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 10 章
    再见到面前这副场景,车不同了,明显比那老古董高档得多,人也变了不少,变得更高更壮更挺拔。

    只是当时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祝晚脸上微微地烧了起来。

    抬眼看到他时,那副带着坏笑的表情让她立刻挪开眼,有些慌乱地隐藏自己的思绪:“那个,你,你是要骑自行车去吗?”

    “昂,载你。”

    “你,你车技那么烂,我才不要再让你载了……”

    “哪能啊,我练了一年了,就等今天呢,放心吧,现在车技一流。”话音刚落,又贼兮兮地凑近她耳边悄悄说:“车技好了,腰也壮了不少,要不你一会儿抱抱看?手感贼好!”

    “……!”

    这一次周遇臣骑得不快,大有放学傍晚自在兜风的味道。

    骑了一小段,车子很稳,老实坐在后座的祝晚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也没顺着周遇臣的心意抱他的腰,双手只是规规矩矩地揪着他校服下摆,歪着头看四周的风景。

    侧脸时不时地挨到周遇臣宽厚的脊背,又立刻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似的直起身,拉开脸,随后独自害羞。

    前头骑车的少年虽然看不见身后的小姑娘,但祝晚的一举一动他都感受得到,大概什么情况也猜得**不离十,祝晚脸皮薄,经不起太过分的挑逗,周遇臣也只是歪着嘴无声地笑,没再捉弄她。

    载着她在街边穿行,迎面的微风轻轻扬起祝晚的短发,她眯着眼睛,感受风中来自周遇臣的味道,即便是刚刚运动过后也没有像其他男生那样的汗臭,依旧是她喜欢的淡淡清香,不是来自香水却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很熟悉,很舒服。

    手不自觉地放掉衣服下摆,改为圈在他的腰上,祝晚并没有察觉自己下意识的行为,倒是周遇臣脸上的笑意渐深,满足得不行。

    按照她说的路线骑了几分钟,车子哪怕是两个轮子的,也比祝晚两条小短腿走路来得要快,刚刚只顾着东瞧西看,忘了记路,自行车缓缓在岔路口停下,被抱着的男生扭过头问她该往哪边去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周围。

    咳咳,几乎没什么印象了。

    周遇臣长腿搭在道路上绰绰有余,稳住车身转头看着祝晚坐在后头却离地差了一大截的两条小白腿自在地晃啊晃,小蘑菇头埋进书包里不停翻找。

    找了片刻,从里头翻出一本看起来不算太新的笔记本,打开最后一页,上面是五颜六色的线条和小方块,乍一眼看起来有些杂乱,周遇臣又仔细盯着瞧了两眼才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一把从她手上接过,笑得欠揍,“小同桌你有点可爱啊,这小地图画的够详细的。”

    祝晚知道他在取笑自己笨,小脸烧得不行,伸手就要把本子抢回来。

    “哟?还学会和我抢东西了?忘记老子之前有多凶了?嗯?”他嬉皮笑脸地将本子扬得老高,祝晚手短根本够不到。

    “周遇臣……”闹不过他,索性泄了气,嗓音软软的。

    “卧槽。”,周遇臣一听这腔调就受不了,快速扫了两眼她着重标记的小区之后便立刻讨好地塞回她包里,“好好好,还你,别老随意用这腔调和老子说话。”

    不知道这小姑娘是抓住他软肋了还是真克他呢。

    有的时候他一直在想,到底是不是前边小十几年他过得太混蛋,惹得老天爷看不下去了,派了祝晚这小丫头来收拾他,不然怎么这什么都不懂的村里小蠢货,每回软着嗓子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他就立刻大脑一片空白,整颗心都痒得不行,恨不得她说什么都立刻答应。

    从小在衡市混到大,哪条街巷没浪过,看过祝晚那简笔画地图之后,周遇臣便轻轻松松找到地方。

    只是从一进小区门,他的脸色就不对了。

    有了年岁的小区明显破旧,自然入不了他周家小少爷的法眼,心里已经在把办事不力的大地雷千刀万剐,嘴上一直给祝晚提,要不咱换个好点的住处?

    结果当然是一路建议,一路被拒绝。

    硬着头皮跟着她走过长长窄窄的小通道,周遇臣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过,好不容易开了房门,里头更是小得不行,还没他房间厕所大,不过屋内淡淡的少女清香倒让他稍微缓和了一下不爽的情绪。

    脸依旧是板着的,没等祝晚邀请,自在地摆出酷酷的样子懒懒地坐到她铺着碎花被单的小床上,看着她关门,进屋把书包挂到椅背上。

    周遇臣懒散地翘着二郎腿靠着墙,虽然嘴上说了一路让她换地方,可进了门之后却莫名觉得舒服,似乎比他那奢华装潢的家要舒服得多。

    “其实挺好的……”小姑娘倒了杯水递给他,又小声想要说服他。

    “唔。”周遇臣闷闷应了一声,没伸手接水杯,倒是就着她的动作喝了几口,一杯见底,暂时把让她搬走的念头先压了下来,抬眼随意地看着屋内的陈设,大多数家具都是原先房东留下的,简单陈旧,没什么看头,好在祝晚心细手巧,打扫得干净整洁不说,某些角落挂着的手工制品小巧可爱,倒是很有小姑娘卧室的味道。

    看着就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房间也看了,水也喝了,周遇臣却是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祝晚也不知道他到底打什么主意,不自在地没事找事做,把已经摆放得很整齐的课本再一本一本拿出来又重新叠一遍。

    周遇臣索性倒在床上,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舒舒服服地躺着,两手臂枕在脑后,鼻尖是小碎花被上散出来祝晚她的味道,懒懒地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忙碌,脸上挂着笑,表情温柔到不行。

    这种样子的周遇臣,别说范宇哲他们见了要大惊小怪,就是他自己拿镜子照照也适应不了。

    不经意间瞥见她放在一旁的绿色军训服,嘴角一扬,笑得痞里痞气,“小同桌,明天要军训了。”

    “嗯,我知道的。”她没有回过头,也没有看到他不怀好意的表情。

    “军训服得试穿一下,太大了我让人给你改了再送过来。”

    “嗯?”她终于转过身来,似乎在考虑他刚刚说的话。

    “试试。”

    “哦,好。”祝晚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弯腰将一旁的军训服拿起来,打开来翻看了几眼,确认完好之后准备试穿,僵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脸颊有些微红地看向仍旧懒洋洋躺在床上,丝毫没有打算回避的某人,“周遇臣……我要换衣服了……”

    “嗯,你换你的。”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周遇臣那么聪明的人哪会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只是那满脸欠揍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就表明了他根本没有回避的打算,“换好了我帮你看看合不合适。”

    “……你出去一下啊,我要换衣服……”,说这话的时候,祝晚的脸已经红得不能看了。

    周遇臣眉毛一扬,饶有兴趣地耍无赖:“一年不见越来越没良心了小同桌,你舍得让我站外边黑咕隆咚的走道里呢?”

    知道她经不起捉弄,盯着她红透的小脸看了几眼,轻笑过后转身将头埋进她的小被子里,闷闷的嗓音带着坏笑从里头传来:“不看行了吧,老子蒙着眼呢。”

    “你不许偷看啊。”她还是不放心地叮嘱。

    “保证不偷看。”

    几次确认他真的不会偷看之后,床边的人才开始小心翼翼地背对着他换衣服。

    换衣服的时候身后有个男人躺着自然紧张一些,小心脏砰砰直跳,手脚也不如平时麻利,几次都没顺利把衣服脱下来。

    周遇臣哪憋得住那么久的气,偷偷掀开被子换气,不过还是背对着祝晚信守承诺,不干偷窥这种拿不上台面的勾当。

    笑话,他周遇臣总能有光明正大欣赏的那天,哪能趁这种时候欺负她。

    不过嘴上依旧忍不住捉弄她:“快点啊,我可憋不了太久,一会儿不小心看见了可不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动作太慢啊。”

    被他这么一说,吓得祝晚立刻将好不容易才脱下的上衣往床上一甩,急忙弯腰捡起军训服往身上套。

    床上躺着的人笑得肆无忌惮,无所事事间顺手摸到她刚刚丢过来的上衣,蔫坏得不行,将那衣服往自己脸上一盖,闭上眼,一脸满足,呼吸间都是她的味道。

    想到范宇哲和肖或两个胆大欠揍不怕死的平时嘴上老挂着“臣哥变态,臣哥老流氓”来回说,他向来都是抬脚一踹了事。

    此刻却忽然有些同意他们的话,自己好像确实有那么点变态。

    这温柔乡啊,让人溺死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