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八章 想捏软柿子,也要看清自己的斤两
    董国庆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这次虽然因为别人的推荐对王子君多了几分的重视,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就一定无原则的和王子君走近,如果王子君只是徒有虚名的话,那么他也不会在王子君的身上再浪费什么精力。

    任昌平对于王子君的压制,董国庆看在眼中,却是喜在心里,他虽然以前在这里当过市长,但是这并不能说他能够完全掌控形势,而一团散沙,却是比一个团结的集体,更容易应对。

    “王书记,这边坐。”因为任昌平坐在了董国庆的旁边,在董国庆的另一边又有人,这种状况之下,这种情况之下,王子君就只能坐在董国庆的后面,那样和董国庆谈起话来,自然就不太方便。

    就在王子君准备朝着董国庆的后面走过去的时候,正坐在董国庆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笑嘻嘻的站起来,朝着王子君带着一丝敬意的说道。

    “我还是坐后面吧,左主任。”王子君看着那站起来的人,伸出手掌和那人握了握,谦虚的说道。

    “王书记,你这可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啦,您就坐吧。”那左主任说话之间,就朝着后面走了过去。

    “王书记,老左说得对,当年您在大院之中,那就是咱们的领导,在这里,依旧是咱们的领导,在客气可是不把我们当自己人了。”坐在左主任身后的几个人,也一同跟着左主任帮话道。

    “那就多谢各位了”王子君朝着那些说话的人抱了抱拳,热情的着道:“等一会到了东埔市,我请各位多喝两杯。”

    “王市长,您敬酒,我们绝对不客气,嘿嘿,自从您离开团省委,咱们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您喝酒了。”那左主任笑了笑,朝着王子君恭维道。

    任昌平看着和王子君瞬间打成一片的省委干部,心中很是有些不痛快,但是不痛快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在省委大院之中没有太多的人脉呢?

    坐在车上,董国庆神态暧昧,虽然任昌平在不断的将问题朝着董国庆的来意之上绕,但是董国庆对这些更多的却是笑而不言。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市委大院之中,在车子停稳之时,作为市委书记的薛耀进已经带着市委的一班在家的常委,等在了市委大楼之下。

    薛耀进的神色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好似和以往迎接上面的领导一般。但是谁都能猜的出来,这个时候的薛耀进,绝对不会如以往一般那么平静。

    工作组的到来,虽然说在名义上只是协助他开展东埔市的工作,但是这已经进一步说明薛耀进在东埔市的日子,却是到了摇摇欲坠的时候了。

    在任昌平从车上走下来以及市政府的轿车缓缓停下来的时候,薛耀进的脸色登时就变了,他看着董国庆伸出来的手,迟疑了一下,这才笑着道:“欢迎董部长来东埔市检查工作。”

    薛耀进的话很是生硬,而站在他身后几个市委常委,此时一个个脸色也都不是很好看。现在东埔市权力变换的最主要时候,市政府的一班人去迎接了董国庆,而他们这些人却是跟在薛耀进的身后,这让代表省委来的董国庆该怎么想。

    “薛书记,董部长是我们市政府的老市长,我们政府怎么都要表现一下对老领导的尊重,就去高速那里迎接了一下董市长。”任昌平在薛耀进和薛耀进握手之后,笑呵呵的说道。

    任昌平这话听着像是向薛耀进汇报,但是内里所隐含的意思,却是并不是那么简单。很多人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心中都升起了异样的念头,那就是东埔市的政治格局将走向另外一个模式。以往对薛耀进言听计从的任昌平,已经开始投入了董国庆的怀抱。

    薛耀进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越过了任昌平,朝着跟在董国庆身后的一位省委办公厅干部伸出了手,欢迎他来东埔市检查工作。对于薛耀进这般的反应,任昌平就好似没有看到一般,他换了一个位置,跟在薛耀进的身后,再次朝着董国庆道:“老领导,欢迎您来东埔市检查工作。”

    在一阵简单的欢迎之后,董国庆等人被迎接进了市委会议室之中。市委的诸位常委、副市长全部按照自己的排名进行入座,整个会议室顿时变得肃穆起来。

    “同志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省委工作组的到来。”薛耀进满是严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沉声的说道。

    一般按照规矩,上面来了领导,作为地方方面,那就应该谦让一下中间的位置,以往薛耀进也是这样做的,但是今天,他却好似忘记了这一切一般,直接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之上。

    董国庆和任昌平一左一右的坐在薛耀进的两边,这给很多以往在东埔市工作的人就生出一种错觉,好似时光倒退了几年,又回到了当年两虎相争的东埔市常委会。

    不过他们这种错觉,却被坐在范鹏飞旁边的年轻人所打破,当年的东埔市可是没有这么年轻的常务副市长,而那常务副市长也没有今天这么有力。

    在一阵鼓掌之中,董国庆笑着站了起来,向四周致意。

    “同志们,我们东埔市的工作,离省委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省委工作组的到来,就是要帮助我们立足本身实际,进一步解放思想,促进全市经济有一个飞跃的发展,在今后的工作之中,我们要多听工作组的意见……”

    薛耀进的话说的很是冠冕堂皇,但是王子君却能够从这里面听出薛耀进的不舒服。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的心中应该不舒服,但是现在,他却是有苦说不出来,毕竟薛明帆和李康路的事情让他说不起话。

    薛耀进欢迎的话语说了四五分钟,在讲完之后,他就朝着下方道:“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工作组董国庆组长给我们做指示。”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董国庆满脸含笑,在掌声渐渐落下之后,这才笑着道:“省委这一次派我带着工作组来东埔市,我的心中很是有一些惶恐,我很是有压力,咱们东埔市的工作,在全省之中都是有名的,不论是在那个方面,都受到了省委领导的好评。而现在,我们工作组来东埔市,是因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耀进同志的工作很是有压力,工作组的目的,就是在工作之上彰显工作组对耀进同志的支持,让耀进同志在今后的工作之中放开手脚,大胆工作……”

    董国庆的话,同样是暗藏着机锋,不但指出了目前薛耀进存在的情况,更进一步指出,薛耀进要在工作组的支持之下开展工作。

    和薛耀进的讲话一般,董国庆的讲话,同样是得到了一阵的掌声。不过此时众常委的目光,却是已然多出了更多的异样。

    薛耀进也在鼓掌,他的面容沉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就好似根本就不明白董国庆的意思一般。

    等掌声平息下去,作为主持会议的范鹏飞就准备开口,可是还没有等他的手指弹在话筒之上,任昌平陡然开口道:“董部长,薛书记,我有个建议,工作组乃是省委派来指导我们市工作的的领导组织,不如下午咱们将全市处级以上干部全部召集一下开个会,让他们也领会一下省委的决心。”任昌平的话虽然不多,但是这已经表明他现在完全朝着董国庆倒了过去状态!这个会议一旦召开,对于薛耀进来说,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影响。

    在任昌平开口之后,整个会议室之中就变得一阵的沉默,很多的常委在这一刻,都选择了沉默,他们之中很多人和薛耀进的关系很是不错,但是这并不能让他们将自己的身家压在就要倒地的薛耀进身上。

    王子君同样选择了沉默,这种和自己没有什么利益重提的事情,他是能不参与,自然也不趟这种浑水,可是他不开口,却不代表有人愿意在这一刻愿意放过他。

    任昌平看着沉默的众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王市长,大家既然都不反对,你就负责传达一下省委对我们市工作的要求吧。特别是各县区,让他们全部准时到达,如果到时候不到,”

    王子君本来并不像掺和这件事情,但是任昌平的一句话,却是瞬间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他如果按照任昌平的话去做,无疑就是同意任昌平的要求,甚至给人一种这件事情,本就是他王子君要求的呢?而一旦他反对,那更是意味着王子君将要得罪董国庆。

    王子君此时不惹事,但是并不意味这他怕事情,看着瞬间朝着自己看来的目光,王子君沉吟了瞬间站起来道:“任市长,有些事情还是按照规矩来的好!”

    按照规矩来,王子君虽然只是说了一句,但是这一句却是让任昌平的脸上一红,王子君这是在指责自己不懂规矩。在感到一阵羞恼的同时,任昌平的心中却是一阵的欢喜。

    毕竟王子君这般的说话,已经差不多等于得罪了董国庆,而王子君得罪董国庆,正是他最为愿意看到的。

    “任市长,你在咱们市政府常务会议之上,不是一直要求我们要按照程序进行么,你的提议还没有经过常委会通过,就要求王市长执行,嘿嘿,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刘岩富很是不给面子的给了任昌平一击,他面前虽然没有话筒,但是响亮的声音,却是在会议室之中不断的回荡。

    张通坐在刘岩富的身边,在刘岩富开口的时候,他就看到王子君的目光好似朝着自己看来,本来这种事情他不想参与,但是随着王子君的目光中越加多出的笑意,张通忍不住道:“我同意刘市长的意见,任市长,你不能光要求我们,可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啊!”

    如果只是一个王子君指责任昌平还可以不放在眼中,但是他刚刚说话,就被包括王子君在内的两个副市长群起而攻之,那这之中就说明问题了,虽然不一定王子君就是对的,但是这却充分说明了任昌平这个市政府一把手有问题。

    当着这么多的人,被几个副市长这样的横加指责,任昌平的脸登时就红了起来,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近些天显得很是低调的祝平于也开口道:“任市长,在有些事情之上,我觉得您还是多听听同志们的意见好。”

    任昌平看着一本正经的祝平于,那摸样就真的好似他犯了什么错误一般,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憋屈,但是他还是将争一口气忍了下去。

    不能不忍,虽然他是市长,是市政府的一把手,但是同时面对四个副市长,特别是四个重量级副市长的围攻,这也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更何况上面薛耀进和董国庆都看着呢,要是真的吵起来,不论是最后结果如何,丢脸的都是他这个市长。

    掌控不了局面,不堪大用,如果这样的大帽子从天上盖下来的话,那他这个市长想要在前进一步,就会更加的困难。

    带着一丝恨意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任昌平知道事情之所以到这一步,完全都是因为王子君,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丢如此大的人。

    但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王子君虽然让自己丢了人,但是也算是将董国庆给得罪了,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沉吟了瞬间,任昌平笑着道:“董部长,薛书记,刚才是我有点太急躁了,子君同志的意见提的很好,现在我等,两位领导和常委会的决定。”

    被人打了脸,还要保持笑容,任昌平这涵养功夫,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董国庆一直都在观察的王子君,对于老部下的推荐,董国庆一直带着一丝的怀疑,所以今天他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对王子君的观察之上,在开始的观察之中,倒也没有发现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现在,他却有点明白了自己的老部下为何如此郑重其事的给自己推荐这个王子君。

    东埔市的局势,王子君已经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如果让薛耀进得到王子君的支持,那对于自己来说,也将是一件灾难性的事件。

    “薛书记,这个会议,我看就不要召开了,我们这个工作组主要是协助东埔市委工作,下面的同志也很忙,就不要再麻烦他们了。”董国庆稍微沉吟了瞬间,就笑着朝薛耀进道。

    薛耀进看着董国庆的笑容,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国庆部长为基层考虑,是我们这些干部学习的榜样,既然您这样说,那就按您的意见办吧。”

    会议进行到这里,就越发显得融洽起来,但是谁都能够在这融洽之中感到无所不在的生硬,虽然很多人都在努力的装扮好自己的角色,但是这种生硬,依旧贯彻到了最后。

    曲散人终,在一顿酒会之后,以董国庆为首的工作组就被安置在了东埔宾馆的贵宾楼之中休息,市委市政府的一般人也在无声无息之中各奔了东西。

    这种无声的气氛,以往是不会存在的。可是随着薛明帆、李康路这一对的导火索,当年犹如大山一般耸立在东埔市的薛耀进,已经失去了他稳如泰山的资格。

    王子君在和刘岩富等人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上了等在宾馆之外的车,蔡辰斌不等王子君吩咐,就驱车朝着市委家属院的常委楼开了过去。

    车子走到半路,王子君的脑子之中整晕晕乎乎的想着自己利用君诚强大的经济手段一举造成的东埔市现在这种局面的时候,赵国良拿着的那部手机响了起来。 360搜索:.☆//☆

    “喂,您好。”赵国良看了手机号码之后,随即就用很是标准的话语朝着电话那头说道。在挺清楚电话那头的声音之后,赵国良就满是恭敬的道:“请您稍等。”

    “王市长,是董部长的电话。”赵国良一边握着手机,一面轻声的朝着王子君汇报到。

    王子君点了点头,从赵国良的手中接过电话笑道:“董部长您好,我是王子君。”

    “王市长,喝醉了没有,要是没有喝醉的话,过来陪我喝点茶怎么样?”电话之中,传来了董国庆醇厚的声音。虽然董国庆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商量的语气,但是王子君却在这话语之中感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

    “您说在那里,我随叫随到。”王子君稍微沉吟了片刻,就朝着电话之中笑道。

    “林晚茶馆”董国庆报上了这几个字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来到东埔市虽然有一段时间,但是王子君对于茶馆还真是没有太多的了解。好在蔡辰斌在来到东埔市这些天里,已经将东埔市的大街小巷都熟悉了一个遍,在王子君说了茶馆的名字之后,就将车子调转方向,朝着一个小巷子开了过去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