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一章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二得,你要干什么?”就在程二得的拳头握起来的时候,一个老汉从远处走了过来。这老汉五十多岁,黑色脸膛,身上披着一件单衣,几步就来到了程二得的身边。

    “你这个混小子,想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家去!”

    赵玉山在那老汉走过来之后,脸色就沉了下来:“老程,你这儿子可不得了哇,咱们签了合同的事他不想认账了不说,还准备打我,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玉山老弟,你别跟这孩子一般见识,他从小没了娘,我又当爹又当娘,管教不当,要是他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老弟看在我这把老骨头的份儿上,多多担待啊。”

    “嗯,老程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跟他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了。但是咱把话得说清楚了,今天当着你儿子的面,我再问问你老程,这房子你卖给我是不是自愿的?现如今房子拆迁了,你儿子又想把房子要回去,你说说,这是不是太儿戏了?啊”赵玉山说话之间,又指了指那房子道:“你卖给我的时候,我可没少给你一分钱,你这么出尔反尔,是不是觉得我姓赵的是好欺负的!”

    “玉山老弟……”

    “赵玉山,你他娘的干的就是个婊子事,偏偏还要在这儿立牌坊,好像天底下的好人都让你给当了!谁不知道你们家早就知道这里要拆迁哪,咱一个村涉及到拆迁的二十多栋房子,你们弟兄几个买了九家,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啊!”

    程二得见赵玉山欺负老爹,还说得如此的理直气壮,心里更是恼火,冲着赵玉山一指,破口大骂道。

    “程二得,你小子少在这儿胡说八道,你再给我骂骂咧咧的试试,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个孙子!老子我还告诉你了,咱们这一片要拆迁的消息,我就是早知道了,你能把我怎么着吧!”赵玉山朝程二得扫了一眼,跳的越发有些高了。

    程二得也是一个头脑一热扒房揭锅的主儿,此时见赵玉山越发的嚣张,心里的火苗登时就像麦秸垛碰上了火星似的,腾的一下蹿出来了!就在他准备蹦起来的时候,却被他爹一个巴掌拍在了肩膀上:“混蛋小子,你要干什么?跟我回去。”边说边拽住二得,死活要往家里拉。

    “程二得,你他娘的是不是孬孙,有种的话,你小子就留下来别走!”赵玉山看到程二得被他爹给拉走,越发有些得意,一下子蹦起老高,冲着程二得大声的喊道。

    程老汉死死的拽着儿子程二得,硬是不肯让他回头,父子二人就在赵玉山的骂骂咧咧之下,离开了这片要拆迁的家。

    “大叔,你们刚才吵什么呢?”已经从车上下来,和一个普通年轻人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的王子君,一面将一根烟递给蹲在地上生闷气的程老汉,一面随意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点家长里短的私事。”程老汉接过烟,有点警惕的看了王子君一眼,发现王子君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时候,又放下心来。但是对于刚才的事情却是讳莫如深,明显不想多谈。

    王子君笑了笑,也没有接着问,在西河子乡工作多年,他知道该怎么和这些淳朴的老百姓打交道,拿出一盒烟敬过去,就顺理成章的跟程老汉拉起了家常,而他自己的身份,很快就成了待分配的老师了。

    从和程老汉的交谈中,王子君了解到这个村子叫赵楼村,现在划归了高新区管辖。程老汉一家世世代代就住在这赵楼村之中。

    “大叔,我刚才听你们说房子的事情,那房子到底怎么回事?”王子君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于是就将话题转到了刚才的争吵上。

    对于刚才的争吵,虽说是程老汉自己主动偃旗息鼓的,但是心里却是相当的不舒服。此时见王子君又提及这个,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道:“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怨我,要不是当时贪图赵家兄弟给出的条件,我也不会将自家的房子卖给他们兄弟几个,现在好了,上面拆迁给的拆迁款足足是他们给的房款的一倍,吃了个哑巴亏,有理也没处讲哟!”

    王子君看着程老汉懊悔不迭的样子,顺势道:“嗯,这赵家兄弟倒是挺有投资眼光的。人家运气好,咱们也没有办法不是。”

    “什么运气好啊,他们兄弟上面有人,早就知道这一片要拆迁,要不然的话,借他们几个胆儿,他们也不敢这样干哪!俺们村里涉及到拆迁的二十多户,有九户都被他们兄弟买下来了,大门大户他们不敢欺负,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家里面没几个人的小户子。”

    老程在一席话之后,已经将王子君当做一个可以倾吐的对象,这件事压在他心里时间不短了,做出买房子决定的他这些天不但自己后悔,还要面对家人的埋怨,思想上压力难减哪。

    而和王子君的一番交谈,让他把这个年轻人当做了他自己可以倾吐心事的对象。所以,也没有什么保留,直接了当的说道。

    “你说他们这是故意买了你们的房子以获得更高的赔偿金?”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沉声的说道:“他们这么做,可是犯法的。”

    “犯法?嘿嘿,在赵楼村,他们兄弟说的就是法,哼哼。”刚刚离开的程二得,不知道从哪里露了出来,满脸不屑的说道。

    老程正和王子君说的如意,此时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般和王子君说话,不由得站起来道:“你这个畜生,怎么跟王老师说话的,还不快点给王老师赔礼。”

    “哼!”赵二得朝着王子君打量了一眼,就把头扭了过去,那脸上可是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儿子的这般模样,让程老汉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正当他急得面红耳赤的时候,王子君轻轻地一挥手道:“程大爷,虽然我不是学习法律的,但是他们这般钻政策空子的事情,肯定是违法的,就算你们曾经签过合同,告到法院,那合同也是可以被撤销的。”

    “你说的是真的?”程二得的脸猛的扭了过来,一脸不敢相信的向王子君问道。

    “那是自然,你觉得我还骗你不成?”王子君随意的一笑,言辞凿凿的说道。

    “就算是真的,我们也不能告,小兄弟,谢谢您的烟,我走了。”程老汉诧异的看了王子君一眼,拉起来还想和王子君说话的程二得,头也不回的往村子里走了。

    这程老汉真是够敏感的,看着向村里走去的父子两人,王子君笑着摇摇头,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

    “咱们回去吧。”王子君再次朝着那拆迁的地方看了两眼,朝着赵国良两人摆手道。

    作为市委书记,薛耀进的办公室外面以往都是门庭若市,但是现在,到这里来的人明显少多了。

    薛耀进犹如以往一般,直直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在他的对面,一脸凝重的张焘龙,正沉声的朝着薛耀进道:“薛书记,我承认我们的工作方法可能存在某些问题,但是,您得听我们解释一下。您想想,我们千方百计的加大拆迁力度,还不是为了加快落实咱们市委市政府对高新区工作的计划任务吗,他姓任的什么意思?在这件事情上,我看他纯粹是公报私仇,根本不是想让高新区作检讨的,而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把我从高新区的位置上拿下来!这人好狠毒啊!”

    张焘龙声音洪亮,再加上这个时候有些气愤,所以说起话来声音更是高了不少。

    薛耀进擦着眼镜,等张焘龙发作完毕,这才冷冷的抬起头道:“怎么?觉得自己受委屈了?你觉得自己很冤枉对吗,你怎么不反过来想想呢啊,你要是率先把工作做好了,效率提高了,还有谁会挑你的刺呢?我看,人家找你麻烦那是找对人了,谁让你本身工作没有做好呢?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自身都硬不起来,就不要乱找理由。”

    “拆迁不是一件小事情,你在工作没有作通的情况下就蛮来,你觉得你张焘龙是谁嘛!”薛耀进的话语之中很是不给张焘龙面子的道。

    张焘龙的脸,顿时涨红了起来,他低头沉吟了瞬间,还是轻声的道:“薛书记,我不是给您发脾气,我是看不惯一些人的作为,他根本就不是针对这次拆迁的事情,他要针对的就是我,他想要将我拿下去让那些还跟着人的看看,什么是跟着您的下场。”

    “啪”

    薛耀进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他冷冷的朝着张焘龙看了一眼道:“张焘龙,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这种话也是你一个高新区的一把手能说出来的么,我告诉你,赶快将你的这种言论收起来,再让我听到你阴阳怪气的说这种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张焘龙对薛耀进,从内心里就有着一种本能的惧怕,此时看到薛耀进生气了,赶忙道:“薛书记,您不要生气,我也就是在您面前说一说这个。”

    薛耀进没有再说话,他端起自己的水杯呷了一口水,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份调查报告,这报告是市政府办公室转来的,文件上任昌平只是写了两个字:已阅。

    “薛书记,今天要召开的常委会,说是处理高新区拆迁的事情,很多人都说这次主要就是为了要将我这个开发区的一把手给拿下去,对于这开发区一把手,我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老领导,我绝对不能看着有些小人在您的头上拉屎拉尿。”张焘龙看着薛耀进沉默不语,又再次仗着胆子道。

    薛耀进拿出了一根烟,但是并没有点上,而是轻轻地闻了闻之后,就朝着张焘龙道:“有些事情,不要胡思乱想,市里面召开常委会研究你高新区的事情,那是对你们高新区工作的关心。在这一次研究中,你一定要放平自己的心态,要是敢有一点胡闹,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是。”张焘龙对薛耀进最后这一句狠话不但不生气,脸上还露出了一丝的喜色。这话在以往薛耀进在乡里当党委书记的时候,也跟张焘龙说过。给张焘龙一种薛书记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感觉。

    张焘龙离开了,但是薛耀进却是陷入了沉默,那根烟依旧在他的手中翻动,他却丝毫没有将烟吸进自己的肚腹之中的意思。

    这一次的常委会,是他最没有把握的一次常委会,不但自己的处境很是艰难,高新区的事情看,更是对自己这一方面很是不利。

    “给我叫秘书长过来一下。”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薛耀进沉声的朝着张晓东吩咐道。

    有道是水涨船高,水要是落下去的时候,那船自然也就高不起来了。对于这种情形,张晓东可谓是感触颇深,作为薛耀进的秘书,以往他在东圃市,不论是哪个单位,那都是横趟,可是现在不行时过境迁,随着薛一帆被带走,他的地位也开始摇摇欲坠。

    虽然没有在明面之上表现什么,但是张晓东却能够从一个个隐藏的脸上,看出这些人的意思。他们大都以为薛书记已经没有再起来的可能,所以也就开始主动疏远和薛书记的关系,省的到时候等任昌平接任市委书记之后,再给他们来一个秋后算账。

    张焘龙在来薛耀进的办公室之前,和张晓东就已经有了联系,现在听到薛耀进的吩咐,张晓东心中想到了什么,他赶忙拿起电话,给李鹤阳拨了过去。

    十几分钟之后,李鹤阳走进了薛耀进的办公室,很是习惯的在薛耀进办公桌之前的位置一站道:“薛书记,您找我。

    薛耀进朝着李鹤阳看了一眼,这才道:“可不是找你么,河阳,先坐吧。”薛耀进将手中的那份文件轻轻一放,又将政府转来的文件朝着李鹤阳一仍道:“鹤阳你看看这个。”

    李鹤阳低头朝着那文件看了两眼,脸色就凝重了起来,这份文件李鹤阳其实已经在薛耀进看到之前就看到了,毕竟他乃才是市委办公室的一边手,要想送到薛耀进着了里的文件,他一般都要先看看。

    “这个文件,督导组那里也给送了。”将文件轻轻地在薛耀进面前一放,李鹤阳低声的朝着薛耀进说道。

    “嗯”,薛耀进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目光依旧朝着李鹤阳看了过去。

    “薛书记,这件事情,我看就是针对张焘龙去的,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张焘龙他们虽然有错误,但是并不是一些人想的那么严重,在很多问题上,我们都应该一分为二的看。”李鹤阳拿了一根烟,带着一丝斟酌的说道。

    薛耀进点了点头,他让李鹤阳过来,就是要说的这个,此时听到李鹤阳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他也没有再隐瞒道:“这件事情,你和范书记和彭书记多沟通沟通。”

    “是,不过薛书记,您看这件事情,咱们是不是和王市长沟通一下。”李鹤阳稍微沉吟了片刻,就轻声的朝着王子君提议道。

    和王子君沟通,薛耀进的脸色变得很是不好。他在东埔市这么多年,一般都是别人看他的脸色,而现在这件事情却好似调转了过来。

    “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薛耀进没有拒绝看,但是也没有同意,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充满了疑问。

    李鹤阳没有再说话,薛耀进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的意思,但是作为薛耀进的心腹,他哪里不明白薛耀进要说的是什么。

    就在李鹤阳提出和范书记沟通的时候,同样在一处茶馆之内,任昌平和范鹏飞坐在了一起。

    两个人要了一个包间,没有了司机和秘书,两个人就好似退掉了自己的所有光芒一般,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的坐在那里静静地喝着茶。

    “老范,咱们在一起工作的年头也不少了吧?”任昌平在轻轻的喝了两口茶之后,率先打破了平静。

    范鹏飞心中明白任昌平找自己的意思,但是他还是来了,此时听到任昌平这般的开场,也笑着道:“已经有十多年了,说起来自己和时光可是过得真快,一转眼,嘿嘿,咱们也都老了。”

    “是呀,想当年你在藤岳县当县委书记的时候,那可是咱们东埔市最为年轻的县委书记。”任昌平感慨了一句之后,接着道:“真是有点怀念咱们两个在县里面你追我赶的样子,说起来老任,咱们两个可是打出来的交情。”

    “任市长,你别说我,你们县里面也不错,特别是你任市长就任了一方之后,发展就上了一个快车道,一往无前了!”范鹏飞心中估量着任昌平的意思,嘴中却是顺着任昌平说道。

    “呵呵呵,老范,咱们两个虽然搭班子的时候不短,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不少,但是你发现了没有,咱们两个可是从来都没有单独在一起喝过茶。”任昌平又将范鹏飞的茶杯倒满,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的说道。

    范鹏飞想了想,然后一拍自己的脑袋道:“这件事情,我还真是没有怎么想过,现在想想,好似以前真的没有在一起怎么喝过茶。”

    “是吧,我觉得我记得不错,不过老范啊,从这一次喝茶之后,咱们两个人在一起喝茶的机会就要多起来了。”任昌平端起茶碗摇了摇,陡然道:“鹏飞,你觉得薛书记还能够在这个位置之上待下去么?”

    范鹏飞正思索着任昌平刚才话语里的意思,却没有想到任昌平陡然会这么问,一瞬间,他的心中就是一呆。但是任昌平的话,却在他心中一下子炸开了。

    薛耀进还能够在东埔市委书记的位置之上待下去么?这个想法范鹏飞不但有,而且还不是一个短时间的想法,对于这个事情,他也想了不少的时间。

    稍微沉吟了一下,范鹏飞笑了笑正准备找个借口将这件事情推脱开,就听任昌平笑着道:“没有了,薛书记在东埔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干不长了,就算没有薛一帆的事情,他在东埔市委书记的位子上坐得太久了,更何况现在弄出了这么一出。”

    “老范,虽然我跟耀进同志的关系也不错,但是有时候人还是要往前看。薛书记去了之后,我当市委书记,你当市长如何?”

    任昌平的话,好似石破天惊,一下子砸在了范鹏飞的身上,看着一脸笑容的任昌平,他心中一丝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在心中开始澎湃的燃烧了起来。

    市长和抓组织的副书记,虽然中间只有一个差别,但是这一个差别,却是天地之别。作为抓组织的副书记,虽然很是重要,但是在哪里都是副手,而市长则不同,不但行政级别上去了,他更是整个东埔市政府的一把手。

    抬头看着任昌平,范鹏飞的脸色不断地变换着……市委开会研究高新区拆迁的事情,这个会议,并不是薛耀进愿意安排的,但是有了董国庆的同意,薛耀进就算是不想开,此时也不得不笑呵呵的坐在了主席台上。

    董国庆坐在薛耀进的旁边,一如上次开会一般。可是坐在他不远处的王子君却能够感到,虽然董国庆坐的位置不是中心,但是在所有的常委眼中,他却就是这次会议上的中心。

    就在王子君看向董国庆的时候,董国庆也朝着他笑了笑。而坐在董国庆对面的任昌平,此时也带着一丝自得的朝着他点了点头。

    “董部长,同志们,高新区从建设到今日,工作进度不小,但是也存在着一些瑕疵,这次会议的主题就是挑毛病,找缺陷,促进高新区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薛耀进在伸了伸嗓子之后,沉声的朝着会议室之中说道。

    薛耀进虽然经历了很多大打击,但是他的政治智慧,却是让人不容置疑的,刚才他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却直接将高新区的问题给圈了一个圈子,那就是找毛病,而不是别的什么。

    虽然王子君对薛耀进的这种手段有些欣赏,但是从他的内心深处,他却是并不看好薛耀进的这种手段,在他看来,薛耀进的这种手法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用处,他虽然还是东埔市的市委书记,但是,他已经不是那个一言九鼎的市委书记了。

    “薛书记说得好,我完全赞同,对于开发区的工作,近一段我也主要做过一些了解,高新区任务重,难度大,但是越是这样,们面对困难我们越是不能退缩,现在高新区的工作遇到了一些问题,这就更要求我们用更高的工作热情,更加认真的工作态度,全力推进高新区的建设。”

    任昌平手指轻轻的弹着手中的烟灰,又朝着董国庆道:“董部长,您看咱们现在是不是听一听高新区张焘龙关于拆迁的汇报工作?”

    张焘龙对于高新区拆迁工作的汇报,准备的还是很充分的,但是在汇报的最后,他的几句话却很是表现了自己的情绪,也表现了对市里面有些领导的不满。

    虽然这不满他说的很是含蓄,但是他的这些小动作却是瞒不了人,更瞒不了在场的这些在政治工作之中斗争了不少年的领导干部。

    在张焘龙离开会议室之后,任昌平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而薛耀进的脸色,却在这一刻沉了下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好似根本就没有感到张焘龙的言外之意一般。

    “董部长,刚才张焘龙汇报了高新区的工作情况,您看您对高新区的工作还有什么指示?”薛耀进沉吟了瞬间之后,就沉声的朝着董国庆道。

    “薛书记,我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我来这也就是听一听,具体怎么定,还是由你们常委会来定。”董国庆轻轻地摆了摆手,谦逊的说道。

    两个人短短的几句话,都隐含着自己的意思。而这两句话的说出,更好似这两位高手过了一次招数。

    “多谢董部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谈一谈高新区的工作问题,高新区的工作,近一段时间之内,可以说我并不是十分的满意,特别是在基础设计的检车和拆迁工作之中,张焘龙更是应该作出检讨……”薛耀进在一般的时候,总是最后一个讲话,但是这一次,他却是率先抛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种率先,虽然有一定的好处,但是却更有坏处,一旦反对者多了的话,作为市委书记的薛耀进就会威信大跌。毕竟一个掌控不了常委会的书记,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

    而现在,薛耀进却先将自己的意思跑了出来,这并不是说薛耀进不懂这里面隐含的风险,而是他要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要保护张焘龙。

    有点拼死一搏了。王子君看着那强打精神的薛耀进,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感慨。对于出手对付李康路和薛一帆,王子君并不后悔,他对薛耀进,也就是有着那么一丝丝同情而已。

    “薛书记,我觉得这已经不是检讨能够解决的问题的了,在刚才的汇报之中,我发现这个同志的工作思路有问题,他并不是想方设法的解决问题,而是把一切的问题,都推诿成客观上的困难,这种百般推脱,遇到困难绕着走的工作态度,是极端的不负责任的……”

    “张焘龙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从他自己都没有能够认识高新区和他自己存在的问题,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对此我觉得,要想让高新区又好又快的发展,就要下狠心调整一下高新区的班子,将班子里诸如罗宏章等不适合高新区工作环境的人,清除出高新区的班子之中。”

    任昌平的声调不高,却把话说得斩钉截铁,十分强硬。而且字里行间,就是铁了心的要换高新区一把火张焘龙。

    谁都知道张焘龙和薛耀进什么关系,现在任昌平要换掉张焘龙,他的意思来此开会的人自然听得出来。一双双眼眸,此时都在任昌平和薛耀进的身上扫过,最后又落在了董国庆的身上。

    对于这些复杂不一的眼神,董国庆好似就没有看到一-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子君对于这种事情比没有进行丝毫的评论,但越是这样,在场的人越是明白王子君的意思。他们一个个此时都凝视着王子君手中扬起的资料,脸色不断地变换着。

    “王市长,你既然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有点气色败坏的任昌平,声音有点嘶哑的朝着王子君喊道。

    “任市长,你也看到了,我也是刚刚拿到这份材料。”王子君朝着任昌平伸了伸手,轻声的说道。

    薛耀进本来铁青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丝笑容,他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然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就不要在讨论下去了。对于这种钻政策空子的事情,我们一定要严加打击,特别是对泄露该消息的人,一定要给予严肃处理。至于高新区张焘龙等人,工作也做的不细,要是早发现这种现象,也就不会出现拆迁的问题。鹤阳,等一会散会之后,你以市委的名义发一个通报,对高新区的工作进行批评。”

    此时的薛耀进,再次恢复了意气风发的摸样,好似他再次成为了那个一言九鼎的薛书记。但是不论是王子君还是董国庆,都明白薛书记的时代,已经在这一次的会议之中过去了。

    过去了,自己的饿时代过去了,这一点薛耀进自己也明白,他看着正在自己的吩咐之下快速做着记录的李鹤阳,心中有点发酸。

    会议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常委们与此从会议室之中走了出来,不过在走出之时,很多人都忍不住扭头,朝着王自己的身影看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