的走到王子君的身前,温柔的用手扶住王子君的手臂道:“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王子君点了点头,轻轻地抓住了莫小北伸来的手掌。

    和沉寂在幸福之中的小夫妻相比,此时的花蓉蓉心中却充满了异样。在决定不参加学校表演的时候,花蓉蓉的心中充满了沉闷,特别是当同学议论什么颜色的演出服比较漂亮的时候,她的心中更是有些发酸。

    不过花蓉蓉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自己家中的情况,所以这件事情,她在家中,特别是在生病的母亲面前,根本就连提都没有提。而就在少女死了这方面的心思之时,一个让她惊喜不已的消息却传了出来,省电业局支持学校的建设,要和学校搞联欢,这次的服装都有电业局赞助。

    在知道自己可以穿着漂亮的衣服参加表演的时候,花蓉蓉高兴地就好似一只欢快的鸟儿,在放学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并将这个高兴地消息,和自己的母亲分享。

    可是在吃了午饭之后,花蓉蓉却是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王子君的住所,不知道为什么,她非常希望将这个好消息也告诉这个王大哥,请他也去看这次的表演。   首发

    “他结婚了,他怎么会结婚了呢?”走在有些狭窄的楼梯之上,花蓉蓉有些痴了一般的轻轻自语……花季的少女,情绪很是善变,虽然有点难以接受那个人已经结了婚,但是对于即将到来的表演,花蓉蓉依旧充满了兴奋。在学校之中沉默了一些天的她,再次变成了一只欢快的鸟儿,自由自在的飞翔。

    “蓉蓉,跳的不错,不过你还是要加强训练,今天你们几个其他的课就不用上了,好好地练习,各种动作一定要做到娴熟到位。”三十多岁的舞蹈老师很是欣赏的停在花蓉蓉的身旁,笑呵呵的夸奖了一句这个被自己看好的小姑娘之后,接着又朝着那些一起训练的几十个被确定当领舞的女同学说道。

    “不用上课训练,于老师,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一个个头比较高的女生丝毫不怯场的朝着舞蹈老师问道。

    于老师很是随意的朝着那些女同学摆了摆手道:“是有事情,不过跟你们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听说咱们校里的这次活动,省里面有大领导要来,咱们校领导生怕你们演砸了,所以呀让你们好好地练练。”

    有大领导要来,这些对于花蓉蓉等年轻的女生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什么消息,在他们看来,不论是来多大的领导,都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

    舒缓的音乐之中,已经穿上了演出服的女孩子欢快的舞动着,就好似一只只美丽的小天鹅,在静寂的操场之上翩翩起舞。花蓉蓉练习的很是认真,她不是为了那个要来参观的领导,她是为了自己的妈妈,为了让王大哥能够看到自己最好的表演。

    一天的时间,都在训练之中悄悄的过去,在最后的排练之中,不但有于老师,更有学校里面的几位校长再看,从这些校领导的亲临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这次表演很是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