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二章 不管东西南北中 咬定发展不放松
    任昌平站在董国庆和薛耀进中间,聊了一会儿,就有些意兴阑珊。他总觉得,不管他怎么努力,站在圈子中间的核心依旧是董国庆和薛耀进,眼下,整个东埔市政坛的权力变幻,主要还是集中在这两人中间,他心里有点受不了这种被轻视的感觉!

    “昌平啊,这次能把新源酒厂引过来,你们可是给东埔市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啊,在就业、税收方面有个促进不说,最起码老百姓买酒可是比以往方便多了。”董国庆笑呵呵的看着任昌平,大声的说道。

    任昌平一抬头恰好迎上了董国庆的目光,董国庆正把友善的微笑隐藏在目光之后望着他,只有一点点笑意在眼角溢了出来。作为在省委工作组,董国庆当然不能在薛耀进没有明确离开之前过于表露自己的私情,但是,他说这番话就是为了给任昌平上位宣传造势,这用意表达得恰如其分,既不至于过于露骨张扬又能让大家意识到这一点,一目了然。

    任昌平作为一个老官场对此自然是一点即通心领神会。任昌平心领神会之后暗暗有一些感动。在薛耀进还没有离开之前,董国庆能在公开场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很是难得!于是任昌平向董国庆投过去一个隐藏很深的笑意,董国庆不动声色的接受了,他知道任昌平在感谢他呢。

    将该表达的谢意表达完,任昌平莞尔一笑道:“董部长,这件事情,我可是不敢居功自傲,人家新源酒厂之所以过来,还是因为我们东埔市有一个良好的经济运行环境。要不是因为这个,就算是我把东埔市说得天花乱坠,人家该不来,那还是不会来。”

    “薛书记,你这个副班长可真是会谦虚啊,我觉得一个良好的经济运行环境固然重要,但是要想招商引资上项目,还要有一颗为经济发展做贡献的心,全省乃至全国,哪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环境不好啊,这些城市多了去了,人家新源酒厂凭什么到咱们东埔市里来?我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市领导在招商引资方面不屈不挠的决心。不管东西南北中,咬定经济发展不放松。这就很好嘛!”

    “依我看,搞好招商引资要有四种共识,一是来帮助我们招商引资的是恩人;二是来投资的老板是亲人;三是能打开招商引资工作局面的干部是能人;四是影响招商引资环境的人是罪人。能做到这四点,我相信,咱们东埔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就会快一点、更快一点,好一点、更好一点!”

    董国庆在众位领导干部洗耳恭听他讲话的瞬间,就把脸上的微笑像擦桌子一般擦得干干净净。说这些话是经过他事先设计的,包括他先热后冷抑扬顿挫的面部表情。

    有时候,领导讲话有没有效果很在于节奏顿挫的掌握,这有点像音乐,在水一样平缓流淌的行板中,突然变奏和陡转,平地掀起风暴,那波澜就会震撼听众且余音经久不散。董国庆为官几十年深谙此道。

    在决定扶持任昌平尽快掌控东埔市的一切之后,他就在很多方面表现出对任昌平的支持,这次迎接活动,在他看来,他一直在观察任昌平的表现。从客观上说,任昌平的表现虽然可圈可点,但是依旧没有成为一个中心,这让董国庆有些心烦。因此,在各种公开场合,董国庆开始给任昌平造势了!

    应该说,这番话听在薛耀进的耳朵里,只觉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他知道此时此刻,任昌平心里肯定是滚烫滚烫的,但是他薛耀进心里却很不舒服。你董国庆虽然讲的道理是正话,但是其用意和动机却太龌龊了。照你这么说,这新源酒厂一旦在东埔市建成投产,他任昌平就是东埔市人民群众的福多星,我薛耀进就是那招不来商、引不来资的千古罪人了?

    心里虽然这么腹诽着,但是脸上却是丝毫没有不悦的表现。颔首微笑道:“董部长,您总结的太好了。昌平同志这一次能把新源酒厂引到我们东埔市,确实给东埔市的经济做了不小的贡献。”

    淡淡的一句,好像是在肯定任昌平的成绩,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得出来,市委书记这句话说的很是不对味。

    但是,感觉出来是一回事,怎么表现又是另外一回事。董国庆哈哈一笑道:“薛书记,有贡献就必须要有奖励,有奖励才有动力。虽然昌平是市长,但是市长也不能例外,你这个市委书记一把手,可是不能太吝啬了啊!”

    “嘿嘿,董部长,要说奖励嘛,我也觉得必须要给,大的咱也拿不出来,这么着吧,鹤阳,回去之后发一个通报,就说我代表市委对任市长这次招商引资口头奖励一次。”

    薛耀进面对董国庆的步步紧逼表现得很是从容淡定,朝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李鹤阳挥了挥手,轻声的吩咐道。

    口头夸奖,还发通报,这薛耀进不是在寒碜人么?任昌平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他也只能微笑着表示接受,毕竟薛耀进现在依旧是东埔市的市委书记。

    董国庆的眼睛轻轻地眯了起来,和薛耀进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知道薛耀进这人不好对付,却也没有想到他现在变得如此的滑不溜秋,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薛耀进,董国庆就觉得牙根儿有点痒痒。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年自己和薛耀进斗法之时,每每自己集中全力出击,最终却被薛耀进化解于无形之中,不了了之的感受,集中拳头打棉花,大力士扔鸡毛,有劲使不出,这让他很是有些憋屈。

    不过,越是有这种感觉,越发升起了董国庆的斗志,他心说,薛耀进现在已经是日薄西山,如果这么一个局势他董国庆还占不了上风的话,那自己以后也就不用混了!

    “王市长,你去问问葛董事长他们什么时候能到,这一次一定要落实到一分钟之内。”董国庆朝着站在任昌平不远处的王子君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董国庆和薛耀进两个人斗法,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董国庆又瞄上自己了,听到董国庆如此一说,立刻就拿出了电话。

    “昌平啊,王市长是一个不错的同志,人年轻,有冲劲,有激情,当然,办事性子有点毛糙了,你这个当班长的,以后可要好好的打磨打磨这个小同志,要是打磨不好,好钢用不到刀刃上,我可是唯你是问哪!”董国庆的话一语双关,这个班长说的尤其响亮。

    王子君不但是常务副市长,更是市委常委,他的班长,一般来说只能是薛耀进这个市委书记来当,而现在董国庆却将市长任昌平定位到班长这个位置上,其中的意思自然是可想而知。

    薛耀进哪里会听不出董国庆话语之中的意思?要是在以往的时候,他早就对董国庆的话进行一番反击了,但是现在,他只是笑了笑,但是在他的眼眸之中,却是闪动出了一丝阴冷。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从收费站缓缓驶出,在接近董国庆等人之时,这辆车就缓缓的停了下来,一脸笑容的葛长兵快速的从车上走了下来,朝着董国庆走了过来。

    “长兵董事长,欢迎你来我们东埔市,我代表好客的东埔市人民欢迎您的到来。”任昌平在董国庆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就快步朝着葛长兵迎了过去。

    葛长兵也是聪明人,虽然他想要第一个握手的人是董国庆,但是任昌平走过来,他也热情的握着葛长兵的手,笑呵呵的道:“任市长,你弄这么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我可是有点愧不敢当,受宠若惊啊!”

    “王市长,这位葛董事长昨天不会是因为要来咱们东埔市谈建设分厂的事情兴奋过度,所以没有睡好吧,你看他的眼睛,好似有血丝啊!”张通站在王子君的身旁,在葛长兵和董国庆、任昌平等人寒暄的时候,悄声说道。

    王子君还真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此时听张通这么一说,就仔细的朝着葛长兵的眼睛看了过去,还真是别说,葛长兵的眼睛上就是带着一点点血丝。

    心中念头转动,王子君就有点明白这位葛董事长为什么会是这般的模样了,但是他却没有说出来,而是笑着道:“张市长,当了这董事长,工作上的事用不着事必躬亲,亲力亲为,但是男人的本职工作,好像不能找人代劳吧?很正常,很正常!”

    王子君的调侃一下子把张通弄笑了,本想安慰王子君几句,没想到这王市长如此的云淡风轻,随即笑着道:“王市长,有些事情,您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别看有些人现在风风光光,你只要不把他当回事,他也就不算什么。”

    张通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在话语里的意思,王子君却是懂的。

    “祝市长,上一次真是抱歉,没有及时找到您,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还请祝市长多多见谅,好在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还多,有的是让我赔礼的机会。”葛长兵握着祝于平的手,笑呵呵的朝着祝于平道歉道。

    祝于平对于这个让自己丢尽面子的葛长兵虽然没有丝毫的好感,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笑着和葛长兵握手,并说一些不疼不痒的话。

    葛长兵对祝于平,也就是一个礼貌的问题,在松开祝于平的手之后,他又朝着四周看了看道:“任市长,哪位是王市长,我还得给王市长道歉,他到我们厂里的时候,正好赶上我开会,没有把王市长招待好,今天我一并要赔礼道歉。”

    “子君,你过来一下。”任昌平笑嘻嘻的看着要赔礼道歉的葛长兵,心中暗道,这个葛长兵真是有眼力,这个时候说是赔礼道歉,嘿嘿,他不说还好,这么堂而皇之的一说,王子君和祝于平的脸更没有地方放!

    王子君看着一脸笑容的葛长兵,轻轻一笑道:“任市长,我不过去了,葛厂长,咱们本来没有什么,你这样一道歉,反倒显得多余了,让我觉得你还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和祝市长的事情一样。”

    葛长兵的脸色,登时就有些变了,这一次他可是东埔市的贵宾,说什么都可以有恃无恐的。趁着董国庆和任昌平在这里,他还想向董国庆表现一下:他交给自己的任务自己已经完成了,却没有想到,王子君根本就不像祝于平那般忍气吞声,沉默不语,而是直接给了他一个犀利的还击,一下子把他伪善的面具给揪下来,毫不客气的扔地上了!

    “葛厂长,你到我们东埔市来投资,咱们就是合作伙伴一家人了,有道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葛厂长你再说什么道歉的话,那就有点生分了。”王子君在葛厂长三个字上咬得很紧,好似要告诉葛长兵,你再牛气,那也就是一个厂长,少在这里找不自在!

    葛长兵在这个时候,方才郑重的看向王子君,现在的他,面对王子君那带着一丝丝挑衅的话语,却是怎么也发作不得。毕竟来投资的事情,他已经答应了董国庆,要是现在一生气,再拍屁股走人的话,那就没有办法和董国庆交代了。

    而王子君虽然夹枪带棒的说话,实际上却是没有什么,就算是自己扭头就走,别人也挑不出他话语之中的毛病。对这个让自己儿子当了垫脚石的王市长,葛长兵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哈哈,王市长说笑了。”干笑一声的葛长兵,尴尬的说道。

    董国庆和任昌平一直在留意着王子君,他们看着葛长兵有点变色的脸,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也只能将话题拉回去。毕竟葛长兵乃是他们请过来唱戏的主角,要是被王子君给气跑了,这戏可就演砸场了!

    “嘟嘟嘟……”

    董国庆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的董国庆,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许部长,我是国庆。”

    在董国庆的嘴中吐出许部长这三个字的时候,任昌平瞬间稍息立整,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悄声跟葛长兵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再说话,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正打电话的董国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