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 4 章
    小女生的友谊除了来源于统一战线,更多是一趟又一趟手牵手一起上厕所培养出来的。

    班主任交代完下午的安排之后便让同学们自行翻看新发下来的课本,时洛趴在桌子上无所事事,海藻般的黑长发散在脑后,盯着前边拿着笔认真写字的祝晚看。

    看了好一会儿,祝晚仍旧没停手,她有些好奇,再次揪了揪小蘑菇头,无精打采地问,“晚晚,你写什么呢?这么认真……”

    被人喊了名字,祝晚翻过身,手上还攥着来不及放下的水性笔,“嗯?我给新书写名字呢。”

    “写名字?”

    “嗯,怎么了?”

    时洛有些失笑,摇摇头说没什么,“我都好久没给新课本写名字了,那么多本呢,哪写得过来呀。”

    只是她的书上虽然没有自己的名字,唐其深的名字倒是写了一大堆。

    想到唐其深,时洛微微有些失神,不过就一秒的功夫便立刻回过神来,攥着祝晚的袖子软软地哀求到,“晚晚,陪我去上厕所吧?”

    “好啊。”

    祝晚爽快答应这个新朋友的请求,放下签字笔,书页也没盖,被时洛牵着手往后门走。

    两个小女生挽在一起,亲密得根本不像第一天认识的感觉。

    周遇臣眼神跟随着祝晚离开的方向往后看,对上后头一脸意味深长八卦坏笑的范宇哲和肖或,脸上宠溺的笑意立马收敛,换上平日里凶巴巴的模样:“看你妈?”

    “卧槽,臣哥你这变脸变得可真够快的啊。”

    “还说我们看,倒是你,人都走远了眼神还不舍得收回来,啧啧,真可怕。”

    范宇哲和肖或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从小混在一起早就对各自的脾气熟悉不已,别看周遇臣这会儿一副凶巴巴没事爆粗的样子,其实心里边指不定已经荡漾成什么样了。

    “臣哥,这小蘑菇头就是你早上说的媳妇啊?”范宇哲趁热打铁,势必要满足一番自己的好奇心。

    “不然呢?”周遇臣想到祝晚,表情又柔和了一些,翘着二郎腿,伸手拿过她刚刚写完名字放在桌上的课本,仔仔细细地看,嘴角不自觉地带着笑。

    如此顺利地就从周遇臣口中套出八卦,范宇哲还是相当吃惊的,转身和肖或两人使劲使眼色,眼神间透露出的对话是:

    “卧槽??”

    “卧槽!!”

    两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周遇臣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对一个新来的小蘑菇这么上心,对视片刻一拍即合,范宇哲挪了挪位置,起身趴在自己课桌上又往前排凑了凑,嬉皮笑脸的,“臣哥,你早就认识这小蘑菇了啊?”

    “昂。”周遇臣拿过桌上的笔,不知道在祝晚的本子上画了什么,回答得漫不经心。

    “特熟?”肖或接着问。

    “呵”,他轻笑了一声,拿着课本欣赏自己刚刚画完的杰作,嘴角邪邪地往上扬,得意得不行,“何止熟啊,我俩还一起睡过两个月呢。”

    “卧槽?!”

    哪知道范宇哲还没来得及和肖或好好消化这个爆炸性新闻,门口便站着涨红了脸,刚刚和时洛从卫生间回来的祝晚。

    她一进门就听到周遇臣这个王八蛋在胡说八道,一旁时洛一脸震惊又佩服的眼神更是让她恨不得钻入地心,说话语气都有些着急:“周遇臣!”

    哪怕着急,这一声名字依旧喊得周遇臣春心荡漾。

    她气鼓鼓地往凳子上一坐,只不过一点威力都没有,想了想又一把抽回他拿在手中的课本,捂着发烫的小脸不看他。

    周遇臣见状立刻把笑憋回去,转头凶巴巴地瞪了两眼幸灾乐祸的后桌小老弟。

    此刻有祝晚在,范宇哲才不怕他,伸手戳了戳祝晚的后背,小姑娘缓缓转过头,脸上还留着来不及褪去的红晕,嗓音细细的,“怎么了?”

    “臣哥说,你和他很熟啊?”

    祝晚才平静下来的心情立刻又被范宇哲的话给激了起来,想到刚刚周遇臣那两句不要脸的话就羞得不行,努力板着一张脸保持镇静,撇清关系:“不是很熟呢。”

    范宇哲:“卧槽?哈哈哈哈哈!”

    肖或:“卧槽?哈哈哈哈哈!”

    周遇臣:“……”

    范宇哲欠揍的声音依旧不依不饶地在后排回响着:“臣哥?认识?媳妇?人家说和你不是很熟啊?”

    周遇臣脸上面子挂不住,气急败坏,一脚踹到他小腿上,“滚你妈的。”

    范宇哲龇牙咧嘴,肖或躲在后排幸灾乐祸,早说什么来着,远离臣哥才不至于受到制裁,天塌下来还有前排范狗哲来扛。

    祝晚不想再理这些人,默默转过身去,翻开课本,打算看看里边的内容来让自己忘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刚刚将书本翻开,几个手写字就映入眼帘。

    “周遇臣……”她无奈地转向身边的男生,小拳头攥着便锤在他腿上。

    “嘶,干嘛呢?”他假装吃痛,谁知下一秒便不要脸地反手用大掌包住她的小拳头,任她怎么抽也抽不出去。

    “……”祝晚没了办法,只得被他抓着,眼神往桌上的课本示意了一下,瞪着他问:“你怎么能在我课本上乱写呢。”

    “哪乱写了,我看看。”他依旧没皮没脸的,用另一只空闲下来的手拿过课本,上头赫然显示着几个敞亮亮的大字:

    祝晚喜欢周遇臣。

    前边祝晚两个字娟秀细腻,很明显是小姑娘写的,后头是他刚刚趁她上厕所的时候加上去的。

    “没乱写啊,这不是事实吗?”他一脸无辜,戏演得比谁都好,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被人冤枉了。

    “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喔~”周遇臣尾音拖得老长,满脸得逞,笑得十分嚣张,“你承认了是不是,只是怕人看见啊。”

    怎么说都说不过他,白了他一眼,手伸进书包里掏啊掏。

    掏了许久,拿出张kt猫的贴纸,小心翼翼地往新课本上贴,正正好将后排的几个字给遮上。

    见她鼓捣半天,周遇臣好奇地往她那边一探,实在是忍不住,手握拳抵着唇角,笑得相当欠揍:“我操,真他妈可爱。”

    “贴纸吗?”

    “你。”

    “……”

    小姑娘低头脸红,旁边少年满眼爱意,范宇哲肖或不愿意用这种撒狗粮的场景来恶心自己,两人纷纷别开眼神不再围观。

    商量好了一会儿吃什么,肖或拿出手机里新女友的照片递到范宇哲面前,屏幕上是一张女生舔着小雪糕的照片,一脸得意:“哎,五班的班花知道吗?”

    “肖纯啊?”一旁范宇哲看了几眼他手机里头的照片,随口应了句,“听说和她名字一样特清纯那种?看照片还真是。”

    “可不嘛。”肖或开始回忆两人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会儿我遇上她从补习班出来,就说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呗,成不成,我去,那小脸刷的一下立刻通红,支支吾吾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就说,那你要是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

    “这都行啊?”范宇哲撇撇嘴,不得不佩服肖或这个情场浪子,好像还真没有他追不到手的小姑娘,“换老子就一脚踹飞你,女友两周一换的辣鸡。”

    “哪能啊,小爷我长得俊,一般小女孩哪舍得踹。”

    “就你那臭皮囊,还不及臣哥半分。”范宇哲在怼肖或这件事上从来不遗余力,“要是臣哥肯出手,哪还有你什么事。”

    “哎哎哎,那可不一定啊,臣哥好看是好看,但是耐不住脾气臭啊,哪有不要命的敢靠近,还是小爷我得人心。”

    大言不惭却倒也有点道理。

    只是现下情况大有不同,范宇哲弱弱伸手指了指斜前方的小蘑菇头,肖或看了一眼才想起来,“我去,忘了这茬。”

    范宇哲又扫了几眼照片,兴致缺缺地把手机还给他,撇撇嘴漫不经心地问:“不过你现在怎么喜欢这种的,之前霍栀那种小辣妹追不着了?”

    “切,什么霍栀,那就是祸水,天天惹事烦死了,肖纯这种老实乖巧的事能少点,省的我烦。”他也满不在乎。

    范宇哲没多想,点点头又继续打开游戏,“也是。”

    靠着墙打得聚精会神的时候,上头消息提示频频弹出,范宇哲烦得不行,索性挂机退出去点开来看,眉头微皱,翻身找后桌肖或。

    “阿或,刚刚我五班的一哥们来消息说你原来那位祸水惹事了。”

    “关我屁事。”肖或波澜不惊。

    “你不知道呢,你新女友和祸水一个班,炫耀你俩交往来着,祸水看不惯,俩人闹起来了。”

    “操。”肖或骂了一句,范宇哲抬眼看了看他,以为是替肖纯骂的,哪知道趴在桌上的肖或转头换了个方向趴着,紧接着下一句就是,“怎么找个乖的也不安宁,真他妈烦。”

    “你不去看看啊?”

    “看个屁,懒得管,爱闹闹呗。”

    范宇哲见他这副样子,也不插手,刚想继续打游戏,就看小兄弟又来了消息,这回问题比刚刚大了点,“哎哎,别睡了,祸水找了隔壁职高的男友来,你知道她那男友是谁么?”范宇哲卖着关子,肖或倒是满不在意。

    “关老子屁事,爱谁谁,老子三中好学生,哪能认识职高的。”

    “……”范宇哲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特么能是好学生,老子就是优秀学习委员!”

    他话音刚落,肖或身旁坐着默不吭声的小学霸许漾微微抬头看了看他,随后又低头继续看书,人家才是正牌学习委员……

    “先不说这个,那男的你肯定听过,顾朝。”

    这下肖或终于抬头了,眯着眼睛看着范宇哲:“你说谁?”

    范宇哲没回,知道他听见了,果然下一秒肖或就坐不住了。

    “靠,也不看看这三中谁的地盘,走一趟。”肖或满脸不爽地起身就要往班外走。

    范宇哲见情况不对,立刻拍了拍正凑在祝晚旁边折腾人家的前桌,周遇臣转过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好看,满脸写着别打扰老子讨好小姑娘的样子,范宇哲见势立刻提了句顾朝来了,指了指已经走到门外的肖或,再一看周遇臣,整张脸都黑了,和刚刚转头过来时的大不一样,这会儿满脸都是怒意。

    点了点头让范宇哲先跟上,站起身来直接把桌子往前一搬,撤出条道来也要出去。

    刚刚范宇哲的一通说,祝晚全都听见了,此刻紧张地坐在一旁,见周遇臣冷着脸站起来,吓得立马攥住他的衣角。

    少年回身时看到的就是小蘑菇头绷紧着一张脸,皱着眉头十分担忧地看着自己,衣角被她拉着,力道还不小。

    “周遇臣,你别打架……”她话语间的腔调带着点哀求,嗓音弱得不行,带着点颤,和去年刚见面时候拦着他不让打架的模样如出一辙,少女顿时心软得一塌糊涂。

    知道她担心,只得折回来,弯下腰对上她的眼,表情认真,给她一种莫大的安全感:“你放心,不打架,只要事不关你,我不会动手。”

    按着她肩膀让她重新坐回位置上,有些抱歉地在耳边说:“只是中午可能不能陪你回家了,自己注意安全。”

    末了又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痞痞地挂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不打架,出去和他们讲讲道理,爱的教育。”

    只要臣哥在,三中充满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