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零章 斗的是迂回曲折
    官场里的事,很多都不会戳破,只能是点到为止,这就足够了,只有民间老百姓吵架才会当面把什么难听话都骂出来,什么水平的手段都用上呢。

    想想和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常务副市长谈话时,他一副波澜不惊,淡定自如的神态,刘岩富就有点自惭形秽,看来,和人家比起来,还真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能够从上面下来挂职,他刘岩富自然不是没有背景的孤家寡人,只是,大凡能爬到副市级这个位置上来的,哪个人后面没有一棵大树呢?到了市级领导的位置上,并不是仗着有人就可以横行无忌了,有些表面上的规矩,该遵守的,还是应该遵守的。

    薛耀进在东埔市虎踞龙盘多年,把整个东埔市经营得像个密不透风的铁拳头似的,近年来对外都是一个声音,再加上市长任昌平是通过薛耀进强力推荐才坐到现在这个位子上的,对薛耀进自然是言听计从,而薛耀进的身后,也不是没有人,因此,他对东埔市的掌控力,一直都很强势。

    而现在,却有人在不经意之间,给薛耀进不动声色地上了一课,这一课虽然看上去云淡风轻,却是让刘岩富对这位常务副市长的能力真真切切的见识了几分!

    王子君对刘岩富的心思,哪里会不明白?因此,听着刘岩富的抱怨,淡淡地笑着,并不说话。

    “王市长,今天晚上,你得请我吃饭,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刘岩富面对只笑并不搭话的王子君,顿觉自己的一腔心思都打在了棉花上,脸上有些尴尬,但也只能顺坡下驴,笑着向王子君发起邀请。

    来到东埔市,王子君并不想一开始就跟人争权夺利,但也不想做一个被人牵线的木偶,至少要在东埔市的政治环境里发出自己的声音。俗话说得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和刘岩富搞好关系,也是他心中的打算之一。

    “吃饭是小问题,今天我请客,刘市长你付账。”王子君呵呵一笑,很是爽快的说道。

    “那好啊……”刘岩富见王子君答应的爽快,也没有细想,顺口接话道。不过等他的话一出口,才发现上了王子君的当。

    “王市长、刘市长!”

    就在刘岩富准备说话的时候,赵国良敲门走了进来,他恭敬的给两人打了招呼之后,就轻声的向王子君汇报道:“王市长,刚才市委办公室打来电话,明天上午在市委一号会议室举行老干部茶话会,请您务必参加。”

    老干部茶话会,对这种会议王子君并不陌生,在芦北县当县长的时候,他也组织过。这种会议虽说是和老干部共谋发展之路,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实质性内容。不过因为这些参加会议的老干部身份特殊,对待这个会议,各级政府都很是重视,一般都是常委班子悉数到场,把规模弄得甚是隆重。

    王子君朝着赵国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就接着和刘岩富聊起天来,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避免了东埔市的事情,而是换成了一些轻松的话题。

    就在王刘两人谈话之时,离市委市政府办公楼的东部有两里地的一座装修豪华的别墅里,杜嘉豪的脸色很不好看。看着低头站在自己跟前的市公安局副局长李修斌,沉声的问道:“当真就弄不出来了么?”

    “老板,这不是我不努力,省里面的哥们说了,这事他们也作不了主,主要是上面压下来的,听那意思,那个姓王的来头很不小呢。”李修斌四十多岁,黝黑的脸膛,配上一副雄壮的身材,在公安队伍时就像一座铁塔似的,很能震得住人,但是此时,这个在单位敢跟政法委书记贺岩州顶牛的人,却低眉顺眼的站在这里。

    “老二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事儿招惹他干什么!下次再鼓捣出这种破事来,非让他吃几天苦头不可!”杜嘉豪说话之间,将手中的烟狠狠地摁灭在烟灰缸里了。

    杜嘉豪的话,李修斌并没有接口,杜嘉昌在别人眼里是个混世魔王,但是跟杜嘉豪毕竟是亲兄弟,这点血浓于水的亲情是阻隔不了的,这就跟家里养的宠物似的,自己怎么打骂都行,碰上个邻居上来跺一脚,那就揪心揪肺的受不了了!

    “老板,这件事既然是从姓王的身上引起来的,那咱不如从政府方面想想办法。”见杜嘉豪的目光再次看过来,李修斌赶忙建议道。

    “那姓王的家伙有点油盐不进,要是能想出来办法,何至于弄得这么僵啊?”杜嘉豪揉揉脸上的肉,脸上有点一筹莫展。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杜嘉豪看了一下来电号码,就直接接通了。听着电话里的汇报,沉吟了瞬间,就让对方好生接待,他一会就到。

    放下电话,杜嘉豪沉吟了一下,这才道:“老李,李市长去了辉都,我得去接待一下。”

    李修斌明白杜嘉豪的意思,点了点头道:“老板,那我走了,对了,您要是有时间的话,多在李市长跟前吹吹风,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这权利实在是有点重了。”

    “嗯,我知道了。”杜嘉豪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朝着李修斌看了一眼,就昂首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杜嘉豪就出现在了一间温暖如春的包间里,副市长李康路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任由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用灵巧的双手按摩着双肩。

    “李市长。”杜嘉豪很是随意地和李康路打了一个招呼,就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红酒给李康路旁边的杯子添了半杯,然后又在另一个空杯子里给自己添了一些。

    李康路朝着杜嘉豪笑了笑道:“嘉豪,梦梦的按摩手法真是独特啊,被她这么一按,我这浑身上下都很舒坦哪!”

    李康路虽然笑得心满意足,但是杜嘉豪却是太明白了,此时的李康路心里并不痛快。跟李康路交往这些年,杜嘉豪对于李康路的习惯何止是有一些了解,这位李市长一不高兴,就喜欢按摩按摩。

    至于李康路为什么不高兴,他此时却不知道,晃了晃自己杯子里的酒,浅浅地喝了一口,叹口气道:“李市长,这一次兄弟我算是遇到麻烦事了,嘉昌和跃虎这俩家伙还被省厅关着呢,该找的关系我也找了,都是他娘的瞎子点灯白费蜡,到现在人还没放出来呢。”

    李康路哦了一声,并没有搭话,眼睛微闭起来的他,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杜嘉豪心中暗骂,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子平时待你不薄,这会儿用到你了,你倒在这儿装模作样的挺起尸来了!

    尽管心里腹诽不已,但是脸上却不好发作,而是诚恳的求情道:“李市长,嘉昌再不省事,毕竟还是我兄弟呢,这个忙,你老兄无论如何都得帮帮我。再说了,他们俩也没有犯什么大不了的错误吧,就这么二话不说直接把人给带走了,省厅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没犯什么大不了的错误?听杜嘉豪说得轻描淡写,李康路的嘴角不易觉察的撇了一下,心里就有些不满,什么错误才是大不了的,这几个你二弟这个混世魔王弄出来的恶心事还少么?新帐旧帐一起算,早就该给他判刑了!还好意思在这儿喊冤?明明是一个臭婊子,还非得弄一块贞节牌坊扣到自己头上顶着么?

    心里虽然鄙夷万分,但是嘴上却并没有这么反驳,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弟,咱俩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能帮你出十分力,我不会惜力掏九分的。只是可惜,眼下那位王常务,和我的关系可不是多么好啊。”

    “李市长,我杜嘉豪决不是故意为难您,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让薛老一知道知道。他老人家不是说过吗,东埔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发展经济是东埔市的当务之急。谁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拖后腿,掉链子,我就撸了谁的官帽子!”杜嘉豪将手中的酒杯轻轻地一放,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

    李康路笑了笑,他从舒适的按摩床上翻了个身,将那杯放在旁边的酒杯啜了一口道:“这件事,我不太好跟薛书记汇报啊。”

    杜嘉豪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的等下去,既然李康路已经开了口,自然会有办法的。

    “明天就是老干部茶话会,市委领导都要参加的。”李康路说完这句话,意味深长的一笑,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干了。

    杜嘉豪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了起来,他举着杯中的红酒朝着李康路笑了笑,也一口喝了下去。

    随着寒流的来袭,东埔市的温度变得越加的寒冷,不过东埔市委第一会议室里,却有一丝暖暖的春意。会议室被布置得喜气洋洋,排成了圆桌形状的桌子上,摆放着香蕉苹果瓜子各式点心,老干部新春茶话会的条幅更是高高的悬挂在会议室的正上方。

    王子君紧跟着市委副书记彭光兵走进了会议室,现在在常委之中,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排在第六位,在这个市委常委都要出席的会议上,自然要按照排名的先后进行。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之中,茶话会算是正式开始了。老干部们离休在家,对于这种每年一次的茶话会,都很是期待,因此在这些在位的市委常委进来之后,掌声有些热烈。

    出现这次会议上的市委书记薛耀进,此时也一改他冷峻的外表,脸上更是洋溢出了谦和的笑容,在落座之时,更是和几个坐在前方的老干部笑呵呵的打招呼,老领导好三个字从他的嘴中不断地蹦出。

    虽然按时出席了这次会议,但是王子君却知道这次茶话会,实际上和自己等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有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座,哪里有他们这些常委表现的地方呢,最多就是等一会聚餐的时候,他负责给老领导们倒倒酒,这程序算是进行完毕了。

    会议议程虽然有点程式化,但是气氛却十分热烈。在市委副书记范鹏飞的主持下,市长任昌平向老干部们汇报了市委市政府今年的工作,市委书记薛耀进主要讲的则是市委明年的工作重点,当然在这些重点工作中,他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市委市政府明年将如何进一步推进老干部工作。

    对于市委书记贴心的讲话,这些离开了工作岗位的老领导,自然是给予了热烈的掌声。随着这些掌声,接下来就是和老干部座谈了,整个老干部茶话会,也就会在座谈之后落下帷幕了。

    “各位领导,东埔市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老干部们过去打下的坚实基础,离不开大家几十年付出的心血、汗水和智慧,也离不开大家离退休后一如既往的关心和支持。希望各位领导能一如既往地关心咱们东埔市的工作,多作提醒、多提建议、多出主意,帮助把工作做得更好。”

    “下一项议程,就是请老领导畅所欲言,为东埔市的发展建言献策,提出宝贵意见!”薛耀进等掌声平息之后,笑呵呵的对在座的老干部们拱手说道。

    “薛书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东埔市的经济发展日新月异,蒸蒸日上,真是让人无限欣慰啊。按说,这经营城市、建设城市的理念必须与时俱进,我们这帮老头子既然已经退下来了,就不该再指手画脚的惹你们不高兴了,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实在看不过去,今天不得不说出来啊。”就在一众老干部互相推脱着谁先开口的时候,一个七十多岁,穿着一身休闲装的老者站起来沉声的说道。

    看到这老人站起来,薛耀进刚刚坐下的身子又赶忙站起来道:“老市长,您这话就是批评我没及时向您请教了!我们到底经验不足,东埔市这艘大船,还需要你们掌舵呢,要是有什么看不顺眼的事憋着不说,那岂不是说明我们这一届班子听不进意见,自以为是么?”

    在薛耀进说话之际,会议室的外面,李康路的身影一闪而过,尽管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想想自己导演的一场好戏,他哪里有心思在办公室安安稳稳的坐着哟,他忍不住想要亲耳听一听,亲眼看一看,此时一听安排好的角色出了场,一颗悬着的心登时就放下来了。

    老市长房卫国,对薛耀进可以说有着提携之恩,当年若不是房卫国出力,薛耀进不一定能够从县长的位置上直接跨越县委书记,成为东埔市最为年轻的副市长,从此以后,在仕途上简直像是搭上了顺风车。因为这份情谊,薛耀进对于老市长心存感激,几乎每年的逢年过节,他都到老市长家里去拜望一下老领导。

    也正是薛耀进的拜访,使得房卫国虽然人已经退了下来,但是在东埔市之中,依旧有着他自己的影响,很多走薛耀进的门路过不去的人,都喜欢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有事没事往老市长的家里跑得屁颠儿屁颠的。

    看到老市长开口,李康路心中暗道,这杜嘉豪还真是手眼通天,居然能把老市长的嘴巴给使唤上了,在这么一个喜庆的茶话会上,这老市长一开炮,相信那位王常务的日子,恐怕就没现在这么逍遥自在了!

    心中得意的他很想再听下去,但是理智却又提醒他,此处不宜久留,李康路犹豫一下,得意的朝着正坐在会议圆桌边上的王子君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薛书记,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房卫国笑着朝着薛耀进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就朝着在座的市委常委逡巡了一圈,老市长的目光扫动之间,竟让几个常委有点本能的浑身发颤!

    王子君看着这位老市长,倒也没有想到其他的地方,不过,在房卫国的目光最终落在他自己的身上之后,王子君心中就升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薛书记,任市长,这话我本来不该说,但是此时却又不能不说,咱们在座的领导班子,我觉得大多数都是好的,都是合格的,都有一颗全心全意执政为民的热心,但是,也有一些干部的行为,却是需要好好地反省一下。”

    房卫国说话之间,手指重重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道:“这些同志,就是拿法律当儿戏,对方因为喝了点酒发了点酒疯,和咱们在坐的某位领导发生了口角,被这位同志要求公安部门带走了。这还不算,咱们市局对当事人进行警告释放了之后,还不算玩,这位同志居然通过省公安厅将人再次带走了!什么叫公仆?公仆就是当官做老爷么?这发生口角的事原来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这么得理不饶人算什么?这不是严重的利用职权打击报复么?此举不但玷污了我们东埔市领导干部的形象,玷污了我们东埔市委市政府的脸面。对于这种行为,我们东埔市委绝对不能姑息,宽容迁就了!”

    房卫国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是在场的几位常委,大都知道王子君和杜嘉昌发生口角的事情,特别是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贺岩州,更是对此事清清楚楚。

    在杜嘉昌和李跃虎两个人被省里面带走之后,他心里也很是憋火,毕竟这件事情,王子君打的是他这个公安局长的脸。只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作为排名在王子君之后的常委,尽管他觉得心里不舒服,却也不能找王子君当面质问,任凭肚子里的无名火熊熊燃烧,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咽下了。

    可是现在,老市长房卫国将这件事情给提了出来,这让他心里有些痛快。当着这么多老干部的面儿,房卫国将这件事情提出来,那就等于当着一众人的面敲打一下王子君。此事传扬出去,足以给这个还没来得及在东埔市站稳脚根的常务副市长一个教训,也好让他认真形势,虽不至于一蹶不振,至少可以让人省省心。

    薛耀进并不知道这种事情,更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中,其实他的女儿薛一帆也起着作用。听着老市长慷慨激昂的话,他的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

    “老市长,您先别生气,这件事情您放心,我和市委一定会一查到底,不论是涉及到谁,都绝不姑息。”薛耀进能够爬到市委书记的位置,自然不是头脑简单之人,刚才房卫国的眼睛一直直视着王子君,他哪里会不明白让老市长发飙的对象,就是这个新来的常务副市长王子君呢。

    对于王子君,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毕竟这个突然来的年轻人,打破了他对政府班子的布置。对于王子君的来历,他也有一些大致的了解,知道此人有些本事,但越是这样,越是让薛耀进打定了主意,一定得敲打敲打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在他翘尾巴之前,得让他认清形势,把自己的位置摆正、摆好了。他不能因为一个王子君,而破坏了自己在东埔市经营的大好局面。

    不过,在分工这个无形的交手较量之中,他也真切地领略了这个年轻常务副市长的手段和上面的人脉。虽然最终并没有把财政划分给王子君,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心知肚明的,在这一次博弈之中,他薛耀进明显是吃了亏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让他每每看见这个年轻人,就有些本能的头疼。

    今天的茶话会,薛耀进没想到老市长竟然给自己扔出来这么一个重量级的炮弹来。对于他来说,无疑有点喜从天降的感觉,只要能操纵得好,乘势而上,穷追猛打一番,估计这位王副市长以后就没什么好蹦跶的了!

    市长任昌平对于这件事情知道的比薛耀进要早,他在房卫国开口之后,就知道他的矛头所指就是王子君了,听着房爱国的话语还有一些老干部露出的愤怒的事情,任昌平的眉头却是一皱,不过随即,那眉头就舒展了开来。

    等薛耀进把话说完,他就沉声的说道:“我们市委班子里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十分痛心,这件事情我也表个态。正如薛书记所说,无论是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薛书记,我建议这件事情交给建强书记去查,我相信建强书记一定会给各位老领导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二把手接连表态,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定了下来,随着房卫国的目光时不时的掠过王子君的脸,就算那些不知道这件事情始末的人,也都明白房卫国所指的对象是谁了,一时间,一道道的目光,都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王子君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好似这件事情,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市委大院,从来都不是能够藏住秘密的地方,老干部茶话会还没有散,老市长房卫国在茶话会上发飙的事情,就已经在整个大院之中传开了。

    不但那些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等中层班子,就算一些小科员,都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在这些议论之中,幸灾乐祸的有之,同情叹息的同样也有。作为东埔市的干部,他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杜嘉昌是什么样的人,很多人为王子君在这种人身上栽跟头感到惋惜不平。

    但是不平归不平,对于他们这些普通干部而言,虽然他们很是希望得到领导的赏识而平步青云,但是领导要出什么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望尘莫及,太遥远了。

    从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神色如常,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王市长,这件事情不可小觑啊!”刘岩富的电话,还没有等王子君刚刚坐下,就打了过来,电话那头,刘岩富的声音里满了担忧。

    王子君舒服地在椅子里一躺,笑着道:“没事儿。”

    “子君老弟啊,在东埔市,越是这种小事情,你越要注意,很多人都希望将这件事情扩大化,唯恐天下不乱哪,你可要小心一点,千万别重蹈我的旧辙儿!老哥我不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硬是被人边缘化成可有可无的人了么。”刘岩富的关心不是装出来的,在电话那头,不惜以身说法,教育起王子君来。

    王子君笑了笑,虽然刘岩富对他的关心,更主要的是出自两个人算是盟友,但是无论如何,多一个朋友,都比多一个仇人好得多。

    和刘岩富说笑了两句,电话那头传来了刘岩富的声音道:“王老弟,中午有安排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今天我请你吃火锅,我知道一个地方,做的很是地道哪。”

    “恐怕不能陪老兄了,在开会之前,薛书记都已经说了,今天中午我们全体要陪老干部们吃饭。”

    “陪老干部们吃饭,王市长,我可真是服了您了,这顿饭,您还能吃得心安理得,若无其事的吃得下啊?”刘岩富显然没有想到这位王市长的打算,在话语之中,充满了惊异的意味。

    “怎么会吃不下呢,我觉得我应该吃的很好。”王子君在确定了刘岩富没有什么事情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王子君带着一丝自信的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赵国良已经等候在办公室之外,作为王子君的专职秘书,他自然之道刚才的会议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市长,您这是要去……”看到王子君要出去,赵国良赶忙迎了上来。

    “去东埔宾馆。”王子君朝着赵国良点了点头,迈步向前走了过去。

    以为王子君要回去休息,赵国良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跟上去,不过他陡然好似想起了什么,于是赶忙朝着王子君道:“王市长,东埔宾馆今天有点乱,听说市里面有一个清泉别院比较安静,您不如到那里休息休息。”

    赵国良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懂,他朝着赵国良笑了笑道:“休息什么,我今天中午还有任务,要不然那帮老同志该说我太狂傲,连陪他们吃顿饭的姿态都没有。”

    “王市长,您要去……”看着王子君踏下楼梯的步伐,赵国良有点呆了,他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还要去东埔宾馆之中陪着那些老干部吃饭。

    蔡晨斌的车子,无声无息的滑到了王子君的身前,在赵国良帮助王子君打开车门之时,就听有人笑着从远处走了过来:“王市长,您这是要出去么?”

    王子君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杜嘉豪。此时杜嘉豪脸上洋溢着一丝丝灿烂的笑容,离得还有老远,就将手掌朝着自己伸了过来。面对杜嘉豪的手掌,王子君笑了笑,也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和杜嘉豪握了握。

    “王市长,我弟弟一个莽撞的人,说话不经大脑,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跟他计较了。”杜嘉豪话语说的很是谦虚,一如以往一般,但是此时,王子君却能够从杜嘉豪的神态之中,感受到他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

    让自己低头的自信!

    王子君朝着杜嘉豪笑了笑道:“你弟弟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就好!”杜嘉豪搓了搓手,心中对眼前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生出了一丝鄙夷,什么强硬到底,现在还不是服了软?但是作为一个有头脑的商人,杜嘉豪还是笑眯眯的道:“如此我就替舍弟多谢王市长了。”

    “那倒不用。”王子君摆了摆手,又朝着杜嘉豪看了一眼道:“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王市长,您看我弟弟什么时候能够出来?”杜嘉豪呵呵一笑,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公安部门。”王子君说话之间,就跨步走进了黑色的奥迪车。

    蔡晨斌对于杜嘉豪,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见王子君关上车门,哪里有时间和杜嘉豪啰嗦?脚下油门一踩,车子朝着前方直冲而去。虽然市政府之中打扫的很干净,但是几缕尘土,还是飞扬在了杜嘉豪的衣服上。

    “还真是有些性格。”杜嘉豪并没有生气,他轻轻地弹了弹自己的衣衫,脸上留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

    东埔宾馆作为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对于市委班子领导宴请老干部的活动,自然是丝毫不敢马虎,不但将招待厅布置的十分喜庆,几十个衣着整洁的服务员更是全力服务在大厅之中,生恐服务哪里不到位。

    七八张圆桌,宽敞的摆在大厅之内,老干部们三五个相熟的各自坐在沙发之上,笑呵呵谈着一些共有的话题,而几个已经赶到的市委常委,则是在一边和老干部们说着话,一面等着市委书记薛耀进和市长任昌平的到来。

    “王市长。”作为市委秘书长,李鹤阳在这个时候无疑是最忙碌的。作为市委的大管家,这个时候,老干部的衣食他都得负责起来。就在他指挥着宾馆的几个经理和几个来帮忙的市委工作人员团团转的时候,陡然就发现王子君走了过来。

    “李秘书长。”王子君听得出李鹤阳话语之中的惊诧,他朝着李鹤阳打了一个招呼,就朝着其他常委聚集的地方走了过去。正在谈话的几个常委,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王子君竟然回来,看着笑吟吟的王子君,他们的心中都有些发呆。

    “王市长来了。”组织部长蒋慧明身材不高,脸上却总是洋溢着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就好似一个与人无害的笑佛。他在王子君稍微一走进,就笑呵呵的伸出了手掌。

    王子君和蒋慧明没有什么交情,和蒋慧明握了握手说了两句客气话之后,就朝着一边走了过去。

    就这两人握手之时,一脸严肃的薛耀进快步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不但跟着市长任昌平,还跟着副市长李康路。薛耀进在迈步走进大厅之时,就看到了王子君坐在那里,刚刚舒缓下来的额头,不由自主的又皱紧了。

    “开始吧。”薛耀进朝着王子君重重的看了一眼,就朝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李鹤阳说道。

    “是。”李鹤阳答应一声,就朝着身后宾馆的几个正副经理一使眼色,能够成为宾馆经理的人,一个个都是精明的角色,在薛耀进走进来的时候,一个个就将心思放在了市委书记的身上,此时听两人的对话,赶忙就安排了起来。

    几乎就是一分钟的时间,十几个托着托盘的服务员,就开始给各个桌子上菜,而本来分散谈话的各个常委,也开始汇集在了薛耀进的身旁。

    “各位老领导,我先敬各位一杯,祝各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薛耀进端起酒杯呵呵一笑,朝着在座的众人大声的说道。

    薛耀进的敬酒,拉开了这次宴会的序幕,任昌平、王子君等常委,开始分散到各个桌子上,给老干部们依次倒酒,问候,气氛显得很是热烈。

    虽然不少老干部的目光在看向王子君之时都带着一丝的异样,但是王子君脸上的笑容,却好似从来都没有改变一般,他笑呵呵的给一个个老干部倒酒,浑然好似没有感到老干部们异样的目光一般。

    这些老干部虽然目光之中有些异样,但是在王子君倒酒之时,一个个还是很给面子的,毕竟王子君乃是现任的常务副市长,他们虽然退下了,但是各家的孩子还在东埔市混日子呢,自然不想无缘无故的得罪这位年轻的副市长。

    “老领导,我敬您一杯。”常委们轮换着倒酒,王子君不觉就来到了最中间的桌子旁边,他朝着在座的众人看了一眼,就将倒满酒的杯子放在了坐在最中间的房卫国面前。

    刚刚在这个桌子上倒酒的市委副书记彭光兵才走出去两步,就听房卫国沉声的朝着他喊道:“彭书记,麻烦你帮老头子介绍一下,这位领导是谁?”

    房卫国的声调不是很高,但是他才一开口,立刻让热热闹闹的敬倒的餐厅,一下子静下来了。不少正在喝酒的老干部和常委们,一双双的目光都朝着说话的房卫国,以及坐在那里的王子君看了过来。

    彭光兵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房卫国,顿时心中有点叫苦,这种得罪人的事情,摊在谁的身上,那都是不愿意干的。可是此时,他又有点躲不过去。 http://

    “老市长您好,我叫王子君,现在是咱们东埔市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就在彭光兵心里想着怎么介绍能不给自己招惹麻烦的时候,王子君已经将杯子轻轻地举起,笑呵呵的朝着房卫国说道。

    “王副市长,真是名头如雷贯耳啊,您的酒,我老头子可是不敢喝,不为别的,主要是消受不起啊!”房卫国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嘴中有些冷然的说道。

    王子君面对房卫国的冷嘲热讽,心中有气自然是免不了的,不过已经是胸有成竹的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发脾气。他淡淡一笑道:“既然老市长您不愿意喝,那就算了。”说话之间,王子君就把杯子从房卫国的身前拿了过来。

    “王市长,我看您年纪虽轻,也不像是个轻狂的人,怎么做事就有点欠考虑呢?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代表的是整个东埔市的形象,怎么能干出这等打击报复的龌龊事来呢?”房卫国眼睛一瞪,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之上。

    如果说刚才房卫国是落面子,那么现在就是硬生生的教训了。大厅里本来很安静的空气,此时简直快要凝结了。

    李康路看着这一切,心中暗笑不已。他在东埔市工作多年,深知老干部们的威力,特别是老市长房卫国,更是招惹不得,老头子脾气上来,那就是一头发怒的狮子,哪里管你是谁!

    看着房卫国没头没脸的冲着王子君如此说,李康路对自己的决定暗自有些得意,你王子君不是挺能的么,这一次看你怎么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