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二章 经济发展以人为本
    在李康路跟着任昌平走进来的时候,祝于平等人的目光,就朝这两人看过去了。吕贺强一听任昌平提到自己,哈哈大笑道:“任市长,您这个忠告,来的有点晚哪,昨天晚上我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就悟出这个道理了!”

    一阵哄笑声,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在这笑声中,任昌平在会议桌的中间位置坐了下来。在秘书将水杯放好之后,他嘿嘿一笑道:“吕市长,你醒悟的还不晚,我这可是经验之谈哪。”

    作为市领导班子里唯一的女市长,程晓萍一向都很低调,此时听到任昌平提到经验,佯装不满的笑道:“任市长,您要是找他们任何一个人拼酒我都不反对,但是,您可不能发动群众斗群众。”

    程翠萍四十多岁,人坐在这个位置上,气质自是非常,再加上容貌身材也没有变,眼角眉梢周身上下,多了一股年轻女子没有的底气和风韵,比起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反倒显得底蕴十足,格外的出众了。她声音有点柔柔的,听起来让人感到很是舒服。

    任昌平跟在座的副市长们说笑了几句,就脸色一正道:“今天是农历的正月十七,对于老百姓来说,正月十五一过,就算是过完年了。今天咱们开这个会,也是一个收心会。在前两天召开的市委会议上,薛书记对咱们市里今年的工作,提了不少要求,任务很重啊,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要想完成预期目标,我们整个班子就需要以更加昂扬的精神面貌,积极投身于东埔市的建设上来……”

    作为市长,任昌平无疑是很合格的,一番话虽然都是老生常谈,却让整个会议室的气氛登时变得严谨起来。而作为一个一把手,最要紧的就是掌控好会议的节奏。

    在谈了几点要求之后,任昌平就开始让各位分管的副市长汇报自己今天的工作。对这些虽然大多数副市长都没有什么准备,但是凭借着各自对分管工作的了解,一个个倒也说得头头是道。

    作为常务副市长,王子君最后一个汇报。虽然他对东埔市的了解依旧没有深入下去,但是汇报的却也并不比其他几个工作了多年的副市长差。

    听着王子君的汇报,任昌平手中的笔不断地晃动着,他看着侃侃而谈的王子君,心中暗道,自己刚才的一番心思看来是白用了,这个副市长虽然年轻,却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主儿啊。

    不过这一次,也应该给他一个好好地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在东埔市政府之中,应该听谁的。

    从决定开这个会议的时候,任昌平就已经开始通过各种的手段来增强自己的胜算。首先,他让李康路和自己一起走进会议室。虽然这可以用巧合来解释,但是能够当上副市长的,那都不是头脑简单的人物,虽然只是这么简单的一走,但是,却向所有班子成员表明了一种态度:我是支持李康路,支持建设五星级宾馆的!

    而接下来犹如突然袭击般的汇报,任昌平针对的同样是王子君,和其他副市长搭班子这么长时间了,对于他们有几把刷子他清楚的很。这些副市长对于自己主抓的工作一个个都是门清,突然汇报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这等事情对于王子君来说,却是有点猝不及防了。毕竟他刚来没多久呢,对自己管辖的事情还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虽然能够汇报两句,但是在任昌平看起来,汇报肯定不会很完美。

    虽然这是小事情,却能在气势上狠狠的敲打他一下,谁让你这个不懂事的家伙非要当出头的椽子了!再给予王子君一个打击的同时,还能在各个副市长面前落实了王子君对东埔市不太了解,因此他的方案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可是,事实太出乎任昌平的意料了,他万万没想到,王子君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入工作角色,而且把今年的打算说得井井有条,头头是道,一边暗恨王子君在这方面大概有天赋,一方面对于给他一个教训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作为一个市长,如果掌控不了常务副市长的话,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威胁。李康路虽然骄傲自大,但是他的身份确实已经注定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和任昌平在政府之中争锋。可是王子君不一样,他是常务副市长,一个当得好甚至能够将市长架空的位置。

    等王子君汇报完,任昌平开始讲话,他的讲话并不是太长,主要是要求各线要制定严格的计划,鼓足干劲,狠抓计划的落实不放松。

    在讲了一通之后,任昌平的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又从王子君的身上朝着各个副市长看了过去,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李康路的脸上。

    “前两天薛书记调研老街棚户区的事情,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听说了,在这次调研的过程中,我和李市长都向薛书记做了检讨,因为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所以才让棚户区的群众依旧生活在污水的恶臭中。”任昌平说到这里,声音不觉低沉了不少,将手里的笔一放,沉声的道:“薛书记说这件事情,他市委书记有责任,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最应该有责任的是市政府,是我这个市长。”

    任昌平的话,很少有煽动性,他虽然依旧不动如山的站着,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却是已经在整个会议室里蔓延开了。

    “对于棚户区改造的事情,我们是向薛书记做了保证的,李市长和市建委的同志这些天加班加点,准备了一个方案,王市长对这件事情也有了设想,就我个人而言,觉得这两个计划都很是不错,但是只有一块地,我们不可能改造两次,这就要求我们从这两种方案中选出一种来向薛书记和市委进行汇报。”任昌平说到这里停了停,随即目光看向李康路道:“李市长,你将市建委准备出来的方案说一下吧。”

    李康路笑着朝任昌平点了点头,尽管他内心里一直看不起性子有点软绵绵的任昌平,但是对于任昌平刚才一系列的手段却是由衷的佩服。暗道,这家伙虽然胆气差了点儿,但是论起手腕来,自己还真是应该跟他好好学习的。

    “各位,任市长让我谈谈,我就向各位汇报一下。”李康路说话之间,就将手中的一副卷图拿了出来。一直在会议室边上做记录的陶正涛等人,快速的走了过来,将那副图悬挂在了会议室的对面。

    王子君见过李康路拿的图,不过此时再看,却发现此时这图已经换了,不但比前些时候那张图更加的详细,也更加的完美,图画上,一幢高有二十多层的大楼拔地而起,四周的车辆和建筑更是井井有条。

    “各位,这就是市建委对老街改造的打算。老街位于我们东埔市的中心,在这里建设一座五星级的大酒店,不但符合我们东埔市长远的规划,还能进一步提高我市的知名度,带动我市在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

    李康路的口才不错,只是一会的时间,他就历数了建设五星级大酒店的无数好处。这些好处让人听着很是有些心动不已。

    “各位,任市长,前两天我将这个设想和景岚集团的杜总以及几位工商界的精英谈到了咱们这五星级大酒店的设想,他们对于这个项目很是动心,其中景岚集团的杜总更表示只要政府下定决心搞这个项目,他们景岚集团一定会参与进来。”

    关于对老街改造的事情,这些副市长们倒也不是没有议论过,此时听到李康路讲完,一个个都开始轻轻地议论起来。对于这些同僚的反映,李康路心里有些得意,他一面讲自己手中的小棍子轻轻一放,一面朝着王子君笑了笑。

    “王市长,你也说说你的打算吧?”任昌平在笑着朝李康路点了点头之后,就沉声的朝着王子君道。

    “任市长,各位,建设五星级酒店,对正在发展的东埔市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们不得不考虑到的是,在建设酒店的同时,如何安置这些老街的拆迁户。一千多户居民,如果不好好安置的话,咱们这一届政府,是要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王子君将手中的笔一放,接着道:“我认为,在老街的改造上,我们不但要重视经济的发展,更要兼顾这些拆迁户的利益,拆迁补偿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住宅安置工作。”

    “老街我考察过,如果在这里建设一个商住两用的步行街,不但可以解决老街的改造问题,更能够让老街的拆迁户不至于无房可住,而以旧房子换新房子,相信也是很多老街住户喜闻乐见的。”王子君虽然没有拿出什么规划图,但是他一一指明了建设商住两用步行街的好处。

    任昌平手中的笔不断地在面前的纸上胡乱画着,虽然他最终选择支持李康路,但是在他的心中却也觉得王子君的意见很是不错。不但能够解决很多拆迁过程中会出现的难题,更能够节约资金。不过越是这样,也越能够给这个常务副市长上一课,让他知道知道在市政府里面,究竟是谁在当家作主。

    “各位,刚才李市长和王市长分别将各自对老街的规划讲了一下,现在,请大家秉着对群众负责,对东埔市的发展负责的角度出发,对两个方案作出选择。”任昌平说话的声音一点也不高,但是却显得很是有力。他说话之间,目光就落在了祝于平的身上:“祝市长,你先来。”

    祝于平见任昌平点了自己的名,就笑着道:“两位副市长的方案都很好,我觉得无论是用哪一个,都会对我们东埔市的建设有一个大的促进,但是可惜,老街区只有一个,要做出这个选择,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只是眼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得在这两个方案中做出选择。”

    “要我说,王市长的方案很是可行,但是对我们市里面的长远发展,却是有些阻碍;市建委提供给李市长的方案虽然难度大了一点,但是一个关系全省的地标性建设,就算难度大一点,也是值得的。”

    祝于平作为常委副市长,虽然在名义上比王子君这个市政府的二把手常务副市长差上一点,但是在市里面根深蒂固的市里,却是让他这个常委副市长在说话的时候,有时候底气比王子君还要足的多。

    此时祝于平旗帜鲜明的发言,无疑是给李康路一个强有力的支持,他看着淡淡微笑的祝于平,脸上的笑容不觉就多了一丝。

    王子君同样静静的听着祝于平的意见,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对于这一切,他早就估计,但是不论是胜还是败,他都要在市政府办公会之上发出属于他自己的声音。

    “祝市长说的不错,我支持祝市长的看法。”没有再等任昌平点名,坐在祝于平旁边的程晓萍就直接开口道:“五星级大酒店虽然耗费大了一点,但是对于我们东埔市的额形象和环境规划来说,却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只要我们抓好五星级酒店建设,就很有可能给我们市里面的经济带来一个新的增长的源头。也会进一步提升我们东埔市在全省乃至于国内的地位。”

    “我觉得,有时候我们这些领导者,不能光看眼前的利益,更应该将目光放得更加长远一点,只有目光长远,才能够带领我们东埔市的经济朝着更加良性的道路之上发展。”

    和祝于平相比,程翠萍的话语之中就有些带刺,虽然她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在话语之中那些词语映射的是谁,在座的人每一个都听得清清楚楚。她分明就是说王子君的规划目光不够长远,从长远的方面来说,不利于东埔市的建设。

    王子君是常务副市长,在领导级别之上来说在程晓萍之上,他这么尖锐的批评,说明这位女市长,根本就没有准备给王市长丝毫的面子。随着程晓萍的话语说完,一道道的目光,都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任昌平同样也看向了王子君,目光之中带着关心,但是他的心中,却是高兴不已。对于他来说,眼前的两个表态,实在是太完美了。特别是程晓萍,更是质疑王自己的规划不长远,丝毫没有留一点的面子。

    就算是程晓萍是一家之言,但是这下去之后,恐怕也会被人传为笑柄。现在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受到了教训,以后恐怕就会将他那刚刚昂起的尾巴收一收吧。

    心中得意的任昌平,此时心中已经有了是不是拉一把自己这位副手的念头,毕竟是常务副市长,拉一把让他感激一下也行。不过在这个念头兴起之后,他就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毕竟让王子君受一受打击,对他以后来说也有好处。

    “程市长的意见,我觉得实在是有点以偏概全。我觉得王市长的规划很好,很符合实际。程市长光谈长远规划,是,我承认五星级酒店的建设,以后必定要在各个城市之中展开,但是那应该是十多年之后,经济发达的时候。而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好高骛远,而是要脚踏实地为东埔市的群众作出我们这一届政府应该作出的贡献。”

    任昌平正在飞跃的心,被这突然的讲话打断了,他看着正在说话的张通,眉头皱了一下,心说他怎么会给王子君说话呢,不过张通现在可以说是市政府之中最为靠边的副市长,多他一个支持王子君,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在任昌平的计算之中,在他如此表态之后,王子君也只能怪得到刘岩富的支持。毕竟两个人关系在那里摆着呢。但是张通和程翠萍针锋相对的发言,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任昌平不放在心上,但是这并不代表程晓萍不放在心上,听着对面张通丝毫不留情面的讥讽,程晓萍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从一个女人走向副市长的位置,程晓萍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在东埔市政府的战队之中,她一向把握着一个让她自己尊崇不已的方向,那就是紧跟一把手。

    现在任昌平明显偏向李康路,她的政治智慧让他瞬间就明白谁强谁弱。如果说是李康路和任昌平之间起了冲突她要考虑考虑再站到任昌平身后的话,新来的常务副市长根本就不在她考虑的范围。

    虽然这个常务副市长听说也很是有些手段,但是对这些程晓萍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有手段又如何,还不是要被任昌平压得死死的。在东埔市工作这些年,她很是清楚任昌平的手段。

    站在胜利者一边,自然不能给失败者什么好脸子,所以在赞成了李康路的意见之后,程晓萍更是丝毫不留情面的对王子君的意见进行了批评。

    在看到李康路偷来的友善的目光之后,程晓萍就觉得自己这一次又押对了宝。但是还没有等她得意+

    吕贺强的话很少,但是这简短的只言片语,却像一记重拳,狠狠的敲击在与会者的心头。虽然现场中投出的票是二比三,但是这样的票数,却是已经决定出了胜负。

    二比三,还么有开口的只剩下王子君、刘岩富、任昌平和李康路。任昌平有些悲哀的发现,就算是现在自己投出自己的一票,结果依旧是注定的。

    王子君不可能反对自己的意见,而刘岩富则是死跟了王子君,也不可能因为自己投了票,而将票投给自己,一旦投票出现了四比五,而自己这个市长支持的方案完败的话,那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打击。

    心里想着可能出现的情况,任昌平的脸色慢慢的变幻了起来。无论如何,作为市长,他不能在这次表决中失败,特别是败给常务副市长,那绝对比不通过建设五星级大酒店的决议,还让他难以接受。

    “我同样支持王市长的意见。”任昌平看着跃跃欲试的刘岩富,陡然开口道:“虽然商业步行街论起规模和影响力不如五星级大酒店,却能像港人治港,澳人治澳一般,结合本地实际,因地制宜,解决很多问题,这对于目前的东埔市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拉动经济啊……”

    李康路在任昌平没有开口之前,还以为会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但是随着任昌平的开口,他才意识到大局已定,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阻止王子君的这一次胜利了。

    大局已定,确实,这已经是大局已定。他对于这个出现的结果,心中充满了不信,他怎么都不相信凭着他和任昌平两人联手,竟然会败给了王子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