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一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王子君知道结果的时间,比林沐阳要早,在常委会结束的第一时刻,他就接到了聂贺军秘书的电话。电话那头以恭喜的口气告诉王子君,聂书记在常委会上提议,由他主持团省委的工作,目前,这个提议已经在常委会上通过了。

    官场里的人说话都很含蓄,因为身处官场之中,是需要你有几分感悟力的。尽管秘书没把话点明说透,但是王子君仍然能感觉得到,这个电话是聂贺军授意的。

    主持团省委的工作,虽然不是就任团省委书记一职,但是,在权力上还是差不多的。对于眼下的王子君而言,这个任命几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放下电话,王子君的心依旧没有平静下来,虽然这个结果是他最初设想过的。当这个设想变成现实的这一刻,心头的一丝激动仍然是按捺不住的。

    轻轻地揉了揉眉头,王子君迫使自己平静了下来,现在这个消息,应该已经在省委大院内部蔓延传播了,他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冷静,不动声色。

    “叮铃铃……”,电话的铃声,突兀的响起,看了看电话号码,王子君接过电话热情的问候道:“欧阳书记,您好啊,有什么指示啊?”

    电话那头,欧阳扬的声音里充满了热情:“王书记,现在你已经是真正的团省委书记了,你不会还不知道吧!这也太低调了吧!”

    王子君明白欧阳扬的意思,也没有分辩,只是笑着道:“嗨,我只是一个临时带班的,在真正的领导来之前暂时代理一段工作,有什么可卖弄的!”

    “主持工作离转正也不远了,记住我的预言,我可是非常看好你哟!”

    欧阳扬在电话里跟王子君说了一些恭喜的话之后,又笑着道:“今天许部长给我打电话,还说我慧眼识英才呢,真是推着不走非要挨鞭子,如果他当初按我的推荐去做,又怎么会在常委会上作检讨呢。”

    王子君明白欧阳扬的意思,他呵呵一笑道:“欧阳书记,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天上掉馅饼,一下子砸住头的感觉,没想到,最终弄了一个这样的结果!”

    “我也没想到,不过这正好应了一句话,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有福不用忙,没福瞎慌慌啊!”欧阳扬和王子君说话显得无拘无束,毕竟现在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上,已经没有竞争性可言了,更何况欧阳扬对王子君还心存一份感激呢,若不是王子君出手,她的老公到现在还让她不胜烦忧呢。

    “欧阳书记,过两天你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顿饭。”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轻声的对电话那头说道。

    “好啊,我随时等着王书记的召唤呢。”正坐在劳动厅办公室里的欧阳扬,在这句话出口的瞬间,脸色莫名的一红,她不是第一次跟人说这种话了,而且说得十分坦然,但是现在,跟王子君这么一说,心里像是装了只小兔似的怦怦直跳。

    今天这是怎么了?欧阳扬赶紧将心头的那一丝不自然压下去,心里却是情不自禁地想起来那张俊朗的笑脸。

    让王子君来主持团省委的工作,这是欧阳扬最愿意看到的,不过,王子君一直对这个炙手可热的职位反应淡淡的,其他几个人,倒是在这场博弈中斗得不亦乐乎,十分的火热,这最后的结果太出乎意料了,欧阳扬突然觉得有些诡异,但是,让她说出哪里不对劲,又想不起来。

    王子君并不知道和自己打电话的欧阳扬此时心中竟然会翻滚这么多的念头,在和欧阳扬又闲聊了几句之后,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不过现在,不论是王子君的座机还是手机,很快就变成友情热线了,那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让王子君想要休息一下的想法,很快就变得不现实了。

    这些打电话的,大多都是熟人,而且都是有一定地位的熟人,虽然有不少人只不过是点头之交,但是这并不阻碍这些人打电话过来。

    恭喜的话,从电话之中不断的传来,面对这些恭喜声,王子君除了笑着谦逊之外,好似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王书记,你的电话可真是难打啊,我老郭可是打了五遍,一直占线,我不停的按重拔,这才接通啊!”一接通郭先为的电话,王子君的耳边就传来了郭先为爽朗的笑声。

    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郭先为的消息自然是灵通无比,笑呵呵的对王子君恭喜一番之后,郭先为接着笑道:“王书记,除了恭贺你高升之外,老哥还要给你通知一下,明天上午八点,许部长要和你谈话,你可得好好准备一下哟。”

    组织部长的亲自谈话,这个殊荣一般都是重要地市和厅委的正职才有这个待遇的,现在王子君只是主持工作,却让组织部长亲自出马,这充分说明了组织部对王子君这次主持工作的重视。

    “谢谢老哥提醒,对了郭老兄,您今晚有没有时间,咱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喝两杯了。”王子君品味着郭先为话语之中的意思,笑着向郭先为发出了邀请。

    “别人自然是要考虑,但是老弟你,那就算是挤时间也要来,不过说好了,这一次由我来作东,你要是非跟我争的话,那我就拍屁股走人了!”

    郭先为以前虽然对王子君很是看重,但是内心里多少还有点组织部领导的傲然,毕竟他的位置比之王子君这个团省委副书记重要得多。但是现在,他几乎已经把王子君放在完全对等的位置上了。

    对于这种小节问题,王子君并没有得意忘形,跟郭先为互相推脱了几句之后,王子君这才和郭先为约定了一起吃饭的时间。

    汽车行驶在崎岖的道路上,蔡辰斌一言不发,手里的方向盘转得很是小心,但是那不时出现在道路上的坑坑洼洼,仍然让坐在车里的林树强明显的感受得到车子的颠簸晃动。

    不过,和这坑洼不平的道路相比,林树强更在意的却是坐在后座上的王子君。现在的他,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之中,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发配到冷板凳上去了。

    早知道有今天,当年说什么也不得罪王子君!在王子君主持工作的任命下来之后,林树强只觉得内心里像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似的,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怎么就那么瞎眼,没看出来此人日后会坐上团省委的第一把交椅呢?

    想到团省委这十几天来的变化,林树强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本来已经开始在林沐阳身上投资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结果,那个原本已经是胜券在握的林沐阳,怎么就把煮熟的鸭子给放飞了呢?

    王子君主持团省委工作,在听到省委组织许部长宣布的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树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掌声雷动,瞬间就响起来了,林树强掐了一下大腿有股肉疼的感觉,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主持工作,虽然不是团省委书记,但是主持工作的副书记要想对付他一个办公室主任,那简直是大手捏蚂蚁,实在是太简单了。在这个消息传入林树强耳朵的瞬间,林树强就有一种厄运当头的感觉!

    在这种感觉之下,林树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反抗,团结所有跟王子君作对的力量进行反抗!

    林树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孙泽宏、赵元顾这两个比王子君资历老得多的副书记,但是,当他拐弯抹角的去探口风的时候,从这两个副书记那里,他只听到了两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本来在欧阳扬的时代还斗志昂扬的两位副书记,此时都好像斗败的公鸡一般,根本就不理会他的挑拨。而能够列席班子会的林树强更是吃惊地发现,只要不涉及两个人的切身利益,两个人对于王子君安排的各项工作,从来都是点头附和,根本就没有意见相左那一说!

    随着进一步的打探消息,林树强这才知道两位副书记竟然被省委领导在常委会上钉上了三年之内不予提拔的钉子,怪不得现在这么温顺呢。

    在感慨之余,林树强就发现刚刚上任几天的王子君,在团省委的地位已经超越了欧阳扬,真正做到了一言九鼎,一拍即合,更有甚者,居然屁颠儿屁颠儿的开始向这位临时主持工作的副书记有意靠拢了!

    看来,自己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在给自己的命运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之后,林树强就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他暗自做好了心理准备,不久的将来,自己就有可能被调到某个不重要的冷板凳上晾起来了。

    只是,这个自己从来没有捉摸透过的王书记手段太高明了,第一次下来调研,就让司机把他给叫上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这个安排之后,林树强的心思猛的跳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的机会好像又来了!做人是需要识时务的,更何况自己也是做官呢。这么一想,心里就下了决断,这一路上,他极尽办公室主任的责任,就像是一个最贴心、最虔诚的仆人一般,发誓要将王书记伺候得好好的。

    “王书记,安平的同志停下来了。”看到前方带路的车停了下来,林树强轻声的向王子君请示道。

    王子君一直在闭目养神,此时听到林树强的汇报,这才睁开眼眸道:“去问问是怎么回事?”

    林树强答应一声,从车上下来朝着前面走来的人迎了上去。王子君看着林树强有点发福的身体,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对于林树强,他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但是在这个时候,王子君却用得着林树强这种人。

    林树强得罪过自己,这几乎已经是整个团省委都知道的事情,现在团省委之中孙泽宏和赵元顾基本上不管事情,霍相冉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自己已经将团省委的权力聚集在了一身之上。越是这个时候,王子君知道自己越应该安抚人心,林树强,就是一枚上好的棋子呢。

    作为一个好的领导者,不但要有启用自己人的本事,还要有用好自己对敌的魄力和自信,用其所长,为我所用,也是一种政治智慧呢。只有把这两种人放到合适的位置上,让其适时放光,那才是一个成功的领导。现在将林树强用起来,能看得出来,效果还是蛮不错的,团省委方面的人心,比之以前平稳了不少。

    “王书记,安平地区的同志说再往前就不通公路了,他们想向您请示一下,是不是到立山镇去歇一歇脚?”林树强快步跑到王子君的面前问道,那脸上的汗珠子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没有擦。

    “那就去立山镇吧。”王子君虽然已经给自己定了这次调研的目标,但是也并不想让下面的人为难。毕竟他也是从下面上来的,深知下面工作的一套。

    立山镇虽然是镇,但是,也就是两条大街还像样子,在王子君等人的车进入镇政府门口的时候,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镇党委政府领导,就已经快步的迎了上来。

    这次王子君来安平地区,主要是调研安平地区团市委的工作,安平地区对于王子君这位主持团省委工作的副书记,还是给予了很高的接待规格,第一天的接待之中,就有主抓团组织的副书记主陪,而地区书记和行署专员,更是分别在中午和晚上陪着吃了一顿饭,规格还是很隆重的。

    今天的调研,那位副书记本来还要陪着,却被王子君给委婉的推辞了,他这次来只是两辆车,一辆是安平地区团委书记鲁河亮带着几个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车就是王子君等人。

    对于立山镇的领导来说,团省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算得上是大领导了,因此,在迎接的时候,那都是打了十二分的精神,不过当他们看到站在他们面前的王子君之时,一个个还是本能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也太年轻了吧,如果不是鲁河亮适时的介绍,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今天要接待的团省委副书记,他们要恭敬接待的主角!

    立山镇的镇政府驻地,是一座三层多高的土黄色办公楼,以前随处可见的灰尘都被擦掉了,办公室窗明几净。看来,在王子君临来之前的突击搞卫生,成效显著。办公楼还挂了一个大红的条幅:热烈欢迎团省委领导莅临检查指导工作。所有的这一切,都暗示着立山镇的干部群众,要有大领导到此视察了。

    在镇政府二楼的会议室里,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了瓜子和水果。等王子君等一行人坐定,飘着香气的茶水更是迅速地端上来了。

    “王书记,我们立山镇穷是穷了点,但是对青年团的建设,却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小郭这个同志不但在工作上有两把刷子,而且还是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呢。去年秋天的时候,我们这里发生了泥石流,小郭可是奋不顾身的救了两个放学回家的小学生呢。”立山镇的党委书记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话声音很大,听刚才的介绍知道此人叫董昌刚。

    被他介绍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在董昌刚说到自己的时候,脸上还有点发红。要说接待上级领导本来没有他什么事情,但是因为来的是团省委的书记,他这个镇上的团委书记站的比副镇长还要靠前呢。

    王子君听说这年轻人救了两个小学生,对于这小郭的好感平添了不少,他笑着和那小郭谈了两句话,就转身朝着鲁河亮道:“鲁书记,咱们身边从来都不缺少英雄,对于小郭同志这种行为,我们应该加大宣传力度,典型带动,可以起到拔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的效果啊。”

    “王书记,我一定严格落实您的指示,发动全市团干部学习小郭同志这种舍己救人的奉献精神。”鲁河亮恭敬地朝着王子君一笑,快速的表态道。

    对于地方上的工作,王子君自然不会过多干涉,在鲁河亮表态之后,王子君就开始和立山镇的一众干部聊了起来。开始的时候,那位董书记和乡里的一班干部还光捡好听的说,但是谈着谈着,他们就发现,这位团省委的白白净净的领导,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对乡里面的情形也不是不明白,甚至在很多方面,比他们还要清楚呢。

    这让本来还准备说得花团锦簇的董昌刚等人倍感压力,说话之间,也不如刚才那么有意无意的唱高调了,脸上那热情却带着一丝虚假的笑容,也慢慢地变得诚恳而恭敬起来。

    在王子君参观乡里团组织建设的时候,董昌刚轻轻地来到鲁河亮的身旁,小声的请示道:“鲁书记,今天的午饭您看……?”

    董昌刚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鲁河亮却是明白他的意思,他虽然和这位刚刚主持工作的上司接触也不是太多,但是心中却已经感到了这位年轻领导的威势,不过好在这位领导还算随和,对很多问题,显得很是包容大度。

    “让食堂好好整一桌,不要太油腻了。”鲁河亮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轻声的安排道。

    董昌刚点了点头,赶忙朝着身后的办公室主任吩咐了两句。半个小时之后,王子君在林树强等人的陪伴下,就已经坐在了镇政府食堂的包间里了。

    以前上级领导来,立山镇政府也要搞卫生,但没有搞得这么细致和彻底。还有,以前来的领导,口味他们是熟谙的。有的领导喜欢吃杀猪菜,此类领导一来,乡里食堂必定要提前宰上一头猪;有的领导喜欢吃狗肉,只要政府食堂的师傅买狗肉,人们就知道是哪个领导来了;还有的领导喜欢野生禽类,他一来,乡里就忙活了!这些野物行踪不定,人手少了可能会空手而回,所以常常十几个人上山围追堵截,方才弄些野味回来。

    但是今天,这个不声不响的领导的口味就难以琢磨了,谁知道像他这种级别的领导好哪口呢?

    正当大家抓耳挠腮的时候,乡机关食堂的师傅出了个主意,让在场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茅塞顿开,问题得以迎刃而解。这个整天煎炒烹炸跟锅碗瓢勺打交道的食堂大师傅,看着天天吃他做的饭的大领导们为难沉默的样子,心里不免着急,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都像得了肛裂似的,拉不出屎来了呢?还是掌控一方的大领导哩!

    半天了见谁也不说话,就自作主张道:“这官都当到这个份儿上了,他什么没有吃过?就上咱本地的!越土越稀罕,越稀罕才越好!土得掉渣才好呢。”于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大家就将食堂大师傅的思路上升到了理论,大意是,这么做,既没有打肿脸充胖子之嫌,还显得比较客观实际。大家一致赞同,刚才的沉闷和沮丧顿时冰释了。

    “王书记,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只有一些土特产,让您受委屈了!”董昌刚虽然是主人,但是此时就坐的人之中,差不多要数他的级别最低了。

    “董书记,要说这一次,我们还是叨扰你才是,我们是客,你是主人,要是你再这么谦逊的话,那我们这些客人就有点坐不住了!”王子君轻轻地朝着董昌刚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有了王子君的调侃,饭桌上的氛围顿时轻松了许多。不过,董昌刚等人仍有些放不开手脚,依旧小心的伺候着,虽然他们很想活跃一下气氛,但是看着王子君那淡淡微笑之中好似隐藏着一丝丝威严的脸,这样的想法,又被他们给压了下去。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大有一副农家乐的特色。除了五彩虎皮茄子卷、溜肥肠、香辣虾、红烧鱼、耗油生菜、面筋包塞肉之外,还有四个大汤盆:牛肉炖土豆、酸菜炖排骨、猪肉炖粉条和鲫鱼豆腐汤。掺杂着辛辣的白酒气息,桌上还有随意摆放的食盐、胡椒粉、大蒜、辣椒酱、烧饼这些小东西陪衬着,王子君只觉得乡味十足,心里大呼过瘾呢。有那么一刻,王子君心里自嘲地笑笑,可能自己骨子里就是一个土得掉渣的乡下人呢。

    “董书记,咱们这儿离镇政府最远的村是哪个村?”王子君边吃边聊,很是随意的朝着董昌刚问道。

    “是百家寨,那里离咱们这里有二十多里的山路,很是难走。”董昌刚赶忙将筷子放下,快速的回答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继续吃饭。董昌刚看到王子君没有再关注这个问题,也将又提溜起来的心思放了下来。

    一顿饭因为王子君不喝酒,大家自然就少了敬酒倒酒的程序,吃得很是痛快,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王子君就让林树强将鲁河亮找了过来。

    “王书记,您找我?”鲁河亮根本就没有休息,在办公室里一边等着王子君,一面和董昌刚等人闲聊。一听说王子君找他,就赶紧赶过来了。

    “鲁书记,咱们等一会儿到百家寨去看看。”王子君扔给了鲁河亮一根烟,笑着说道。

    鲁河亮万万没想到这个年轻的领导居然要去百家寨!尽管他不知道这个村子到底在哪里,但是心里却是一阵没底儿。作为团市委书记,他很是清楚下面的情形,要是这位领导问起村里团组织的建设情况,恐怕这次接待就会搞砸了!先不说别的,他用脑袋想就能想出来村里的团组织建设是个什么样的现状: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儿,什么叫精神文明建设?那都是天一黑,爬到自家床上搂着自家老婆从事造人事业去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团组织建设?

    这么一想,额头上的汗珠子都快下来了!

    “王书记,这个……我听昌刚书记说,这个百家寨离这里还有二十多里的山路呢,恐怕一下午的时间回不来呢。”

    “不要紧,要是天要留人,咱们就在那里住一晚上嘛。”王子君看着脸上有些迟疑的鲁河亮,轻轻一笑道:“我想到那里去看看。”

    鲁河亮见王子君心意已决,也不好再劝什么,赶忙去找董昌刚让他去安排。

    董昌刚也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要去百家寨,心中虽然埋怨这位从领导胡折腾,但是对于王子君的吩咐,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从立山镇到百家寨只有四五里的路可以通车,过了这四五里,那就只能靠脚走或者是牲口驮了。在车子被迫停下来之后,董昌刚就在此朝着王子君劝道:“王书记,从这里到百家寨,还有十五六里的山路,要是光靠脚走的话。”董昌刚说话之间,轻轻地搓了搓手,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王子君看着这四五尺宽的上山通道,又看了看董昌刚那有点闪烁的眼神,心里哪里会不明白这位镇党委书记的打算呢,他压根儿就不想让自己去百家寨!

    此处虽然不通车,但是对于乡里工作并不陌生的王子君却清楚这里一定有其他的交通方式,只不过现在这位镇党委书记不想提供而已。

    “既然百家寨的老乡能够在这里生活,咱们走一趟也不是什么难事。”王子君笑了笑,迈步就朝着山上走去。

    林树强看到王子君迈步上了山,也紧跟着走了过去,鲁河亮一向在市里面工作,对于乡干部的小手段倒不是很清楚,不过此时王书记既然已经朝着山上走了,他自然不能落下,当下赶忙跟着王子君走了过去。

    “董书记,您看着这可怎么办?”小郭站在董昌刚的身后,看着已经开始上山的王子君等人,有点担忧的问道。

    “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既然领导要去,那就让他去,百家寨的情况也不是咱们造成的,就算他去了又能怎么样?动动嘴皮子发号一下施令就能解决问题了?”董昌刚没好气的一挥手,跨步朝着王子君等人跟了上去。

    小山不是很高,但是却有些陡,开始的时候,林树强还能够跟得上王子君的步伐,但是走了四五里路之后,林树强就觉得自己累得气喘吁吁了。可是看着在前方走着犹如走在平地上的王子君,林树强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此时虽然已经过了一天最热的时候,但是行走在光秃秃的山道上,一行人还是渴得嗓子都快冒烟儿了,又走了两里路程之后,董昌刚再次道:“王书记,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这路越往后越难走,要是天黑了,这山上还有点不安全。”

    王子君笑着摆了摆手道:“咱们现在已经走了一半了,怎么也不能山高九仞功亏一篑吧,还是走走吧!”说话之间,又迈步朝着山上走了过去。

    夕阳开始有点西斜的时候,王子君等人这才来到了一个百家寨,这百家寨虽然号称百家寨,但是那稀稀落落的房屋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百户人家的样子。在王子君等人进村的时候,本来只有孩子和老人的村口,一会时间,就多了不少的人。

    “董书记,您怎么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一看到董昌刚,就快步的迎了上来,他的穿着在这些人之中,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但是,那不知道哪一年的绿军装,也布满了补丁。

    “老赵,这是咱们省里和市里的领导,你快点找个地方让领导们休息休息,另外,再找人弄两壶热水来。”董昌刚朝着那人点了点头,就沉声的吩咐道。

    那老赵满是敬畏的朝着王子君等人看了一眼,搓了搓手也不说话,答应一声,就快步的朝着村子里走了过去。

    “王书记,老赵是百家寨的村长,当过两年兵,也算是百家寨见过世面的人了。”董昌刚朝着王子君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的体质虽然不错,但是这么长的山路走下来,也觉得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般,在村长老赵的带领之下,王子君等人在一间半旧的石屋里坐了下来。

    这石屋虽然有些破旧,但是一进去却有一股阴凉的感觉。不过,这石屋的主人显然没有招待过这么多的客人,虽然已经将家里的全部椅子都拿了出来,但是依旧只够四个人坐的。

    “王书记,这里条件比较简陋,您多担待吧。”董昌刚拿起一块毛巾将椅子反复的擦了擦,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着对董昌刚道了谢,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心中清楚,要是自己不坐的话,鲁河亮等人那是绝对不会坐下来的。就在他坐下之时,那姓赵的村长,已经端着两个有点发黑的暖壶,快步的走了进来。

    在这村长眼中,董昌刚差不多就是最高的领导,可是此时,董昌刚董昌刚却是站在那里和一个坐着的年轻人说话,这让老赵一时间就有点发呆。

    莫非,这个年轻人的官比董书记还要大不成?

    老赵看到书记都小心的伺候着,自己更是战战兢兢,虽然他当过三年的兵,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但是这些年的村中生活,却是让他逐渐抹去了身上的锐气。

    开始的时候,只要这个年轻的领导问话,老赵的心中就有点打转。不过随后他发现,不论他回答的怎么样,这个看上去让董书记都尊敬不已的年轻领导,都对着他微笑,好似并没有丝毫不满意一般。

    “老赵,你们村你觉得现在最缺的是什么?”王子君端起茶壶往老赵的杯子里添了一些水,轻轻地笑着问道。

    最缺什么?老赵自然知道缺什么,但是他不敢实话实说,万一哪句话不合适,以后免不了会挨董书记一顿批评的。给镇上抹黑的事情,他可不敢干。更何况上面下来的领导干部,也不一定会给解决问题,说了恐怕也是白说。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老赵的直觉却一个劲的告诉他,说不定这个满脸微笑的年轻领导,就是来给解决问题的。要是真的能够将村里的一大难题解决了,就算不让他干这个村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那也是值得的。

    “老赵,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当着王书记,你想啥呢?”董昌刚说话之间,朝着老赵笑了笑。

    王子君的眉头轻轻地一皱,对于董昌刚的插话,他很不喜欢,董昌刚的小心思,哪里能瞒得过他呢?这分明就是在提醒老赵:有些话你最好不要说!

    不过,王子君并没有说话,这次他之所以要来百家寨,并不是随性而至,他来这里,那是揣着一定的目的来的。老赵说与不说,其实都没什么关系,他要的还是亲自看一看的。

    老赵从董昌刚的口中,能够感受到镇党委书记的不安,他心中念头转动之间,目光还是落在了王子君那年轻的脸上,看着这张和蔼可亲的面容,老赵情不自禁的将心里的一丝顾虑给忘到脑后了。

    “王书记,要说我们村的问题还真是不少,我觉得最迫切的,就是能给派来个教学问的老师,村里的娃娃,不能不上学啊!”

    在王子君问话的时候,鲁河亮就觉得很是紧张,他心中清楚这村子里存在的问题太多了,要是王书记有一些不满意的话,这对于自己就是非常的不利。最怕的就是这位年轻的书记回去之后弄一个文件进行批评之类的,那更是麻烦多多了。

    可是,在听了老赵的回答之后,鲁河亮虽然有心理的准备,但是仍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大锤击打了一下。村中没有教师,孩子上不了学,这主要责任虽然不在团市委,但是要是生拉硬拽的追究起来,也不是没有干系的。

    “王书记,这件事情……”看着王子君的脸,鲁河亮赶忙就想要解释。

    王子君朝着鲁河亮摆了摆手道:“河亮同志,我能够理解,这样的地方,是很少有人愿意来的。”

    听到王子君如此说,鲁河亮和董昌刚顿时大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看似小事,但是王子君要是揪着不放的话,他们俩那绝对会很被动的。而现在王子君理解,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和两人相比,老赵的心里隐隐的就有些失望,心里更是为自己的直言相告有点后悔,怎么也不看看人就把实话说出来了呢,真是太莽撞了!

    “老赵,村小学在什么地方,咱们去看看。”王子君看着老赵的神色,对于老赵的想法,他心中清楚的很。不过对于这些,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就朝着门外走去。

    对于县乡的干部来说,最怕的就是打没有把握的仗,而迎接检查,他们更是怕突然袭击,现在王子君没有半点预兆的要去村小学去看看,这又让董昌刚和鲁河亮的心再次提溜起来。特别是董昌刚,此时就感到自己对于这个年轻的领导,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升起了一丝的畏惧。

    百家寨村的小学只有三件破旧的屋子,风雨的痕迹让这座学校就好似一个久经风霜的老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模样。这学校猛地看上去,和村里的人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有那破旧的大门上用红笔写的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宣传标语,让人看了还觉得这是一所学校。

    当王子君跨入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并没有放学,几十个孩子都趴在用石板搭成的课桌上,大声的朗读着。领着学生学校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消瘦汉子,他坐在讲台的前面,正给学生讲着什么。

    董昌刚快步的上前,想准备通知那老师一声,却被王子君一把拉住了,他站在教室之外,听着那长短不一的朗诵之声,神色陷入了沉吟之中。

    “王书记,百家寨村实在是太偏远了,虽然我们做了不少工作,但是愿意来这里的老师还是寥寥无几的……”董昌刚来到王子君的身边,低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