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三章 我要你改弦易辙!
    四周寂静得仿佛这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似的,空调开动的声音也有点刺耳,像搬运棉花包似的。李康路有些烦躁,下意识的按按自己的胸脯,仿佛一只猛兽在里面低声吼叫似的,脸色苍白得厉害,连身子也僵直了,一副心灰意懒的神情,仿佛气力已经用尽,只剩下一颗脑袋在沉重地摇摆。

    就在那么一瞬间,李康路悲哀的发现,先前他在市政府大有一副超越祝于平的趋势,已经开始慢慢下降了、回落了。虽说目前还不至于落在最后,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影响力明显不如祝于平了!

    任昌平的话,给这件事情划上了句号。这让李康路十分失望,心里在大骂任昌平背信弃义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憋屈,任昌平可以出尔反尔,堂而皇之地宣布支持王子君的方案,但是他李康路不行,他乃是五星级大酒店建设的有力推动者,怎么能对自己提出的方案说不呢?那岂不等于往自己脸上搧嘴巴子么?

    事情还没有完,市长办公会决定了能怎么样,王子君胜了这一场又能怎么样?只要薛书记认同五星级大酒店的建设,只要常委会上通过了五星级大酒店的建设,你那商住步行街的规划,就得给五星级大酒店的建设让路,必须的!

    这么一想,李康路的心又开始荡漾,乱轰轰的脑子,登时又清醒了。抬起头,看看正慷慨激昂的支持商住步行街建设的任昌平,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刘岩富想了一肚子的话,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将这些话咽到了肚子里,没有说话的机会,任昌平的赞成,已经给这件事情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再发表一通意见就显得画蛇添足了。

    市长办公会在任昌平宣布散会的施令中结束了,每一个离开会议室的与会人员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这个会议开得非常成功,也非常的团结。但是一些和市长们接触比较多的老机关却会发现,在这些笑容之中,有几位市长的笑容却是特别的勉强,像是挤牙膏挤出来的一般。

    “子君市长,这商住步行街的规划既然在政府办公会已经通过了,那就应该尽快完善一下,等薛书记召开常委会时,咱们要拿出一个高质量的规划设计效果图,更直观,更全面,让各位常委一看,就能对这个规划有一种认可的感觉。”任昌平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一边迈步往前走,一边轻声的对王子君叮嘱道。

    面对任昌平的叮嘱,王子君轻轻一笑道:“任市长,您尽管放心,这项工作光有工作热情是不够的,还要有专业水平。我这就安排规划设计院去做,我相信他们的专业水平,肯定会比我们高上不少的。”

    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在前面走着,后面几位副市长跟着,这场面怎么看都表明了一个事实:这个领导班子的感召力、向心力还是极强的。只是,每个人的心情都是百味俱全,脸上的表情也像鸭子凫水似的,表面上看起来平静,下边却是胡乱扑腾。

    此时,在政府班子成员里,心情最不好的,应该属副市长程晓萍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弄来这么一个结果。她刚才的发言,更是让她在这次会议中,弄了个猪八戒照镜子的效果,彻底的落了个里外不是人!

    对,就是里外不是人,自己的发言不但得罪了王子君,还有点妄作小人了。要是知道王子君如此的难惹,她又何苦要旗帜鲜明的明确表态呢?

    和程晓萍的后悔不迭相比,祝于平则显得很是平和,不时的和身后的孙国岭说几句笑话,在王子君和任昌平对话之时,还时不时的接上两句,好像没有任何的不快发生在他和王子君的身上一般。

    对于祝于平这种无关痛痒的态度,王子君还真是有一些欣赏,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就得有这种胜不骄败不馁、从容镇定的心态,只有这样,才能在以后的仕途中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市长办公会结束得没有丝毫的波澜,但是那暗流涌动的余波,却让市政府大院里的一班人唏嘘不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在他们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居然有了一个这么大的转折。

    就在他们对此事议论纷纷的时候,李锦湖、赵国良等王子君的心腹人物,一个个却为此事击掌相庆、欣喜不已。对于这个会议,不论是李锦湖还是赵国良,都不敢对自己的老板抱有太大的胜算,毕竟他面对的是市长任昌平,还有风头正劲的李康路。

    依照李锦湖和赵国良的级别,他们是没有权利列席市长办公会的,因此,在开会之时,他们只能焦虑的等待着,心里像猫抓似的,因为,两个人不是在等待结果,而是在盼望着王市长不要在这件事情上输得太惨!

    但是传来的消息,却是让他们瞠目结舌,王市长不但在这次表决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还让一直在暗中支持李康路的任昌平不得不改弦易辙!

    “咱领导胜了!”

    李锦湖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是兴奋的对赵国良说道。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市政府副秘书长的拘束和严谨,声音说的很是响亮。

    王子君的步行街提议在市政府办公会上通过的消息,很快就成了蒲公英的种子,很快就在各处落地生根了。很多期待消息的人,在听了这个结果之后,有的点头,有的失望,更有揣了一肚子期待和质疑的。

    杜嘉豪就有点不相信,看看摔碎了的玻璃杯,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你说什么,五星级大酒店的提议在市政府办公会上被否决了?”

    站在杜嘉豪身旁的助理,此时身体一阵颤抖,对于这个问题,这已经是杜总第二次问了。他简直怀疑杜总是被气糊涂了,平时可没有这么啰嗦的!

    “杜总,齐秘书长是这么说的。”助理在思索了瞬间之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杜嘉豪一把揪住那助理的衣服领子,一向表现得文质彬彬的杜总,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股力气,在他的手掌拉扯之下,那助理差点没被噎过去,不过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不敢还手,作了杜嘉豪这么多年的助理,对于老板的脾气他太清楚了,如果老板正在气头上的话,自己再稍有反抗,那就等于是火上浇油了!

    “你下去吧!”就在助理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的时候,被杜嘉豪揪住的领子,却慢慢的放开了,杜嘉豪余怒未消地看他一眼,冷声的吩咐道。

    “杜总,有事您再叫我。”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助理,讨好似的对杜嘉豪说道。

    “少他娘的废话,滚吧!”杜嘉豪又好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般,再装不出先前的温文尔雅,冲助理不耐烦的挥挥手,气急败坏的大骂。

    助理看着脸色变幻的杜嘉豪,答应一声,唯唯诺诺地退出去了。心里在恐惧的同时,也对这个能让自己老板栽跟头的人物充满了好奇。作为杜嘉豪的助理,他对于杜嘉豪的打算很是清楚,可是他没有想到,如此缜密的计划,居然会失败了。而且,还失败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会胜券再握的情况之下。

    “哥,那个王子君挡了我们的财路,不如让我想办法教训教训他!”就在助理退出去之后,一直坐在杜嘉豪办公室里的杜嘉昌终于坐不住了。

    对于王子君,杜嘉昌简直快要恨到骨子里了,要不是王子君,像他这么一个人,公安机关怎么会关他那么多天?要不是李跃虎这小子仗义把事情都揽自己身上,恐怕到现在他还在局子里蹲着呢。

    弄了这么一出之后,他杜嘉昌算是弄明白了:这年头,什么是正义,什么叫邪恶?他娘的,答案说简单就简单,说复杂就复杂,简单得就像天上的一颗太阳,无际蓝天,没有鸟儿飞翔,看上去空旷;复杂得突然间就乱云飞渡,飞渡的云不是瓦片和挠钩状的,而是黑云压山,兜头就把你浇得凉刷刷的!

    只是,杜嘉昌觉得,自己的这点远见卓识是在王子君这个王八蛋坑了他一次之后,方才体悟出来的。出来之后,杜嘉昌满脑子里都是报复王子君的冲动,此时一看王子君又把哥哥的这等大事给搅和了,更是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

    “你,教训王子君?嘁!”杜嘉豪朝弟弟冷冷的看了两眼,手掌丝毫没有-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你说什么?政府常务会议上通过的是建设商住步行街?”从躺椅里缓缓的坐起来的薛耀进,也有点不敢相信的朝着李鹤阳问道。

    “是,市政府常委会议上,大多数市长都同意王子君的意见,步行街的方案也就通过了。”李鹤阳说的声音很轻,作为薛耀进的大管家,自然是深得薛耀进的信任,很多事情,他比一般人都知道的清楚。

    薛耀进对于老街棚户区改造的取舍,李鹤阳就比较清楚,因此,在得到政府常务会艺的结果之后,他就快的来到薛耀进的办公室,向他汇报这件事情。

    正悠然自得的听着戏曲的薛耀进,一下子从椅子上直起了身子,歪着脑袋看着李鹤阳道:“你是说,王子君的提议被通过了?”

    “是的,薛书记,在政府常务会议上,王子君的提议得到了与会的大部分市长的赞同。”李鹤阳能够做到今天这种位置,自然明白薛耀进话语之中隐藏的意思。

    听了李鹤阳的回答,薛耀进沉默了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开口。只不过,看看他双眸之中不断闪动的光芒,就足以看出来,此时,作为东埔市一把手的薛耀进,此时正为此事思索着对策。

    “嗯,我知道了。”薛耀进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