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五章 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
    面对一个政府官员,任凭你再怎么八面玲珑,像只巧嘴八哥儿似的,只要你猛拍其官场同僚的马屁,作为听众,他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的。任昌平虽然官至市长,这一点却仍然不能免俗,见杜嘉豪拍薛书记的马屁,就像自己被当众指责了一般的不爽。其实这年头一把手最好当了,摇摇头、拍拍手、颐指气使的瞎指挥一番,剩下的就得靠政府去具体执行了!

    试问,有哪项工作是你市委一把手亲力亲为、鞠躬尽瘁地亲自完成的?不还是老子坐镇指挥一项一项完成的么!

    尽管内心里万分鄙夷,但是嘴上任昌平却是笑着附和道:“是啊,咱们东埔市近些年发展日新月异,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因为有薛书记掌舵啊,这件事情咱们政府也就是拿出一个初步意见,具体怎么实施,还是要薛书记拍板决定的。”

    “任市长,您这话说得好,来,咱们干一杯,期待咱们的常务副市长在接下来的一课中,变得成熟起来!”李康路说话之间,将手中的酒杯举了举,大笑着说道。

    薛一帆、杜嘉豪等人也齐齐举起酒杯,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自得的笑意,在他们的眼中,王子君的提议一旦得不到薛书记的支持,照样会碰得头破血流的。

    任昌平也满脸笑容的举起酒杯,他已经和薛耀进深入地谈论过了,知道薛耀进的打算,自然清楚这一场角逐之中,究竟谁才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李康路这个吃软饭的家伙虽然有点讨厌,但是让那个王子君受到点教训,终究是让人心情很爽的。别忘了,他们两方面咬得越狠,可是对自己好处越多的。

    “叮……”几个玻璃酒杯轻轻地碰撞在了一起,灯光之下,闪烁着犹如彩虹一般的颜色。

    虽然昨晚喝了不少酒,但是任昌平此时的心情还是蛮不错。坐在办公室里,脑子里回想着昨晚的情形,任昌平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心情很好的他,就觉得今天工作起来特别顺手,以前需要半小时才能处理完毕的几件例行公事,今天一刻钟左右的功夫就办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心中思索着这件事,任昌平从自己的桌子上拿出了一根烟,静静地抽了起来。

    “任市长,王市长来了。”秘书轻轻地敲了敲门,轻声的汇报道。

    “请王市长进来。”听说王子君来找自己,任昌平将手中的烟一下子掐灭,然后从椅子之上站起来,笑呵呵的朝着进门的王子君迎了过去。

    “子君,快坐快坐,正说找你聊聊呢,你就过来了,看来咱们两个还真是有点心有灵犀啊。”任昌平一面将王子君拉到沙发的旁边,一面笑呵呵的对王子君说道。

    听到心有灵犀几个字,王子君的眉头就是一皱,不过他这次来可不是为了和任昌平咬文嚼字的,很快就将这丝猜测丢到脑后去了。

    “任市长,这是老街区规划设计的简图,您先看一看。”在和任昌平寒暄了几句之后,王子君就将手中的一份彩图放在了任昌平的手中。

    任昌平打开图,就见一条设计精美的步行街跃然出现在效果图上,在步行街的商店旁边,一座座点式的住宅楼高耸而起,和步行街形成了十分协调的格调。

    “不错,这步行街设计的不错。”应该说,这个效果图给了任昌平一个非常震憾的效果,只是,官场里的事是无法按正常逻辑思维的,打铁是不能仅靠自身硬的,任昌平心中这么想着,但还是认真的看了看,这才收回目光道:“王市长,你这个人哪,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我得批评你,干工作不能急,再当紧的工作也要注意劳逸结合,这才多长时间,你就把效果图给鼓捣出来了?老弟,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你可千万不能再这么干了!”

    任昌平的话,说得情真意切,王子君听了就赶紧把满腹的感激挪到脸上来了,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后,就笑着问道:“任市长,您觉得这个简单的效果图能在常委会上用么?”

    “当然能用,我觉得这幅图非常直观,肯定能打动薛书记和与会的常委的。别的不说,就我这把年纪,一看到这幅图,都有一种想要住进去的冲动呢。”任昌平的笑容,显得越加的灿烂了,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感觉。

    王子君的脸上,同样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将已经弄好的图纸朝着任昌平的面前一推道:“任市长,这幅图能得到您的认可,我就放宽心了,刚才把这幅图拿过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不已,生怕辜负了您的希望呢。”

    任昌平虽然知道王子君说的都是套话,连个马屁钱都不值的,但是心里还是很舒服。不过和马屁比起来,他觉得更舒服的是,王子君这个花费了不少心思才弄好的规划效果图,很有可能在常委会上变成废纸一张,估计到那时候,这意气风发的王市长就会恍然大悟:出头的椽子不是那么好当的!

    到那个时候,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年轻人应该很伤心吧!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笑得出来。

    “子君市长,你太客气了,我这个人对这方面,可是没有那么严苛的要求。”任昌平摆了摆手,朝着王子君应付的道。

    “那真是太好了,任市长,既然您认可这个设计,那我就先放您这里了。”王子君一边说,一面就要将这幅图给卷起来。

    将这个规划效果图放自己这里?任昌平一听这话,神色不由得一顿,心说这个王子君要玩什么把戏呢,莫非他将这图复印了不少份不成?就在任昌平有点迟疑的时候,却听王子君接着说道:“这商住步行街的建设虽然有我的一点小提议,但是能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顺利通过,和任市长您点头认可绝对是密不可分的。若不是任市长持赞成态度,这个规划想在政府常务会议上通过是有点难度的。”

    “所以说,对这次老街能够按照步行街方案进行改造,最大的功臣,就是任市长您,而要想让步行街能够在常委会之上通过并实施,我觉得这还是需要您任市长亲自马,咱们政府常务会议通过的决议,由市长您本人在常委会议上说出来,也更显得咱们这个规划的分量。”

    任昌平的眉头,微微的蹙着,他没想到,王子君这个心眼儿多得像马蜂窝的家伙在这儿等着他呢。让自己将这个决议在常委会上提出来,那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无论自己对这个决议什么打算,对这个步行街的方案,那都得一条道儿走到黑了!

    可是,如果自己执意不说呢?这话想想可以,无论如何是无法说出口的。在常务会议上,自己已经说过了,支持步行街的建设,刚才王子君来的时候,自己又对这个步行街作了一番积极的评价,再反过来否决它,是不是有朝令夕改的嫌疑呢?激烈的心理斗争过后,任昌平觉得说不出来半句反对的话。

    “子君市长,这件事情还是你来吧?毕竟是你花费了不少心思哪,我要是把这个议题给推出去,大家要说我闲话的,这不是明摆着想钴名钓誉嘛!”任昌平脑子里念头飞转,出口之间,就把自己抽身出来了。

    王子君一直在仔细的听着任昌平的话,见任昌平有点推三阻四,登时脸色一正道:“任市长,您用不着顾虑这个顾虑那个,您是市长,是一把手,我是副市长,您说,咱们市政府开展的任何工作不是在您的指挥之下呢?”

    “另外,我觉得,任市长,这种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风气咱们市里有点严重,现在,连任市长也是感同身受了,这就说明我们更应该采取有效措施,将这股歪风邪气给刹住了!现在最好的体现,就是您堂堂正正的将这个提议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给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一个重重的打击。”

    王子君说的很是义正词严,任昌平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变,但是心里却暗暗叫苦。王子君的话说得道貌岸然,好像处处在维护他这个一把手市长的权威,但是,他哪里不知道这就是一个设计好的套儿呢,一个将他套里面的圈套。

    可是,在王子君一句句义正言辞的话语之中,任昌平知道自己不接根本就不行了。但是,接过来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郁闷的任昌平心里暗暗骂娘。虽然他已经和很多人都已经说好了,但是等这个规划没有通过之后,他依旧要跟着丢丢人。

    知道的自然不会说什么,怕就怕那些不知内情的人,乱嚼舌头根子瞎掺和!看着王子君那带着诚恳笑意的面孔,任昌平紧紧的攥了攥拳头。

    “任市长,您的胳膊怎么了?”王子君看着任昌平有点颤抖的胳膊,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老毛病了,估计肩周炎又犯了。”任昌平一面撇着嘴,一面找借口掩饰着。

    “哎呀,任市长,这肩周炎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要真痛起来,还是很顽固的。政府的工作虽然离不开您,但是您也不能硬撑着,咱们该检查检查,该吃药吃药,劳逸结合是必须要保证的……”王子君关心的请任昌平坐下,话语里充满了关心。

    任昌平的身子摆动的幅度更大了几分,好在他毕竟还是一个成熟的领导,将心里的不舒服压了压,轻描淡写的说道:“嗯,谢谢王市长关心,我知道了,这规划图就放我这里吧。”

    “好,任市长,您可不能再这么干了!您这么一带头,我们这些副手心里有压力啊。您说,您这么身先士卒地冲锋在前,我们还怎么好意思偷懒呢?估计以后干工作就成拼命向前冲的快马或者骡子了!您歇歇脚,我们还想跟着您任市长开创东埔市的新局面呢。”王子君诚恳的看着任昌平,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给了任昌平一种错觉,好像他任昌平累得气喘吁吁,一口气喘不上来,就离彻底趴下的大去之日不远了一般!

    离开任昌平的办公室,王子君有点忍俊不禁的感觉。尽管这个小伎俩在推动常委会的决议只是一点小补,但是至少,把这件事情推到了任昌平的手上,就算把他这一票死死地绑在了步行街这条战车上。恐怕,这应该是任昌平最为难受的地方吧。

    带着笑容回到办公室里,王子君刚刚坐下,李锦湖就快步的走了进来。现在李锦湖已经逐步开始接触自己分管的工作了,在有些小事情上,已经用不着王子君再费心了。

    “王市长,怎么样?”李锦湖也没有和王子君太客套,在王子君示意他坐下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向王子君问道。

    王子君扔给了李锦湖一根烟,笑眯眯地道:“任市长已经同意由他来向常委会提出这项规划了。”

    “哈哈,那咱们任市长的脸色,估计很精彩吧。”李锦湖虽然没有和任昌平共过事情,但是对任昌平的性格也有过一定的研究,再加上他知道任昌平的态度,哪里会猜不出此次这位市长大人的心中憋屈。

    “嗯。”王子君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就在两人说话之际,赵国良匆匆的从门外跑了过来道:“王市长,刚刚传来消息,说薛书记今天列席政协工作会议的时候,景岚集团的杜嘉豪向薛书记提出想要建设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构想。”

    “听说,薛书记对于这个项目很支持,并说景岚集团要投资建设五星级大酒店的话,市里面一定会鼎力支持。”

    刚才还满脸笑容的李锦湖,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他心中很是清楚,虽然杜嘉豪并没有提出在哪里建设,但是薛耀进在这个方面的表态,确实已经影响到了很多的人,尤其是那些紧跟薛耀进步伐的常委,更会在这件事情上重新审视自己的态度,把立场站稳了。

    只是刹那间,李锦湖就觉得他和王子君两人费尽心机的将任昌平捆在自己这辆战车上的胜利是那么的无力。已经明白薛耀进影响力的他,此时竟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开弓没有回头箭,锦湖,事情到了这一步,看来咱们也要好好地干上一场了。”从沉吟之中睁开眼眸的王子君,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王市长。”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翠屏是一个让人一看,就有一种优雅感觉的女人,虽然现在档案年龄已经接近五十,但是一身宝石蓝西装的她却显得很年轻,打眼一看,那就小四十呢。

    此时她正看着坐在自己眼前的年轻常务副市长,轻声的道:“对于老街的改造选择,我还真是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不是说咱不负责,问题是,这种专业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让专家多提点意见好呢。”

    坐在赵翠屏的办公室里,王子君悠然自得的喝着茶。赵翠屏的反应,不出他的意料。虽然赵翠屏在市委常委之中有点特立独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凭着自己的一席话,就能说服这位市委常委冒着得罪市委书记的风险,义无反顾地跑到自己这边来了。

    对于说服赵翠屏,王子君没有把握,但是,就算没有把握,王子君还是来了。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赵部长说的对。像老街改造的事情,咱们不但要听取专家的意见,还得征求民众的意见。毕竟这个改造,关乎最多的,还是那些被触及了自身利益的拆迁户呢。”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对王子君这个论调,赵翠屏是认同的。但是这并不能说她就会在市委书记薛耀进已经表态支持景岚集团在东埔市建设五星级饭店的情况下,再一意孤行,反过来支持王子君建设商住两用的步行街。

    不想表态,打定主意之后,赵翠屏在和王子君面对面时,就是听着王子君侃侃而谈,最多的表情就是微笑不语了。

    “赵部长,我觉得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咱们宣传部门应该发挥作用,通过广播、电视这些新闻媒体,将群众的心声反映出来,这样也为我们的决策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王子君也不急于让赵翠屏表态,他之所以第一个来见赵翠屏,主要看中的还是这位宣传部长掌管的宣传口,将老街棚户区改造炒作起来,让更多人对此事予以关注。支持商住步行街的人越多,就能给王子君多增加一份力量呢。

    赵翠屏此时也明白了王子君的打算,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暗暗骂王子君狡猾,这家伙哪里是来拉自己这张票,他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为了通过电视广播将老街改造的事情给炒起来。

    目光落在王子君那平静的眼眸上,赵翠屏叹了口气,虽然她不想参与这种对抗,但是王子君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能不表态。更何况宣传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也是市委宣传部的主要职责。

    “王市长,我赞同您的意见,老街棚户区改造乃是我们市今年的一项重头戏,宣传部门应该给这项工作宣传造势,为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做出自己的贡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