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 7 章
    一整个暑假没打扫过的教室,窗玻璃积了不少灰,还没一会儿的功夫,水桶里的水便脏不见底。

    没干过脏活但天生带点小洁癖的周遇臣瞥了两眼水桶,皱着眉头咂咂嘴,抿着唇认命地从两张桌子高的地方一跃而下,拎着水桶往门外水房走。

    眼见着大佬离开,被发配到世界另一边的范宇哲立刻折返回来,鬼鬼祟祟地凑到祝晚旁边,伸出猪肘子撞了撞她的肩膀,“小蘑菇头!”

    “怎么了?”,愣在原地等待周遇臣回来的祝晚回过头,已经习惯被这么称呼的她微微仰起小脸问。

    “看见那几个王八犊子没?”他用下巴往后面的方向比了比,是中午嘲笑祝晚的那群小滑头,“知道他们为什么抢着干活吗?”

    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祝晚老老实实摇摇头,好奇地看着他。

    就见范宇哲满脸坏笑地弯腰凑到她耳旁,压低音量偷偷告密:“下午我们和臣哥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一进门就听见那几个在瞎逼逼,你是不知道,臣哥那脸唰的一下立刻黑了,我看了都害怕。”范宇哲这个人天生戏多,说话半真半假添油加醋,祝晚将信将疑,又听他继续道,“没几秒的功夫,几个人哆哆嗦嗦地打电话回家,哭着喊着让爸妈送抹布和水桶来学校,怂的一批。”

    “不过臣哥这个人生起气来是真实的可怕,谁见了都得怂。”他又自言自语地补充一句,随后戳了戳一声不吭的祝晚,满脸暧昧,“哎我说小蘑菇头,臣哥怎么就对你这么上心呢?啧啧啧。”

    祝晚还在回想他刚刚说的话,后面几句压根没听进去。

    倒是肖或看不下去了,闪现过来提醒范宇哲这个傻逼:“别他妈动手动脚的,你以为臣哥温顺了两天,你就能蹬鼻子上脸?其他事都好说,小蘑菇头是你想戳就能戳的?你没看臣哥那样吗,就差把‘这小姑娘是我的’几个大字写脑门上了。”

    “一会儿臣哥进来看见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放心,到时候我肯定躲得远远的,不可能出手救你。”

    范宇哲的字典里没有骨气,听了肖或的话立马就怂,“光想着八卦去了,人生得意须谨慎。”说完立刻大步跑到五张桌子开外的地方,殷勤地窜到桌上,拿过正在默默擦玻璃的许漾手中的抹布,嬉皮笑脸地吩咐:“许漾同学!我帮你擦我帮你擦,你下去帮我拧抹布就成。”

    肖或见他这熊样就乐得不行,几步凑了过去,大声打趣道:“我操,范狗哲,让学习委员给你打下手呢?面子够大啊。”

    范宇哲笑着给了他几个白眼,“我哪敢啊!”,哼哧哼哧擦得卖力。

    许漾初中三年都和这几个王八蛋同班,当了三年的学习委员,这样的场景她见过太多,听到肖或的调侃,表情倒是没什么太大变化,安安静静地下去守在水桶边,只是微微抿了嘴唇,手指头紧紧地攥着水桶边缘,没抬头看。

    全班同学动起手来打扫卫生,班级很快就焕然一新。

    先前几个小滑头趁着班主任还没回班,三五结伴去了学校小卖部,回来的时候扛了好几箱饮料往班级最后面的空位置上放,招呼着班里同学随意拿。

    美名其曰犒劳干了一下午活的同班同学,促进一下友情。

    不过怎么看都带着点赔罪的意思。

    夏日炎炎,即便教室内开着空调,同学们忙前忙后依旧浑身是汗,听到后头有小福利,一群人立刻蜂拥下去,人手一瓶,仰头猛灌。

    祝晚和大部分人都不太熟,听到这么大动静也事不关己,双手交叠趴在时洛桌面上,两人面对面,静静地看她叠着据说要送人的小星星。

    时洛手笨,一看就不经常折腾这些,前两天看的教程早忘了,两根透明管在她纤细的手指间翻来覆去也弄不出个形状。

    祝晚忍不住捂嘴笑了一下,倒是让聚精会神眉头微皱的时洛抬起眼看她了,见她那副样子,一脸找到救兵的表情,“晚晚,你会叠这个是不是?”

    “嗯。”,祝晚乖巧地点点头,在她期待的目光之下,接过她手中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透明管。

    两人的眼睛都圆溜溜地直盯着她手上的小东西看,就见她来回几下,一个可爱的小星星便有了雏形。

    要说别的不行,手工却是祝晚最在行的,过去在家的时候,不像他们城里孩子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可以玩,每天闲着没事便拿着边角料做做手工打发时间,倒也挺有意思。

    不出一会儿的功夫,一颗完好的星星便交回时洛手中,小公主盯着手心里的东西来回转着看,嘴上不停地夸祝晚厉害,求着她教教自己。

    一旁范宇哲和肖或拉着周遇臣开黑带他俩上分,听到两个小姑娘互相吹捧,实在忍不住笑,眼睛依旧牢牢盯着手机屏幕,嘴上却闲不住地来这边凑热闹:“我说叠那破星星有什么用啊,你给我这游戏来两颗星,老子就能上王者了。”

    时洛小心翼翼把祝晚交给她的星星收回玻璃瓶里,面不改色地嘲笑这个欠揍的新同桌:“所以你打这么久游戏有什么用,还不是得让周遇臣带你。”

    肖或听了也笑抽了,手上动作没停,笑声倒是挺大:“我靠,小公主这怼到狗哲痛处上了啊,他是真的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范宇哲这个人,你说他什么都行,但是说他游戏打得菜,这让他老脸往哪放,不敢动时洛,便猛劲踹笑得花枝招展的后桌,边踹还不忘吹牛逼:“我去,老子分分钟五杀,还要臣哥带?我带他好吗?”

    肖或:“切!”

    周遇臣仍旧面无表情,不参与小学生吵架,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掀过。

    祝晚听不太懂他们说的话,只是偷偷转头看周遇臣的反应,窗外的光洒在他侧脸上,额前是黑色的碎发,总觉得认真专注的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勾着她看。

    逆着光看不清脸,周遇臣默默勾了勾嘴角,她也不知道。

    “啊啊啊啊!臣哥,救救我!救救我!”范宇哲的吼叫打破这份宁静。

    祝晚收回目光,周遇臣便冷冷道:“不救。”

    “???臣哥!卧槽我死了!”

    “再见。”

    范宇哲的哀嚎声有点大,班上好多人都往他这边看了看,肖或身旁抱着本书埋头看的许漾也忍不住偷偷抬起头看了看,只是几秒后又迅速低下头,像是从未被打扰的样子。

    肖或才不会放过喷范宇哲的机会:“狗哲,菜的真实。”

    范宇哲气急败坏:“你!放!屁!”

    笑过之后,时洛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自己的小星星上,越挫越勇地继续开始。

    祝晚拿起她放在桌上的玻璃瓶看了看,好奇地问:“洛洛,你要叠多少啊?”

    “九瓶。”

    “这么多?要叠到什么时候啊……”祝晚有些吃惊,睁大了眼睛盯着她看。

    “慢慢叠吧,肯定能叠完的,我看网上说,送喜欢的人九瓶星星,就能在一起很久呢。”

    “呵呵。”范宇哲不屑地冷笑两声。

    倒是周遇臣抬眼看了看祝晚,几下解决了游戏,收了手机,拿过祝晚手中的玻璃瓶,把刚刚她叠给时洛看的小星星倒了出来,捏在手里问:“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之前也没看你叠过。”

    他把玩了一会儿,默默放到自己校裤口袋里。

    “我本来就会啊。”祝晚回答的理所当然。

    “叠给谁的?”周遇臣脸上表情明显冷了几分,语气不大友善。

    祝晚没有察觉,依旧看着时洛的动作,时不时还给她一点提醒,“没给谁啊,我自己随便玩的。”

    这个回答让周遇臣感到十分满意,若无其事地嘴角勾了勾,淡定地点点头,心里嘲笑自己幼稚。

    范宇哲和肖或两人偷摸摸看戏看得欢快,臣哥脸上那换来换去的表情看得可真是得劲!

    周遇臣脸皮厚,知道两个后桌看自己笑话也不怎么在意,只是懒懒地盯着祝晚的侧脸看,看着她乖巧地趴在桌上。

    单手插在校裤口袋里,紧紧攥着那颗星不撒手,若有所思。

    后排领水的同学一阵热闹过后,一箱水瞬间空了一半,只是前边坐着的几位大佬们丝毫没有动静,几个小滑头推搡间选出个倒霉代表来,拎了几瓶冰镇的饮料,硬着头皮往上走。

    想在三中混,看脸色的本领就必须得有,几次吃亏下来也知道,讨好周遇臣或许比登天还难,一点效果没有不说还容易触霉头,但大佬身边的这位新同桌挺不得了的,好好对待她才是硬道理。

    几瓶饮料出现在时洛桌上,来人殷勤地将水分发好,冰镇的瓶身大滴水珠往下流,一个没注意,碰到祝晚交叠在桌上的小臂,冰得她缩了一下手。

    小小的细节没人在意,周遇臣微微却皱了皱眉头。

    慵懒地倚靠在窗边,视线不算友好地往上移,看到的是带着满脸讨好的笑容,“新同学喝点饮料吧,天气挺热的哈。”

    祝晚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上来的同学是在和自己说话,立刻坐直身板,看了眼推到自己面前的饮料,连忙冲来人摆摆手,带着乖巧的笑容拒绝,“谢谢你!不用了,我自己带了水来的。”说着便转身从书包侧边的兜里掏出一个印着幼稚图案的粉红色水壶,冲面前的同学扬了扬。

    周遇臣自然知道这送饮料的用意,是在为下午的事赔罪表态,薄唇微抿着不说话,面无表情,惹得眼神偷偷往他这头瞟的小滑头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慌得一批。

    范宇哲肖或刚刚又打完一局游戏,正是渴的时候,一点没客气地拧开瓶盖就往嘴里灌,时洛也欣然接受,笑着道了谢之后又立刻将精力重新投入到手里的东西中去。

    大家都接受了,面前的同学又坚持,祝晚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着伸手想要接过,却在触碰到瓶身的前一秒,一只大手伸到面前,将她那瓶水拿走,直接拧开喝了几口,随后皱着眉头,“太冰。”

    ??这可是大夏天,人人都好冰镇这口,这大佬习惯怎么这么与众不同呢……

    就见周遇臣懒懒地抬眼看了看殷勤的小滑头,“买瓶不冰的牛奶来。”

    “好的好的,臣哥,那,那我去了啊。”原本生怕大佬不接受,此刻人家不但领了情,还有所吩咐,庆幸又激动,表现极为优秀。

    “等等,顺便帮我再带个东西,具体什么一会儿发你手机上。”

    “成成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