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转身就跑
    孙丽云第二天起的有些晚,昨天那口馊汤喝得她恶心到现在,一直都没什么胃口,心里也更加憎恨秦卿。

    因为之前的事(情qing),丈夫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所以她现在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能被抓到新的把柄,昨天也不过是想羞辱一下秦卿,谁想到她会忽然提出换汤

    反正早餐也不用她准备,她就推说(身shen)上不舒服,一直等到八点多才从楼上下来,几个孩子已经去了学校,周开平正在门口换鞋,笑着和递包的邹姨说了句什么,两个人的气氛还(挺ting)和谐。

    孙丽云站在楼梯上看了,心里的气就更加不顺。

    她倒不是怀疑邹姨和周开平之间有什么,不过是个胖阿姨罢了,只不过邹姨来家里的时间比她还早,和去世的原女主人关系也很好,让她隐隐觉得是个威胁。

    关门声响起,等到周开平走远,孙丽云就大摇大摆的走下来,趾高气扬的指使道“给我做一碗面端上来。”

    “今天早餐做的是豆浆和素馅包子。”邹姨停下忙碌的动作,有些为难的说道。

    孙丽云的眉毛一立,语气蛮横“大早上的,吃什么包子让你做面就做面,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邹姨被她这样呼来喝去已经习惯了,往常的时候都会忍气吞声,今天却有些反常,站着并没有动“太太,我是你先生请来做事的,也是堂堂正正的一个人,并不是你的奴隶,你也不是我的主人,顶多就算是雇主罢了。”

    她这么不卑不亢的一反驳,顿时惹怒了孙丽云,猛的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就开始咒骂“死肥婆,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在这儿犟嘴不是下人你是什么叫你下人也是抬举你”

    说着还想要过来打上一把掌,手臂刚举起来,后头却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给我住手”

    孙丽云吓得一愣怔,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来,就看见丈夫周开平不知什么时候反(身shen)回来,沉着脸站在玄关上,神(情qing)既惊讶又愤怒。

    “周先生,是不是手机忘了拿我刚才忘给你放进包里了。”邹姨迎上去说道。

    孙丽云面色苍白的张了张嘴,想要解释,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定是计策,是姓邹的设下的圈(套tao)

    “你今天先回去吧,工资照发,算是修了一天假。”周开平接过手机,温声对邹姨说道,之后便利落转(身shen)离去,看都没看孙丽云一眼。

    秦卿在学校过的还算平静,下学之后和周(允yun)若一起出来,家里的司机有事没来,两个人就坐公交车回去,路过小吃摊的时候,还停下来吃了几根烤串。

    这么一来,回家的时间就稍晚了一些,肚子也吃饱了,一人拿了杯(奶nai)茶,美滋滋的吸。

    “我今天不想吃饭了,爸爸应该不会责骂吧”周(允yun)若还有些担心。

    结果进门之后才发现,家里今天的气氛很不一样,不光餐桌上冷清清的,没有一点饭菜的踪影,父亲周开平还冷着一张脸,表(情qing)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

    “爸,小姨,怎么了邹姨呢”周(允yun)若换好拖鞋,有些紧张的问道。

    虽然孙丽云已经是她的继母了,但是她还是习惯沿用以前的称呼,叫她为小姨。

    “被这女人欺负走了,我也没脸再让人家来咱们家做事。”周开平抬手指指孙丽云,一点也不想在孩子面前给她留面子。

    在心底里,他最痛恨的就是仗势欺人,狗眼看人低的那类人,却没想到,自己的妻子恰恰就是这一种,这怎么能不让他失望

    邹姐是在这个家里做了十多年保姆了,一直勤勤恳恳的,对这个家也算是有恩(情qing)了,却背地里被这么欺负,他怎么对的起人家

    这么想着,他看向孙丽云的眼神就更是厌恶。

    孙丽云的头一直低垂着,捂着脸呜呜的哭,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周(允yun)若看不下去,就想走过去劝劝,被秦卿暗地里拉了拉衣角,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乖乖的上楼去了。

    这么一闹,晚饭就谁也没吃,一家人各自回屋,气氛沉闷。

    秦卿回房学习了一会儿,约摸到了晚上九点多才下楼(热re)了杯牛(奶nai)端在手里,而后敲开了书房的门,舅舅果然在里面,躺在沙发上开着窗抽烟,估计晚上也会睡在这里了。

    “舅舅,喝一点牛(奶nai)吧,晚饭也没吃,好歹垫一垫肚子。”秦卿把杯子放在书桌上,声音柔柔的劝了一句。

    “好。”舅舅叹了口气,把烟熄灭了。

    秦卿这才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虽然这些事我不应该管,但是舅舅,我想舅妈也不是故意的,您就别生气了。”

    舅舅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驳,内心里估计很是纠结,毕竟是结婚很多年的妻子了,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善良温柔的形象,这么突然的转变,他根本接受不了。

    秦卿自然是理解他的想法,孙丽云平时一直伪装的很好,想要拆穿她的真面目并不能着急,而是要一步一步来。

    她就笑着继续说了下去“至于邹姨呢,咱们家不能缺了她,还是让她回来吧,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您安心一些。”

    “是什么,你说说吧。”周开平坐起(身shen)来,喝了口牛(奶nai),倒也没抱什么期望。

    但听完之后,他的眼睛却是一亮。

    孙丽云惴惴不安的过了一晚,丈夫晚上睡在书房,即使她过去苦苦哀求也不肯回房,她只好冷冷清清的,自己一个人睡了。

    等到了清晨,她就打算早早起来去厨房做早餐,好显得自己贤惠一些,结果下楼之后,才发现厨房里已经有了人,邹姨戴着围裙笑眯眯正在料理台前烤面包,和坐在桌边看报纸的周开平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看见她下来,两个人谁也没主动和她说话,俨然已经把她当做了不存在的人,孙丽云内心里十分愤恨,表面上却不显出来,也厚着脸皮坐下来,笑着插了几句话。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上学的孩子们也陆续洗漱下楼,家里又重新恢复了和谐的气氛,看着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孙丽云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观察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笑意。丈夫还是(爱ai)着自己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原谅了她

    心里正得意着呢,周开平忽然的一句话,却使她又跌入了低估。

    “一会儿会有工人上门,给咱们家安装监控,你留意着些,让他们好好干活。”周开平对着邹姨嘱咐完之后,就起(身shen)上班去了。

    留下孙丽云一个人坐在餐桌边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像是受了莫大的屈辱,装监控,这不是明摆着不信任她吗要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监视起来

    一口牙紧紧的咬着,她的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尖尖的指甲划破了掌心都不知道。

    她这边愤怒的要死,秦卿那边却是很高兴的,一连两步计划都接连成功,前世的种种事(情qing)也都反转了过来,这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凌霄不久也传来了消息,彩票的大奖已经成功的领取了出来,秦卿就和他约定了时间,两个人在星期(日ri)的中午,去图书馆门前见面。

    特地换了(身shen)精神点儿的衣服,凌霄十一点的时候就已经等在了那里,高高大大的一个男孩儿,长得又很清秀,不时惹来过路女生的注视。

    他却并不搭理,目光直直的望着前方,脸上什么表(情qing)都没有,直到看到前方一个背着背包,穿得格外厚重的小姑娘憨憨的走过来,这才浮现出温暖的笑意。

    秦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重生之后竟然这么怕冷,明明天气也刚才转凉,她就不得已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白色棉服,显得整个人更圆了些,个头又矮,走起路来就是一个小雪团子,企鹅似的憨态可掬。

    路上遇到卖冰糖葫芦的,她嘴馋就买了一串,这会儿满嘴里咬着,脸颊边还沾了一片亮晶晶的糖衣,说话有些口齿不清“你什么时候来的呀等很久了吗”

    凌霄低头看看她,摇摇头笑了一下“没有,我把钱存在卡里拿来了,你办张银行卡,转过去吧。”

    “算了,你拿着吧,反正最后都要用到公司上的,我要了也没什么用。”秦卿摇摇头,把最后一颗山楂一口吞了,酸的皱了皱眉。

    忽然又听见凌霄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一直说开公司,是什么类型的公司啊需要我做些什么”

    她愣了一下,转头惊奇的望着他“我没有说过吗那你跟着我瞎忙什么呢”

    伸手拍拍自己的脑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还一直没有跟凌霄说过自己计划呢,就光忙忙碌碌的指使着他干活来着,这个人说起来也是傻,竟然就一直听她指挥,什么都没问。

    “并不是瞎忙,你说的话,做的事,自然都是有道理的,我都会照着做。”凌霄神(情qing)严肃的纠正道。

    “那倒也是。”秦卿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眯着眼笑眯眯的说道“我想开个游戏公司,专门来运作你制作的游戏,你觉得怎么样”

    “你知道我正在用电脑制作游戏”凌霄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

    “那你认为我的游戏很有价值”

    “嗯”秦卿重重点头,随即就看到面前高大的青年一瞬间变得激动起来,像个孩子似的欣喜无比。

    “走吧,先给你买一(套tao)行头,明天你就该忙碌起来了,租办公室,注册工作室,这些都需要你一个去做。”秦卿说着,就当先走在了前面。

    虽然凌霄百般推辞,但秦卿还是领着他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高档商场里逛了起来,反正现在也有钱了,作为一个未来的有为青年,不能让他总穿着一(身shen)休闲装扮吧

    先去一楼买了几双皮鞋,配了几双袜子,全部叫凌霄拎在手里,秦卿就打算和他上楼挑一(套tao)合(身shen)的西装,结果刚上去没多久,对面却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来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似乎是这个商场的高层。

    起先她也没怎么注意,侧(身shen)就想让过去,结果看见最中间众星捧月般围绕着的那人时,却是一愣。

    只见那是一个极年轻的高个男子,一双狐狸眼微眯着,双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闲散,一(套tao)黑色的休闲装穿在(身shen)上,越发显得皮肤很白,五官俊逸非凡,虽然穿着随意,整个人的气场却强大到变态。

    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这个大魔王啊秦卿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害怕,立刻便是一个转(身shen),(欲yu)盖弥彰的捂着自己的脸颊,低头迈着小碎步想要去别处躲一下。

    (身shen)后,原先(热re)闹的喧闹声此刻全都停止,她莫名的有些背后发凉,下一秒,就听见一道凉凉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都站着干嘛把那个穿白棉袄的小胖妞给老子逮过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湛少愤怒脸居然敢躲我,看老子不把你

    几秒后卿卿真甜,过来抱抱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