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二章 荣誉需要张冠李戴
    王子君摆了摆手,示意董昌刚不用再说了。这时那些朗诵的孩子,已经将一篇语文课文朗诵完毕,作为他们老师的中年汉子从自己椅子旁边拿出了一个木棍,拄着那棍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

    “二年级先写作业,现在上三年级的课。”男子说话之间,拉起椅子挪了挪。而在这挪动椅子之时,王子君方才注意到这男子的腿有些残疾。

    就在那男子准备讲课的时候,有学生发现了王子君等一行人,老师看着窗外站着的众人,也将手中的课本放了下来。

    “严老师,上面的领导来了。”村长老赵看到这老师将目光看向自己,赶忙朝着那老师大声的说道。

    那严老师对于这种事情,显然很少遇到,在老赵喊了之后,足足顿了半分钟,这次步履艰难地朝着王子君等人挪了过来。而在他这走动之中更是让人对他那受伤的腿感到了一丝丝的惋惜。

    “严老师,您还是先上课吧,我们就是来看看。”在那严老师的腿要挪下讲台的时候,王子君快步的迎了上去。此时的王子君迎上去,心里没有丝毫作秀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应该迎上去的。

    严老师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干部会搀着自己,更没有想到他会将自己重新送到讲台上。虽然他对乡干部接触的不多,但是对于乡里的一把手还是有印象的。

    当他不经意间将目光投向董昌刚的时候,却发现以往意气风发的董书记,此时正在朝着他摆手,那意思就是让他按照这个年轻干部吩咐的去做。

    王子君把严老师重新扶到座位上之后,就朝着教室后面走了过去,教室里根本就没有凳子,他只能够站在那里。

    林树强看到王子君站在那里,也赶忙跟了过去,虽然他很想给王书记弄一张凳子坐,但他还是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能当上团省委的办公室主任,他也是一个识时务者,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光顾及领导是不是舒坦的。

    那严老师虽然心中充满了忐忑,但还是将课上了下去。王子君在前世之中也是老师,对于教学的好坏他一听就能够听得出来。这严老师虽然教的不是深入浅出,但是课程上的很认真。

    山里的学生娃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对这些突然的来客很是惊异,但是很快,就把心思放在各自的学习上了。百家寨小学的课堂,和以往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王子君一动不动地站在教室后面听课,虽然他人在教室里,心思却已经盘旋在九天之外了。这一次他下来调研,并不是随兴而至的。他想通过这次调研活动,作为新官上任打开工作局面的一个主抓手的。

    对于这次调研将要遇到的情况,王子君心里早有预料,但是,他没想到,视线所及之处,比自己设想的还要差了几分。

    高高兴兴地下课了的学生娃,将王子君从沉吟之中惊醒过来,而此时,那位严老师也在村长老赵的搀扶下,朝着王子君走了过来。

    “王书记,这是我们村的严老师,在村小学教书将近二十多年了!”老赵看到王子君的目光朝着严老师看了过来,就赶忙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消瘦而一脸疲惫的汉子,王子君轻轻地伸出手和他带着粉笔尘灰的手握了握,诚恳地道了:“严老师,您功不可没啊!辛苦了一天,您先休息吧。”

    在走出教室之时,董昌刚快步的来到王子君身边道:“王书记,因为财政吃紧,镇里对学校投入不够,我向您检讨!”

    “董书记,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了,咱们以后再说吧。”王子君朝着董昌刚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表态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因此,离开百家寨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王子君一再表示客随主便,简单吃点就行了,百家寨的村长老赵还是让老婆从家里的钱匣子里摸出来二十块钱,到村里唯一的代销点买回来两窄条五花三层肉,又杀了一只下蛋的老母鸡。

    王子君他们在村长老赵家的院落里坐着,老赵的婆娘就在院子里支着的一口大锅前做饭。好久没有如此深入的下基层了,王子君饶有兴趣地看着老赵家的在锅灶前忙活。

    看上去,老赵家的刚买的这块肉是带皮的,老赵家的麻利地把它切成均匀的长条,加上花椒大料、蒜瓣葱段,用白水清煮。她没有炝锅,一是为了省点豆油,二是觉得肉里存着肥油,慢火煎熬后,油星子自然会抽身而出,一颗颗泛起,汪在汤面上。当油星越聚越多,汤面有了星空的迹象时,老赵家的从自家的腌菜缸里捞出几棵酸菜,切成丝,投进锅里。美艳的肉条和暗淡的酸菜在炉火的煽动下,开始了不间歇的亲吻。

    肉香味飘出来了,汤汁也逐渐缩紧了,这时,老赵家的又从灶屋里拿出来一绺白胡子似的粉丝撒进去,看着它由僵硬变得柔软,通体透明,像一缕缕光把汤照亮时,就欢天喜地的把汤锅从火炉上撤下来了。

    这边的肉片酸菜粉丝汤刚刚做好,那边临时支起的一个小锅灶里的小鸡炖山菇也咕嘟咕嘟的冒热气了,香味扑鼻而来,老赵和老赵家的脸上十分欣慰,就像被阴雨笼罩了多日的人突然看见了太阳一般,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几个人围在锅前,一碗连着一碗地畅快地吃,手里拿的是老赵家自个儿蒸的枣花馍。可以说,这道老赵家做的肉片酸菜粉丝汤,是王子君在任何一个装修豪华的大饭店里都未曾吃到过的。

    因为吃饭的气氛非常好,鲁河亮和董昌刚等人也没有了请王子君吃饭前的忐忑,王子君朝着老赵轻轻一笑,直截了当的问道:“赵村长,有酒没有?如果有酒就叫给严老师,咱们好好喝两杯。”

    “有酒,有酒!”老赵没有想到省里来的这位年轻的大领导这么的随和,竟会给自己要酒喝。当下赶紧答应道:“不过没有什么好酒,都是自家酿的粮食酒。”

    “粮食酒好啊,味道醇厚,够味啊!”王子君一摆手,笑着说道。

    董昌刚没有想到,在乡里吃饭时还滴酒不沾的王书记,居然会在这个穷苦的小山村里主动要酒喝。尽管他来百家寨的次数不多,但是这百家寨究竟产的是什么样的酒,他心中却也知道,想到那一喝就有点发苦的酒,他就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来的时候不捎两瓶酒过来呢。

    不过,随着王子君很是自然的将一杯酒喝下去,董昌刚的心登时就放下了大半。桌子上的菜除了炖得香气扑鼻,被一个粗瓷砂锅盛着的小鸡炖山菇,一盆肉片酸菜粉丝汤,还有老赵的婆娘匆忙整出来的水煮花生米、韭菜煎鸡蛋等家常菜。

    更让董昌刚欣慰的是,在吃饭的过程中,王子君几乎就没有问乡村两级的工作问题,虽然也没有闲着,但是说的都是一些随意的闲话。

    面对王子君,开始的时候,老赵和那严老师还有点放不开,但是随着一大通老酒喝了三分之一,两个人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之所以能够放松,一来是因为王子君的随意相待,二来也是因为几杯酒下肚,气氛轻松了许多。

    在和王子君的谈话之中,老赵也发现这位年轻的王书记并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相反,对于村里的很多情况,倒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似的,心里亮堂着呢。

    “王书记,我敬您一杯,要不是董书记说您是从上面下来的大领导,我还觉得您是镇里下派到我们这里的包村干部呢。”老赵端起酒杯朝着王子君敬了一杯,笑呵呵的说道。

    董昌刚一皱眉,赶忙朝着王子君看去,却见王子君也端起杯子和老赵碰了一杯,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百家寨的粮食酒虽然不好喝,但是酒精的度数却并不高,王子君喝了几杯,头脑却依然清醒着。等老赵坐下之后,王子君呵呵一笑道:“我虽然没有在咱们乡里呆过,但是在其他地方,也干过两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么。”

    说话之间他拿起酒杯朝着严老师看了一眼道:“严老师,听老赵说你在咱们村的学校教书将近二十年了,我什么也不说了,来,咱们端一杯!”

    严老师显然不是多嘴饶舌之人,来到这个场合后,很少说话,不过看着王子君端来的酒杯,严老师的眼中,还是有些晶莹在闪烁。此时的他,已经从谈话中知道了王子君的身份,团省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那就是和副市长差不多一个级别的领导干部了,而现在,他不但没有摆任何的官架子,还如此令人感动地给自己敬酒。

    “谢谢王书记。”将自己心中的激动压了一压,严老师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老赵端起酒杯给王子君和严老师满上之后,已经有些放开性子的他感慨的说道:“王书记,董书记,你们不要觉得我老赵说话有些自己人夸自己人,说实话,在这百家寨里,我最佩服的是严老师,最感激的也是严老师。要不是严老师,别说现在这些学生娃了,就是以前的那些小子,也都没有地方上学去啊!”

    “老赵,你当着王书记说这些干什么嘛。”严老师朝着老赵挥了挥手,想要阻止老赵接着说下去。

    “严老师,你别阻止我,我就是想说说自己的心里话。王书记,您不介意听我说两句吧?”老赵有点摇摇晃晃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道:“王书记,您不会介意我说这些吧?”

    王子君看着明显有些醉了的老赵,轻轻一笑道:“在这里,你是地主,我怎么会介意?再说,我也喜欢听一听。”

    “看看,王书记都不介意,严老师你还阻止我什么?这些话其实我老早就想给你说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趁着王书记在这里,我必须把心里的话给你倒出来了。严老师,我们百家寨的老少爷们,都记得你的大恩大德,自从你来到我们村里后,你是掏心掏肺的对孩子们好啊。前些年,你本来是有机会调走的,都怪我去找你,把你留下来了,你当时,你怎么就不狠狠心一走了之呢?”

    “你要是走了,现在也应该在城里面过了,说不定都住上楼房了,你要是走了,也不会为了救那三个孩子,让泥石流的石头将你的腿给砸折了……”

    说到后面,老赵就有点呜咽了,但是在座的人,却是没有一个人笑话他,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这般的摸样,王子君的心中有的更多的是感慨。

    不过在严老师劝老赵的时候,王子君的眼眸却是轻轻地迷了起来,他看向的,已经不是老赵,而是坐在老赵不远处的董昌刚。

    董昌刚此时,却有点坐立不安,而王子君的目光,更是让他的额头不断地冒冷汗,虽然王子君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心中有鬼的他却已经明白王书记应该已经对那件事情产生了怀疑。

    “王书记,我……”董昌刚想要说话解释一下,但是在喊了王子君一声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话好给王子君说。

    王子君摆了摆手,没有让董昌刚说下去,这已经够了,他心中的怀疑,此时已经得到了证实。

    鲁河亮看着王子君那有点严肃的神情,也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这之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知道,王书记这下不高兴了!

    “王书记,我老赵不喜欢求人,但是我还是想要求您一下,能不能让严老师转正啊,他这代课老师当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王子君没有点头,也没有表态,只是让人扶着老赵去休息,而随着老赵的离开,刚才还其乐融融的气氛突然间变得压抑了。

    老赵醉醺醺的走了,这一场在农家小院里的酒饭,也随着老赵的女人端上来的一锅面叶汤,匆匆的结束了。村民的住处虽然紧张,但是有董昌刚在这里,老赵自然是费尽心思给安排好了。

    王子君的住所,就安排在一户比较富裕的农户家里,被子看起来是村民新做的,听说是准备给闺女出嫁准备的。虽然布料是自家织的粗布,但是因为趁着落山的夕阳晾了晾,倒也有一股阳光的味道,到底是新棉花呢。

    直到老赵醉醺醺地去睡,王子君也没有说什么,可越是这样,鲁河亮和董昌刚的心里越是不安,还不如劈头盖脸的训斥一番呢,越是这么不动声色,就说明这件事情还没有在王书记那里翻过去呢。

    当老赵提出请王子君给严老师解决了这个民办教师的身份时,鲁河亮心里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王子君将这个话提出来,他肯定会马上点头答应下来。

    可是偏偏,这王书记什么也没有说,这让鲁河亮心中充满了忐忑。不过他随即又安慰自己,这种民办老师的事情,别说是在他们地区,就是在全省都不少,领导们对于这种问题,早已是司空见惯了,应该不会深究的。

    和鲁河亮相比,董昌刚却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转来转去,他心急的倒不是严老师转不转正的问题,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此时的他,恨不得在自己打自己两个嘴巴子,要不是自己多嘴介绍小郭,又怎么会捅出来一个张冠李戴的篓子呢?

    去年的泥石流究竟是谁救的人,作为立山镇的党委书记,他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为了讨好小郭的叔叔,他才让人来百家寨做工作,把这件事情安在了小郭的头上去了。

    没想到,这百家寨的村长老赵又旧事重提,重新给王书记说了一遍,这就把先前的渲染给戳破了!还是那场泥石流,还是同样的救人事件,这施救的英雄却被自己不知不觉的易主了!这王书记会不会听进心里了呢?

    最好是别放在心上,要是这耳朵进,那耳朵出就好了。董昌刚知道,这位年轻的团省委书记跟自己并没有太多的隶属关系,但是有一点他也是明白的:只要这位领导动一动嘴,那想要拿下自己,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地区和县里的领导,不会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党委书记,非要和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领导交恶的。

    犹豫再三之后,还是下定决心,这件事,他得把握一下主动了!想好之后,就偷偷的来到王子君所居的院子里,想跟他谈谈!

    就见王子君的房间里正亮着灯,灯光下的王子君,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房东聊天呢。

    “王书记。”鼓足了勇气,董昌刚最终还是决定走上这一遭,他一边轻轻地敲了敲王子君房间的门,一边轻声的叫道。

    蔡辰斌和王子君住在一个房屋里,听到董昌刚的喊声,就直接将门打开了。董昌刚看到坐在床上的王子君,不知道怎么心中就有点发颤。

    “董书记来了,坐。”王子君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朝着董昌刚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来。

    “我来看看书记您还有什么需要的没有。”董昌刚小心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轻声的问道。

    “这里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董书记你费心了。对了,明天咱们走了之后,住宿的费用董书记你可不能少了人家的。”王子君朝着董昌刚笑着道。

    “自然,自然,我们绝对不能让群众吃亏的。”董昌刚连声点头,对于他来说,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在这位王书记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也好给自己争取一点印象分。

    那房东在董昌刚来了之后,就大气不敢出一声,本来他只是觉得给自己烟,和自己聊村里收成的年轻人只是一个从省里来的普通干部,现在看董书记小心翼翼的模样,这年轻人的身份可比自己想象的高多了。

    “不用不用,就是住了一晚上,没啥的。”房东本来不敢开口,但是听到两位领导提到自己家的事情,当下赶忙摇手说道。

    “老何你也不用推辞,住店还要交钱,你推辞就是想撵我走了!”王子君朝着那房东轻轻地一挥手,不容置疑的说道。

    已经将王子君往上联想的房东,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只是连连的说,自家的房子客气什么客气什么呢。

    王子君目视着董昌刚,董昌刚眼中的闪烁,自然是瞒不了他,他轻轻的挥手道:“董书记,正说跟你聊聊呢,别站着了,坐吧。”

    董昌刚惴惴不安地坐下来,他以往也不是没有见过上级领导,就是面对市里下来检查的主要领导,他也能理清思路,出口成章的。但是,如今面对这个平易近人性格随和的年轻领导,头上倒像是戴了个紧箍咒似的,大脑根本就不听自己指挥了!

    对于乡里的干部,王子君并不陌生,他和董昌刚谈乡里的经济发展,谈乡里的工作,甚至还提农村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面对王子君的侃侃而谈,董昌刚也放松了不少,心里对于这个年轻的领导,更是增加了几分的佩服。特别是王子君在乡村经济方面做的几个论述,更是让董昌刚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要说对王子君这么年轻就成为厅级领导,董昌刚心中没有不服那是假的,但是现在听着王子君的讲话,他又觉得,就算这个年轻人是有背景的又怎么样,人家本人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王书记,您是不是也在下面干过?”董昌刚抬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轻声的问道。

    “王书记以前也当过乡里的党委书记,不过不是在山省。”坐在旁边鼓捣游戏机的蔡辰斌插嘴道。

    王书记也当过乡党委书记?这一点倒是董昌刚没有想到的,在他想来王书记这么年轻就高居官位,应该是从上面空降下来的。

    “王书记,我要给您检讨,我们镇里的工作没有做好,我向您保证,在以后的工作之中,我们一定会更加的努力,千方百计的把镇里的经济建设和义务教育抓上去。”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董昌刚又开始检讨了。

    王子君笑了笑道:“董书记,你有这个心思就行了,不用在这里给我表什么态,就算你表态表得再好,我也提拔不了你,我不能抢了你们组织部长的工作啊。不过,有一句话还是想跟董书记共勉吧,为官一任,即使不能造福一方,至少也得为老百姓办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才能心安哪!”

    王子君的玩笑话,董昌刚也跟着笑了,看着王子君还有兴趣跟自己开玩笑,董昌刚的心又放下了不少,暗自思忖,说不定这王书记根本就没有看出来破绽呢。

    董昌刚又坐了一会就走了,那房东在董昌刚来了没有多大一会就离开了。房间里随着董昌刚的离开,就只剩下了王子君和蔡辰斌两个人。

    “王书记,时间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吧。”蔡辰斌看了看表,轻声的朝着王子君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辰斌,我让你打听的那件事情,问的怎么样了?”

    “王书记,我问了,去年立山镇也就发过一次小型的泥石流,严老师的那条腿就是为了救三个学生成了那样,其中被救的人之中,就有一个是咱们房东的女儿。”

    王子君拿了一个烟,静静的吸了起来,蔡辰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书记,这件事情很明显,那小郭根本就是占了人家严老师的功劳。” http://

    “这个我知道。”王子君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蔡辰斌看着沉吟之中的王子君,心里就有些不明白,一直一来,王书记处理起事情来,一向都是言必行,行必果,雷厉风行的,就算面对上级的领导,也很少见过他这般的犹豫不决过,现在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镇党委书记么,只要王书记开口,就算是地区的区委书记,也会给王书记一个面子的!

    “睡吧。”王子君将烟轻轻地在砖墙上摁灭,然后随手将自己不远处的油灯吹灭了。

    山村的早晨,空气像是被清洗过似的,格外的清新,王子君起来的时候,已经养成了早睡早起习惯的村民们,大多已经起来了,房东老何更是跟王子君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匆匆地到地里侍弄庄稼去了,家中只剩下做饭的大女儿和九岁的小女儿。

    村里的女孩都很害羞,对于王子君这个借住在他们家的王子君,尽可能的躲着走,老何的大女儿只是和对着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快步的朝着厨房走了过去,而小女儿却拿着一本被厚厚的牛皮纸作书皮的课本朗诵了起来。

    “小霞,行字你念错了,这个字有两个读音,你念的那一个虽然也对,但是在这篇课文里,不能这么念。”看着坐在小凳子上学习的女孩子,王子君笑呵呵的说道。

    和姐姐不同,还是小孩子的小霞可没什么害羞的,她对于住在自己家里的王子君,有的只是好奇,但是却没有勇气搭腔,此时看到这个年轻的大哥哥笑着跟自己打招呼,她顿时胆子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