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零章 合纵连横 各有打算在心头
    王子君一面给祝平于让座,一面笑着道:“老祝,你今天来得巧,我刚刚从朋友那里弄了点好茶,来,咱们今天把它分享分享。”

    祝平于看到王子君并不理会自己的话茬,眼中就留露出一丝的精芒,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没有变道:“王市长,这可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嘿嘿,那我就尝尝王市长您的茶怎么样。”

    “要说这喝茶,在咱们市里面,张焘龙算是很有研究的一个,不过这家伙自从去了高新区,对喝茶的事情,可以说算是荒废了。今天的事情,要说也是该他倒霉,高新区的工作指标,是市委常委会定下来的,他要是完不成任务,要受到处分,现在手段稍微有了一点过,咱们的好市长又不答应了,任市长这样搞下去的话,下面还有什么积极性可言。”

    祝平于再次将话题绕道了张焘龙的身上,看得出他要在王子君的面前拉张焘龙一把。沉吟之间,王子君从祝平于的目光之中看到一丝的期盼。

    祝平于在期盼什么,莫不是这里面还有什么动作不成。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沉吟之间道:“祝市长,高新区这件事情,不是才刚刚调查么,我相信市委市政府一定会给高新区一个明确的处理意见的。”

    “这一点我也相信,对了王市长,自从李康路出事之后,建设系统现在是人心惶惶,很多工作,都没有人伸头,我觉得刘市长光管财务实在是有点太悠闲,应该给他加一加担子,省的我们每天都是忙得脚不着地,他却悠闲的在那里到处乱跑。”祝平于一面笑,一面轻声的说道。

    李康路分管的工作,不论是从那个方面来说,都是一等一等的好差事,现在祝平于提出要将这些工作划给刘岩富,自然还是因为王子君和刘岩富走得比较近。

    “岩富市长的能力我相信。”王子君朝着祝平于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祝平于在王子君的办公室之中谈了十几分钟之后,就告辞离开,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祝平于的心中却是颇不平静。想着王子君那年轻的笑脸,祝平于的心中充满了不服。同样都是常委,同样也都是副市长,他虽然不是常务,但是在市里面却是工作多年,虽然王子君在排位之上在他之前,但是抡起分量来,祝平于一直觉得自己比王子君强。但是和现在他和王子君比起来,他觉得自己这个副市长做的都有点委屈。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祝平于拿起了电话,刚刚响了一下,电话那头就接通了,电话那头响起了张焘龙有些急切的声音:“祝市长,这件事情怎么样?”

    祝平于和张焘龙的关系不错,此时听到张焘龙如此急切的声音,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为自己的这个老朋友有点悲哀。他本来准备的一些话,也没有在说,而是笑着道:“我已经和王市长沟通了沟通,王市长对于你们的工作还是很理解的。”

    “那就好,那就好。”张焘龙在说了两个那就好之后,就好似大松了一口气一般,接着狠声的骂道:“任昌平这个白眼狼,现在看着薛书记出了点事,就去捧钱国庆的臭脚,他弄我,不就是给钱国庆看么,不就是要让薛书记丢丑么!他娘的,相当市委书记,我呸!”

    祝平于听着张焘龙的牢骚,很是有些同感,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将这些说出来,虽然他和张焘龙都算是薛耀进的人,但是能够慎言的时候,他绝对不会选择胡说。所以他只是接着电话,轻轻的笑着……“任市长,祝平于去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要说市政府之中消息最为灵通的人是谁,很多人都会选择陶正涛,陶正涛这个市政府秘书长,在很多方面,当的都让任昌平很是顺心满意。

    轻轻地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笔,任昌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凝重之色。不过随即道:“现在这个时候连老祝想要抱上王子君大腿,看来老薛那边,已经是乱了阵脚了。”

    老薛是谁,陶正涛心知肚明。想到自己这位领导以往提起薛耀进,那不论人前还是人后都是一个薛书记的情形,陶正涛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的悲哀。

    不过现在他这种感觉,却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他还希望趁着这个机会让任昌平提携他更进一步,对于任昌平自然是不敢得罪:“任市长,我觉得也是这样,不过王子君这个人,您却不能不防啊!”

    “老陶你放心,他王子君虽然有些本事,但是还轮不到他当市委书记。”

    任昌平意气风发的一摆手,一副智珠在握的摸样朝着陶正涛道。

    陶正涛做了不少年的秘书长,对于伺候起人来,很是有手段,见任昌平现在意气风发,也凑趣的说了几句讨喜的话,让任昌平的心情更好了几分。

    “老陶,这高新区的事情,还真是来得及时。那张焘龙乃是老薛的心腹爱将,正好用来杀鸡骇猴。”任昌平摸了摸自己嘴角的胡茬,嘿嘿一笑道:“这种事情,应该严肃调查,严格处理,要以最快的速度,给那些上访的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任市长您放心,市政府督察局那边,我会让他们好好调查的。”陶正涛心领神会的朝着任昌平道。

    “嗯,老陶,你在秘书长这个位置之上也干了不少年了,说起来也该动动了,不过要是没有你给我当这个大管家,我还真是有点不适应啊!”任昌平没有再提高新区的事情,而是话锋一转,就说到了陶正涛的身上。

    任昌平的话,正是陶正涛现在最愿意听的,他见任昌平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轻轻地一搓手道:“任市长,我也习惯了在您的身边工作,您可不能这个时候不要我,我还想着接着到市委那边给您服务呢?”

    陶正涛此时的话语之中,可谓是又拍了任昌平的马屁,又隐隐向任昌平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到市委给人任昌平服务,那就是预祝任昌平成为市委书记,而他自己继续服务,自然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哈哈哈,好,老陶,我也舍不得你,那咱们两个以后就接着打伙计。不过你也不能光做办公室的工作,现在李康路出了事情,他的那份工作,还没有人能够担起来,我觉得你现在把这件事情担起来,以后提拔之类的事情,我也好说话。”

    任昌平的话让陶正涛喜出望外,李康路所分管的工作是个大大的肥差不说,就说以市政府秘书长的名义主管一个副市长的工作,这本身就是一个政治上很加分的事情。顺势转成副市长,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陶正涛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办公室,看着陶正涛离去的身影,任昌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淡淡的笑意。对于提拔陶正涛的话,任昌平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说了那是就要准备做的。

    对于现在的任昌平来说,他在成为市委书记,现在要做的就是三点,第一就是要尽快在市里面树立自己的权威,以往为了和薛耀进搞好关系以便顺利接班,任昌平对于薛耀进可谓是巴结至极,这也让他在东埔市的威信方面有些低迷。而现在,薛耀进大厦将倾,他任昌平要想出任市委书记,那就必须将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

    树立威信无外乎两个方面,一个是在用人之上有话语权,只要自己明确了陶正涛的任命,让那些跟着自己的人看到希望,自然这威信就上去了。而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打压一个人。

    同样,将一个人从现在的位置之上弄下去,这也是树立威信的一个好的选择,而在这个方面,任昌平选择的是张焘龙,不过在他的心中,最佳的立威对象,却是王子君。

    想到王子君,任昌平就觉得自己的牙根有些痒痒,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存在,让他很是有一些如鲠在喉的感觉,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根骨头实在是有点太难啃了。

    等自己当了市委书记,看他还怎么嚣张。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任昌平就开始思考其他的问题,在下面树立威信,而在上面,则是要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对于这个方面,任昌平已经有了计划,想到自己前些时候和那个人谈的事情,任昌平的心中就一阵的兴奋。

    只要这个计划一投入,相信在全省,甚至是周边省市,那都是一颗让人吃惊的卫星。

    手指不觉轻轻地敲在了桌子之上,任昌平悠然的朝着靠背之上一趟,嘴中得意的唱了起来……在任昌平的关注之下,对高新区事情调查的很快,只是一天的功夫,一份调查报告就出现在了任昌平的桌子之上,看着这份调查报告,任昌平脸上的笑容越发多了起来。

    “正涛做的不错,你把这份调查报告复印两份给我送来,我还有用。”轻轻地扬了扬自己手中的调查报告,任昌平满意的夸奖道。

    听到任昌平的夸奖,陶正涛的心中一阵的喜悦,为了这份调查报告他费了不少的劲,现在得到任昌平的夸奖,让他很是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从任昌平的手中接过调查报告,陶正涛就颠颠的朝着文印室走了过去。

    而就在任昌平看着那份调查报告的时候,在王子君的办公室之中,罗宏章正轻声的向王子君汇报着工作。

    “王市长,事情就是这样的,当时我们也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反应会那么的激烈。”罗宏章小心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低头检讨道。

    虽然和赵元顾是亲戚,但是罗宏章在一些方面还是很清楚的,赵元顾虽然给他搭了一个桥,但是要这真正赢得王市长的认可,他要靠的还是他自己的表现。

    罗宏章说的情况比昨天电话之中更加的细致一些,但是在大致之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出入。王子君朝着罗宏章看了一眼道:“没有预料并不代表你们没有责任,做工作要细致,这种话已经不是说第一次了,你们的工作要是做的细致一些,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问题了。”

    “是,王市长,我们在工作态度之上有问题,对于这个方面存在的问题,张书记已经在昨天的班子会之上坐了检讨。”罗宏章见王子君的话语有点严厉,赶忙再次轻声的检讨道。不过他并不害怕,反而有一些欣喜,在基层工作了多年的他知道,有时候领导对你进行批评并不见得是坏事,有的时候批评你,反而是因为那你当自己人。

    在这次的事件之中,张焘龙固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罗宏章应该承担的担子也不轻,毕竟在高新区之中,他乃是分管拆迁的副主任。

    王子君点了点头,却不置可否。罗宏章虽然摸不清王子君的意思,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事情,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道:“王市长,在这件事情之上,我们虽然承认自己做的有些偏颇,但是这一切我们都是从有利于我们高新区发展的角度出发的。”

    王子君明白罗宏章的意思,他没有怎么开口,只是听着罗宏章说高新区工作如何的不容易。比如高新区政府办公和拆迁之类存在的问题。

    一阵的诉苦之后,罗宏章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虽然王子君并没有表态,但是罗宏章却觉得自己这一次并没有白来。

    王子君目送着罗宏章的离去,心中思索着罗宏章刚才所说的话,从罗宏章的态度来看,在刚才的汇报之中,罗宏章说的应该是实情,这件事情按说低调处理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已经将这件事情当成对薛耀进一次凌厉进攻的任昌平无疑是不会同意的,而自己在这件事情之上,又该如何表态呢。

    心中慢慢的思索着,王子君就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些乱。他拿起电话给赵国良打了一个电话,让赵国良通知蔡辰斌一起出去转转。

    赵国良看王子君神色有些凝重,也没有敢多开口,在王子君吩咐了一句去高新区之后,黑色的奥迪车就朝着东埔市高新区飞驰而去。

    东埔市高新区因为刚刚开始建设,所以一眼望去只是一片刚刚平整出来的土地,零零星星之间,倒也能够见到几个正在生产的企业。

    因为不分管开发区,所以王子君除了开发区动工仪式之时来了一次之外,其他根本就没有来过。

    “王市长,要不要通知罗主任。”赵国良看着王子君扭头朝着窗外看,轻声的朝着王子君问到。

    王子君摇了摇头道:“咱们也就是来看看,就不要兴师动众的了。辰斌,去高新区规划的链接告诉的那条路。”

    蔡辰斌答应一声,一会时间,就来到了一条已经清理出来,但是还没有修建的大道之上,这大道足足有双向八车道,在东埔市之内,也是少有的宽阔道路。

    没有走太远,一栋被拆了一小半的房屋,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这房子并不很破旧,但是却正好处在了这条路的正中间。 -/

    “王市长,高新区拆迁的就是这栋房子。”赵国良见王子君示意车停下,就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刚要从车子之上走下来,就见有人从那已经被推到了好几米的院子之中走了出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边走还一边大声的喊道:“这房子是我们家的,钱给你们,这房子我们不卖了。”

    听到这声音,王子君顿时一愣,他没有下车,而是仔细的朝着说话之人看了过去,就见那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壮实的身体就好似一个牛犊子一般,但是此时他怒气冲冲的挥着双手,大声的朝着屋子里面说到。

    “程二得,我告诉你,这房子是你爹买给我的,咱们白纸黑字有合同,你说不卖就不卖了,也不看看子是什么德性。”有点尖刻的声音之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出来,此时这男子的脸上,正挂着一丝不屑的笑容。

    看到这男子,王自己的心中不由得一动,这个男子,自己在市政府之前见到的不是他么?

    “赵玉山,你这就是欺骗,你要不是早知道我们家要拆迁,怎么会买我们家的房子,你给的钱连拆迁费的一般都不够,他娘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也不要太黑了。”那程二得在听了对方的辩解之后,显得更加的愤怒,他一边大骂,一面还朝着赵玉山逼了过去。

    论起体型来,赵玉山和犹如牛犊子一般的程二得差的远,但是面对这逼上来的程二得,赵玉山不但不怕,反而叫嚣道:“程二得,怎么上脾气了,准备打我是不是,你要是想打,那就朝着这里打,你要是不打那就是孬孙,我告诉你程二得,你哥哥我什么都怕,他娘的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