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九章 面子就是辽阔的大草原
    王子君没有想到,霍相冉居然会说这话,他对于这件事情可是没有太过在意,霍相冉怎么安慰起自己来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登时就想起来自己跟劳动厅那位挨打的干部所说的话来。

    对于这件事情,没有实施,王子君自然不好解释。面对霍相冉突如其来的好意,心里有点郁闷,但是王子君还是点了点头,对霍相冉表示感谢。

    刘传瑞的讲话内容,很快就在团省委内部进行了传达。虽然欧阳扬再三强调了一下,省委对团省委的工作很满意,这次调整是省委考虑到劳动厅更适合开展这项工作,这么安排是基于工作大局考虑的,但是,团委的这些年轻干部们,还是觉得自己的劳动果实眼睁睁的被人抢走了,胸腔里都憋着一口气。

    “他娘的,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一个三十多岁的干部从会议室里走出去,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王书记不是说了,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么?”走在他旁边的年轻干部轻声的说道。

    那三十多岁的干部一扭头,朝着年轻干部一笑道:“我说兄弟,你是真不懂啊还是装糊涂啊,王书记那么说,只不过是给咱团委争点面子罢了,现在刘书记都已经代表省委来给咱们开了会,你觉得这件事还能来个大翻盘哪?”

    说到这里,那干部陡然间抬起头道:“老弟,哥让你占一次便宜,咱们打一个赌,如果这件事情就这么下去,算是哥赢了,要是发生大逆转,那就算是你赢,哥要是赢了,请你到锦园之星吃一顿好的,如果哥赢了的话,算是白赢!”

    年轻干部看着自己这位同志哥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知道他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但是此时脑子里却是不知道从哪里升起的勇气:“好,那我就跟你赌定了!不过我要是输了,也请你吃饭,锦园之星我请不起,大排档管够。”

    ……八点的技工学校,已经被妆点一新。当王子君准时来到技工学校的时候,差点认不出这就是山省技工学校,挂着若干条红色的条幅和大型喷绘的技工学校,那操场简直成了一个花的海洋,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一个盛大典礼的开工现场。

    刚刚下车,就有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孩子快步走过来,看了看王子君的请柬之后,就将王子君引领到一个区域去等待。在这个区域里,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一些单位的头头脑脑,而作为东道主的简顺屏此时正和这些人谈得火热。

    一身笔挺的西装,胸前配着大红花的简顺屏就差在红花下方挂上新郎这两个字了,此时的简顺屏,一张养尊处优的脸笑得好似一朵肥腻腻的鸡冠花。

    “赵厅长,你们财政厅可是要多给我们这个再就业培训学校多多支持啊,谁不知道你老兄大笔一挥,就能决定我们大鱼大肉还是咽菜吃糠啊。”简顺屏和一个脸色狭长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说笑。

    那中年人的眼睛细长,听简顺屏这么一捧,显然十分受用,细长的眼眸很快就眯成了一条缝儿了:“简厅长,你可别给我戴高帽,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咱们这帮兄弟招待好了,那拨款的事情,你就得给我等一等,谁不知道你小子这下子抱了一个金娃娃,只要这件事情做好,那在省委省政府领导面前都倍有面子呢。”

    “哈哈哈,侥幸,侥幸而已。”在不断地恭贺声中,简顺屏虽然嘴上很是谦逊,但是实际上却得意不已。

    就在他和那财政厅的领导说的热乎之际,无意中看到了王子君,对于这个团省委年轻的副书记,他可是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自己派去送请帖的干部居然被他们的人给打了,而且听那干部说,指挥打人的就是这位年轻的王书记。

    “哈哈哈,王书记也来了,欢迎欢迎啊!”简顺屏脸色变幻之间,就热情的朝着王子君走了过来,胖胖的双手更是快速的伸了出来。

    王子君面对简顺屏的笑脸心中冷笑,却也将自己的手掌伸了出来和简顺屏握了握。

    “各位,大家不是都想认识咱们山省最为年轻的厅级干部吗,来来来,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团省委的王子君书记,咱们山省最年轻、也最有前途的厅级干部。”简顺屏在和王子君寒暄的瞬间,就笑呵呵的朝着众人大声的说道。

    年轻干部,一向就很是引人注目,而王子君如此年轻,却是厅级干部队伍中的一员,立刻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

    王子君心知简顺屏不会这么好心好意的吹捧自己,但是面对眼神复杂不一的一道道目光,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全然没有半丝怯场的意思。

    看着王子君朝着一个个厅级领导点头示意的模样,简顺屏的心里就是一阵妒忌,自己像他这么年轻的时候,哪里有这等的地位呢?

    “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王书记的,王书记在团省委率先搞起了青年职工下岗再就业培训学校,为我们山省下岗职工再就业工作开了个好头,起了个好步啊,这个功劳,我们劳动厅是永远记着的。”

    简顺屏说话之间,又笑呵呵的道:“不过,王老弟啊,作为过来人,我还想送你一句话,这人嘛,身处官场,有一点还是要懂的。很多时候,需要你抬起头看清路,不能光闷着头拉车!这省长办公会都已经通过了的事情,你可不能再说什么最后结果还没有定之类的大话了,这些话咱们兄弟听了,那肯定是笑一笑就过去了,但是这话要是落在省政府领导的耳朵眼儿里,那就对兄弟你的信口开河有意见了!”

    简顺屏对王子君进行感谢之时,就已经将所有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的声音更是不低,现在话锋一转,几乎瞬间就将对王子君的讥讽,落进了在场所有厅级干部的耳中。

    这简顺屏太阴险了,王子君这句话几乎已经是必定随着这件事情传遍整个山省领导层,如果不出什么变化,王子君在别人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自然就成了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角色了!

    “什么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厅级干部,一听到简顺屏的这番话,立刻就来了兴趣,开始跟自己身旁的劳动厅干部窃窃私语。而那些干部更是已经听出了自己厅长的意思,当下就将送请帖之人所说的话添油加醋的描绘了一番。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省长办公会都决定了的事情,他都敢这么质疑,到底还年轻,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

    “可不是嘛,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竟敢这样说话,我可是听说了,他这大话一出,没多久,刘书记就到团省委开会去了。”有人轻轻地笑着说道。

    “简厅长,刘书记已经开过会了不假,但是,世事皆有变数,一切皆有可能,我还是觉得事情还没有到最后那一步,毕竟我们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还没有划归给你们,是不是?”王子君笑呵呵的朝着简顺屏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简顺屏看着王子君的笑脸,心说小子,你就在这里硬撑吧,就跟秋后的蚂蚱似的,你还能蹦跶几天呢?

    “王书记说得对,毕竟还没有划过来,不能定性。”简顺屏说话之间,正准备多说两句,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快步的跑了过来,向他汇报了一个消息:省长胡一峰到了。

    劳动厅虽然是大厅,但是省长亲临这种事情也很少。而现在,一个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开业,作为省长的胡一峰居然亲自到了,这让简顺屏喜出望外,当下也不顾得王子君了,一溜小跑着就朝着学校大门方向跑了过去。

    对于简顺屏来说,今天的开学典礼,无疑是他这些年来最露脸的一次,不但常务副省长来了,连省长都来了!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就冲这场典礼的资格,谁能说咱简顺屏没本事呢?哼!

    随着雄壮的音乐声起,一项项典礼的仪式陆续进行着,二百多名穿着蓝色的确良布的工人代表的一起背诵的宣言,更是将典礼仪式推向了**。

    “我对我们山省的再就业培训工作,充满了信心,我觉得,只要我们共同努力,一定会将再就业技术培训做好做强,通过这项工作的开展,帮助更多的下岗工人,重新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开始新的生活篇章。我们劳动厅党组一班人有信心,有责任将这件事情做好,给省委、省政府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简顺屏在会议上,做了表态的发言,早就请好的各路新闻媒体和记者,更是快速对着表态的简厅长一阵乱拍。

    半个小时的时间,开学仪式就结束了。无数的彩球随着彩烟冲天而上,算是给这次开工仪式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王子君站在台下,一直在冷眼旁观。在领导们差不多离开的时候,他也随着众人登车而去。透过车窗,看着有些狼藉的开学现场,王子君觉得,自己也该是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王书记,咱们现在去哪里?”蔡辰斌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低声的问道。此时的蔡辰斌,知道王子君心中不痛快,所以说起话来,也很是小心。

    王子君发现了蔡辰斌的异样,笑了笑道:“回去。”

    因为来的车太多,所以出去的并不快,在他的车快要开出门口的时候,王子君突然看到一个穿着工人服装的人有些面熟,在蔡辰斌开车从那人身旁经过的时候,王子君发现这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竟然是花蓉蓉的母亲。

    “苏大姐,你来参加培训么?”王子君示意蔡辰斌停车之后,轻轻地摇下车窗问道。

    那苏大姐此时正在和人说话,看到王子君从车里探出头来,赶忙道:“王书记,我跟着人家一起来凑热闹来了,一个人二十块钱,不来白不来啊。”

    王子君眉头皱了一下,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轻声的道:“苏大姐,你们去哪里啊,我送你们。”

    “谢谢王书记,真的不用,我们路上还有点事情,您先忙吧。”那苏大姐对于王子君虽然很是敬重,但是想到王子君的地位,对这位团省委的副书记,却是很敬畏。

    王子君也没有强求,和苏大姐道别之后,就轻轻的躺在车子的后座上,默默的抽起了烟。

    蔡辰斌熟悉王子君的习惯,他知道这个时候,王书记一般都是在沉思,当下将车开得很慢,丝毫不敢打扰王子君的思路。

    在这静寂之中,车子就要行驶进省委大院,在沉思之中的王子君突然拿起手机拨动起来,随着电话的接通,王子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聂书记您好,我是王子君啊,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呢。”

    聂贺军对于王子君打来的电话深感意外,但是一听王子君说想给他汇报一下工作,也很给面子,让王子君现在就来他的办公室,他正好有半小时的空闲时间。

    放下电话,聂贺军的脑子里就升起了一丝疑问,心说王子君这家伙有什么好向自己汇报的?随这个疑问,一件件的事情就好似风车一般的在他的脑子里转动了起来。

    再就业培训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停下来的思绪,让聂贺军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对于青年再就业培训被劳动厅要走这件事情上,聂贺军的心里也很不爽。毕竟那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乃是他聂书记刚刚肯定了的工作,可是这项工作他表扬还没有两天,就因为劳动厅的一个申请划了过去。

    省政府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感受,甚至可以说,这胡一峰分明就是给自己办难看呢!可是这个难看,人家有充足的理由,就算自己想要反击,也没有借口。甚至如果强来的话,很有可能会让自己苦苦营造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了。

    忍了,这口气,他聂贺军也只能忍了,毕竟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聂书记。”轻轻的敲门声中,秘书轻声的走了进来。

    “是不是王子君来了,让他进来。”聂贺军轻轻地抬起头,朝着秘书一挥手道。

    秘书一呆,随即赶忙道:“聂书记,王书记还没有过来,是省委常委会的会议议程定下来了,您看一看。”

    说话之间,秘书就将那份文件轻轻地放在了聂贺军的办公桌上,聂贺军拿过文件看了两眼,眼睛就落在了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等机构划归劳动厅的内容。

    “这个事情省长办公会不是已经定了么?”聂贺军朝着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这几个字瞄了一眼,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聂书记,是省政府办公厅提出来的,说是这件事情毕竟涉及到团省委,还是在省委办公会上过一下比较妥当。”秘书大概看到聂贺军不高兴,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他的位置虽然显赫,但是这份荣耀都是来自于聂贺军的光环,没有聂贺军,那他就什么也不是。因此,面对聂贺军的喜怒哀乐,简直就是他心里的睛雨表呢。

    聂贺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秘书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也不要呆在这里,赶忙轻轻地退了出去。而就在他快要退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聂贺军道:“等一会儿王子君来了,让他直接进来吧。”

    直接进来?秘书一呆,随即赶忙点头。作为聂贺军的秘书,他可是清楚直接进来在聂贺军这里代表着什么。在退出了聂贺军办公室的瞬间,他的脑子里就映出了王子君的脸,心中暗道,这位年轻的团省委副书记不显山不露水的,自己还真是把他给小看了!从聂书记的态度来看,这个人和聂书记的关系,真的不一般啊!

    有了修补和王子君关系心思的秘书,在王子君走进他办公室的瞬间,就热情的站起身来:“王书记来了,刚才聂书记已经吩咐了,您跟我来吧。”

    王子君对这位秘书的热情,也表示感谢,虽然他和聂贺军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再通过这位秘书做什么了,但是多个朋友多条路,王子君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得罪人。他记得这秘书好像姓黄,当下笑道:“黄处长,真是麻烦你了。”

    “哎,瞧您说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有什么麻烦的。都是为领导服务嘛。哟,王书记,我差点忘了,我这里有别人给的酱牛肉和香肠,放到天热要发霉,王书记您就当是帮我一个忙,一会儿您跟聂书记谈完了,放您后背箱里一点,分担一下吧。”

    王子君忙说不用。黄处长道:“都是为聂书记服务的,有什么好客气的,浪费就作孽了!”王子君不好再拒绝,便说过一会儿再来拿吧。

    “您什么时候有空了,让小弟也好好地巴结一下领导,咱们一起乐呵乐呵。”黄处长轻轻地一握王子君的手,笑眯眯的说道。

    “哪里,应该是我请黄处长才是。只不过是因为黄处长您时间不定,所以我也不敢随意邀请。”王子君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现在这黄处长这么客气,他自然也不会拿架子。

    “领导看您说的,我请您,就这么定了,咱们趁一个大空,好好地聊聊,到时候啊,我给您打电话。”黄处长看到快来到聂贺军的办公室,赶忙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也知道不是争的时候,也笑道:“别管谁请了,咱们高兴就好。”

    轻轻地敲开聂贺军的门,黄处长的神色顿时变的严谨起来,他恭敬的朝着聂贺军道:“聂书记,王子君书记来了。”

    聂贺军从办公桌里抬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就挥手道:“自己找地方坐,还等着我给你让坐不成。”

    王子君见聂贺军如此的随意,也呵呵一笑道:“我一看到您哪,心里就涌起来敬畏之意,您要是不发话,我哪里敢坐啊!”

    “好了,你王大书记就别跟我油腔滑调的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我先把丑话说到头里,你们那个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划拔到劳动厅的事情,你就别据理力争了,省长办公会都已经通过了,你找我也是没用!”聂贺军伸了伸腰,面带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这个时候黄处长刚好用茶杯给王子君沏好茶,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由得为自己刚才的低姿态感到庆幸。作为省委书记的秘书,他心里很是清楚自己的职业特点:有着很明显的依附性。自己身上已经被打上了聂贺军的烙印,而这个秘书要想当得长久,当得前途远大,那就只有真正走入聂贺军的圈子。而现在这位年轻的王书记,很显然就是聂书记重视的人。

    见王子君和聂贺军谈事情,黄处长知趣地放下茶杯,轻轻的掩上门退了出去。

    “聂书记,我这么急着找您,不是为了谈这件事情。”王子君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的回答让聂贺军有些意外,心里的好奇被勾出来了,疑惑着问道:“你不是为了这个,那是为了什么?莫不是想要换个位置?”

    “换位置倒是想,但是资历实在是太浅了,过两年再来给您伸手吧。不过我这次来,还真是想给人活动一个位置,就看您是不是支持我了!”王子君满是谦逊的看着聂贺军,笑呵呵的道。

    “哦,是什么人敢劳驾你王书记给他跑官啊,这面子简直就是辽阔的大草原嘛!”聂贺军不置可否的朝着王子君一笑,朗声的说道。

    “欧阳书记,我想让她做劳动厅的厅长。”王子君没有再跟聂贺军打太极,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

    聂贺军对于王子君跑官的事情,本来还带着三分的玩笑,但是在王子君说出让欧阳扬上位成为劳动厅长的瞬间,聂贺军的神色,顿时就是一变。

    作为一把手的书记,聂贺军对于劳动厅长是不是自己的人并不是太重视,毕竟他管理的是整个山省,一个劳动厅并不怎么放在他的眼中。可是。这一次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并入劳动厅新办的再就业培训学校,却是让他很是恼火。

    毕竟这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乃是他可以表扬的机构,对于整个山省来说,那就等于他聂贺军竖起的一杆旗。而现在,省政府在不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就因为劳动厅的一个请示,就把他竖起来的标杆给挪走了,弄到劳动厅新成立的机构下边去了,他娘的,这不是明摆着不把我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嘛!

    尽管从表面上来说,这么一个措施倒是对山省的下岗再就业工作十分有利,但是,如今的官场上,大多人看的却都不是这个明面上的东西。

    人家只会以为在省里的权利争夺之中,自己这个省委书记又落在了下风,就算自己亲手树立的旗帜,也被省长一撸到底,而自己却不敢做出任何的回应。

    但是一旦将欧阳扬提拔成为山省的劳动厅长,那这个结果就不一样了。欧阳扬的上位,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自己的功劳,而劳动厅长的易位,更会被所有人看作是自己的胜利。

    可是要动一个劳动厅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在简顺屏的身后,还有胡一峰的影子。心里估量着自己手中的势力,聂贺军轻声的道:“子君,这件事情,不好办啊。”

    “聂书记,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要是好办,我也不会找您亲自出马了。”王子君知道聂贺军对于这件事情已经动了心,当下又接着道:“你觉得要是刘传瑞书记、郑东方书记和贺保国政委都支持这件事情,您那里能够通得过么?”

    刘传瑞,郑东方,贺保国?听到王子君提到这三个名字,聂贺军的眼睛猛地一亮。

    “子君,你对这件事情有把握么?”

    ……张老爷子小院的梧桐树之下,清风徐徐,王子君和张老爷子在树下的石桌上静静地下着棋,用玉石雕刻出来的棋子敲在石桌冰冷的桌面之上,不时的响起啪啪的声响。

    张露佳一身玫红色的长裙,就好似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此时的她正站在张老爷子的身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帮着爷爷出主意。不过,张老爷子只要是按照她所说的招式走,等待的结果只能是被王子君那隐藏的杀招给吃掉了。

    “丫头,看棋不语真君子。你可别在这儿瞎指挥了,刚才就因为你的一句话让我丢了一个马,再这么听你胡搭搭,我丢的可就是一个车了!”张老爷子一边用自己枯瘦的手掌将张露佳那拿向棋子的纤纤素手给拨拉开来,一面大声地说道。

    张露佳在人前虽然是治学严谨的女讲师,但是到了这个小院里,那立马就摇身一变,登时就变成没长大的孩子了,一把从张老爷子手里将那枚红色的车抢夺过来,一面撒娇着说道:“爷爷,刚才人家只是没看到嘛,你现在按照我的走法走,肯定能赢了。”

    “我看是一定能输差不多吧,丫头啊,从小你就向着他,现在他都这么大了,你还是向着他,人说女生外向,这句话可是一点不假啊!”张老爷子看着那被张露佳硬生生弄到了死路上的车,摇头的说道。

    张老爷子只不过是拿张露佳和王子君小时候的事情打趣,但是他哪里知道,他这一句话无意中却是歪打正着了,刹那间就说得心里有鬼的张露佳脸颊一红。而和张老爷子坐对面的王大书记,心理素质可比张露佳强得太多了,依旧云淡风轻的看着棋盘,好像张老爷子所说的人,根本就不包括他似的。

    不过他的淡定,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在张老爷子起身往屋子里倒水之时,张露佳撒娇似的,调皮地在王子君的脚面上踩了一下。两个人对视着也不说话,就那样呆呆地看着。王子君似乎能闻到张露佳身上早已熟悉了的淡淡的香味,一点一点的。

    张露佳嘴角带着些许微笑,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会说话。王子君一下子读懂了,不知怎的,居然局促起来,呼吸也不自然了。张露佳拿过王子君的水杯,接了一杯水之后又递给王子君。接茶杯的时候,他的手指不经意间触到张露佳的胸,他脸一红,心里又是别样的感觉。

    不过,让两人无声的打情骂俏还没有收场的时候,张老爷子就提溜着他的水杯从客厅里走出来了。

    “子君,你确定要做这件事情么?”张老爷子将手中的棋子朝着棋盘上一仍,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王子君深深地朝着张老爷子看了一眼,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张爷爷,在政府序列中多钉几个钉子,更有利于张叔叔开展工作,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王子君的张叔,自然就是他那位成为副省长的便宜岳父大人了。张东远眼下虽然是副省长,但是在被胡一峰和齐正鸿这两个省长经营多年的省政府之中,他虽然有聂贺军的支持,但是话语权依旧很是受限制。

    “你小子恐怕不只是为了这些吧?”张老爷子笑了笑,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睿智的神色。王子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张老爷子。

    “欧阳扬这小姑娘也不错,在团省委这几年干的也是风生水起,倒也该是动动的时候了。”张老爷子说话之间,就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看着张老爷子打电话,王子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虽然不论是在聂贺军面前,还是在张老爷子的面前,他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是打心眼里说,多少有点底气不足。要办成这件事情,依旧借的是两个人的力量,而他,只是将这两股力量联系起来而已。

    斜阳西落,残霞满天,坐在石桌旁看着渐渐变幻的天穹,王子君陡然对明天升起了一丝的期待。

    “简厅长,这是省电视台送来的短片,您看一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明晚电视台就准备播出咱们的节目。”劳动厅办公室负责宣传工作的办公室副主任手中拿着一个光盘,笑呵呵的朝着简顺屏说道。

    简顺屏对于宣传的事情,本身就很重视,更何况现在有涉及到他自己,当下就朝着那副主任道:“放出来看看吧。”

    那副主任将光盘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放映机之上,顿时在简顺屏不远处的彩色屏幕之上,就出现了简厅长的身影,就见他气势非凡地坐在办公室里接受山省电视台当家女主播的专访。

    “简厅长,咱们省劳动厅下岗再就业培训学校在昨天正式开学了,这对于咱们全省的下岗工人来说,都是一个大好消息,我在这里,问简厅长您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咱们劳动厅以后将以什么样的措施,推行下岗再就业人员的培训工作?”美女主播的声音莺啾燕啭,纤纤素手紧握着的话筒,更是在说话之间,递到了简顺屏的嘴边。

    在这话筒递来的瞬间,简顺屏的眼睛有一阵的停顿,这一顿可以说是很短的刹那,除了简顺屏他自己,别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神色出现过诧异。

    女主播的手掌在画面上光洁如瓷,而接受过女主播采访的简厅长却很是知道,这小手要比画面上更加的漂亮,因为他瞬间的发呆,就是因为这递到他面前的小手。

    “下岗再就业工作一向是我们劳动厅工作的一个中心,我们劳动厅这次开辟下岗再就业技能培训学校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我们的努力,让那些下岗工人重新学到一份技能,古人说的好嘛,家财万贯,不如一技在身,现在我们就是要通过我们技能的培训,让下岗工人重新快速的走向新的工作岗位……我相信,通过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我们山省的下岗再就业工作,一定会越做越好,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更会有越来越多的下岗人员,重新走向工作岗位!”

    随着简顺屏的手掌在桌子上充满气势的挥动,整个宣传片停了下来,画面也在这一刻,定格在了简顺屏那充满了自信和气势的脸上。

    “简厅长,您觉得还有哪一点不满意的?”副主任看着脸上露出笑容的简顺屏,心中大松了一口气,轻声的问道。

    “成民,这个片子做的不错,你们宣传部门可是下了不小的功夫,辛苦了,不过这片子为什么要明天播?”简顺屏轻轻地吸了一口烟,笑呵呵的道。

    领导的意思就是圣旨,心里一直将简顺屏的话语当做金口玉言一般的副主任,听到简顺屏问话,当即赶忙道:“简厅长,电视台他们也有他们的规矩,好似今天不播这档节目。”

    今天不播,简顺屏皱了皱眉头,他用手指轻轻地梳理了一下自己拿有些稀疏的头发道:“档期不是可以改变的么?你和他们谈,就今天播。”

    简厅长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就要今天播呢?副主任心中虽然充满了疑问,但是却不敢再问,但是要让他解决简厅长的档期问题,他自认可没有这个本事。

    “简厅长,您可真是上镜,您看您这一照,这形象,这风度,简直是正部级领导的水准嘛。”秘书轻轻地端着两杯茶走进来,看到简厅长那一副指点四方的模样,一面将茶杯轻轻地放在简顺屏的身旁,一边笑呵呵的凑趣道。

    简顺屏虽然权势不小,但是现在的他也就是一个正厅级的干部,和正部级实在是还有很远的一段路。但是秘书的话,他听到却是无限欢喜,毕竟说他有正部级的水准,那就是说他还有提升的希望。

    “你这个何明昌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满嘴跑火车,正部级的水准,岂是你小子可以评价的么?”简顺屏虽然是在批评,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被叫作何明昌的秘书哈哈一笑道:“厅长,我这可是实话实说,你要是说我溜须拍马,那我比窦娥姑娘还冤呢,您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您可以问问吴主任嘛,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吴主任可是咱们厅里面公认的老实人,他说的话,一转没错。”说话之间,就朝着那姓吴的副主任看了过去。 半./浮生~  更新快

    吴主任心中对于何明昌拍马屁的本事,心中很是有一些佩服,当下赶忙凑趣道:“简厅长,何秘书这可不是拍您马屁,不但他觉得,就是咱们厅里的其他同事,都觉得您有正部级的水准,更有正部级的前途。”

    “你们两个呀!”简顺屏朝着两人一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摸样,但是嘴中的微笑,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下去的。

    何明昌和吴成民看着简顺屏的笑容,知道两个人的小马屁拍到了简顺屏的心头,当下也跟着微笑,做足了诚心实意的模样。

    而简顺屏对于两个属下恭维的话语,心中很是受用,虽然他知道这当不得真,但是却又觉得自己说不得真的会有走上部级干部行列的可能。自己在劳动厅一把手的位置上已经干了五六年,现在缺少的就是政绩,如果能够在政绩上弄出来个闪光点的话,那当一任副省长,还是蛮有希望的。

    想到副省长,简顺屏的心顿时热了起来,他的目光抬动之间,就看到了挂在自己不远处的钟表上,就见那时钟已经指在了九点的位置上。

    九点了,常委会是八点半开,说不定把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划归劳动厅的决议,常委会已经通过了。而一旦这个决议通过之后,也该是自己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和简顺屏想的差不多,省委常委会在九点钟的时候,确实波澜不惊的通过了将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划归劳动厅的决定。没有常委对这件事情反对,在齐正鸿代表省政府将省长办公会的决定抛出来之后,除了一两个人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外,就没有人再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