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三章 有功是领导有方 有过是属下不力
    想到自已的秘书昨天偶尔谈到下面的工作人员对王子君的议论,刘岩富突然觉得王子君在这方面也许是对的。东埔市现在的政治格局已经是一支独大,既然融不进去,那就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好了!

    从目前来看,王子君算得上是成功了,他已经以自己的方式,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虽然这只是一个感觉,但是刘岩富却明白,日后在东埔市的政治格局之中,就算是薛耀进,也不得不对这位常务副市长刮目相看了。

    王子君没有见到薛耀进,他得到的却是市委秘书长李鹤阳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李鹤阳传达了薛耀进的意思,那就是对这件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能因为薛一帆是他女儿,就纵容姑息,草草了事了。

    李鹤阳在电话里,语气很是平淡,好像一个传声筒,丝毫听不出他有什么倾向性的意见,在传达了薛耀进的意见之后,李鹤阳就挂断了电话。

    王子君在沉吟了一会之后,才将电话挂了起来。一丝淡淡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嘴角。

    政府办的办事效能,在王子君的关心下突然间加快了,一份关于对东埔率蓝河集团董事长薛一帆的通报批评,以最快的速度,发往了各局委。

    面对这么一份文件,本来已经充满了春节气息的东埔市,再次掀起了一股暗中涌动的波澜,很多单位的一把手在看到这份通报之后,不约而同地脸色渐变。

    劳动局六层的办公楼上,局长庞德明正跟几个副局长商量年底福利的发放问题。作为劳动局的一把手,庞德明很是有些手段,再加上在工作中处处和薛书记保持高度一致,这让他在劳动局的位置稳如泰山。

    尽管几个正值年富力强的副手个个都是雄心勃勃,却也不得不屈居在他的权威之下。

    “李主任,这年头物价飞涨,如果按老规矩来,还不够塞牙缝儿的,我可是听说人事局那边可是多了二百块钱呢,咱劳动局要是比不过人事局,这让咱领导班子的脸往哪儿搁哟!”劳动局副局长白晓强一边吹着陶瓷杯里的茶叶,一边笑呵呵的对办公室主任怂恿道。

    在哪一个单位之中,无论是什么级别的领导,都不会在发福利的时候,给自己的员工找别扭,他们心中都清楚,在机关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自己在班子会上说的话,等会议一散,立马就跟小喇叭似的,一五一十的传到干部职工的耳朵眼儿里去了,一旦自己的呼吁能够芜现,自然就能笼络几分人心三不能兑现的话,那就是领导的责任了。

    白晓强的话一出口,班子成员的目光就看向了庞德明,毕竟他是一把手,很多事情都需要他点头才能通过的。对于这种隐含着请示的目光,庞德明的心里很是享受,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要的不就是这种唯我独尊、拍板决策的权利么?

    一丝自得在心头升起的庞德明,懒懒地坐直了一下身子,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办公室副主任敲门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送到了他的眼前。

    对于办公室副主任这种冒冒失失的行为,庞德明心里有些不高兴,要不是看在这个副主任平时跟自己比较紧的份儿上,他早就劈头盖脸的训斥他一顿了,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文件上的时候,这份训人的心思荡然无存,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份文件上了:嗯?是不是文件出错了?

    关于对薛一帆同志的通报批评,虽然只是几个字,但是却让庞德明的心中一颤。批评薛一帆,市政府这是搞什么?狐疑不已的庞德明,也顾不得这是在开会,拿起文件就仔细的看起来了。

    劳动局的班子成员看到庞德明对手里的文件这般关注,内心的震颤丝毫不亚于他,一个个屏心静气,眼巴巴的望着庞德明,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几分钟之后,庞德明就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沉吟了片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快速的拨动起来,随着电话的接通,他的脸上更是洋溢起了灿烂的笑容。

    “孙主任,忙不忙,我是劳动局的德明啊!”庞德明此时完全没有了在单位里的威势,声音显得谦虚无比。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庞德明爽朗地大笑道:“孙主任,我这是闹不清起了什么风向,赶紧向老兄请示请示,刚才咱们市政府下发了一个文件,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啊!”

    白晓强等人对于那份文件,心里充满了好奇,此时大概听出来了孙主任的身份,一个个支愣着耳朵,直盯盯的看着一把手。

    不过可惜的是,庞德明的电话有些高级,他们虽然侧着耳朵,却什么也听不到,但是有一点却是明显的觉察到了,那就是庞局长的脸色有些不正常。

    “好,谢谢老兄解惑,哪天老兄有空了,凑你的时间,咱们喝几盅乐呵乐呵!”庞德明对电话那头客气了几句之后,就将电话挂了。

    一群经历过不少风雨的老油子,知道庞德明心情不好,谁也不敢率先开口,省得一个不小心,让庞德明当成发泄无名火的靶子了。

    “李主任,这两天你给王市长的秘书联系了吗?王市长什么时候家空来我们劳动局调研啊。”庞德明沉吟片刻,就把目光落办公室主任身上。

    办公室主任见庞德明第一个问题就点了自己,也不敢怠慢,摸了摸架在鼻粱上的眼镜道:“庞局长,这几天我几乎每天都给赵秘书打电话,只是,这赵秘书话说得非常客气,就是结果让人不太满意。他说王市长这一段很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咱们劳动局调研。”

    “李主任,不是我说你,我让你联系,你就是这么联系的?你就不能动动脑子想想办法?你光打电话就行了,根本就没有诚意嘛!”庞德明厚厚的手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脸色更是越加严峻了。

    电话联系不是您说的么?这会儿反倒怪起我来了!

    李会战虽然觉得心里无限委屈,但是作为下属,他还是默不作声的忍受了。

    李会战尽管年轻,却也不是刚进机关门的毛头小伙子了,有一点规矩心知肚明的:身为办公室主任,那就是给主要领导服务的。与领导打交道是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事,做得好了仕途上一帆风顺,一旦把老板给得罪了,那日后必留后患,说不定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会给自己弄来很多小鞋穿呢。

    作为属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隐显适度,推功揽过。

    惹出来麻烦了,哪怕前边是地雷阵,你也得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把责任替领导给担了:当然,面对成绩与荣誉,你要识大体、顾大局,没有领导的率先垂范,没有领导的指挥若定,哪里会有现在的大好局面呢?

    按照这样的逻辑,一个成熟的下属,务必要记牢的一点就是,有功劳是上司领导有方,有过错就是属下办事不力了。

    等庞德明把火发完了,李会战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一副犯错的小学生模样,小心翼翼的说道:“庞局长,我这就去市政府,找赵秘书再请示一下。”庞德明点了点头,不耐烦地给李主任摆了摆手,等李主任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道:“唉,这点小事都弄不好,鼻了算了,还是我自己联系吧。”李主任对于这样的工作任务很不喜欢,不为别的,就冲着这种请人吃饭还要把姿态低到ku裆里,就足以让人郁闷不已了。自己身为一个局委的办公室主任,还觉得有伤自尊,估计庞局长就更不喜欢了。现在庞局长决定亲自出马,有一点是明摆着的,这件事可能事关重大了!

    作为庞德明的心腹之人,他自然明白老板如此心急火燎地联系赵秘书,橡他吃饭的真正意图。跟庞德明这么多年,李会战也知道,找赵秘书只是一个借口,老板真正要接触的,是赵秘书身后站的那位年轻副市长,这才是真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要不是当初你见风使舵,对王市长的调研百般推诿,又何至于弄到如今这个尴尬的地步呢?现在后悔了,再去屁颠儿屁颠儿的巴结人家,热脸贴了个冷屁股,顶什么屁用呢!

    “现在我宣布几项决定,虽然春节将要临近,但是在工作上,我们劳动局依旧不能放松,每个班子成员,都要把自己负责的那一块抓起来,明天由监察室对每个科室的出勤情况进行不定期抽查,一旦发现有人上班时间不到岗、出勤不出力,就别怪我不客气!”

    庞德明中气十足的宣布,让在座的人也跟着严肃了起来,不过此时,心里却是不断的骂娘,毕竟快要过年了,大家还要准备过年的东西,你再这么把人往办公室里束缚着,明摆着为难人么引和庞德明挨得最近的白晓强,一边在会议记录本上写着什么,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瞄着庞德明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份签发人是王子君的文件上时,仿佛提瑚灌顶,一下子明白了许多。

    站在十七层的大楼阳台上,看着外面沸沸扬扬的雪花,王子君心中的思绪,不断的飘忽着。

    进入腊月二十,过年基本上就是眨眼就到了。不过这个时候,东埔市的党政班子并没有闲起来。在市委书记薛耀进和市长任昌平的带领下,王子君等一行人在中午的时候就来到了京城,准备宴请东埔市籍的在京人士。

    宴会以及请帖之类的事情,东埔市驻京办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安排好了,王子君等人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宴会开始之后,和这些在京的家乡人推杯换盏,好好地增进一下感情。

    “王市长,您忙着呢?”轻轻地敲门声中,一个三十多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妩媚女人轻手轻脚的来到王子君的房间,柔声的给王子君招呼道。

    东埔市驻京办副主任杨兮兮,这女人长得是真好啊。胸脯挺得像两座晃动的山峰,屁股圆得跟个小磨盘儿似的,长身,细腰,一副汁液饱满、水气充盈的模样,眼睛又活泼,像有鱼儿在里面跳跃似的。难得的是,这杨兮兮瞟过来的目光既不轻佻也不挑逗,眼神很有质量,这就让王子君没什么反感可言了。

    在迎接王子君一行人的时候,倒是跟她见过一面。虽然不知道杨兮兮来自己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王子君还笑着道!”是杨主任啊,有什么事情么?”

    “我就是来看看王市长还有什么需要的?因为今天的宴会,大部分人都被抽调出去了,招待领导,难免会有疏漏的地方,我知道咱东埔市的领导都是自己人,很会体恤下属,就算有些不如意的地方,也会宽容大度的原谅我们,不过,作为下属,我们也不能得过且过,这样不利于提高工作。”

    杨兮兮声音清脆,语气里带着一丝软绵绵的感觉,听在人的耳朵里,有一种给你挠痒痒的感觉。

    对于这种长袖善舞的女人,王子君虽然有心躲远点,但是表面上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当下笑着挥了挥手道:“杨主任的工作态度值得肯定,提出口头表扬,你先忙去吧,有什么事,我会打招呼的。”

    杨兮兮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主要目的就是想在领导跟前混个脸熟,现在驻京办的大部分干部都在围着薛耀进、任昌平这两位市里面的大佬在转,她知道自己在薛耀进那里讨不了好,所以就另辟蹊径,从王子君这里走小道儿呢。

    作为主管政府办公室的常务副市长,驻京办的事情,一般都在王子君的管辖范围,这位杨主任来王子君这里,就是想在主管副市长面前混个好印象。

    “谢谢王市长体谅。”那杨兮兮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王子君让她去忙,看王子君的茶杯里只剩了一+

    “杨主任来驻京办几年了?”一边喝着汤,王子君一边轻声的朝着杨兮兮问道。

    “当初驻京办刚组建的时候我就过来了,不觉已经三个年头了。”杨兮兮掰了掰自己有些修长的手指,笑着朝王子君说道。

    “杨主任在驻京办工作,家里都安排好了吧?”王子君按照一般领导关心下属的套路,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

    “我那口子在京里做点小买卖,撑不死倒也饿不着,挣不了大钱,纯属自娱自乐吧。”杨兮兮随口说了几句自己家里面的情况之后,就笑着朝王子君道:“王市长,今天宴请的客人中,喝酒最疯的是财政部的李司长,您要是碰上他啊,可得留点心,别让他给灌倒了!”杨兮兮的话,引起了王子君的兴趣,这次要宴请的人员名单,他这里也有一份,但是那只是名字,要想将么字和人联系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么?他这个人喝酒很凶么?”王子君顺手夹了一口炒得青嫩可口的大辣椒,随口问道。

    “李司长酒量一般,但是这个人性格豪爽,为人大方,讲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去年孙市长愣是被他给灌醉了。”杨兮兮轻轻地皱了一下眉毛,又接着道:“王市长您要不喜欢和他喝酒,离他远一点就行,这个人哪,缠着谁是谁,你不喝不行啊。”王子君将碗轻轻一放道:“我临来的时候看了一下邀请的名单,陈老会参加这次聚会么?”

    王子君虽然只是提了陈老两个字,但是在驻京办工作多年的杨兮兮却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的意思,她稍微沉吟了瞬间,就轻声的说道:“陈老一般都不会来的,按照历年的规矩,都是市委薛书记亲自到陈老家里去拜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