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五章 铁娘子 真汉子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王子君依旧能够感受到让他有些难堪的坚挺和那圆润的地方接触的感觉。杜小程对此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可是,她那猛然一阵紧绷的身躯,又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摩托车依旧在飞驰,夜空下的霓虹灯轻轻的闪烁,在两个人身上一明一灭。

    “到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摩托车在杂志社家属院门口停了下来。

    王子君赶忙从车上蹦下来,看着杜小程那有些冷峻的脸色,有些发虚的问道:“小程,要不要过来坐坐?”

    “不了。”杜小程猛的一发动摩托,就朝着远处飞驰,伴随着摩托车的轰鸣声,王子君的耳边传来了杜小程带着一丝怪异的声音:“我怕你吃了我,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杜小程把摩托开得飞快,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王子君回味着杜小程丢下的这句话,心里有些难堪。对于刚才的碰撞,王子君一直觉得杜小程不懂,没想到,这孩子机灵得很哪,到最后还是给戳破了!

    “这孩子……”摇了摇头的王书记,快步朝楼道里走了过去。

    随着祖帝生辰的到来,整个山垣市大部分机关部门都忙碌起来,尤其是城管和卫生等部门,更是开始了全天候的值班加班。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公厅的灯,也开始到很晚才熄灭。

    和这些忙碌的单位相比,团省委就轻松多了,除了组织大学生志愿者服务小组之类的事情,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再操心了。

    团省委的好戏还是接踵而至,整个部门的氛围很是不错。尤其是在祭拜祖帝大典结束之后,省委召开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表彰大会,对各个立功单位予以表彰的时候,团省委的排名很是靠前。

    作为省委书记的聂贺军,更是在会议上对团省委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强调指出,我平常最反对说假话空话的人。什么是扑下身子放下架子,为人民服务?团省委就是。这帮年轻干部不等不靠不要,利用自身优势,成立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帮助下岗青年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这种授人以渔的作法,起到了点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的效果,这就是真真正正的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啊。

    省委一把手用他自己特有的语言表达了他的感受,最后,还强调指出,团省委的作法值得各单位、各部门学习,要把这种创造性开展工作的作法普及下去。

    有了省委书记的点名表扬,记者们对团省委开始趋之若鹜,散会后,省电视台、省电台和省报的记者们商量好了似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堵在会场的出口,长枪短炮地架起来,镜头和闪光灯齐刷刷的对准了团省委书记欧阳扬,欧阳扬谦虚地笑笑,摆摆手道:“团省委做的这些工作都是民心工程,大家想啊,中青年人是全家人的顶梁柱,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身上的担子很重,未来的日子很长,他们不能待岗啊!”

    欧阳扬的话说得简明易懂,却充满了感**彩,这种饱含深情的话本身就容易让人感动,更何况是从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口里说出来呢,这回记者们理解了。他们不再质疑,他们看到了一个朴实无华的为民办实事的干部形象。没有经过任何粉饰和包装加工,原汁原味,这可信度和说服力就更高了。

    对于团省委书记欧阳扬来说,这些天,喜事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排队向她迎面走来。先是第一批学员顺利就业了,然后就是省委书记聂贺军在大会上毫不掩饰的对团省委大加表彰,这就是最好的奖励,这些天的欧阳扬,每天都是春风拂面,就算面对属下工作上的一些小瑕疵,也都宽容地一笑而过了。

    “王书记,忙着呢?”王子君正在办公室里整理一份文件,欧阳扬敲门走了进来,笑着和王子君打招呼道。

    看到进来的是欧阳扬,王子君赶忙让座,并快速的沏好茶,然后笑着道:“也没有什么好忙的,就是将一些东西整理一下。”

    欧阳扬笑了笑,和王子君说了两句闲话,就把话题扯到自己的来意上:“王书记,前两天省委聂书记对咱们团委帮助下岗青年再就业的作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要求我们再接再厉,积极发挥团省委的作用,为更多的下岗青年提供一种心贴心的服务呢。”

    王子君静静地听着欧阳扬的话语,他心里明白欧阳扬的意思,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满足现状,想要以此为契机,将这项工作继续多大。

    对于这件事情,王子君还是持积极态度的。毕竟让下岗青年学到一份技术,这对于下岗找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好事。

    “欧阳书记,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再加把劲,做出一个好的成绩来,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力量太小了点儿,培训的学员也太少了,而且专业科目也需要增加。”王子君喝了一口茶,将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

    欧阳扬听到王子君支持自己的意见,心中有些欢喜,现在王子君在团省委的威望不断地增加,有他的支持,对于自己推行这项工作,那可是莫大的助力。

    两人就再就业培训的事情交流了不少意见之后,欧阳扬就决定召开一次班子会,将这件事情确定下来,然后把整个团省委的力量朝着这项工作进行倾斜。

    欧阳扬笑呵呵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王子君将欧阳扬送到门口,这才转身回来。欧阳扬的举措,不出乎王子君的意料,毕竟这是一项得到了省委认可的工作,欧阳扬要是能够做得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升上一级呢。

    想要趁此机会大干一场的欧阳扬,现在做事可谓是雷厉风行,跟王子君说过开班子会之后的第二天,就让办公室下达了通知,并通知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校长祝严阳和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主任陶毅升来列席会议。

    作为团省委的副书记,王子君开这种会议可谓是轻车熟路了,但是对于祝严阳和陶毅升来说,那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这两个人在接到通知之后,哪里敢怠慢,九点的会议,两个人不到八点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随着青年再就业工作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这两人的地位在团省委的地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管哪个科室的工作人员,在见到两人之后,都是笑呵呵的朝着两人打招呼。

    “祝校长,陶主任,想见你们两个一面比见国务院领导都难!走走走,到我办公室坐坐,我那儿可是有好茶叶等着两个领导哟!”办公室副主任金锐恒在看到两人之后,笑呵呵和两人一边握手,一面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让两人。

    对于金锐恒的相让,两人也没有推脱,虽然前些时候三人还算是竞争对手,但是现在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了,而且有同时登上了副处级的位置,这让三个人反而有了种惺惺相惜的感受,关系倒是亲密了一些呢。

    金锐恒的办公室不大,布置的却很是精巧,紫砂的小茶壶里,正冒着滚滚的热气。给两人一人倒上一杯茶之后,金锐恒不无羡慕的说道:“你们两位老兄可得请俺吃饭,以副处级的位置列席班子会议,这可是咱们团省委这些年来的第一次啊!”

    祝严阳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道:“金主任,要我们两个请客,怎么都行,但是可不能拿这个当借口,这次的会议,我们两个也就是听领导垂询的人,现在还诚惶诚恐的生怕说错话呢。”

    “就是,金主任,要说请客也得是你掏腰包,看看你的办公室,啧啧,比我们两个可是强多了。”陶毅升也跟着祝严阳开口,很是有一些同仇敌忾的样子。

    金锐恒哈哈一笑道:“你们两个合伙欺负我一个,但是也改变不了你们要请我的事实,谁不知道你们两位老兄是咱们团省委现在风头最劲的领导干部哪,我听说欧阳书记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青年再就业的事情做大做强,当成咱们团省委近期的一项主要工作来抓,而你们两位老兄的位置,更是开始水涨船高,听说领导有意将这两个地方进行升级。”

    升级?祝严阳和陶毅升的脸色同时就是一变。如果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服务中心升级的话,他们两个搞得好,那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升到正处级的位置,而搞不好,就会有资历更高的人来取代两人的位置。

    “金主任,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们这两个单位才成立多长时间,就准备升级?”祝严阳将自己心头的波动压了一压,这才沉声的说道。

    “祝校长,我怎么会骗你们呢?这是真的,真是羡慕你们啊,要是当年我去了你们两人的位置,那该多好啊!”金锐恒这话,可不只是恭维,他说的倒是真心话,他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留在办公室。要是去了祝严阳和陶毅升现在的位置,那现在风光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不过,这也怨不得别人,谁能够想到现在这两个单位被王子君做得风生水起,一百多名毕业的学员在人才招聘会上,被很多公司一抢而空呢。尤其是这些学员救了拜祖台大驾的事情,那可是给省委书记长了面子。

    三人说笑之间,时间过得也差不多了,祝严阳和陶毅升不敢久留,和金锐恒告辞之后,就朝着小会议赶了过去。

    两人走到小会议室的时候,小会议室里只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两人也不多言,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之后,就静静地等待着各位领导的到来。

    王子君第一个迈步走进了小会议室,毕竟在团省委之中,他是班子成员之中来得最晚的。虽然目前他在团省委里说话的分量大有一副超过了孙泽宏的趋势,但是这王大书记精着哪,他不显山不露水,仍然保持着高调做人、低调做事的习惯,每次开会都坚持第一个到场。

    “王书记。”祝严阳和陶毅升看到王子君,赶忙站起来打招呼。

    “坐吧,又不是在外面。”王子君朝着两人摆了摆手,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因为三人经常见面,彼此就少了一层生疏感,自然而然的聊了起来。

    祝严阳和陶毅升虽然有心从王子君这里求证一下金锐恒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这么心急火燎地问王书记,还是有点太冒失了。毕竟这种事情太敏感了,在会议室里也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

    霍相冉、赵元顾、孙泽宏陆陆续续走进了会议室,一个个都是笑容满面,尤其是孙泽宏,更是热情的扔给了祝严阳和陶毅升两人一人一根烟,显得很是平易近人。

    九点钟的时候,欧阳扬最后走进了会议室。因为事先和在座的大多数人都通了气,所以欧阳扬直接就将自己开这次会的目的说了出来。

    “欧阳书记,对于这件事情,我十分的赞同,现在省委主要领导对于这件事情十分重视,我觉得咱们应该趁势而上,再立新功。”孙泽宏等欧阳扬说出自己的目的之后,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觉得不但我们团省委要将这件事情搞下去,更要指导各市的团市委参加到这项工作中来,只有这样,才能够将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做好,实事办实。”赵元顾等孙泽宏说完,也跟着说道。

    霍相冉也表示支持,王子君自然也不会反对,这个在意料之中的议题,很是顺利地通过了。

    祝严阳和陶毅升两个人一言不发,除了问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才开口说话,不问他们,他们就坐在那里当看客,不过看着各位领导众志成城地同意将青年再就业工作做大做强,两个人的心中还是很欣慰的。

    只要领导在政策上大力扶持,他们两个相信一定会让这件工作落实的更好。而随着这两项工作的提升,他们自然也会水涨船高,迈入正处级的位置。

    “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王书记,你一直是负责这项工作的,散会后尽快做出一项计划来,眼下时间紧迫,咱们可是耽误不得!”欧阳扬在确定了这件事情之后,就朝着王子君说道。王子君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欧阳书记,王书记此项工作抓得很好,很有成效,给咱们团省委挣了面子,受到了省主要领导的表扬,我觉得我们应该给王书记请功。”孙泽宏不等欧阳扬接着开口,突然插了一杠子道。

    王子君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孙泽宏,笑了笑没有开口,他知道孙泽宏的意思,这在官场里叫捧杀。目的是为了对他先捧后抑呢。

    果然,这孙泽宏又夸奖了王子君几句之后,就话锋一转道:“不过现在这项工作,已经成为了咱们团省委工作的重中之重,工作量会变得越来越大,这么重的担子,要是都压在王书记一个人的身上,我觉得有点不妥。”

    赵元顾和孙泽宏早就达成了默契,此时也赶忙给孙泽宏帮腔道:“孙书记说得对,欧阳书记,我觉得咱们要把这件事情抓好,就应该成立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班子,光将担子压在王书记一个人身上,那可是有点摧残人才。集体领导比较好。”

    集体领导什么意思,祝严阳和陶毅升自然清楚,那就是所有的领导都挂个名字,有功劳的时候,自然也能够分上一杯羹呢。

    欧阳扬眉头皱了一下之后,目光就落在了王子君的脸上,虽然她对于孙泽宏和赵元顾的论调很不赞同,但是作为一个一把手,有时候也需要平衡一下自己身边这几个副书记的关系。

    “王书记,你觉得怎么样?”欧阳扬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给问了出来。

    王子君心中冷笑,这不明摆着想要争功么?谁看不出来,不过,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早就有预料,既然这项工作如此的出彩,谁不希望自己能够分到一份。

    早就有了对策的他见欧阳扬将球踢给了自己,清了清嗓子就准备说话。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会议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钟迪红快速的走了进来。

    “小钟,你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虽然对自己的这个秘书很是喜欢,但是看到钟迪红慌慌张张的摸样,欧阳扬还是冷脸的说道。

    “欧阳书记,出事了,刚才省政府办公厅的小何打来电话说劳动厅今天给省政府报送了一个文件,说是要成立下岗再就业培训学校和人才交流市场。”钟迪红也顾不得欧阳扬的训斥,快速的说道。

    劳动厅要成立和团省委一样的机构,而且还扩大到所有的下岗工人,这个消息的传出,顿时让欧阳扬等人呆在了那里。特别是欧阳扬,已经想着怎么都要大干一场的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同时,就感到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响了一下子。

    争功,原来不止是自己团省委内部想要争的这个让省委书记夸奖的功劳,省劳动厅那里也开始下绊子。

    想到简顺屏在自己请求他们支持老师之时的模样,欧阳扬就气不打一处来。脸色变幻之间,她强压怒气道:“劳动厅有劳动厅的工作,咱们有咱们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相驳的地方。”

    “不是,欧阳书记,听小何说,他们请求省政府将咱们新成立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并入他们的学校和人才市场,如此以来,就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更好的服务于下岗再就业工作。”钟迪红见欧阳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忙接着说道。

    欧阳扬的脸色,变得越发白了起来。她那白皙的小手,更是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欧阳书记,这件事情简顺屏真是太欺负人了,他们这是**裸的想要将咱们的功劳据为己有呢,咱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把咱们的成绩,轻飘飘的转手送给别人了!”孙泽宏很是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沉声的朝着欧阳扬说道。

    刚才孙泽宏要集体领导,那就是想要在这项工作之中分到一些政绩,现在倒好,劳动厅那位简厅长直接就要将盆子给端走,这种商量不如强抢的办法真是想绝了。

    霍相冉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在孙泽宏开口之后,也沉声的道:“欧阳书记,这简顺屏真是欺人太甚了,这项工作他们以前不做,现在看着咱们做出成绩来了,受到了领导的表扬,又想把这些都拿回去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我觉得咱们团省委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哪怕闹到省委领导那里,也绝对不能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交给他们。”

    欧阳扬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她是和孙泽宏等人完全一致的。在朝着赵元顾和王子君的脸上看了一眼之后,欧阳扬就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你看这件事情简顺屏他们能做成的希望有多大?”

    王子君也拿出了一根烟,不过他没有抽,而是轻轻地摆弄着,和简顺屏打过交道的他,对于这个简厅长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的印象,现在更是充满了厌恶。不过话又说过来,劳动厅不论是从职责还是从力量方面,都不是团省委能够比拟的,后世之中,这项工作大多都是交给劳动厅来做。对于整个山省来说,劳动厅做这件事情,也算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团省委已经做好的蛋糕给拿走。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可是简顺屏既然敢提出这个要求,那至少表明,他在省里面也有人支持呢。轻轻的捏了捏手里的香烟,王子君轻声的道:“劳动厅虽然做的很不地道,但是他们和咱们相比,确实有不少的优势,更何况省领导的着眼点,一般都是全省的大局,不会单单的顾及某个部门的利益。”

    王子君的话说得很是含蓄,但是,这话语里的意思,欧阳扬懂,孙泽宏懂,赵元顾懂,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

    一时间,一股压抑的气氛,瞬间笼罩了整个会议室。

    王子君看着神色不断变幻的欧阳扬,此时他的心中虽然也充满了怒意,但是按照职责推算下来,团省委的胜算不太大。另外,省领导的态度,更是在这件事情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到了省级的位置,决定一件事情那就不是讲感情可以决定的。简顺屏的吃相虽然难看,但是他们在下岗工人再就业方面的优势,却绝对不是团省委可以比拟的。且不说完备的技工学校,就算是就业渠道的拓展上,也比团省委强的太多。

    省领导里可能会有人对劳动厅的这种跳起来摘柿子的作法觉得不爽,但是作为省级领导,很少会有人将自己的感情用于这种大事的决策之中。

    “我去找一下简顺屏,让他收回这种想法。”欧阳扬在一阵的沉吟之中,猛的抬起头,沉声的做出了决定。

    欧阳扬说的去找,实际上那就是和简顺屏去谈判,说得不好听了,其实就有点请求劳动厅高抬贵手的意思。本来被人家夺了自家的东西,反倒还要去求人家,这种感觉真是太窝囊了!

    孙泽宏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赵元顾低下了头。而霍相冉咬了咬嘴唇想要站起,但是最终还是坐在了那里。王子君看着三位副书记的表现,明白他们的意思,他轻轻地朝着欧阳扬道:“欧阳书记,我也见过那位简厅长,就跟着你一起去吧。”

    欧阳扬点了点头,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坚决。王子君在这个时候,对这位女书记,也多了一分的佩服,铁娘子,果然不是光做事之上强硬,在有的方面,还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定。

    本来一个欢欢喜喜的会议,却因为这突然的消息,瞬间变得压抑了起来。祝严阳和陶毅升两个人此时可以说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恐让这些愤怒之中的领导想起自己两人。

    欧阳扬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在做出了决定的之我的书记人生

    随着欧阳扬的小车飞驰而去,简顺屏这才放下了轻扬的手掌,他朝着自己身旁的一位副厅长笑了笑道:“铁娘子就是铁娘子,还很是有一些霸气。”

    那副厅长也跟着笑道:“她欧阳扬是铁娘子,你简厅长那可是真汉子,就算是他这个娘子是铁打的,碰到您这个真汉子,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了。”

    副厅长的水平,那不是一般的高,特别是在说到真汉子这三个字的时候,更是使用了一些咬文嚼字的本事,这种是男人都懂的笑话,惹得包括简顺屏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呀你,真是什么都能联系的起来。”简顺屏指着你那副厅长笑骂,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显示了这位简厅长对于真汉子的这个称呼很是喜欢。

    “甄厅长说的对,我觉得老板您今天表现的就是一个真汉子,你看团省委来的那位王副书记,除了吃饭几乎都没有说什么话?看来被铁娘子压在身下的男人不是一般的痛苦啊!”张主任一向很是会讨简顺屏喜欢,此时见简顺屏喜欢上了真汉子的称呼,于是赶忙凑趣道。

    “可不是,我听说他们团省委的霍相冉那就是一个气管炎,在家里受铁娘子领导,回到家受老婆领导,不是一般的痛苦啊!”

    听着下属笑呵呵的议论,简顺屏的脸上的笑容也越加多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