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凌霄
    秦卿前世的时候,大概距离现在的时间往后推移六年,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个采访视频,采访的对象是一个正在街头翻检垃圾的乞丐。

    “你这辈子有没有对什么事(情qing)感到特别后悔”采访者问道。

    那个乞丐一开始只是麻木的,长长的沉默,就在采访者以为他不会回答,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个人却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之后,他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qing),就是不应该在六年前买那张彩票”这个浑(身shen)脏兮兮,衣衫褴褛的人这样说道。

    接着,他开始详细的讲述起了自己的经历,并且准备了他自己的姓名,年龄,和之前的工作。

    他自称叫做张光束,今年四十七岁,六年前,他是一个公司小职员,虽然没有什么大钱,但是家庭美满,生活的还算幸福。

    但这样平静的生活忽然有一天被打破了,偶然的一次购买彩票后,他居然中了三百万大奖。

    这个数字对于工作数年,但是积蓄不多的张光束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他当即就去领了奖,之后就开始和妻子规划这笔钱的用途,将房子的贷款一次(性xing)还掉,然后又买了一辆车,把家好好的装修了一下,给孩子又买了很多玩具。

    之后,还剩了很大一部分钱,怎么让这笔钱保值下去,让钱继续生钱他的主意就打到了赌博上,自己的运气既然这么好,为什么不接着赌一把呢

    之后,便是无尽的输钱,不甘心,再输,变卖房车,妻离子散,直到最后一无所有,他变成了乞丐。

    人的贪婪是无止境的,如果他当初没有得到那笔意外之财,那么他就不会生出妄想,而是像之前那样,一直安安稳稳的过上一辈子。

    这个人最后这样总结道,而后目光呆滞的继续把头埋进那臭烘烘的垃圾桶里,抓了一袋过期面包狼吞虎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人哭得太过凄惨,秦卿就对他的事(情qing)印象深刻,而且巧合的是,他说得中奖号码和她的生(日ri)很接近,她就牢牢记下了,而开奖(日ri)期则是离现在很近的(日ri)子,就在三天之后。

    也许他只是神志不清,在胡说八道,但是秦卿还是想试一次,既然重生了,她就想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进去彩票站点之后,她就先象征(性xing)的买了几张别的号码,这才把这个中奖号码买到了手,老板给她打彩票的时候,打量了她几眼,有些怀疑“小姑娘,你成年了吗”

    秦卿就撩了撩头发,看起来有些无奈的笑道“我都二十了,长了张娃娃脸,没办法,老是被人认错成未成年,怎么样,要不要拿(身shen)份证给你看”

    那老板就不耐烦的摇摇手“算了算了,这是你的彩票,拿去吧。”

    出了站点之后,秦卿低头看看手上的几张彩票,把其中几张随意的揣在兜子里面,唯独把会中奖的单独放进书包,妥帖的保管起来。

    也不知道前世的那个男人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他会不会还是买了这个彩票,如果能遇到的话,秦卿还是(挺ting)想把他阻止下来的。

    只不过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这个人呢

    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她就走到了对面的站牌下,又坐上了另一班公交车,外面的景色飞驰而过,她在后排坐下,稍微有些发呆。

    手机有电话打进来,她看了眼号码,就立刻接了起来,那边却没有人说话,只传来微弱的,人的呼吸声音。

    “你放心,今天就会救你出来,好好准备一下吧。”她并不觉得惊奇,淡淡的说道。

    那头又停留了片刻,挂断了电话。

    和平常的家庭一样,凌志峰夫妻两人是十分期待儿子成材的,两人今年都年近四十,膝下只有一个独子,今年二十岁,名叫凌霄。

    原本(挺ting)乖的一个孩子,却在三年前喜欢上上网,每天只知道往网吧跑,成绩一落千丈,连大学都没考上,让他复读也不去,直嚷嚷着要网上创业,买回个电脑来,整(日ri)里抱着不撒手,敲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

    夫妻两个都是传统的人,认为只有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才能生活幸福,为此忧心不已,听人介绍了一个精神病医院,里面有治疗网瘾的项目,就在一个深夜,上门让救护车把儿子绑走,强制治疗去了。

    如今这孩子已经入院了一个月,毕竟是亲生的,虽然按照医院的规定,夫妻二人都忍耐着不去看他,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总是长吁短叹。

    直到这一天中午,家里忽然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拿着一张名片,声称是一个网络公司的老板,在网上接到了凌霄的简历,认为他是个可造之材,想要聘请他去公司工作。

    详细听他说完之后,两口子都兴奋起来,这个人说,儿子以后能赚大钱

    都能轻易相信别人,把孩子送去戒网瘾的父母,哪有什么判断力啊立刻告诉这人下午再来,拿上钥匙,出门高高兴兴的去接儿子出院了。

    凌霄跟着前面这个西装男走出家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木木的,像是一具行尸走(肉rou)一样,脑袋里面好像扎着一根针似的,刺刺的疼。

    那是长时间被电击的后遗症,没错,那家医院治疗网瘾的方法,就是把人死死的绑在(床chuang)上,一次一次的用电击打,异常残忍,没有一丝人(性xing)。

    直到看见了路边广阔的街道,他这才确认,自己这是终于从那炼狱中逃了出来。

    前面,有一个卖烤红薯的小摊,一个个子小小,稍微有些圆润的小姑娘,正靠在那里认真的吃着一颗红薯,不时用白白的小手把焦掉的外皮撕下来,一口一口的,格外专注。

    凌霄的眼睛就有些发红。

    之前实在忍受不了电击,他曾经在一个深夜,悄悄的从宿舍窗翻下来,发现外面防守严密,没办法出去的时候,他就打算在一棵树下用鞋带寻死,却想不到被一个可(爱ai)的女孩救了下来。

    那女孩长得格外稚嫩,说出的话却很成熟,她告诉他,她也是这里的患者,不过几天后就会出去,到时候她会想办法救他,又告诉了他一个手机号码。

    不知怎么的,他就真的相信了她,放弃自杀的念头,原路返回了宿舍,一直记着和她的约定,他就在今天利用一星期一次打电话的机会,拨通了那个号码。

    原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却想不到,她竟然那么快就把他救出来了

    那边,秦卿看到他过来,眼睛也是一亮,吞下了最后一口烤红薯,她就急忙抬起手摇了摇,快步跑到近前,拿出两张钞票给了凌霄(身shen)边的中年男人“张先生,谢谢你了,以后有事还找你啊”

    这才领着凌霄往马路对面走去,两个人上了刚到站的公交车上,走了几站地后,秦卿就带着他走下来,而后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面。

    敲开一扇门之后,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长相慈祥的老爷子,背着手说道“是新房客来了吗进来吧”

    这是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里面的家具被褥一概俱全,秦卿绕着房间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呆立在一片的凌霄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房租我替你交了一个月。”

    打量打量面前这个虽然看起来有些青涩,但是长相英俊的青年,她的眼里笑意更加明显。

    任谁一看,这人都只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人,但又有谁知道,这个人若干年后,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游戏设计师呢他创造的网游,使得无数人沉迷疯狂,并且借此一跃成为内地最年轻的首富

    只不过因为年少治疗网瘾,被电击虐待的原因,他与父母断绝关系,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多次试图自杀后,最终服药过度去世,成了很多人心中的遗憾。

    秦卿也是直到重生后才发现,好巧不巧,她之前被送去的医院,就正好和凌霄治疗网瘾的地方相同,并且正好在这人第一次试图自杀的时候救下了他。

    这也算是(阴yin)差阳错的巧合吧,这一次,因为早早被救出来,凌霄应该不会再患上抑郁症吧

    而对于她来说,正好有一笔意外之财需要利用起来,继续为她创造财富,拿给凌霄开公司是最好不过了。

    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秦卿的心(情qing)就变得格外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凌霄,俨然就是看着一个摇钱树的表(情qing)。

    对面,高大英俊的青年却是眼眶发红,紧紧的盯着她,他的嘴唇抖动了几次,却因为(性xing)格内向的关系,什么都说不出来。

    心中,万千的(情qing)绪在疯狂的涌动,最终都注入内心中,一片从未有人到过的角落里,而在那里,从此便存在了一个(身shen)材小巧可(爱ai)的少女,从此再没有消失过。

    处理完这件事(情qing)后,一天的时间就很快过去了,秦卿从出租屋出来,就直接回了家里,一路上的心(情qing)都十分愉快。

    今天是星期天,所以舅舅并不上班,按照往常,一家人应该是围在桌边,准备吃晚餐了,结果保姆邹姨出来开门时,又在使眼色,秦卿就知道,今天还是会有事(情qing)发生。

    叹了口气,她收起笑容,立刻进入了备战状态,

    餐厅里,舅舅面沉似水,前头的桌子上,放着一张超市的小票。

    秦卿扫了一眼,就暗叫糟糕,这一定是孙丽云从她的校服制服里翻到的,她去买防(身shen)用小刀的小票

    她居然大意了,没有提前扔掉。

    一旁,孙丽云又是那副假惺惺的样子,痛心疾首的说道“卿卿,你这孩子,为什么还是想不开呢居然偷偷买小刀,想要割腕是不是你怎么对得起辛苦养你长大的我和你舅舅”

    秦卿扫了她一眼,脸色有些(阴yin)沉。

    好歹毒的心啊这女人还是不打算放过她,这是打算挑唆舅舅重新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关一辈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  摇钱树忠犬男二出现

    一整章没出现的湛少女人,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养野男人

    秦卿表(情qing)严肃jg不许你这么说我的摇钱树他能给我生钱,你能干嘛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