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六章 谁把我的趾高气扬无视了
    “来医院看我,哼,那我倒是要隆重欢迎了!”陈晓峰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

    “王书记来了之后,你把咱们的热情充分表现出来,别让人家王书记给冷落了!”

    “陈厅长您放心,我会让他觉得宾至如归的。”于主任说话之间,看到陈晓峰手里的苹果快吃完了,赶紧将他手里的苹果核接过来扔进垃圾桶,又拿来一张餐巾纸递给陈厅长擦手,嘴里还幸灾乐祸的说道:“陈厅长,我估计您这一病,王书记就没有安稳觉可睡了,省政府办公厅催过咱们两回,都被咱以积极的态度给挡回去了,再过一个星期,学生们就要离校了,我估计这王书记坐不住了!”

    陈晓峰不说话,只是笑,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得意:哼,你不是不识好歹嘛,给你点颜色看看,也是一件可乐的事情。

    “陈厅长,您就是心软哪,不跟这家伙一般计较,要是换成我,可没您这么宽宏大量,我非得晾他几天再说!”于主任琢磨着陈晓峰的心思,不动声色的挠了一下心窝窝。

    “哎,小于啊,你还年轻啊。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知道了,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不能抓住别人的小辫子不放,我历来主张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要懂得宽宏大量。”陈晓峰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直接就将比他小不了几岁的于主任称呼成了小于。

    “对,还是陈厅长站得高,看得远哪。我以后得多多向您学习,只有像您这样心胸开阔,才能成大事。”

    两人正在谈话之间,于主任的手机响了起来,于主任看了一下来电号码,就笑眯眯的朝着陈晓峰道:“陈厅长,是金锐恒的电话,看来他们已经到了。”

    “嗯,要是王书记来了,你就去接一接。”陈晓峰说话之间,就在床上一躺,做出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得到指示的于主任,当下就在陈晓峰的面前接通电话道:“喂,金主任您好,哦,王书记来了,你们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一接你们。”

    “已经到门口了,王书记实在是太客气了。”于主任说话之间,朝着陈晓峰一笑,就快速的走到了门口。

    打开门,于主任就见王子君和金锐恒正从走廊的拐弯处走了过来,金锐恒的手里还提着一堆营养品。

    “王书记,有失远迎了!我刚给陈厅长说了您要来,陈厅长就吩咐我到下边等您,没想到您来得这么快啊,来来来,这边请。”于主任和王子君握了握手,就热情无比的从金锐恒的手里将那些营养品接了过来。

    此时的于主任不但脸上笑得灿烂,心里也很高兴。看着王子君温和的面孔,心里有一种胜利者的傲然。尽管这场博弈真正的赢家乃是躺在病床上的陈厅长,但是,作为陈厅长的得力干将,还是很享受这份荣光的。

    在于主任看来,他现在表现的越热情,越是一种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怜惜,在他看来,一个真正的胜利者在掰完手腕之后,是应该对失败者迁就一下的。

    王子君笑颜应对着于主任的问候,在于主任殷勤的带领下,走进了陈晓锋的病房中。

    “王书记,您看,您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只是身体上有点小毛病,调养几天就好了,还麻烦您亲自来了!”陈晓峰从病床上努力的抬了抬身子,笑着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一笑道:“陈厅长您这样说,那就是见外了,你我之间,说麻烦那可就是见外了。”

    于主任正张罗着给王子君和金锐恒倒茶,王子君的话自然是一字不落的传到他的耳朵里去了,将一杯茶笑吟吟的放在王子君的身前,于主任心里暗骂,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磕掉几颗大门牙,就想一条道走到黑嘛。

    陈厅长呵呵笑了笑,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道:“老弟,人生无常啊,前两天还跟王书记喝酒聊天好不快活,没曾想这才几天就躺到病床上来了!”

    王子君轻笑着和陈晓峰讨论了几句他的病情,还很关切地给陈厅长说了个偏方。对于王子君所说的偏方,陈厅长也表现得十分看重,不但自己认真地听,还指示于主任一定得把这个偏方给记下来。

    “以前年轻的时候,对于偏方能治病,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老了老了,又信了这一套了。前些时候我后脑勺一直疼,一个老家的亲戚给我带了一个偏方,你还别说,真的挺管用。”

    陈晓峰盘坐在病床上,俯视着王子君笑呵呵的接着道:“老弟啊,你这偏方简直就是及时雨啊,要不是它,我不知道要被医生困在医院里多少天呢。”

    “陈厅长,虽然我对咱们国家的偏方也很是有信心,但是这毕竟关系到您的健康,还是医院更让人相信一些,嘿嘿。”于主任搓搓手,一副忠心为主的样子。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又闲聊了一会之后,陈晓峰看着依旧带着笑容的王子君,心中暗道,这个年轻人虽然已经上了道儿,但是脸皮还是有点薄,如果换了自己,这前奏既然已经铺好了,那就该切入正题了,这家伙倒能沉得住气,到了现在还死要那一张脸皮,看来,论及能大能小、见风使舵的本事,和自己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一丝得意在心中升起,陈厅长转念又一想,也罢,反正他已经低头了,自己也给他一个台阶下吧,总不能传出去说我陈晓峰太欺负年轻人吧。

    “王书记,我这病来得真不是时候,好多工作都被耽误了。”陈晓峰话语说了一+

    ……“秦叔,又要给您添麻烦了。”王子君坐在黑色的奥迪车之中,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朝着坐在自己不远处的中年人说道。

    这被王子君称为秦叔的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一身没有标牌的西装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沉稳低调,他轻轻地朝着王子君一摆手道:“子君,这次说起来还是老叔我惭愧才是,虹锦当年来的时候老爷子亲自给我打了电话,现在倒好,我不但没有关照好她,反而让人将她给抓了起来。”

    “秦叔,这事情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但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秦叔您对虹锦的照顾。”王子君轻轻一笑,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了一根烟递给了眼前之人。

    这个被王子君称为秦叔的人大名秦忠和,乃是王老爷子老战友秦老爷子的二儿子,现在是粤市的副市长,在秦家也算是混得比较好的一个。秦虹锦在粤市做生意,不少时候都得到了他的照顾,而很是懂得投桃报李的秦虹锦,也带着一个秦家的第三代一起做生意,双方的关系,也就比以往融洽的很。

    秦忠和从王子君的手中接过烟,按照辈分上来说他和王子君的老子王光荣乃是一个辈分的人物,但是对于眼前的王子君,他却是丝毫不敢小看,虽然离山省有几千里里之遥,但是山省的消息,却是依旧瞒不了他。

    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满脸笑容的年轻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在政治地位上,已经不弱于自己,虽然自己的级别是比他高上一级的正厅级,但是这个年轻人却是主持了一省团委工作的人物了。

    这么年轻,又能在王家势力触及不到的山省混得这般的风生水起,这等角色,以后的发展怎能小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