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一章 心眼儿多得像马蜂窝
    说话壮汉身后的几个同伴,全都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他们当然明白同伴的意思,一个个笑得很是嚣张。

    孙国岭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作为东埔市的副市长,虽然他不是站在东埔市金字塔塔顶的那几个人,但是依着他在东埔市的地位,也断然不是这几个小痞子可以挑战的,气愤之下,掏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哟嗬,还真有手机啊,让哥瞅瞅,你这手机是真是假!”看到孙国岭拿出手机,那汉子不由得愣住了,毕竟在这个年头,能用得起手机的人,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有钱,要么有权。一看跟这种人起了冲突,登时就有点急眼,想阻止他打电话,然后自己撒丫子开溜了!

    孙国岭当然不可能让这些人抢了自己的手机,在那壮汉把手伸过来的时候,伸手推了他一把,几个人推推搡搡,都想把手机拿到自个儿手里了。

    “孙局长,您怎么在这里?”就在孙国岭万分恼火的时候,突然有人冷不丁的叫了一声。

    孙局长,这是在叫自己么?孙国岭想想自己不当局长已经好多年了,莫不是在这里碰到自己的老部下了?正当他纳闷的时候,就见一个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一把拦住那大汉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是教育局的孙局长,再敢对孙局长不敬,小心警察收拾你们!”

    几个壮汉看着一脸严肃的王子君,相互对视了一眼,那领头的痞子仰天长笑道:“还真是个戴官帽的啊,喂,你这个局长是个副职吧,要不我怎么没在电视上见过你呢?不过,即使你是个副职,哥们儿也给你这个面子,走,咱们接着去送汤圆喽!”

    说话之间,几个痞子就扬长而去了。孙国岭这才朝王子君走了过来,刚才灯光昏暗,他并没有看清楚王子君是谁。

    “多谢你给我爸解围,不过我爸可不是什么教育局的副局长。”刚才开门的小姑娘,腿脚比孙国岭要灵便的多,因此,在孙国岭走向王子君的时候,率先一步对王子君说道。

    看着小女孩一脸得意的模样,王子君淡淡的笑道:“我知道,你爹的官比副局长大得多。”

    “王……市长”此时王子君已经将帽子摘了下来,孙国岭借着灯光看清楚来人是王子君时,脸上有点疑惑之色。

    “孙市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看咱们还是找地方再聊吧。”王子君朝着孙国岭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孙国岭看看四周还没有完全散开的人群,呵呵一笑道:“你说的对,这是我岳父家,进来喝口茶怎么样?”

    “别了,你一家人正高兴,我就不进去打搅了。你看,我还有政治任务呢,我妹妹来了拉着我看烟火呢。”王子君朝着林颖儿一指,大大方方地说道。

    孙国岭有心和王子君谈谈,只是考虑到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家,当下笑笑道:“那咱们明天上班了再聊吧。”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握了握手,就挥手再见了。

    “爸爸,你刚才叫他王市长?该不会他也是市长吧。”看着王子君和林颖儿离去的身影,站在孙国岭身旁的少女疑惑地问道。

    孙国岭此时的心情不错,听女儿这么问他,拍拍女儿的头道:“晓彤,你说得不错,他不但是副市长,还是你老爸的领导,他可是常务副市长呢。”

    “咦,那就奇怪了,我刚才怎么听他叫你孙局长呢,凭空给你降级了这么多!难道你们两个副市长,还怕这几个坏蛋哪?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孙国岭哈哈一笑道:“怕?当然不会怕他们。只是,如果我们两个副市长在大街上跟几个小痞子起了冲突,恐怕明天就会成为整个东埔市最大的新闻了,一个副局长,不大不小正正好,不但能让那些小痞子心存顾忌,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儿啊。”

    “姐夫,那景岚集团真的要强拆啊?他们给的补偿太低了吧?”孙国岭的内弟见姐夫来了,向孙国岭抱怨道。

    孙国岭轻轻一笑道:“你看你,慌成什么样子了,景岚集团的杜嘉豪固然厉害,但是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

    “有转机?真要有转机就好了,咱家还能买得起房子,如果按那几家老邻居的补偿费,那是什么都买不起啊!”内弟感叹一声,一拉孙国岭道:“姐夫,三缺一,你也来玩玩吧。”

    ……“子君哥,我跟着你出来是不是太招摇过市了?”走在依旧繁华的大街上,林颖儿的情绪有些低落。

    “没有啊,你以为我是大明星啊?”王子君朝着林颖儿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去孙市长家里做客,嫌自己碍事了?”

    林颖儿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傻丫头,你多心了吧?今天是元宵节呢,人家一家人正团圆,我这个时候插进去算什么嘛。”王子君将林颖儿的帽子往下拉了拉,接着道:“业余时间不谈公事,专门陪林老师了!”

    “你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我好像成了一个被你糊弄的傻瓜了!”林颖儿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不无爱恋的嗔怪道:“怪不得我妈说,搞政治的男人不简单,心眼儿多得像马蜂窝,以前我还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王子君被林颖儿这个比喻一下子逗笑了,伸手往林颖儿头上敲了一下,笑着向前走去。

    ……王子君端着水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朝办公楼的小会议室走去。此时,整个市政府大院里,过年的氛围已经消失了很多,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都是急匆匆的模样。

    “王市长好。”

    “王市长早上好。”

    从王子君身旁经过的工作人员,不断的朝着王子君打招呼,不过这些打招呼的,大多都是在机关中自认为有一定身份的,有的工作人员深感自己根本就没有打招呼的资格,跟王子君走对面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看着王子君点头示意从跟前走过,默默地行注目礼。

    小会议室的门,此时虚掩着,在王子君走到门口时,早早地在门口侯着的工作人员,赶紧将门推开了。

    此时的小会议室里,大部分副市长都已经就坐。正在谈着一些琐碎小事的他们,在王子君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都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

    不过这种注视,都是很短暂,在和王子君点头打了招呼之后,一个个又开始接着自己的话题。

    王子君对于这种现象,已经是见惯不怪了。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刚刚坐下,就听坐在自己身边的祝于平笑道:“王市长,昨天你错过了一场好戏啊,老吕喝了点酒,用连喝三杯挑战程市长一杯酒,最后弄得快找不到北了!”

    正闷头喝茶的吕贺强一扬手道:“老祝,你这家伙出尔反尔,昨天说得好好的不提这事,怎么今天一进来就把这茬儿给忘了?”

    “哎呀,我把这事儿给忘了!看来昨天我也喝多了!”祝于平一拍脑袋,一脸无辜地大笑着。

    祝于平和吕贺强关系不错,两人以前在县里搭过班子,喜欢互相开些小玩笑。这么一个对话,立刻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了。

    “老祝,老吕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杯啊,这不成酒桶了嘛!”张通在王子君进来的时候,正和刘岩富说话,此时却将目标对准了吕贺强。

    “嗯,本人是不是酒桶尚待考证,欢迎张市长多请几次客,随时可以试验一下嘛。更何况本人喝酒爽快,不像某些人跟个大姑娘似的羞羞答答!”吕贺强得意的打趣道。

    王子君在几个人说笑之时,就朝着会议室之中大量了起来,此时的会议室之中东埔市政府的领导差不多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除了市长任昌平之外,就差李康路了。

    李康路没有过来,王子君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虽然开会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定,但是在政府之中,却有着很多人都得遵守的隐性规则,那就是来的时间一般都是按排名先后而定,排名越是靠后,来的就要越早一点。而作为一把手的任昌平,自然有资格让所有人坐等。

    和任昌平相比,作为常务副市长的王子君,自然也有让几位副市长等待的权利。只是,这种规定没有任何条文明确规定,更不会有人提起,但是却被大部分人所遵从。

    没想到,这李康路到现在还没露面,这谱儿倒是先给摆上了!

    就在王子君思索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了,一脸笑容的任昌平迈步走了进来,他一边走一边笑道:“老吕,你喝多少杯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就算你一杯碰一杯,恐怕也不是程市长的对手啊。”

    在任昌平的身后,李康路同样是一脸的笑容,在一走进门,李康路就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他的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丝微笑,是一种自信满怀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