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三章 可以共苦 无法同甘
    想到王子君前几天的断言,赵元顾默不作声,但是心里却是狂跳起来,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抑制住自己的心跳,他没这么心慌意乱过,这是他来团省委之后从未遇到过的。他知道自己有点慌乱了,是那种面临人生重择时的坐立不安。

    赵元顾掩饰地捋了捋额前的头发,下意识的看向其他人。其他人的眼光,也变得迷离起来。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王子君的这句话说得简直就是真理,可是太对了,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还远远没有到最后,欧阳扬高升了,这个团省委书记的位置,却是空出来了,这么一个诱人的萝卜坑儿,又该让谁去坐呢?

    会议室里的气氛,不觉间变化了许多,刚才还同仇敌忾之下,颇有一些阶级情谊的众人,就像被一道无形的光线给罩住了似的,每个人都带上了一层保护膜,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若隐若现的出来了。

    钟迪红站在这些领导之中,突然觉得有点冷。尤其是当她的目光落在孙泽宏和赵元顾两位副书记身上的时候,更是有一种深切的预感,好像酝酿着一场极大的风暴,慢慢的堆积着、堆积着,终有一天会在团省委里风起云涌,大浪滔天的……“你说什么!”简顺屏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声音,更是失去了以往的平和,几乎就是在朝着电话那头咆哮。

    正在他办公室里汇报工作的吴成民等人,神色都是一变,在他们的印象里,简顺屏简厅长那可是一个不喜欢喜怒形之于色、山崩不惊的角色。可是现在,究竟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居然让他勃然大怒,这般的失态呢?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电话那头的回答,吴成民等人没有听到,但是简厅长的回答,却是确切无疑的证实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简厅长接到的这个电话,传递的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不是好消息,难道是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没有划归劳动厅吗?可是,就算如此,简厅长也不该这般的失态啊。吴成民心中想着刚刚接起电话时厅长大人那笑容满面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抬头朝着简厅长看过去,就觉得刚才还坐如山的简厅长,此时的身躯简直像是倾倒下去了一半,那张本来充满了威严的脸,此时更是变得疲惫不堪。

    “简厅长,出什么事了?”已经离开了简厅长耳朵的电话,此时正传来嘟嘟的盲音,但是简厅长却是丝毫没有察觉,两只眼睛失神地看着前方。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简顺屏无力的扭过头,朝着吴成民看了一眼,嘴中喃喃的说道。

    “简厅长,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这就给您叫辆车?”吴成民一把扶住简顺屏明显摇晃的身躯,关切地说道。

    “我没事,成民,你说,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啊!”简顺屏拉着吴成民的手,就好似拽着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不甘心地对吴成民说道。

    吴成民看着简顺屏的样子,赶忙迎上一步道:“简厅长,是不是省委常委会没有通过咱们的提议?我觉得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对咱们……”

    “不是,是通过了。”简顺屏不等吴成民将那绞尽脑汁想到的安慰话说下去,就朝着吴成民一挥手,大声的说道。

    “通过了,通过了您怎么还不高兴呢,这不是水到渠成了么?”吴成民不觉就是一呆,他实在是有点不明白。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是通过了,为什么简厅长还这么的失魂落魄。

    “简厅长,刚刚电视台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和台领导说好了,就在今天上午十点半播出对您的访谈,电视台的那个哥们儿说了,这也就是您简厅长的面子大,把其他的节目掐了也得给您先上,要是换成其他单位,明天播不播还是个未知数呢。”办公室的门被猛然推开,一脸喜气的何明昌,快步的跑了进来。

    何明昌根本就没有注意简顺屏脸色的不对,此时的他,还沉浸在自己为厅长大人办了一件好事的快乐之中。要知道,在简顺屏安排这件事情之后,办公室想尽了办法,也没有太大的作用,而他自己却通过自己以往认识的一个熟人,将这件事情给搞定了。

    “哎呀,时间差不多了,简厅长您快看看。”何明昌仰头朝着办公室里的钟表看了一眼,赶忙把放在里间的电视打开了。随着一阵音乐声从电视之中响起,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简厅长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下岗再就业工作一向是我们劳动厅工作的一个中心,我们劳动厅这次开设下岗再就业技能培训学校的目的,就是想要通过我们的努力……”

    简顺屏本来就有点摇晃的身躯,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响了一下子,然后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简厅长,您怎么了?”吴成民感到自己的肩膀一沉,赶忙朝着简顺屏看了过去,就见这位刚才还靠在他身旁的厅长大人,居然一下子晕倒了过去。

    弄好电视正准备请功的何明昌听到吴成民的喊声,也快步的跑了出来,看着晕倒在地上的简顺屏,他不由得心中一颤,然后大声的道:“简厅长,您不要太激动,就是上一次电视,不值得您这样……”

    官场上诡异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一旦涉及到人事变动这个敏感的问题,自古就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几家欢乐几家愁。省委组织部三楼的部长办公室里,欧阳扬正襟危坐听着组织部长许钱江的谈话。虽然这样的谈话场面,她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而且在程序和内容上,也是按部就班,相差无几的,但是这一次,欧阳扬却听得格外认真。

    “欧阳扬同志,希望你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不辜负省委对你的期望与重托。”许部长很是挥洒自如的用这一句话,结束了他今天的谈话。

    欧阳扬也熟练地表了两句态,诸如加强学习,尽快进入工作角色,一定不辜负组织和领导的期望之类的。

    “好了,欧阳厅长,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我不看你的承诺,我要看你的实际行动和结果。我相信,组织上的决定是有道理的,欧阳厅长肯定会不负重望,出色的挑起来组织上交给你的重担,当好这个劳动厅长的。”许钱江轻轻一笑,挥手打断了欧阳扬的表态。

    欧阳扬和许钱江的私人关系也很不错,看到谈话结束,她很是自然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端起放在一边的热水壶给许钱江的水杯里亲自续了一杯水,这才诚恳的说道:“老领导,多谢你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被人家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许钱江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不过瞬间功夫,他的脸上就恢复得和先前没有任何两样了。轻轻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欧阳啊,不用感谢我,你的工作能力,组织上和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我也是顺势而为,这个担子由你来担,也是你当之无愧的。不过,咱们关起门子说句私己话,说实话,连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逆转,你的面子可真是不小啊,在常委会上一向只投弃权票的政委大人专门去开会给你投票,要不然,你觉得简顺屏会这么简单就去了人大当他的民族宗教侨务委员会的主任么?”

    政委大人是谁,欧阳扬自然清楚,不过,听了许钱江的话语之后,欧阳扬不由得就是一呆,要说她和这个作为省委常委的省军区政委认识,倒也不错,可是,两个人只能算是见面点头打招呼的泛泛之交,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交情的。可是,他这么做,态度是十分鲜明的:那就是坚定地支持了一把欧阳扬。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老领导,您……”朝着许钱江看了一眼,本来还想说是不是开玩笑,但是想到此时许钱江的身份,她又将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作为一省的组织部长,许钱江的敏感可想而知,加上多年来对欧阳扬的了解,他心中暗道,莫不是欧阳扬真的没有活动过,如果她没活动的话,那究竟是谁让那位政委出的手呢?

    聂贺军,刘传瑞还是……,一个个念头,在许钱江的心头闪烁,但是这些念头却是很快就被一一否定了,要是按照交情来说,好像胡一峰和那位政委的关系更近一些。

    “我什么我,欧阳啊,既然你自己都想不到为什么,那就索性不去想了,你就当自己洪福齐天,冥冥中自有高人相助得了!”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的许钱江,轻轻地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自有高人相助?这一句话原本是许钱江的无心之言,但是听在欧阳扬的耳中,却是让她的心头猛的一颤。王子君那熟悉的身影,猛的出现在了她的心头。

    是他么?

    欧阳扬的心中虽然有点不信,毕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大了,大得根本就不是王子君这种级别可以插得上手的,但是她内心深处的直觉,却又告诉她,这件事情,弄到突然变奏和陡转,平地掀起这样的风暴,震得所有围观者久久不散,肯定和这个非同凡响的年轻人密切相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