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被威胁
    秦卿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手上只拎着简单的一个帆布包,她的(身shen)上还穿着单薄的裙装,裙摆微微有些长,遮着半截白皙的小腿。

    停下脚步,她又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医院红色的标志在白色的建筑楼上分外显眼,看起来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是本市有名的精神科医院,三个月前,她被强制送到这里治疗抑郁症,那时候还是炎(热re)的夏天。

    而在前世里,她是在这里整整呆了三年的时间,再出来时,已经是物是人非。

    刚才出院的时候,一个微胖的中年医生打量了她半天,忽然说了一句话“小姑娘,总感觉,你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那医生其实猜的不错,现在这个(身shen)体里,早不是原来的灵魂,而是十年后的秦卿。

    她重生了,回到了自己十八岁,高三中途休学的那一年,并且在重生后,她便立即做出了与前世不同的第一个改变用短短时间逃出了这个牢笼似的地方。

    前方,有一量黑色的车子按了下喇叭,她转过(身shen)来,脸上挂着温顺的笑意,缓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舅舅。”规规矩矩的把帆布包放在膝盖上,她弯弯唇角,叫了一声。

    “小卿,你的脸色好了很多,恢复的怎么样,已经全好了吧”驾驶座上,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回过头来,面色关切。

    “我很好,完全康复了,医生的治疗很管用。”秦卿微微笑起来,语气坦然的回答。

    这个中年男人是她的亲舅舅,名叫周开平,如今在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勉强算是事业有成。

    十八年前,母亲未婚生下秦卿后不告而别,是舅舅把她抱过来抚养的,多年来也一直没有亏待她,所以秦卿对于他还是很感激的。

    前世的时候,周开平的结局是公司破产,落魄的游((荡dang)dang)在街头,被小混混打中太阳(穴xue)猝死,秦卿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如今是重生后第一次见到他,望着这熟悉的面容,秦卿抿了下嘴,百感交集,只好低下头去,掩饰住了自己心中的(情qing)绪。

    并没有察觉到外甥女的异常,周开平回过(身shen)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语气变得轻松起来,一叠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原先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还很犹豫,现在看来真是万幸啊,找时间我去订个锦旗送去吧,你能康复真的太好了”

    他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中年人,公司也是靠着诚信经营一点点壮大起来的,虽然也有着男人的通病,平常总是神经大条,但他还是明显感觉到了后座上女孩儿的改变。

    如今的秦卿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整个人都显得富有生机,再不像以前那样,消极(阴yin)沉,如同一尾奄奄一息的小鱼。

    搓搓手,发动了车子,他又笑着说道“一会儿咱们去买个蛋糕,回家好好的庆祝一下吧。”

    “好。”秦卿笑着回答一句,随手拉过安全带系好“姐姐呢她还好吧”

    “那丫头啊她好着呢,都高三了还没心没肺的,也不好好学习,一会儿我打电话让她早点儿回来”

    周开平笑着说道,想起什么,又补充一句“对了,你舅妈原本也要跟着的,但是她今天有些头疼,我就让她在家里歇着了,你不介意吧”

    “没关系的,舅妈的(身shen)体要紧,我只是出院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秦卿轻轻的摇摇头,听到舅妈这两个字时,她的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丝冷意,转头望向窗外。

    中途停车买过蛋糕后,舅舅便开车直接带着她回了家,保姆邹姨跑着出来开了大门,舅舅去停车的时候,秦卿提着蛋糕先进了门。

    估计是听到了车子进来的声音,一个中年女人扶着把手,慢吞吞从二楼走了下来,穿着轻薄的丝绸睡裙,素白着一张脸,弱柳扶风的样子,但若是仔细看去,就能从她的眉目间看到隐匿的那一缕刻薄。

    秦卿转头望过去,便清楚的瞧见这女人脸上闪过的鄙夷神(情qing)。

    她淡淡笑了一下,并不生气,而是从容的将蛋糕放在桌上,坦然的与那女人对视片刻,弯弯唇角“舅妈,我回来了。”

    这便是她的舅妈孙丽云了,前世舅舅公司的衰败就是因她而起,但这女人并不是舅舅的原配,而是原先舅妈的亲生妹妹。

    在姐姐去世后,她用关心的名义刻意接近姐夫,终于在一个酒后的夜晚得逞,两个月后拿着怀孕的诊断找了过来,利用舅舅的愧疚心理,成功的结了婚。

    这些事(情qing)本来是这个家的秘密,在前世,秦卿也一直蒙在鼓里,把这女人当做好人看待,直到后来才知道真相,但那时候这个家已经毁了。

    如今看来真是可笑,人的内心是伪装不出来的,这么装腔作势的一个女人,她居然没有早点儿看出来。

    鼻子里哼了一声,只见那孙丽云走下来坐在了沙发上,故作姿态的翘起腿来,仿佛眼前根本就没有人似的。

    脚步声响起,是舅舅进来了。

    她便一改之前的傲慢神态,堆起一脸的笑意,柔声细气的向着秦卿关心的询问。

    装腔作态的样子令人恶心。

    但舅舅还是很受用的,在他内心里,还是把妻子当做以前的那个小妹妹看待,也很高兴能够看到家人和睦相处。

    大女儿周(允yun)若回来之后,晚餐便正式开始,一起上桌的还有孙丽云的儿子,八岁的周(允yun)鸿,一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

    孙丽云吃到中途就推说头痛,上楼之后就一直没有下来,让保姆邹姨来来回回跑着给她送药,弄得舅舅有些担心,也起(身shen)跟了上去,好好的一顿饭都搅和了,蛋糕切了一半摆在那里,看着有些狼藉。

    秦卿全程都面带微笑的端坐在那里,姿态悠闲的吃着饭。

    她当然知道孙丽云这一切都是装的,但比起前世来,这女人现在已经有些乱了阵脚。

    秦卿之所以被强制住院,就是这个孙丽云的主意,只因为秦卿有一次从学校早归,目睹了她和舅舅的公司合伙人,一个叫卜志的肥胖男人在家里厮混的场景。

    在前世,就是这两个人勾结起来转移了舅舅公司的财产。

    为了让秦卿不说出这个秘密,孙丽云就故意夸大了她的病(情qing),把她送进医院,本意是要关一辈子的,但她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这是孙丽云完全没意料到的。

    但其实,孙丽云这样做也是(阴yin)差阳错的帮了她,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秦卿真的想过去死,如果不是因为进了医院,恐怕她现在已经自杀成功了。

    把碗中的饭吃干净,秦卿站起(身shen)来,从容的向楼上走去,关于往后怎么对付孙丽云,她还需要仔细想想,但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她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前世的时候,因为在医院住了太久,她患上了严重的药物依赖症,(身shen)体虚弱到不行,常常整晚都失眠,如今这个还算十分健康的(身shen)体,让她久违的对睡眠产生了期待。

    一夜好眠,第二(日ri)起来的时候,神清气爽。

    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秦卿看着镜子里少女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禁jin)不住伸手戳了一个那鼓鼓的脸颊,露出一个苦笑。

    以前她其实很瘦的,只不过入院之后,估计是药物的原因,整个人比原来胖了些,配着原本天然微卷的长发,再加上个子本来也不高,整个人圆乎乎的,看着十分可(爱ai),年龄也小了很多,就跟十五六岁的小萝莉似的。

    但明明她的内在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灵魂啊

    内心升起一种装嫩似的错觉,她就干脆不看镜子,匆匆洗漱完出来,好在学校的裙装制服订的是比较大的那一号,穿在(身shen)上还是十分合适的。

    下楼之后,原本在吃早饭的人们都看了过来,似乎对她的一(身shen)装扮有些惊奇。

    “去上学吗”舅舅放下筷子,笑眯眯的看过来。

    “嗯,耽误了太多的功课,我想快点补起来。”秦卿理了理头发,微笑着说道。

    舅舅周开平的脸上就出现了惊喜的表(情qing),之前这孩子十分抗拒去学校,他还为此很发愁,看她现在竟然主动要求上学,他当然是高兴的。

    “和(允yun)若一起坐车子去吧,叫司机老徐送你们。”他立刻说道。

    “好,谢谢舅舅。”秦卿低头,声音温顺。

    “我吃完了,那咱们快走吧”一旁的周(允yun)若高兴的站起来,拿起书包,拉着秦卿就往外跑去。

    她是个十分活泼的少女,(身shen)材高挑匀称,说是姐姐,但也只比秦卿大了两个月,是舅舅的原配妻子生下的孩子,两个人在同一所学校就读,都是高三的学生,只不过不是同一个班级。

    在车上,周(允yun)若很兴奋的叽叽喳喳“小卿,悄悄跟你说哈,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生,他叫湛封,是那种又帅又酷的类型”

    秦卿本来望着窗外,有些心不在焉,听到这个名字后,却忽然转过头来,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紧张的神(情qing)“你说他叫湛封”

    “是啊,你认识吗他在学校很有名的,虽然不怎么来上课”周(允yun)若高兴的问道。

    “没有,只是名字有些耳熟。”秦卿摇摇头,想说什么,(欲yu)言又止。

    这是个惹不起的人,她十分想警告姐姐,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贸然开口没有任何用处。

    两个人就读的学校是本市知名的贵族高中,学生都是家境不凡,当初舅舅为了让她们进来,费了不少的功夫。

    秦卿下车之后,跟周(允yun)若一起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就各自分开,进了不同的班级,这时候已经快要上课了,所以教室里已经有了很多人。

    秦卿一进班,原本吵闹的环境就出现了一瞬的安静,穿着制服的学生们全都望了过来,神(情qing)冷漠,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打招呼。

    弯弯嘴角,并不以为意,秦卿缓步走到第一排的座位跟前,从容坐下之后,就认真的从包里拿出书本摆在桌上,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身shen)后众多的目光。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中年女老师走上讲台,一眼看到前排的小姑娘,眼睛就亮了一下“秦卿,你来了呀”

    老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尤其秦卿平时又是勤奋认真那一类的,见她忽然休学了,真还有些担心呢。

    “顾老师好。”秦卿笑着点点头,主动走上去帮忙分发试卷。

    “好,好,去发吧。”顾老师欣慰的点点头,忽然发现自己忘拿了教案,就急匆匆返回办公室去拿了。

    老师一走,气氛就有些嘈杂。

    在讲桌上低头把卷子整理好,秦卿刚要走下来分发,就听见下面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秦卿,你怎么这么胖了,是变成猪了吗”

    “对啊,听说你进了三医院,难道是得了神经病疯猪,疯猪就是你吧哈哈哈哈”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

    秦卿抿了下嘴巴,在笑声中看向那个说话的男生,看着他表(情qing)狰狞,笑得前仰后合。

    迎着他挑衅的目光,她从容的微笑,坦然的说道“章行天,你去找个镜子照一照吧,仔细看看,咱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到底谁才像神经病更多一点”

    教室里的笑声戛然而止,学生们全都惊讶的望着秦卿,不知道这个之前逆来顺受的女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有气势。

    秦卿镇静的任由他们打量,环顾着下面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颊,脸上浮现出讽刺的神(情qing)。

    没有哪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患上抑郁症,她也一样。

    在此之前,她之所以会有自杀倾向,就是因为受到了严重的校园暴力,整个班级都是沉默的帮凶。

    目光定在第三排的一个长头发很漂亮的女生脸上,秦卿挑挑眉,眼里冷意更浓。

    这一次,她不会再让欺负她的人得逞,不就是校园暴力吗那她就以相同的手段返还回去,到底看一看,是谁更厉害。

    高中是两节课连上的模式,等到下课,已经是两小时以后了,秦卿听到铃声响起后,就听见后排响起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她只当听不见,合上书本,站起来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和顾老师问了几个问题后,她就反(身shen)回来,故意向着女厕所的方向走去,果然后面就跟了两个鬼鬼溜溜的同班女生。

    顶楼的厕所静悄悄的,秦卿一闪(身shen)躲在门后,同时手里攥了根清洁用的拖把,等到有人进来,就狠狠的朝着她们的背后一砸,随即动作敏捷的拖着两个女生到了一个厕所隔间,用领带堵了嘴,推进去锁好门。

    做完这一切后,她转(身shen)悠闲的出去,手里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上面有一条信息进来怎么样堵住秦卿了没,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她

    这是刚才从其中一个女生(身shen)上拿的。

    秦卿低头,简单回复一句顶楼厕所,第三个隔间,把她关进去了,快来吧。

    而后才把那手机扔进垃圾桶。

    前门不能走,一定会遇到那帮同班的人过来,正好后两节课她有事要办,就索(性xing)绕到学校后墙边,小心翼翼的从低矮的围墙上翻了出去。

    落地时,忽然感到旁边有一道目光盯着她,她愣了一下,没来得及转头,少年高大的(身shen)影就覆了上来,一件大大的运动外(套tao)搭上来,遮住了她的脑袋。

    紧接着,这人一低头也钻进了外(套tao)里,把她((逼))到了墙边,狭小的空间里,他的呼吸洒在她的侧脸和脖子上。

    秦卿吓得一抖,下意识就想挣扎,却不想被人紧紧的按住肩膀,少年的语气凉凉的,带着明显的威胁“小胖妞,别动,不然我就来真的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秦卿只觉得一股凉意席卷了全(身shen)。

    为什么会遇到这个人(身shen)子僵僵的,再也动不了,她在害怕,重生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情qing)绪。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发新文文啦小天使们还在吗

    想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给这文改个名字,因为原名实在是太没有辨识度了,怕吸引不了新读者。

    怕大家不认识,下章再改,新名字是重生霸总少年时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