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他很霸道
    凌霄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还以为秦卿是被绑架了,拉不开车门,就在外面疯狂的砸玻璃,最后一转(身shen),跑到路边的店里拿了跟棍子,抡起来就要砸。

    面前的车子有多昂贵,他当然是知道的,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那女孩儿救出来

    湛封坐在里面,冷眼旁观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忽然就伸手去开锁。

    “那什么,你别下去了,让我跟他说几句好吗”秦卿也不缩着了,急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结结巴巴说道。

    开玩笑,这人一看就是下去寻仇的,万一把摇钱树打伤怎么办就是把手打残了,凌霄以后也不能用电脑了呀。

    但湛封明显是误解了,长指一伸就过来捏住她的下巴,脸色更加(阴yin)沉“心疼了,嗯”

    秦卿被他吓得(身shen)子一抖“不,不是的,我就是想跟他说清楚,省的他在外头乱砸,影响你心(情qing)”

    少年冷哼一声,这才把车窗降下来一点,秦卿便可怜巴巴的从副驾上直起(身shen)子,探出小半张脸来“凌霄,凌霄,你别砸了,我没事儿”

    “秦小姐,这个人你认识吗他的样子不像好人”凌霄这才扔了棍子,急切的低头道。

    明显听到(身shen)后那人的呼吸重了些,秦卿心里暗叫糟糕,只好咬咬嘴唇,声音小小的“你别胡说啊,他是我哥哥。”

    “真的吗”凌霄将信将疑,还想说什么,车子却已经猛的开走了。

    孤零零一人站在街道上,他的心中升起淡淡的失落,只好颓然的走到一旁坐下。

    什么哥哥当他是傻的吗,刚刚那两人亲密的互动他也是瞧见了的,怕是恋人吧。

    虽然(身shen)上被妥帖的系了安全带,但车速起来后,秦卿还是有些不适应,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她紧张的抓紧了扶手,一句话都不敢说。

    一直到车子开进了上次她来过的那个别墅,那人才猛的停下,接着一言不发的把她甩在肩上,扛着上了二楼,一下子扔在那张软软的(床chuang)铺上面。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一下子摔疼了她,还是长久以来积攒的不满终于爆发,她伸手捂住了脸,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抽抽搭搭的,越哭越厉害,圆润的肩膀都在不停的抖动,样子委屈极了。

    湛封的心(情qing)是很不好的。

    长久以来,他对任何事(情qing)都保持不了太久的兴趣,但偏偏这个小胖妞,他只见了几次,脑海中就隔三差五的出现她白嫩嫩的小脸。

    也许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他的(性xing)子十分嚣张霸道,从来都是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得到,所以这次也不例外,直接开车找了过来,原本想哄哄她,带着吃个饭什么的,增进一下感(情qing)。

    结果却看到了什么这胖妞居然跟了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在小吃店吃面,出来之后依依惜别,还停下来摸头

    这么大庭广众的,当他是瞎了吗内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涌了起来,就想也不想把人抢了过来,准备带回家好好教训一下。

    狠狠的脱下外(套tao)摔在地上,他沉着脸弯下腰去的时候,却看到(床chuang)上的人早就哭得梨花带雨。

    (身shen)子一抽一抽的,一双小手胖胖的,握成一个圆乎乎的拳头,正在不停的交替擦着脸上的泪水,哭得劲儿太大,小姑娘还在不停的打着嗝,活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宝宝。

    真他妈可(爱ai)啊

    心中的怒火不知不觉的就消了大半。

    无奈的坐在(床chuang)边,一把把人抱起来放在怀里,湛封抽了几张纸巾,从后头伸手过来一点一点的替她擦泪,声音就不自觉柔了几分“你哭什么啊又不是做了什么有理的事儿老子这辈子还没让人戴过绿帽子呢,你是头一个”

    说到这里,他的火气又有点儿上来,声音不自觉有些重。

    秦卿的哭泣刚刚停止,这会儿一听他这话,眼泪又哗啦一下下来了,因为打嗝的关系,像个萝卜似的在他怀里蹦了几下,她的口齿有些不清,上气不接下气的控诉起来

    “什么绿帽子红帽子,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我和凌霄只是合作伙伴,一点嗝一点私人关系都没有,再,再说了,我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啊,你怎么那么自作多(情qing)我讨厌死你了,你离我远点儿”

    搂着她的两条胳膊忽然一紧,紧接着,她整个人就被他提了起来,空中翻转一周,变成了面对面的样子,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怀里。

    少年英俊的脸颊凑过来,眼中全是笑意,自动忽略了她的后半句话,他惊喜的问道“真的吗你和那男的没有关系啊那他是谁,生意伙伴又是什么意思”

    秦卿不自在的往后仰仰(身shen)子,躲避着他的目光,咬咬唇没说话。

    那人就直接把她的反应当成了默认,至于那男的(身shen)份嘛,她不回答就不回答吧,反正他很容易就能查清楚。

    这么想着,他便不顾她满脸的泪痕,低头用嘴唇轻轻吻了一下那软软的面颊,柔声细语的哄道“那是我错怪你了,卿卿乖,不哭了啊,哥哥一会儿补偿你。”

    “谁,谁是哥哥”秦卿吸了下鼻子,止不住又打了个嗝,愣愣的问道。

    “我啊,你刚刚不是这么叫的吗再叫一遍好不好”少年把她拥在怀里,(爱ai)不释手的扯了一下她软软的颊(肉rou)“你的声音很好听,我喜欢。”

    秦卿的脸就是猛的一红,那不过是她哄骗凌霄的托词而已,这人怎么还记得使劲用手推了他的(胸xiong)膛一下,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她转过头闷闷的说道“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嗯,一会儿。”湛封说着,起(身shen)下了(床chuang),直接把她抱到浴室放在洗手台上,拿(热re)(热re)的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微卷的长发重新打理了一下,重新在脑后扎好。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都是亲力亲为,根本不让她自己动手,秦卿便更不自在起来,总觉得他是在照顾小孩子。

    事(情qing)证明,这人真的是这样的想法,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根本没有刚才(阴yin)沉沉发怒的样子,他的脸上此刻满是温柔。

    俯(身shen)把她抱出浴室,替她换好拖鞋,他这才低头笑笑,语气宠溺极了“卿卿宝宝刚才是不是吃面了呀那我就不给你吃饭了,咱们直接看礼物吧。”

    说着就拉起她的手,把她领到(床chuang)边坐下,弯腰从(床chuang)头柜拿出了一个首饰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亮晶晶的链子,半蹲下来挂在了她的脚踝上面。

    仔细打量片刻,满意的笑道“很合适,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秦卿吓了一跳,急忙低头,想要解下来“你干什么我不要你的东西”

    少年的(身shen)子仍旧半蹲着,他凉凉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慢条斯理的摩挲片刻,这才说道“卿卿是不是嫌弃这个不好,那我有一条钻石手链,要不要一起送给你”

    他的脸上笑眯眯的,语气里的威胁却很明显,秦卿心里知道他这人一定是说到做到的,生怕他把那贵重的手链强塞给她,只好闷闷的不再反驳。

    (身shen)子又被他拉起来,握着肩膀让她在地板上站好,后头传来少年带着笑意的声音“上次你带着小刀,说是为了防(身shen),那我今天教你几招真正的防(身shen)招数好不好”

    秦卿一听这话,就有了些兴趣,急忙转(身shen)看他“是什么”

    “是一些拳击的入门动作,很简单。”湛封的表(情qing)严肃了一些。

    他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胳膊,给她摆了一个动作,又让她双腿站稳,双拳举到脸颊边上,握着她的胳膊,带领她斜着向前出了一拳。

    嘴里同时讲解几句“如果有人过来攻击你的话,你就要这样出拳,速度要快,出其不意,知道吗”

    他的讲解简洁明了,示范的动作也很好理解,秦卿照着他的方法打了一遍,就差不多学会了,心中又对这人有了一点刮目相看。

    但随即又一想,这人本来就是很优秀的啊,不然怎么能在后来接管那么大的一个财团呢只不过是恶劣的(性xing)格掩盖了他的本质而已。

    这一通练习之后,他这才终于肯放她回家,亲自开车把她送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他停下车,探(身shen)过来亲昵的摸摸她的头发“今天的事(情qing)就算过去了,但今后你要离别的男人远一点儿,不然我会生气,知道吗”

    秦卿理都没理他,开了车门转(身shen)就跑。

    这人有病吧他凭什么要求她这么做啊,她现在要做的,明明就是离他这个大魔王远一些

    但想一想,她随即也悲哀的发现,这个愿望是不可能达成的,脚腕上凉凉的触感也在提醒着她这个事实,这人已经缠上了她,并且占有(欲yu)越来越强。

    她就只好默默地叹息一声,如今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因为这件事(情qing),秦卿晚上就有些睡不着,第二天无精打采的去学校,一进教室她就发现,气氛有些奇怪。

    原本正在聊天的同学们全都停下来沉默的看着她,眼里全是幸灾乐祸的神(情qing),仔细再一看,原本是她座位的地方,此时放着一个大大的垃圾桶,课桌不翼而飞。

    自从古青古悦两个人被泼水的那件事发生后,有人因此而受了处罚,估计是怕受到牵连,班里的学生们就都安静了一阵子,没有搞什么幺蛾子。

    现在看来,这是又按捺不住了啊,只不过,这个扔课桌的手段未免有些过于幼稚了吧以为她应对不了吗

    秦卿挑挑眉,讽刺的笑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离开大魔王后,卿卿一秒从小委屈变(身shen)小魔王

    湛少敢欺负我女人,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们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