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三章 养兵千日 厚积薄发
    为了这个电焊工的事,秦云汉十分犹豫、十分为难、十分苦闷。但是,他翻来覆去的想,前后左右的想,一直拿不定主意。这几年生意做大了之后,他把自己的脸面看得比啥都金贵。可是,眼下这排山倒海般的压力罩着头顶,这求人的事,你还能拧着劲儿不干么?

    回到家里之后,秦云汉越想越气,抓起酒瓶,仰起头,咕咚咕咚地把那瓶才开启的酒猛地倒下去,眨眼工夫,就头晕目眩,天旋地转,咚的一声,仰面倒在地上沉沉地睡去。

    那一睡,就是昏昏沉沉的两个小时,醒来之后,秦云汉觉得全身乏力,走路都打晃晃,但他觉得值,人嘛,能大能小是条龙,能屈能伸是英雄。低低头又怎么了,人还能没个求人的时候?

    这么一想,秦云汉就义无反顾的来了。他要来团省委,把陶毅升当初跟他说的那些电焊工调过去,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神腾公司挣点脸面出把力!

    但是陶毅升不懂这个,他的诧异的目光根本就瞒不过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秦云汉。不过瞒不过归瞒不过,面对这种情形,秦云汉除了苦笑之外,什么也不能说。

    谁让这一次,论到他秦云汉求人了呢?

    想到自己今天上午工程部负责的工程师的汇报,秦云汉的心中就是一阵黯然,为了制定重新修整的计划,秦云汉也跟着工程部的人一直忙前忙后,本来准备安稳觉儿的秦云汉,早晨七点还不到,就被电话的铃声给叫醒了。

    本来很是生气的秦云汉,在听到工程师的汇报之后,一腔热血,顿时就消失的干干净净。那冲到了定量门的怒气,更好似随着这电话消失的干干净净。

    电焊工要找,对于他们神腾公司来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公司的一个副经理通过各种渠道用了一早晨的时间,还真是拉出来了一支队伍。只是,这支队伍来到工地之后,却是出了篓子,上百号人的队伍之中,有高级水平的电焊工就那么几个,其他人根本就干不了这个活儿。

    “秦总,焊工的问题要是解决不了的话,拜祖台三天根本就弄不完,这是肯定的!”这是工程项目部工程师的原话,这话一出,秦云汉嘴上的水泡都快起来了。

    焊工问题解决不了,那绝对是完不成任务的,想到昨天制定的计划,秦云汉的头皮就是一阵发麻。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招兵买马,这么一弄,倒成了掐住自家脖子的绳索了!

    高级焊工,这让我往哪里去找那么多的高级焊工来着,秦云汉心中知道,负责这件事情的副总人脉比自己不差,既然他只能弄到这个地步,就算自己再搜罗人才,也没什么好计策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要是去别的城市招聘,不说一次性弄不了那么多人,就算找来了,那还不知道浪费多少时间呢,恐怕这一去一回,黄花菜就成凉了的!

    被逼无奈之下的秦云汉,突然想到了陶毅升,想到了陶毅升给他推荐的团省委的再就业培训班,心中暗暗祈祷,如果这个培训班里的电焊工真的如陶毅升所说的那样,那自己这次就算有救了。

    为了完成任务,秦云汉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招呼了自己的司机和助理,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团省委,求见陶毅升。

    “道歉就算了,都是一件小事情,王书记大人大量,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的。”陶毅升看着秦云汉,心中越发觉得得意,漫不经心的挥挥手,颇有一番云淡风轻的模样。

    “您陶主任和王书记都是宽宏大量,这事都怪我了,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看这样,给我个机会,让我请二位吃顿饭,咱们坐在饭桌上沟通一下!”秦云汉做出一副深刻检讨的模样,诚恳地说道。

    对于别人请吃饭,陶毅升一般很少拒绝,但是此时,他却不想答应得那么爽快了,轻轻的摆了摆手道:“不不不,秦总,你们生意做大了,时间就是金钱,这顿饭哪,还是省了吧!”

    说话之间,陶毅升就站起身来道:“秦总,这件事情我看就到这里吧,刚刚办公室打来电话,让我到欧阳书记那里去一趟,对不住了,我要失陪了。”

    看着陶毅升拔脚要走,秦云汉登时就急了,如果让陶毅升走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他的计划全部落空了么?

    “陶主任,你们的计划,我已经看过了,我看这样吧,你们的学员,不如都跟我去实习……”秦云汉此时也不敢耽搁,赶忙将自己一路上琢磨好的话说了出来。

    陶毅升心中还窝着气呢,如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别的公司,这批学员无路可走,对于秦云汉的这种态度可能是大喜过望了,毕竟学员的就业问题还是第一位的,但是现在嘛,问题都已经迎刃而解了,他当然没有心思跟这个秦云汉啰嗦了。

    “秦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团委领导已经跟另外一家公司谈妥了,正准备带学员去他们那里呢。”说话之间的陶毅升,扭头就走出了办公室。

    去了另外一家公司?这怎么可以!这些学员现在寄托了秦云汉的所有希望,如果这些学员指望不上,他又怎么能完成这无米之炊呢?

    “叮铃铃……”

    清脆的手机铃声,快速的响了起来,拿着手机的王助理看了一眼电话号码,赶忙跑了过来道:“秦云汉,是魏市长的电话。”

    魏市长,听到这三个字,秦云汉的脸色就是一变,做建筑安装工程的他,可不敢得罪这位山垣市主管城市建设的大佬,一接通电话,就赶忙笑着道:“魏市长您好,我是小秦。”

    小秦这个称呼,足以听出来现在的秦云汉把自己放在了如何低等的位置上,不过,他这么的低眉顺眼并没有得到对方的肯定,迎接他的不是魏市长嘴里亲切称呼他小秦,而是万分恼火的质问道:“秦云汉哪秦云汉,你在给我搞什么鬼呢!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磨磨蹭蹭的?电焊工就上这么几个人,你想焊到什么啊,想焊到中秋节才好啊,你给我表个态,你是不是存心让我跟你一块挨处分哪你!”

    “不敢不敢,魏市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敢让您背个处分呢,您尽管放心,这事有我担着,没您的事儿就是了!”秦云汉额头上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他当然知道这魏市长喝多了偶尔也会跟自己称兄道弟,但是,一旦涉及到官帽子了,他是不可能对自己手下留情的。有道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更何况这事涉及到责任追究呢。

    “有你担着?真要是修不好这拜祖台,弄到追究责任的份儿上,你能给我担着?你以为你是谁呢,你担得起吗你!啥话也不说了,就一点,你要是两天半的时间内完不成任务,后果你自己想吧!”魏市长说话,就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秦云汉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如果市领导果真发狠治他的事,那他是绝对逃不了的。虽然现在他看上去很白,但是从这一条路走出来的人,哪里有不触线的。

    “秦总,要不,您先歇歇再说?”王助理看着秦云汉的脸色有点不对,赶忙提醒道。

    “歇什么歇!走,快跟我去找王书记,今天就算我秦云汉给他跪下,也得把这批学员给我拉出来!”秦云汉到底是白手起家,经历过风浪的人物,瞬间平静下来之后,就沉声的朝着朝着王助理吩咐道。

    “秦总,尽管陶主任说这些学员是高级焊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一上去,就肯定能做得成,您用不着求他们吧?”王助理看着一脸着急的老总,轻声的提醒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要是不上去,那就是一定做不成。就算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试一试。”秦云汉狠狠地一挥手,大步流星的朝着陶毅升的办公室外走了出去。

    可是,他还没有走多远,手机的铃声再次的响了起来,这一次来电话的,依旧是魏市长。看到魏市长的手机号码,心中一突的王助理赶忙将手机交给了秦云汉。

    秦云汉停下了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满脸笑容的说道:“魏市长您好,我是小秦。”

    “秦云汉啊,你年龄比我还大呢,就不用再自称小秦了,我是罗书记。”淡淡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出,这声音秦云汉不太熟,但是这个名字,秦云汉却是太熟悉了。

    市委罗书记,竟然是罗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一直以来,秦云汉都想着接近这位罗书记,但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而现在,罗书记亲自打来了电话。

    如果没有拜祖台的那件事情,他一定会因为这个电话欣喜若狂的,可是现在,知道罗书记为什么打电话的秦云汉,就感到自己的肩膀上,好似有着千钧的压力一般。

    一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这足以说明此事的严重性。

    “罗书记您好。您批评的对,我一定改。”轻轻地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秦云汉的声音放得更加轻了。

    “秦云汉,我这可不是批评你,我这只是一个建议,你要是觉得自称小秦能让自己年轻几岁,这种自称也不是不行。”罗书记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很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罗书记,我……”秦云汉知道罗书记打电话目的不在这里,但是他只能顺着罗书记的话说,毕竟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罗书记那边,却是越加的轻松,他笑呵呵的道:“秦云汉,我一来你的工地,孙工就告诉我你去找工人了,你忙你的,我来这里,就是想看看你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只要有,你尽管给我提出来,我在这里给你撑腰呢!”

    “谢谢罗书记的关心,我……我这里就是高级焊工不足,现在正在想办法。”秦云汉沉吟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困难说了出来。

    “你看省建筑公司的那些师傅怎么样?”罗书记对于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准备,在秦云汉说出问题之后,就轻声的朝着秦云汉说道。

    省建筑公司,名气倒是不小,也有电焊工人,但是他们主要搞的是建设,对电焊工的利用本来就很小,而且他们那些电焊工的素质,大多也就是和自己那位副总组织的队伍差不多,把他们要过来除了多管几个人吃饭,别的好像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人到用时方恨少啊,在秦云汉看来,要是将整个山垣市的焊工都组织起来,倒也不是拉不起这个队伍来,但是这样一来,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而这时间要是一浪费,那什么都来不及了。

    “谢谢罗书记,不过省建筑公司主要职责是盖楼呢。”秦云汉并没有明说,但是言外之意,却是已经将自己的态度表露出来了。

    作为一市的市委书记,罗书记自然明白秦云汉的意思,他呵呵一笑道:“既然是这样,那秦云汉你就自己挑将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迎难而上,克服困难,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将这件事情办扎实了,任务光荣而艰巨,你这可是为我们山垣市争光添彩呢。”

    罗书记说的都是勉励的话语,但是这话说的秦云汉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勉励,这是罗书记给自己戴紧箍咒呢。领导的话语,有时候可是不能光正面理解的,什么叫为市里争光添彩那分明就是敲打你一下,你干不好了,那就是给市里,给我罗书记丢脸呢!

    不能,绝对不能,一旦你办不成的话,那就是辜负了全市人民的重托,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挂了电话,秦云汉快步的朝前走去,心中情绪激昂的他,就好似一个将要赶赴沙场的战士,充满了毅然决然的坚定。

    不过,在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之后,秦云汉的头脑终于清醒了,望着那标注着卫生间的门牌,秦云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王书记在哪里办公。

    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秦云汉对自己暗骂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这里耽误工夫,在敲开一个科室的门之后,他很是小心的问道:“同志,请问您知道王书记在哪里办公么?”

    那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倒很是热情,不但给他指了路,还告诉他王书记刚刚出去,让他最好到会客厅去等一下。

    到会客厅去等?听着这个建议,秦云汉就有一种碰桌子的感觉,昨天下午,就因为不想见人家,让人家到会客厅里去等,现在倒好,自己亲自送上门来,得到的结果依旧是到会客厅之中去等。

    等,还是不等呢?秦云汉的心中念头飞速的旋转,但是罗书记的那句话,最终又出现在了他的心头。等下去,一定要等下去。

    “叮铃铃……”

    电话的铃声再次响起,看着来电的号码,秦云汉几乎快要崩溃了,魏市长又给他打电话了,这让他心中又多了一丝的紧迫。

    电话一接通,他没有敢先开口,生恐这一次打电话的依旧是会是罗书记。

    “你在哪里,快点过来吧,省委聂书记等一会儿就要来看现场,你向聂书记汇报一下工程进度。”魏市长说完,不等他回答,就直接给挂了电话。

    聂书记还要来看工程的进度,秦云汉的脑子嗡了一下子,他虽然知道这工程对于省里很是重要,却没有想到昨天才来的聂贺军,今天上午竟然也如此急迫的要看一看工程的现状。

    聂贺军要来,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应对?他必须得给领导一个说法的。尽管他不在官场,但是却也清楚,官场里就讲究一个规矩,对于领导安排下来的事情,那是必须得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的。你说,这事弄到半路上卡到这儿了,这让他怎么给聂书记交待呢?这么一想,秦云汉头上就冒出汗珠子来了!当下迈着步子,整个人的精神都高度紧张了。

    电话的铃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打电话的是市建委的那位赵主任,赵主任在电话之中没有说的如两位领导那么硬气,但是在话里话外,都在提醒他,这项工程,他一定要圆满的完成,完成了什么都好说,要是弄不好,山垣市就没有他神腾公司的立身之所了。

    挂了赵主任的电话,秦云汉的神色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已经经受了这么多领导打击的他,精神上,此时算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他娘的,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老子拼了。心中有了打算的秦云汉,快步朝着团省委的楼下走了过去。

    ……拜祖台所在的小山之上,此时可谓是艳阳高照,狂风卷走了云朵,出现的自然就是一个不错的好天气。

    不过此时,在山上的一众人等,每一个心情是好的,特别是像山垣市魏副市长和建委赵主任等人,更是都感到自己的身躯都在打颤。

    不过他们就算是在打颤,也不敢无所顾忌地动弹,因为此时此刻,山垣市第一大佬的脸上,已经是乌云遮日。

    “孙工,你说按照这种速度,三天之内完不成么?”聂贺军声音平静,但是在这声音之中,却好似隐含着无尽的威严一般。

    孙工以前见过的最大领导,那就是市建委的赵主任了,现在一下子和如此之多的大领导共聚一堂,而且还和省委书记说话,让他紧张的都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聂书记,这……这焊工不够,要想重新焊接起来,三天……三天确实不够。”孙工在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小心翼翼的朝着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些领导脸上看了一眼,但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聂贺军的脸色,变得很是阴沉,他扭头朝着罗书记看了一眼道:“罗书记,人不够可以多上么,怎么会依旧存在焊工不够的现象呢?”

    罗书记虽然是省委常委,但是面对省委书记的责问,脸色也很是不好,他扭头朝着孙工看了一眼,然后道:“聂书记,今天神腾公司已经组织了一批一百多人的焊工,但是这些焊工大多会一些基础性的焊接,对于这修复工作,没有太大的用处。这些钢架毕竟是要修复,需要高级的焊工才行。”

    “高级焊工咱们省里没有么,山垣市不够,就从其他市里面调,你要是觉得不要好开这个口,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把高级焊工都给你送过来还不行么?”聂贺军的话,说的很是硬邦邦的,听的罗书记的脸上都有点发烫。

    从其他市里面送,这当然是个办法,可是现在的前提是绝对要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就算是其他市里面全力配合的话,那些工人送过来,应该也是晚上的事情了。

    看着罗书记的脸,聂贺军知道自己也不该将自己的脾气都发在这位身上,毕竟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他愿意的。可是想到自己提出的这一炮打不响,聂贺军的心中就有一股邪火。

    “神腾公司对这种事情想办法了没有?”站在聂贺军身旁的张副省长,轻声的开口,也算是给罗书记解了围。虽然两家的关系因为张露佳和罗昌豪闹的不是很好,但是张副省长以前毕竟和罗书记关系不错。

    作为聂贺军的爱将,他一开口,聂贺军顿时就将那看向罗书记的目光收了回来,朝着孙工等神腾公司的人看来过去。

    “秦总已经想办法了,他去团省委求助了。”孙工对于秦云汉的去向还是清楚的,听到领导问,赶忙回答道。

    这家伙的头是不是被驴子给踢了,前一句话说的还不错,现在怎么弄到团省委上面去了,想办法你应该到区建委建设厅,去建设公司,你他娘的怎么就跑去团省委了呢?

    山垣市领导的脸色,一个个都变得难看之极,上至罗书记,下到那位建委的赵主任,一个个神色变得尴尬至极。

    “你说你们秦总去哪里了?”聂贺军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是去省委还是团省委,在这两者之间,聂贺军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是团省委了,听王助理说要去见他们的王书记。”孙工是搞技术的,对于一些人情世故之上的事情,天生就有点迟钝,在聂贺军再次问话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其他领导给他递眼色,依旧沉声的朝着聂贺军说道。

    去团省委?找王书记?找他干什么弄来一堆团员青年给你在这里当搬运工么?山垣市不少领导摸不着头脑,但是站在孙工旁边的聂贺军等人却是明白这位王书记是什么样的人。

    这种事情,怎么也去找王子君,聂贺军不由得摇了摇头,就在他准备再细问的时候,就见一个人快速的从山下跑了过来。

    “聂书记,罗书记,张省长……”在看到聂贺军等人之后,秦云汉就快速的朝着各位领导打招呼道。

    魏市长不等他将招呼打到自己身上,就赶忙的说道:“秦云汉,你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快向领导汇报一下工程的情况。”

    汇报,怎么汇报,现场就是这么一副情形,你们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不都已经看过了么?心中虽然腹诽了魏市长一句,但是秦云汉却是丝毫不敢违抗这位副市长的命令,赶忙道:“聂书记,我们神腾公司……”

    “秦经理,不要说这些了,刚才孙工告诉我,要是按照这个进度,三天之内是完不成任务的。”聂贺军指着下面二十多个施工的工人,沉声的说道。

    聂贺军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话语之中,却好似有着千钧的力道,让秦云汉猛然生出了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他很想给聂贺军说不是,但是在聂贺军的目光之下,他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道:“是。”

    “那还有别的办法没有?”聂贺军并没有说什么批评的话语,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

    聂贺军没有批评,但是山垣市的干部,却一个个紧张不已,他们心中很是清楚,聂书记这是保持风度,不想给下面的同志发火,可是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有,聂书记,只要你把团省委再就业培训学校将要毕业的那些电焊学员能让我用上三天,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已经逼上梁山的秦云汉,也顾不得许多,大声的朝着聂贺军说道。

    团省委再就业培训学校,聂贺军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虽然对团省委的编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是聂贺军却不记得团省委有这么一个编制。

    “团省委有这个部门么?”扭头朝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张副省长问道的聂贺军脸上带着一丝的不信。

    作为省政府的副省长,张副省长同样是日理万机,对于这种小事情,他也不会去关心,但是此时聂贺军问道了,他赶忙开动脑筋思索了起来。

    “聂书记,听说是团省委前些时候专门成立了一个临时机构,专门为下岗青年免费提供再就业的技术,听说是由王子君副书记主抓的。”张副省长想不起来,看到领导为难的张副省长的秘书,赶忙沉声的答到。王子君用青年再就业的名义在团省委内部解决了几个副处级干部争端的事情,大领导们不太清楚,他们这些在省委大院之中不断活动的二号领导们,却是清楚的很。

    “那就让他们过来,救急如救火嘛!”聂贺军一拍腿,顿时就下了决定道:“给欧阳扬和王子君打电话,让他们立即将所有的学员给我带过来,我在这里等着!”

    一句我在这里等,不知道让多少干部心中充满了嘀咕,谁再大的胆子,那也是不敢让省委书记等的,刹那间,电话就飞速的打了起来……团省委会议室里,团省委的几位领导此时正在开着列会。只有两间办公室大的会议室中,渺渺的水汽不断的上升。

    会议在欧阳扬的掌控之下,很是顺利的通过了几项常规的工作,副书记赵元顾接着又在欧阳扬的安排下,传达了团中央的一个文件,随着议程的一项项进行,整个会议显得很是波澜不惊。

    作为欧阳扬的秘书,钟迪红作为记录者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她白嫩的小手在纸上不断的划动,将一件件事情,快速的记载在了纸上。

    钟迪红此时的摸样看上去是认真至极的记录,但是作为自己身体的主人,钟迪红的心思其实并不在记录纸上,一边想着这无聊的会议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一面想着今天晚上那个约会。

    当孙泽宏的话说完之后,已经事先知道了会议议程的钟迪红大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幸亏这样的会议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个星期也就是一次,要不然自己早就要被这样的会议给烦死。

    “王书记,听说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那边出了点事情?”就在钟迪红准备合起本子的时候,已经结束了讲话的孙泽宏陡然扭头朝着王子君说道。

    在开会的过程中,王子君表现的很是低调,现在的他,可是不愿意在一些小事上斤斤计较,与人争锋。听到孙泽宏突然之间的问题,王子君笑了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就是第一批学员就要毕业了,想要通过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给他们联系一个好的工作。”

    孙泽宏笑了笑道:“这件事情,可是一个大事,关系到那一百多个学员的再就业的人生走向,也关系到咱们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声誉,王书记你可一定要抓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几个的,王书记你千万不要客气,尽管开口就是,我们一定在所不辞。”

    孙泽宏的话说的很是客气,而且很是热心,但是王子君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在这次班子会之中点一点他王子君,告诉他这次工作关系重大,要是出了篓子,那可就是你王子君自己的。

    “孙书记说得对,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都应该重视起来,王书记,有事情不要一个人扛着,咱们是一个集体,有事情大家想办法,什么难关都过得去。那神腾公司不就是一个私营企业么,竟然让王书记你白等两个多小时,还真是觉得咱们团省委好欺负,我已经给工商部门的两个朋友打过了招呼,一定要给他们公司一个教训。”赵元顾等孙泽宏说完,就接着说道。他拳头轻轻地砸在办公桌之上的样子,好似充满了愤怒。

    欧阳扬看着两个副书记的表现,心中一阵的发冷,她心中清楚现在是孙泽宏、赵元顾两个人联起手来打压王子君。而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学生,自然就是他们最为有力的手段。

    孙泽宏所有的话,虽然好像处处在为王子君着想,但是实际上,就是告诉所有人这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就是一个烂摊子,培训出来的学员连工作都很难找,而一旦这件事情被确认下来,那就等于否定了王子君这些天来的所有成绩。

    至于赵元顾,更是在贬低王子君的同时,向所有人显示他的实力,你王子君受到一个私营老板的侮辱,好,我赵元顾给你报仇,给你找回面子。这么一来,王子君就算是心中憋屈,表面上也要领他的情。

    王子君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心中冷笑一声就准备开口说话,两人的心思他明白,所以也不准备再客气什么,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会议室的门陡然被推开了。

    “小郑,你干什么?慌慌张张的成个什么样子?”欧阳扬看着快步闯进来的年轻人,脸色就是一变,沉声的朝着那年轻人冷声的说道。

    欧阳书记眼睛一冷,那就是一些老油子,也心惊不已,更不要说小郑这么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一呆之下的小郑,话语就有点哆嗦道:“欧阳书记……是是省委聂书记的电话。”

    聂书记的电话几个字从小郑的口中吐出,顿时让准备开口的纪检组长霍相冉闭了嘴。虽然他觉得这是自己宣扬纪律重要性的好时候,但是也没有胆量冒犯聂贺军这个省委一把手的书记。

    “聂书记您好,我是欧阳扬。”欧阳扬也不答话,直接从小郑的手中将的电话接过来,恭敬的说道。

    电话的声音不低,虽然被欧阳扬放在耳朵上,其他人依旧能够听到电话之中聂贺军那醇厚的声音:“欧阳书记,你这是在搞什么,怎么打电话没有人接啊!”

    “对不起聂书记,我们正在开会,手机没有带。”欧阳扬一边解释,一面保证道:“聂书记,我保证以后不再发生这种事情……”

    “好了,别说这些了,你和王子君赶快带上你们那个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所有学员,给我快点到拜祖台来,我等着你们。”聂贺军不等欧阳扬的话说完,就将她的话打断了。

    聂书记让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学员到拜祖台干什么?欧阳扬对于拜祖台并不陌生,这件关系到聂贺军,不,现在应该说已经是关系到整个山省脸面的大典,她也没有少参加。但是无论她怎么想,都不明白聂书记为什么要让她和王子君带着那些学员去干什么?

    想得明白要执行,想不明白同样要执行,聂书记都说了他在那里等着,欧阳扬恨不得现在就好似一个鸟一般插上翅膀飞过去。

    团省委不但所有的车都出动,还从机关事务管理局借了两辆大车到再就业培训学校去拉学员,不过就是这一来一回,也要了半个小时。

    虽然聂贺军电话之中只是提到了欧阳扬和王子君,但是孙泽宏、赵元顾等人却是一个都没有走,在欧阳扬开车朝着拜祖台方向飞驰而去的时候,他们也坐上自己的车,紧跟着欧阳扬的车朝着拜祖台飞驰。

    “子君书记,你说聂书记这次要干什么?”心中没有底的欧阳扬,沉声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王子君此时的心中,赫然升起一丝明了。不过他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讲出来,听到欧阳扬的问题,他笑了笑道:“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情,要是批评人的话,不会让欧阳书记你带那么多学员去的。”

    欧阳扬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她还是有信心的。司机好像也理解车上领导的心情,方向盘转动之间,车的速度再次加快了起来。

    就在欧阳扬和王子君议论之时,坐在一辆车之上的赵元顾和孙泽宏也陷入了沉吟之中。他们同样有点摸不清头脑,聂贺军在他们开会的时候打来电话,并要欧阳扬带着这些学员过去,这究竟是干什么呢?

    作为省委书记,可以说是每天都很是忙碌的聂贺军真是如同他所说的那般,站在拜祖台的地方迎接王子君他们的到来。

    远远的看到站在那里的聂贺军,王子君、欧阳扬等人赶忙从车上下来,快速的朝着聂贺军的位置跑了过去。

    “聂书记。”作为团省委的一把手,欧阳扬第一个开口朝着聂贺军打招呼道。

    聂贺军点了点头,沉声的道:“你们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学员都到齐了么?”此时的聂贺军,对于这个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刚才还很是冷峻的脸上,此时已经多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都来了,就在后面车上。”欧阳扬一边说,一面朝着后面的两辆大轿子车一指道。

    “听说他们都已经达到了高级电焊工的水平?”聂贺军饶有兴趣的朝着那些工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问道。

    这个问题欧阳扬还真是回答不出来,但是面对省委书记的问话,她又不能不回答,就在她犹豫的瞬间,王子君赶忙借口道:“聂书记,听培训他们的老师傅说,他们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

    “好,现在拜祖台的修复需要人手,只要他们能够真的达到你们所说的水平,我就给你们记上一功!”聂贺军说话之间,就朝着远处正在修正的拜祖台一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