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六章 我家娘子你是谁
    对于贺岩州的苦衷,赵得彪很清楚其所指,一看贺岩州的目光朝他看了过来,便斟酌了一下语言,温言安慰道:“贺书记,您别担心,我想等王市长了解了情况之后,肯定会理解您有难处的,总不至于会把这笔帐记在咱单位头上吧?”

    贺岩州点了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手里的烟刚刚吸了一般,贺岩州就把它摁灭烟灰缸里了,接着道:“这两天,你给杜嘉昌那俩人说说,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以后别再东埔宾馆那边晃荡,尽可能的躲着王市长得了!”

    “嗯,我一定严厉警告他们。”赵得彪答应一声,正准备说什么,那边电话却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贺岩州的眉头就是一皱,不过随即他就笑呵呵的拿起电话道:“李市长,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怕我中午没地方吃饭哪?”

    “哈哈哈,你老兄天天日理万机的,想吃午饭还不好说啊?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林里走的,只要老兄吐个口,尽管点得了!”李康路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贺岩州自然不会让他请客,两人在电话里笑着调侃了几句,李康路就笑着道:“老兄,王市长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反应?你放心,有什么后遗症你就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我相信王市长还不致于把我怎么着的!”

    李康路的这番话说得就有些自傲了,贺岩州心里有些不舒服,眉头不觉皱了皱,他是本市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比起李康路这个副市长来,地位可是尚属上乘的,你这么一番表白用意何在?不就是想卖弄一下,你现在是市委书记薛耀进的爱将嘛!

    身处官场,但凡有些心机的人,都懂得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没有人愿意无端的招惹他人羡慕嫉妒恨的,越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越得把自己的得意之处捂紧了!大家对各自的优势心知肚明,有些话是不适合说出来的,从这一点来看,贺岩州恨恨的想,你他娘的李康路也太猖狂了吧?

    “李市长,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已经安排得彪局长向王市长汇报了处理结果,王市长对于我们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再说了,我这也是依法办事么。”贺岩州沉吟了瞬间,笑着说道。

    李康路的笑声再次从电话之中传了过来,在这笑声之中,李康路道:“贺书记,我就说嘛,王市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好了,老兄的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杜嘉豪弄了几个不错的菜,咱们一起尝尝。”

    “老弟的好意,我只有心领了,今天公安厅的领导下来调研,我得陪着,实在走不开啊。”贺岩州随口编了一个理由,将这个饭局给推辞了。

    李康路又说了几句可惜之类的,这才把电话给挂了,贺岩州放下电话看了一眼赵得彪,不悦道:“李市长的事情,咱们以后还是少管点好,省得最后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对于这没头没尾的嘱咐,赵得彪点了点头,在贺岩州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就准备离开了。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再次在办公室里响起,正准备拿起电话的贺岩州一看,却发现响起来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电话。就在他疑惑的瞬间,赵得彪将手机拿了出来。

    不要意思的朝着贺岩州看了一眼,赵得彪这才接起了电话,开始的时候,赵得彪还是小声小气的,但是随即,他的声音就大了几分:“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贺岩州本来没有注意赵得彪的电话,但是听赵得彪的语气变化,神色也变了,虽然赵得彪算不上是他的心腹之人,但是俩人一起同事这么多年,贺岩州对于赵得彪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赵得彪不是一个遇事慌张的人,现在这般的气急败坏,恐怕真是出大事了!

    就这贺岩州疑惑不解的看向赵得彪时,赵得彪已经将电话放了下来。他没有将手机收起,就急匆匆的朝着贺岩州道:“刚才局里打来电话,说省厅来人,直接将杜嘉昌和李跃虎给带走了!”

    省厅来了人?贺岩州也是一愣,心里暗暗叫苦,他娘的,这件事不会跟这个新来的王市长有关吧?自己可是刚刚跟李康路说过了,省厅来了位领导,自己走不开。如果两者弄到一块,自己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想到这件事情的瞬间,贺岩州就觉得脸上发热,他在这件事上给了李康路面子,却没想到这位王常务也不是好惹的,自己把人给放了,他直接通过省厅就给办了!

    尽管不知道两个人究竟犯了什么事情,但是想到以往的那些传言,恐怕这种事情也小不了。心中念头闪动的他暗暗有些后悔,闲着无聊掺和到这里面干什么?现在倒好,弄得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了!

    赶紧将电话抓过来,刚拔了两个号码,贺岩州的手就停了下来,他朝着赵得彪看了一眼道:“这件事既然省厅要插手,那就跟咱们市局没什么关系了。”

    赵得彪自然也不愿意搀和到这里面,听贺岩州表了态,他也恭敬地点头。又说了两句闲话之后,这才离开了贺岩州的办公室。

    作为副市长的李康路,几乎是东埔市所有副市长里最忙的一个,他的办公室外面,永远都站着不少等着汇报工作的。而且,这些眼巴巴的等在门外排队的,大多数都是各单位的一把手。

    “李市长,您看,是不是能在政策上给倾斜一下啊?”交通局长恭敬地看着李康路,轻声的朝着这位副市长问道。

    李康路笑着点了点头,正准备下两点指示,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看了一下来电的号码,李康路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心中暗道,这个杜嘉豪真是不知道规矩,怎么什么时候都打电话呢?到底是财大气粗,钞票够多,素质够低的!虽然心里很不舒服,李康路还是拿起电话,漫不经心的说道:“喂,哪位?”

    电话那头的杜嘉豪,早已经没有了昨晚的淡定,心慌意乱的说道:“李市长,不好了,我二弟和李跃虎被公安厅的人给带走了!”

    “公安厅?”嘴中重复了一下这三个字,李康路的脸色随即就有些阴沉了,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交通局长卫和元和李康路私交不错,给李康路汇报工作时也有些随意,此时看李康路接完电话脸色就变了,吓得赶忙规矩的坐了起来。

    “卫局长,这件事,咱过些时候再说吧。”李康路朝着卫和元看了一眼,沉声的道。

    “成,李市长,我听您的,您先忙。”卫和元也是极善察言观色之人,一看李康路心情不爽,知道自己再谈下去,也捞不了什么好处了,识趣地站起身来,点点头就准备离开了。

    李康路点了点头,在卫和元离开之后,就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吩咐道:“我有些事情,让其他人下午再来吧。”

    秘书听出来老板不高兴,哪里敢多嘴,答应一声,就快步走出去了。坐在豪华的老板椅后面,李康路的手掌终于扬了起来。

    “啪”,李康路的手,狠狠地落在老板桌的桌面上,一时间,老板桌都有点震颤了。不过和老板桌的震颤相比,李市长的手掌更是在这碰撞之中,感觉很是有些疼痛。

    沉吟了一番之后,再次拿起电话拨贺岩州的电话,只是,刚才还谈笑风生的电话,现在却没人接了!心里一阵恼火的李康路,又朝离自己不远的电话号码纸看了一眼,就准备拨贺岩州的手机,不过刚拨了一半,就把电话给放下来了。

    作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李康路不相信贺岩州的消息会比自己慢,他猛的想起来刚才贺岩州说自己不能赴约的原因:省厅领导来了,他得作陪。这意味着什么?而现在,这贺岩州的电话没人接,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浑水,他贺岩州分明是不想趟了!自己也休想让他再从中斡旋,给他提供什么有力的帮助了。

    这么一想,李康路从自己的烟盒时掏出来一根烟,神色变得有些狰狞了。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嘟嘟嘟”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本来不想接的李康路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之后,立马像火烧屁股似的站起来了。赶紧将电话拿起来,将身体站直了,恭恭敬敬的说道:“薛书记,我是李康路。”

    和李康路想像的不一样,对于这件事情,王子君基本上算是最后知道的。要不是赵国良给王子君倒茶时说漏了一句的话,王子君还真是被蒙在鼓里呐。

    “丫头,这事是你弄的吧?”王子君看着坐在床头摆弄自己头发的莫小北,笑呵呵的问道。

    莫小北天生丽质,她说是梳头,实际上也就是将自己的头发随意的一梳拢,弄成一个马尾梳在后面。不过越是这样,越是有一番别样的风姿。

    “估计那两个人从来不刷牙,嘴巴实在是太臭了!”莫小北从镜子旁站了起来,小脸有点发沉的说道。

    “没有想到我家娘子还这么的霸气。”王子君升起了一丝调皮的心思,轻轻地拽了拽莫小北的马尾辫,笑呵呵的打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