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四章 要么揣兜走 要么牵我手
    任昌平冷眼看着这一切,虽然这一切变幻连他都没有想到,但是他还是很快给自己找准了位置,那就是秉承自己的原则:不主动开口,谁也不得罪。

    不过在心里,任昌平对于王子君还是有些佩服,这个年轻的副手,居然在这个时候,给了以为可以占些便宜的贺岩州当头一个痛击,相信这一痛击会让贺岩州记上不少年吧。

    和任昌平有着共同打算的人很多,对于他们来说,王子君和贺岩州的事情,能不表态最好还是不要表态,毕竟得罪人的事情还是少干,不过也有几个常委在看向王子君之时,目光开始有了一些闪烁。

    “王市长,你的提议,我们下去之后再好好研究研究,咱们不能偏离了今天的会议主题,今天主要说的是步行街改造的问题。”薛耀进沉吟了片刻之后,终于说话了。

    贺岩州也一直等着薛耀进说话,不过薛耀进的话,却是让他的心里有些不好受。作为薛耀进的心腹,他原以为薛耀进不论怎样都要站在他的立场上给他说句话,声援他一下的,没想到薛老一根本就没有半点偏颇的意思。而这个意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表明了薛耀进的态度。这让贺岩州心里瓦凉瓦凉的。

    难道薛老一为了摆平王子君,不惜牺牲掉自己么?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贺岩州的脸色变得越加的黑了起来。

    “薛书记说的对,更换公安局长的事情,不是一件小事情,我觉得还是好好考察一下再说比较好。”市委第三把手,主抓人事组织的副书记范鹏飞沉声的说道。

    范鹏飞的话说出口之后,就等于帮着薛耀进将这件事情定了调子,不过薛耀进对此却并不高兴,以往的他都是一言九鼎,而现在,却需要范鹏飞帮着自己说话,这明显就印证了自己的感觉:他这个一把手在市委常委会上的掌控力已经不知不觉的下滑了!

    心里想着这个,薛耀进的目光又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却见这个刚才还怒发冲冠的年轻副市长,此时已经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像在等待着会议的开始。

    薛耀进清了清嗓子,开始主持步行街拆迁建设工作的安排,这次在不少人心中本应该产生一些争执的会议,却是很平静的落下了帷幕,在常委会的决议之中,市委决定通过竞标的方式,来确定步行街究竟发包给哪家公司。

    跟着向前迈步的彭广兵,王子君走出了市委小会议室的门,在他越过彭广兵之时,正好看到扭过头来的罗建强,两个人的目光相视之间,都笑了笑。

    罗建强没有说话,王子君同样也没有说话,但是两个人的意思,却是心照不宣,各自都懂。

    在离开了市委大院之后,罗建强并没有回宾馆,而是到了一家处在郊区的宾馆。宾馆里,早就守候在那里的工作人员满是热情的将他接到了宾馆的三楼。

    “只有不会带队伍的领导,没有带不好的兵!”想到这句话,薛耀进突然觉得贺岩州也许真的不适合再当这个公安局长了。

    “万主任,有什么新的线索没有?”罗建强喝了一口茶之后,冷声的问道。

    这万主任虽然有些稀顶,真实年龄却不到四十,很希望再进一步的他,自然很想在单位一把手的眼里留下一个好印象,不过这次审讯,却是让他失望透顶,总觉得自己没有弄出有料的东西。

    “罗书记,这家伙的嘴巴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要想从他这里撬开关口,恐怕还得需要点功夫。”万主任沉吟了一下之后,带着一丝犹豫说道。

    “嗯,加大工作力度,力争破出一个铁案来。”罗建强轻轻的拍了拍万主任的肩膀,话语之中充满了鼓励的说道。

    “是,我绝对不会辜负罗书记对我的期望!”万主任在市里面也混了不少年,对于领导这种含糊其辞的表态太熟悉了,尽管罗建强一句带有倾向性的话都没有说,但是,仔细品一品,就知道领导的话是一语双关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领悟力了!

    这次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他万某人在市纪委的地位就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提高。想着这之中的好处,万主任的精神越加的抖擞起来。一溜小跑地将罗建强的专车送走之后,他就带着两个心腹,朝着赵国良所在的房间快步走了过去。

    赵国良此时已经没有了刚出事时的惊慌,他安然的坐在房间的床位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两个看着他的工作人员聊天,很是有些悠闲。

    “赵科长真是好悠闲啊,不过这样悠闲的日子以后还有没有,就要看赵科长您的表现了。我们的政策,赵科长您自己知道,我就不给赵科长宣讲了,赵老弟能坐到现如今这个位置上,自然是个聪明人,擦亮眼睛,摆正心态,日后必将前途无量,犯不着为了别人,将自己的大好前途给搭上!”

    万主任一走进房间,就笑眯眯的对赵国良说道,一副推心置腹、痛心疾首的模样。

    赵国良以前没见过这位万主任,自然不会将他当作自己的好友知己,相反,这万主任的话,引起了他的警惕,这姓万的明显的就是话里有话,什么别人的事情自己担?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心中一个个念头闪过,赵国良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笑着朝万主任看了一眼道:“谢谢万主任的关心,这件事情我本来就是被冤枉的,我本人从来就没有跟这个金鼎立公司打过交道,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收他们的钱呢?”

    对于赵国良的解释,万主任呵呵一笑道:“这就对了嘛,赵科长,我叫你一声赵老弟,今天老哥跟你说句掏心窝子话,凡事都有个因果。你本人没接触过,并不代表其他人跟这家公司没有接触过,你想想,你再仔细的想一想,和你一起工作的人,他们是不是和鼎力集团接触过啊?”

    “没有,绝对没有,要不是各位把我叫过来,我还真是不知道什么金鼎立集团,更不知道我自己的床铺下面,竟然还放着五万块钱。”赵国良直接一摆手,沉声的说道。

    “赵老弟,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眼下你觉得没证据,你死活不承认就没人怎么得了你;你也别对某些人抱有期望,你想啊,这种事情本身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别人躲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主动跑来救你?你就别有那个奢望了。”万主任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他是谁,但是话语里的意思,赵国良却是听出来了。

    越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赵国良反倒平静下来,心平气和的说道:“万主任,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做得正,行得端,对于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根本就没有指望别人来救我,只是把希望寄托在咱们各位办案人员的身上,我相信通过咱们各位的努力工作,迟早会还我一个清白的。”

    万主任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结了,那张刚才还循循善诱的温和的面孔,此时也冷峻起来。双眼好像毒蛇般的看了赵国良一眼,这才冷声道:“既然赵科长拒不配合,不识我的良言相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切按正常的工作程序来吧。”

    ……“李市长,这次竞标的事情,我们两个可是全指望您了!”丁拴柱端着酒杯,笑呵呵的朝着李康路说道。

    李康路虽然和丁拴柱交往的时间不是很长,有丁拴柱的刻意相交,两个人的关系却是与日俱增,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当即朝丁拴柱看了两眼,笑着道:“我说丁总丁老弟,你跟嘉豪老弟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我李某人的办事风格,你又不是不明白,你刚才那句话,可是有点小看我,没拿我当朋友看哪!”

    薛一帆坐在李康路的旁边,听了他的不满,咯咯的笑了起来,丁拴柱也哈哈一笑道:“李市长说得对,我确实说错了,这样,我自罚三杯,先干为敬了!”

    丁拴柱说话之间,往一个大杯里一连串倒了三杯酒,一仰脖,全都倒了下去。坐在他不远处的杜嘉豪见状赶紧用公用的筷子给丁拴柱夹了一筷子青菜,嘴中笑呵呵的道:“老丁,我都说了嘛,李市长够不够朋友,你打一次交道就知道了!这下知道怀疑我这话的后果了吧?哈哈……”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啊,这杯酒我喝得痛快,喝得舒服,能交到李市长这样有情有义的人物,就算喝它个人仰马翻,我心里也是畅快的!”丁拴柱说话之间,又拿起酒杯给自己满上了。

    “李市长,杜总,薛总,来来来,让我们共同举杯,为了步行街的建设工程庆祝庆祝!”

    这一次,对于丁拴柱的提议,李康路倒是没有说什么,他将自己面前的杯子一端,一口气喝了下去。而薛一帆也将自己面前的那杯红酒来了个一饮而尽。

    “康路,我听说今天的常委会上,那个姓王的像只疯狗似的咬贺书记,是不是有这回事?”薛一帆夹了一口菜,一面斯文的咀嚼着,一边沉声的向正在吃菜的李康路问道。

    李康路不自然的笑了笑,含糊其辞道:“唔,常委会上确实有这么一出,不过也怪贺书记不小心,被那姓王的抓住了把柄,听说弄得很是难看,把薛老一弄得也很被动呢。”

    “哦,原来是这样。”薛一帆微微皱了皱眉,接着道:“我听说,我爸对这件事很生气。他这么紧揪住贺岩州不放,岂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想责问我爸爸的责任么?这种给脸不要脸的人,就该好好的给他上上课!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薛总说得对,对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就应该让他知道知道,他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丁拴柱脸上自得的一笑,讨好的接口道。

    杜嘉豪没有吭声,他和丁拴柱做的事情,只有薛一帆不知情,尽管在他们看来,薛一帆也算是他们的人,但是这个女人身份太特殊了,只可讨好亲近却不可真正地信任。

    薛一帆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道:“哼,你们别看那姓王的得意的很,他也蹦跶不了多少天了!听说了么,他的秘书因为涉嫌受贿,已经被市纪委立案调查了,你说,要是他后面没有人支使,单凭他一个小秘书,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嘛!”

    李康路的眉头皱了一下,显然,他不喜欢薛一帆现在所说的事情,但是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他还是把这一丝不满给放进心里了。

    “一帆,有些事情在没有出来结果的时候,绝对不能乱说。”李康路递给薛一帆一杯清水,悄悄的捏了一下她的**,小声的说道。

    薛一帆在李康路面前是毫无顾忌的,在她看来,这个心爱的男人像一头雄狮,而自己就是驾驭雄狮的天使。就冲这一点,自己就不能受他丝毫的委屈!他怎么能怪自己的心直口快呢?

    想到这里,薛一帆当即就给李康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带着一丝撒娇意味的嗔怪道:“有什么不能说的!丁总和嘉豪又不是外人!你也太小心过度了吧?”

    见两个人拌嘴,杜嘉豪和丁拴柱都轻轻地笑了起来,丁拴柱将李康路面前的水杯添了添道:“李市长,有些事情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这里面的东西我们还是懂的,听说纪委的罗书记对这个案子可是很重视的。”

    “应该重视,这个事情一旦落实了,恐怕咱们东埔市在全省之中,都会叫响一次啊!”丁拴柱的笑容,和以往没有半丝的不同,就好像他和这件事情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喝完了酒,杜嘉豪就提议去唱歌,已经达到了目的的丁拴柱,却以不胜酒量为由向李康路告辞了。李康路虽然热情挽留了一番,但是丁拴柱却从这客套的挽留中敏感的意识到了:在李康路的心目中,他丁拴柱的地位和杜嘉豪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丁拴柱喜欢喝酒,但是他从不喝到醉醺醺的,他喜欢这种醉意朦胧,却有一种飞扬起来的感觉。在经商之前,曾经在一个学校呆过十年的丁拴柱,是一个喜欢掌控的人,而这种亦真亦幻,半真实半飘然状态的掌控,却是能让他的快乐达到顶点。

    “丁总,咱们去哪里?”侯报国从后座里探过头来,轻声的朝着丁拴柱问道。

    “回家。”丁拴柱轻轻的一挥手,不容置疑的说道。

    这侯报国也是个能人,作为一个下属,单单从服务于丁拴柱来说,还是很称职的。对于丁老一的心思,侯报国基本上能做到心领神会,把握得恰到好处。

    见丁拴柱喝得有点多,给司机点了点头,示意开车之后,就从后面给丁拴柱递过来一瓶印着素白图案的矿泉水,矿泉水的瓶盖是微微拧开的,这样既不会让丁拴柱在拧开瓶盖时觉得麻烦,也不会因为车子的晃动而让矿泉水从瓶子里洒落出来。从这点来看,侯报国的心思细腻就足可见一斑了!

    “报国,明天你和景岚集团结合一下竞标的事情。”丁拴柱对侯报国的细致入微还是很满意的,喝了一口水,给侯报国吩咐道。 半./浮生~  更新快

    “我知道了,丁总,我明天就按照您的计划跟他们谈。”侯报国脸上露出来一丝喜色,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对了,你明天务必去见一下王子君,向他转达一下我对他的问候,告诉他,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他的朋友,而且,我和他的约定一直都是有效的。”丁拴柱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慢慢的消散了,神情凝重的看着侯报国,沉声的吩咐道。

    侯报国眼中的光芒一闪,有点迟疑的问道:“丁总,犯得着么,王子君就是一个已经掉了牙的老虎了,这一次虽然弄不了他本人什么事,但是,想必他在东埔市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王子君这个人,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说实话,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想结下他这个冤家的,只是可惜啊,他非要挡我的财路,我就不能不和杜嘉豪联手了。虽然他现在用不上了,但是人还是要看得长远一点,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咱们就能用上他了!”丁拴柱轻轻地摁开了汽车的车窗,自信满满的说道。

    “是,丁总,您讲的是长久之计,不像我,有点鼠目寸光。要不,这人就分三六九等了,从思想到计谋,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我发现我自从跟了您之后,这眼界倒是开阔了,见识也增加了,自己却越来越惭愧了!”侯报国丝毫不顾自己的脸皮,毫无掩饰的一个马屁,直通通的朝丁拴柱拍了过去。

    “你这个报国啊,说话光拣我爱听的说,真把自己当猴子了啊?”丁拴柱手指指点着侯报国,笑眯眯地批评道,但是他的笑容却是告诉了侯报国,对于这等奉承,他丁拴柱还是很受用的。

    轻风吹动着丁拴柱的头发,透过车窗,市政府大楼上依旧有灯光在熠熠闪动,看着在夜幕中显得越发庄严的东埔市市政府大楼,丁拴柱就觉得自己的念头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